克魯明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克魯明

保羅 羅賓 克魯明Paul Robin Krugman1953年2月28號—)係美國經濟學家、紐約時報嘅專欄作家、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教授,係新凱恩斯主義經濟學派代表[1],2008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2]

佢響美國紐約出世,約翰甘迺迪高中畢業。1974年耶魯大學讀書,1977年麻省理工學院攞到博士學位,經濟學家諾德豪斯睇啱咗佢。畢咗業之後響耶魯大學、麻省理工同埋史丹福大學教書。2000年開始,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教授。

1982-83年,做過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嘅成員。1988年,出咗《期望減少嘅年代》一書。研究領域包括國際貿易、國際金融、貨幣危機同埋匯率變化理論。1991年,獲得克拉克獎章1996年出版嘅《流行國際主義》準確預測亞洲金融危機而變到好出名,係好出名嘅經濟預言家。佢支援奧巴馬競選美國總統,喺佢當選之後發表文章,表達對非裔第一次當選美國總統嘅激動同自豪。更重要嘅係,佢敦促奧巴馬千祈唔好應承要佢延緩政策變化嘅建議,解析咗堅持選戰入便提出嘅激進改革議程嘅可能性同必要性[3]

睇法同預言[編輯]

新凱恩斯學派[編輯]

內文: 新凱恩斯學派

自由市場令物價去到合理水平達到最大交易效率有兩個前題,第一點係市場價格要夠低,但更重要係第二點,要交易價格順利調節。克魯明作為新凱恩斯學派一份子,一樣認為即使市場價格好低,主要嘅交易價格都好難順利調節,例如人工好難減,唔只打工人唔肯減人工,就連主要企業與及政府(作為僱主)都擔心減人口會令人才流失。因為市場唔可以順利調節價格,所以需要有形之手干預令社會改善交易效率。以財政政策(不景氣多使錢,景氣多收稅)同埋印銀錢政策干預嘅叫凱恩斯學派或其他相近學派(後來以利率干預叫貨幣學派,同凱恩斯學派完全唔同)。克魯明寫咗篇《為乜我哋重未係凱恩斯主義者?》 [4],解釋如果大眾同埋投資者使好少錢,市場點自我調節都走唔出困境,佢認為呢樣凱恩斯先係啱。

消費者選擇權[編輯]

諾貝爾經濟學獎委員會畀獎佢嘅原因係「為咗佢對交易模式同埋經濟活動地理嘅分析」[5],這樣主要指佢對比較優勢不足之處嘅解釋,與及現代城市化嘅經濟原因。

克魯明留到意美國瑞典都向對方出口同一類嘅高級,呢個現象唔合乎比較優勢理論。如果美國車廠有較好嘅比較優勢造車,瑞典車出口去美國就要蝕運費,相反都係。如果兩方優勢平手,因為隔咗個大西洋,運貴好貴,雙方車廠都好難賣車到另一個市場。好明顯比較優勢理論解釋唔到。

克魯明認為兩地車廠可以出口同類車到唔同市場,係消費者嘅意願。市場有唔同嘅供應商,消費者嘅選擇權多咗,供應商唔可以只靠割價平賣,而且重要鬥售後維修,製造更多嘅競爭,最後消費者因為競爭而得益。

克魯明嘅「消費者選擇權」睇法亦解釋到現代社會嘅高度城市化,因為,消費者喺城市有較多選擇權,鄉村物資無咁充裕。喺古代,貨物運費係好高昂,加上風險高,所以城市化喺古代程度較低。

東亞經濟奇蹟中斷[編輯]

克魯明認為東亞七八十年代嘅經濟奇蹟其實「只係神話」[6]新加坡1990年代嘅經濟模式同1950年代蘇聯差唔多,經濟奇蹟只不過係不斷投入勞動力同埋資金,並無真正嘅交易效率上嘅改善,咁樣嘅經濟奇蹟係無法持久嘅。

佢認為日本嘅經濟起飛有些少唔同,日本有真正嘅民用科技發展,改善咗部分交易效率。但日本(當時)始終係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經濟點飛法都會遇到好大阻力。

克魯明認為西方人以「奇蹟」形容東亞嘅經濟起飛係「自己嚇自己」。

亞洲金融風暴[編輯]

克魯明解釋過佢預測亞洲會出現金融風暴嘅原因[7],指亞洲金融風暴嘅主因唔係政府借太多錢,亦唔係政府印太多銀錢,而係亞洲國家(特別指南韓泰國同埋印尼)有嚴重嘅朋黨資本主義,官商關係太密切,內裏有好多由國家認可嘅功益輸送,蝕就蝕公家錢,迫銀行亂借錢畀「自己友」,挖空金融體系。呢啲問題平日喺賬面未必睇得到,但金融體系無力對抗投機活動,就畀對沖基金魚肉。

日本嘅凱恩斯陷阱[編輯]

克魯明寫文《Japan's trap》[1]提到,日本經濟主要問題係凱恩斯陷阱(支持自由市場嘅芝加哥學派認為呢個問題可以以自由市場令價格回落至合理水平就解決,並唔係陷阱),即係資金流動性不足而無法自救。要害係通貨收縮等原因,日圓持有者期望日圓嘅真實價值會不斷上升,資本寧可投資貨幣產品(好似定期存款債券)而唔去投資真實商品或衍生產品生產,大眾極力推遲買嘢(估遲啲買平啲),導致日本生產力下降,失業率上升,再進一步打擊信心,製造新嘅通貨收縮預期,循環不息。原本貨幣政策(即係「減息」)可以打擊通貨收縮預期,但係日元利息減無可減,根本無法擺脱惡性循環。

克魯明認為日本可以考慮印一定數量印銀紙出嚟,甚至係宣佈會「唔負責任咁狂印銀紙」,導致日元持有者唔再相信日元嘅真實價值會不斷上升,迫使貨幣產品投資將錢使喺真實商品或衍生產品嘅生產上。

醫療融資、系統效率[編輯]

克魯明亦好關心醫療系統嘅效率[8],呢個係好多美國人關心嘅問題,因為美國政府醫療使好多錢,但效果畀窮人視為相當差。克魯明認為,問題主因係美國醫療效率差勁,使咗好多錢得好少資源[2]

克魯明話美國醫療融資同保險太過私營化係醫療效率差勁嘅主因,理由係,私營保險基於市場原則,極力將高風險嘅投保者推畀政府,即使篩選嘅行政費貴都無所謂。克魯明話台灣嘅全民保險計劃值得美國學,因為台灣醫療系統就係少咗一層篩選行政費。

著作[編輯]

參與或合作寫嘅書[編輯]

  • 《流行嘅國際主義》,國際經濟學譯叢,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0 [9]
  • 《戰略性貿易政策同國際經濟學》,國際經濟學譯叢,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0
  • 《克魯明國際貿易新理論》,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1

參與或合作編輯嘅書[編輯]

  • Currency Crises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Conference Report) (September 2000), ISBN 0-226-45462-2
  • Trade with Japan : Has the Door Opened Wider?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Project Report) (March 1995), ISBN 0-226-45459-2
  • Empirical Studies of Strategic Trade Policy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Project Report) (April, 1994), co-edited with Alasdair Smith. ISBN 0-226-45460-6
  • Exchange Rate Targets and Currency Bands (October 1991), co-edited with Marcus Miller. ISBN 0-521-41533-0
  • Strategic Trade Policy and the New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January 1986), ISBN 0-262-11112-8

參考資料[編輯]

出面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