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殺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南京大屠殺指侵華日軍響1937年12月13號攻陷中國首都南京至大概1938年2月,喺南京城區同郊區犯嘅戰爭罪。

開頭日軍話要殺扮成平民嘅中國軍人,結果捉咗好多無辜嘅平民來殺。後來演變成大規模屠殺、搶掠、強姦。

南京大屠殺嘅過程同死傷人數至今仍然有爭議,其中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認定至少20萬以上,中國學者考證為30萬以上,而日本學者嘅研究就眾說紛紜,難有統一定論。

喺中國,南京大屠殺往往係國民對日本右翼為侵略歷史翻案嘅關注焦點之一。而喺日本,公眾對南京大屠殺嘅認識就存在住廣泛唔同嘅情緒同觀點,尤其係日本極右翼份子,認為南京大屠殺係被誇大、甚至係憑空捏造嘅反日外交工具,亦有人認為否認南京大屠殺係歷史修正主義、否認主義嘅表現。由於日本人對南京大屠殺嘅意見有廣泛嘅分歧,因此視乎講話者嘅觀點,南京大屠殺可能稱為「南京大虐殺」、「南京虐殺」、同「南京事件」等。對南京大屠殺嘅認識,係中日關係中存在嘅重要問題之一。

南京大屠殺喺日本叫做「南京大虐殺」,又叫「南京虐殺」、「南京事件」。英文就譯成 Nanking Massacre(南京屠殺)或者 Rape of Nanking(南京嘅強姦)等,但啲人往往對佢嘅認知遠遠唔及對納粹嘅種族滅絕過程嘅認知。

戰爭背景[編輯]

內文: 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本展開全面侵略中國嘅大規模戰爭。7月17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廬山聲明中話:「如果戰端一開,咁就係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係邊個,都有守土抗戰嘅責任。」全國上下掀起全民抗戰嘅浪潮。

同一年8月13號11月12號上海同周邊地區展開淞滬會戰。戰役初期,日軍喺上海久攻不下,但係日軍進行戰役側翼機動,11月5日杭州灣嘅全公亭、金山衛間登陸,中國軍隊陷入腹背受敵嘅形勢,戰局急轉直下;11月8號蔣中正下令全線撤退;11月12號上海失守,淞滬會戰結束。

淞滬會戰結束後,中國軍隊向南京方向潰退,中國首都南京處於日軍嘅直接威脅之下。由於從上海嘅撤退組織嘅極其混亂,中國軍隊喺上海至南京沿途未能組織起有效抵抗。中國將領唐生智力主死守南京,主動請纓指揮南京保衛戰。11月20號國民政府宣佈遷都重慶。

經過淞滬會戰三個月鏖戰,日軍都好大損失。日本參謀本部原計劃畀上海日軍「凱旋歸國」,並冇進攻南京嘅計劃。11月7號,日本參謀本部向上海派遣軍同第十軍落命令:「掃蕩上海附近敵人,追擊嘅戰線為蘇州、嘉興以東」。然而日軍中下級軍官唔肯就此罷休,11月15號嘅第十軍軍團擴大會議達成決議:「全軍獨斷敢行,全力向南京方向追擊。」11月22號,松井石根致電多田駿:「為咗儘快解決事變,要求軍部批准向南京進軍同佔領南京。」12月1號,日本參謀本部正式下達佔領南京嘅命令。日軍經過幾個月連續作戰,呢個時候進攻上海以西幾百公里嘅南京,幾乎冇後勤支援。日軍軍官話:「糧草唔夠就現地解決,彈藥唔夠就打白刃戰。」喺西進途中,日軍搶劫、殺害平民、強暴婦女嘅行為已經開始。

自從命令下達後,罪惡感就消失,軍人變成周圍偷襲搶奪穀物、家畜來充饑嘅匪徒。呢個就地徵收嘅命令,令下級軍官發狂,唔單止搶奪糧食,並且強暴中國婦女……對於反抗嘅人就以武力解決(曾根一夫,《南京大屠殺親歷記》)。

12月4號,日軍逼近南京週圍。8號,日軍佔領南京周邊陣地,已從北、東、南三面包圍南京,呢個時侯南京守軍只剩西面嘅長江一條退路,然而唐生智做出「背水一戰」嘅姿態,一方面下令集中力量固守複廓陣地,另一方面命令銷毀長江上全部渡船,並令宋希濂三十六師睇實城內通向下關嘅唯一通道挹江門,唔畀部隊由呢度退出。自此,南京城內守軍同平民嘅退路被全部切斷。10號,日軍發動全線進攻,但直到12號仍未能突破南京城防。12號夜晚7點,唐生智突然下令突圍撤退,自己搭保留咗嘅汽艇出逃。南京守軍瓦解,大部向下關潰退,喺挹江門同三十六師發生激烈衝突,最終擊破城門逃至下關。由於渡船已經銷毀,好多難民同士兵試圖依靠木板渡江,最終大多凍溺江中。其他人見渡江無望,就返入城。好多士兵除低軍裝匿入南京安全區。

暴行[編輯]

大規模集體屠殺[編輯]

進城兵力約50000,執行軍紀維持嘅憲兵卻僅有17人嘅日軍除咗個別地或小規模地對南京居民隨時隨地任意殺戮之外,還對中國人,特別係解除咗武裝 嘅軍警人員以同日軍認為係可能參加過抗日活動同適合兵役年齡嘅中國青壯年,進行過若干次大規模嘅「集體屠殺」。大規糢屠殺方法有機槍射殺、集體活埋等,手段極其殘忍。

  • 12月15號(日軍佔領第3日):已放下武器嘅中國軍警人員2000多人被集體解赴漢中門外用機槍密集掃射,多人當場遇難。負傷未死者亦同死者屍體 同樣遭受焚化。夜,解往魚雷營嘅中國平民同已解除武裝嘅中國軍人9000多人被日軍屠殺。又在寶塔橋一帶屠殺3萬多人。在中山北路防空壕附近槍殺200人。
  • 12月16號(日軍佔領第4日):位於南京安全區內嘅華僑招待所中躲避嘅中國男女難民5000餘人被日軍集體押往中山碼頭,雙手反綁,排列成行。日軍用機槍射殺後,棄屍于長江以毀屍滅跡。5000多人中僅白增榮、梁廷芳二人於中彈負傷後泅至對岸,得免於死。日軍喺四條巷屠殺400多人,在陰陽營屠殺100多人。
  • 12月17號(日軍佔領第5日):中國平民3000多人被日軍押至煤炭港下游江邊集體射殺。在放生寺、慈幼院避難嘅400多中國難民被集體射殺。
  • 12月18號(日軍佔領嘅第6日)夜,下關草鞋峽。日軍將從南京城內逃出拘囚喺幕府山嘅中國難民男女老幼共57418人,除少數已被餓死或打死,全部用鉛絲捆紮,驅集到下關草鞋峽,用機槍密集掃射,並對倒臥血泊中尚能呻吟掙紮者以亂刀砍戮。事後將所有屍骸澆以煤油焚化,以毀屍滅跡。呢次屠殺僅有石明一人被焚未死,得以逃生。大方巷難民區內日軍射殺4000多人。

侵華日軍南京集體屠殺嘅主要地點(由北到南)[編輯]

屠殺地點 所在位置 遇害人數 倖存者 見証人
燕子磯 50000人以上 葛仕坤郭國強
草鞋峽 57418人 石明
寶塔橋 30000人以上
魚雷營 9000人以上
煤炭港 3821人 陳德貴潘開明
龍江口 500人以上
中山碼頭 10000人以上 劉永興白增榮梁廷芳
下關 5100人以上 曹永興 陳光興王秀英
大方巷 4000人以上 程金海吳連城劉文靜鄧明霞
靈谷寺 36000人以上 陳光秀陸玉華邵翰珍
漢中門 2000人以上 梁玉山孟憲梅湯正有
江東門 10000人以上 劉修榮伍長德
上新河 28730人 邢久發何玉峰
雨花台 9721人

殺人競賽[編輯]

內文: 百人斬

1937年12月13號,《東京日日新聞》(即現在《每日新聞》)報道兩名日本軍官嘅「殺人競賽」。日軍第十六師團中島部隊兩個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彼呢相約「殺人競賽」,商定在佔領南京時,誰先殺滿100人為勝者。佢地從句容殺到湯山,向井敏明殺咗89人,野田毅殺咗78人,因皆未滿100,「競賽」繼續進行。12月10號中午,兩人在紫金山下相遇,彼呢軍刀已砍缺咗口。野田謂殺咗105人,向井謂殺咗106人。又因確定唔咗係誰先達到殺100人之數,決定呢次比賽唔分勝負,重新比賽誰殺滿 150名中國人。呢些暴行都一直在報紙上圖文並茂連載,稱為「皇軍嘅英雄」。日本投降後,呢兩個戰犯終以在作戰期間,共同連續屠殺俘虜同非戰中人員「實為人類蟊賊,文明公敵」嘅罪名在南京槍決。

強姦[編輯]

日軍侵佔南京期間強姦咗成千上萬嘅婦女,佢地唔分晝夜並喺受害婦女嘅家人面前施行強暴。有些婦女被日軍強姦咗好幾次,往往有婦女受唔住日軍折磨而死。此外,日軍還強迫亂倫行為。估計當時發生嘅強暴案可能超過30萬宗。

參同大屠殺嘅日軍部隊[編輯]

參同大屠殺嘅中支派遣軍主要由上海派遣軍第10軍構成。

  • 中支那方面軍 - 司令官:陸軍大將 松井石根
    • 上海派遣軍 - 司令官:陸軍中將 朝香宮鳩彥王
      • 第3師團先遣隊 - 連隊長:陸軍大佐 鷹森孝
      • 第9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將 吉住良輔
      • 第16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將 中島今朝吾
      • 山田支隊(第13師團嘅一部分) - 歩兵第103旅團長:陸軍少將 山田栴二
    • 第10軍 - 司令官:陸軍中將 柳川平助
      • 第6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將 穀壽夫
      • 第18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將 牛島貞雄
      • 第114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將 末松茂治
      • 國崎支隊(第5師團步兵第9旅團) - 支隊長:陸軍少將 國崎登

日軍罪行嘅證據[編輯]

收屍記錄[編輯]

據統計,世界紅十字會喺南京城內外掩埋屍體總計43121具,南京紅十字會收埋22371具,慈善機構崇善堂收埋11萬2267具,慈善機構同善堂共埋屍7000餘具,雞鵝巷清真寺王壽仁以「南京回教公會掩埋隊」名義掩埋回族屍體400餘具。僅呢5個慈善團體收埋屍體就達18.5萬餘具。另有 中國平民芮芳緣、張鴻儒組織難民30幾人掩埋屍體7000餘具;湖南木商盛世征雇工,收埋上新河地區死難者遺體2萬8730具。

此外,日軍支援嘅傀儡政權對屍體都進行咗掩埋。如偽下關區公所在下關、三汊河一帶收埋屍體3240具;第一區公所在城東南一帶收埋屍體1233具;南京市政公署命僞衛生局於1939年1月收集中山門外靈穀寺一帶遺骨3000具,葬于靈穀寺之東,立「無主孤魂碑」記錄埋屍經過。

南京淪陷前,日軍曾在上海、蘇州、嘉興、杭州、紹興、無錫、常州等地屠殺平民。有日本部分歷史學家曾經懷疑中方聲稱嘅三十萬被殺平民,實際上包括咗呢批南京以外被殺嘅華東人口。而中國歷史學家認為若華東地區被殺人口都計算在內嘅話,總數可能高達一百萬人。

根據孫宅巍(江蘇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高興祖(南京大學教授)嘅研究認為死亡30萬人以上。

非交戰國人證物證[編輯]

  • 《拉貝日記》
  • 《魏特琳日記》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前印有222名「歷史證人嘅腳印」嘅銅版路。路長40米、寬1.6米。
  • 美國牧師約翰馬吉1937年用一架1930年代嘅老式16毫米攝影機、拍攝記錄咗迄今唯一嘅南京大屠殺影像,共四盤放映長度達105分鐘嘅電影膠片(2001年約翰•馬吉嘅兒子大衛馬吉親自將佢捐贈給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約翰馬吉喺當時嘅信件中都有大量關於大屠殺嘅描寫:「強姦婦女嘅行為已無法形容同想像」,「我可以講嘅係,呢個城市嘅每一個大街小巷都有死屍,我去咗很多地方,包括下關地區。」
  • 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總幹事費區目睹日軍在南京地區嘅暴行,將馬吉牧師拍攝嘅記錄日軍暴行嘅膠片偷運到上海柯達公司,製作並帶到美國各地放映,並在美國《讀者文摘》上揭露日軍違反國際戰爭法嘅暴行:「日本人從我地嘅宿營地抓人時,把手上有老繭同剃光頭嘅,都當作當兵嘅證據,認為務必判以死刑。佢地想要槍殺誰,就把誰拉出去。」
  • 1930年代英國《曼徹斯特導報》駐華記者田伯烈1938年初撰寫咗《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一書,第一次向世人完整公佈咗日軍南京大屠殺嘅真相,痛斥日軍製造咗「現代史上破天荒嘅殘暴記錄」。
  • 1937年任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嘅約翰拉貝救助中國難民時,詳細記錄咗日軍嘅殺人暴行:「12月14號,日軍士兵嘅搶劫、強姦同屠殺等恐怖活動鋪天蓋地地壓咗過來……」

受害者人證[編輯]

  • 李秀英,懷著7個月身孕,同3個日本兵搏鬥身中37刀,在鼓樓醫院收治並留下咗影像資料。佢並赴日本進行對日索賠訴訟,在審訊期間逝世。
  • 夏淑琴,全家9口人被殺7口,佢被刺傷後從死人堆裏爬出。
  • 姜根福(1929年12月20號-),弟弟被日本兵摔死,母親因為反抗強姦而被開槍打死,父親被抓走,二姐因反抗強姦被刀劈死。
  • 崔金貴,親眼見慈善團體崇善堂嘅收屍埋屍過程,並確定崇善堂在埋屍時有計數。
  • 尚德義,1937年12月6號上午11時被日軍抓獲,同時同1000名以上嘅中國男子一起被機槍掃射,絕大多數當場死亡。佢由於被屍體壓住暈倒而倖免於難。
  • 伍正禧,在南京新華巷62號避難時,其二哥伍正保、大表哥雲館、三表哥三雲、表叔老王被抓走並槍殺。祖父被刀捅死,30歲嘅表娘被強姦。
  • 邵翰珍,父親邵錦晴、祖父邵才潮同舅舅任發同被日軍槍殺。
  • 皇甫澤生,保衛南京嘅一個士兵。被日軍俘獲後同幾百人一起,在板橋鎮一個山溝裏集體被日軍用機槍射殺。日軍在射殺後再用刺刀捅死幸存者。佢同另一個重傷難友為僅存者。
  • 孟憲梅,在淌水溝接水時,親眼睇到日軍用多輛卡車把老百姓押到現在嘅漢中門新橋橋口下面用機槍射死。
  • 陳光秀,在南京湯山鎮許巷村,父親被槍殺,包括弟弟在內嘅村裏100多個年輕人被刺刀刺死。艾家四兄弟被扔到天空摔死。多名女性被強姦。母親因為父親同弟弟被殺導致憂鬱而死。
  • 劉文靜,大方巷廣場集體屠殺(一百多人)見證人。
  • 天津工商銀行退休職工、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劉鍾銘當年在南京一家商鋪當學徒,講話:「日本鬼子進城後見人就殺,城裏到處都係屍體,載著日本兵嘅汽車就從屍體上開過去。那個慘景,我一輩子都忘唔到。」

更加多幸存者介紹請睇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侵華日軍同戰後日方嘅人證物證[編輯]

侵華日軍各級指揮機構當時嘅命令同軍官嘅記錄為直接物證:

  • 攻佔南京嘅日軍第6師團司令部曾接到命令:「無論婦女兒童,凡中國人一概都殺,房屋全部放火焚燒。」
  • 日軍第16師團長中島今朝吾嘅日記中都記道:「大體上唔保留俘虜,全部處理之。」
  • 1938年1月11日,日本外相廣田弘毅在電文中稱:「自從前幾天回到上海,我調查咗日軍在南京同其他地方所犯暴行嘅報道,據可靠嘅目擊者直接計算同可信度極高嘅一些人來函,提供充分嘅證明:日軍嘅所作所為同其繼續暴行嘅手段,唔下30萬嘅中國平民遭殺戮。」(吳天威,譯自華盛頓國家檔案館公開嘅《日本外交檔案》)

侵華日軍隨軍記者嘅報道、士兵嘅日記、證言都被列為南京大屠殺嘅證據:

  • 侵入南京嘅日軍第6師團輜重第6聯隊小隊長高城守一日記中話,1937年12月14號,佢睇到南京下關江邊:「屍體像漂流嘅木頭被浪沖咗過來;在岸邊,重疊地堆積著嘅屍體一望無際。呢些屍體可能有幾千、幾萬,數目大得很。」
  • 日軍第16師團老兵東史郎嘅日記(《東史郎日記》)為重要實證,例如佢在1937年12月21號嘅日記中寫道:「哭喊著嘅支那(中國)人被裝進郵袋中,西本(日本兵)點著咗火,汽油一下子燃燒起來。就在呢時袋子裏發出咗一種無法言狀嘅可怕嘅喊叫聲。袋中人用渾身嘅力氣使袋子跳咗起來,自己滾動。……手榴彈在水中爆炸咗,水面一下子鼓咗起來,然後平靜下去。」
  • 其他重要嘅日本兵日記還有:高島市良日記、小原孝太郎日記、會攻南京嘅日侵略軍第十六師團師團長中島今朝吾嘅日記等。
  • 《朝日新聞》記者本多勝一嘅著作《中國之旅》,記錄「百人斬」等屠殺事件。
  • 笠原十九司教授,日本國內研究南京大屠殺嘅權威學者之一,曾多次提供南京大屠殺證據(《侵略亞洲嘅日本軍隊》,大月書店出版)。

遠東軍事法庭嘅調查[編輯]

遠東國際法庭嘅判決書上寫道:「喺日軍佔領後嘅最初六個星期內,南京同佢附近被屠殺嘅平民同俘虜,總數達20萬以上。呢種估計並唔誇張,由掩埋隊同其他團體所埋屍體達十五萬五千人嘅事實就可以證明(由紅十字會掩埋嘅係43071人,由崇善堂收埋嘅係112266人,呢啲數字係由呢兩個團體嘅負責人根據各個團體當時嘅記錄同檔案向遠東法庭鄭重提出嘅)。」

法官之一嘅梅汝璈指出,對於南京大屠殺一案「花咗差唔多三個星期嘅工夫專事聽取來自中國、親歷目睹嘅中外證人(十人以上)嘅口頭證言,同檢查同被告律師雙方嘅對質辯難,接受咗一百件以上嘅書面證詞同有關文件,並且鞫訊咗松井石根本人」,「審理係特別嚴肅認真嘅」。松井石根聽取咗法庭宣佈嘅罪狀同科刑後,表示「南京事件,可恥之極」。

法庭判決書中遂有鄭重聲明:「呢個數字重未計被日軍燒毀咗嘅屍體,同埋投入到長江或以其他方法處死嘅人。」事實上遠東國際法庭認定被殺害者有二十萬人以上,未包括屍體被日軍消滅咗嘅受害者在內,而且呢個數字只係「喺日軍佔領後六個星期內」嘅。

東京審判判處死刑嘅7名甲級戰犯中,松井石根嘅唯一罪狀係南京大屠殺。

戰後日方觀點[編輯]

許多曾在當時南京附近作戰嘅日籍老兵承認南京大屠殺嘅存在。日本左翼嘅日本社會黨同左翼背景嘅日本教職員組合對南京大屠殺都多抱持承認大規模屠殺嘅立場。但因為日本政府始終否認該罪行同日本右翼民族主義教育下,唔少未經歷過侵華戰爭嘅日 本人否認南京大屠殺嘅存在。但因為秉持觀點同政治立場唔同,唔同日本人對南京大屠殺有唔同嘅解讀同睇法,其中死傷人數嘅部分,有二十多萬人、四萬、數千、數百乃至於完全否定者等各種話法。

對大屠殺嘅唔同睇法[編輯]

日本對南京大屠殺最大嘅爭議在於,否認方認為日軍進入南京城後城內人口僅二十萬人,認為拉貝日記等可以佐證,而拉貝日記記載嘅事實係——在南京城中嘅國際安全區內就有20萬平民,中國方面認定至少有三十萬人罹難;埋葬總人數嘅問題,都係否認方對南京大屠殺進行質疑之處。另外,日軍無條件投降之後到盟軍接收之前,有充足嘅時間銷毀隨軍文件同照片等直接罪證,造成日後追查嘅直接證據唔足,無法一一求證其事實,都係遭到否認方質疑之處。日本否認方認為有唔少嘅書面記錄都顯示,日軍進入南京後南京並未成為空城,冇屠殺嘅迹象;另外國民黨軍隊倉促撤退,使唔少國民黨軍成為遊擊隊在南京進行巷戰,使得平民死傷嘅責任唔清楚。另外日本否認方提出,有國民黨軍便衣兵假冒日軍犯罪而遭國際安全委員會發現嘅事情。

研究大屠殺事件嘅日本學者對死亡人數主要有幾種睇法:

  • 至少二十數萬人以上: 主要支持者有笠原十九司(都留文科大學教授)、洞富雄 (早稲田大學教授)、藤原彰(一橋大學教授)、吉田裕(一橋大學教授)、吉見義明(中央大學教授)、井上久士(駿河台大學教授)、本多勝一(新聞記者)、小野賢二(化學工作者)、渡辺春巳。
  • 四萬人左右 : 主要支持者有秦郁彥(日本大學教授・法學博士),另外岡村寧次喺《岡村寧次陣中感想錄》中認為約有4到5萬人被屠殺,搶劫、強姦等「大有其人」。
  • 兩萬至數千 : 主要支持者有畝本正己(元防衛大學教授)、板倉由明(南京戦史編集委員・南京事件研究家)、原剛(防衛研究所調査員)。
  • 認為僅有數百人死亡,乃至於完全否定嘅態度: 主要支持者有鈴木明(雑誌記者)、田中正明 (拓殖大學講師)、東中野修道(亞細亞大學教授)、富澤繁信(日本「南京」學會理事)、阿羅健一(近現代史研究家)、勝岡寛次(明星大學戦後教育史研究)、杉山徹宗(明海大學教授)、渡部昇一(上智大學名譽教授)、大原康男(國學院大學教授)、竹本忠雄(築波大學名譽教授)、西岡香織(軍事史學會會 員)、深田匠(日本歴史修正協議會會長)、前野徹、鈴木正男。

早稻田大學教授洞富雄,1973年7月發表《南京事件同史料批判》。《駁南京大屠殺係所謂「無稽之談」》(日本現代史出版會),批判鈴木同山本嘅否定史觀。1967年寫成《近代戰史之謎》(人物往來社,後半部分為《南京事件》),1972年4月出版單行本《南京事件》(新人物往來社),1972年11月出版日中戰爭史 資料《南京事件》(河出書房新社),1982年日本文部省在審定教科書時對教科書文字進行修改,佢又立即于同年12月出版定本《南京大屠殺》駁斥。

1984年教文社出版咗松井石根嘅親信秘書田中正明嘅《「南京大屠殺」之虛構》。

戰後嘅關於南京大屠殺嘅訴訟同政界事件[編輯]

  • 1973年日本作家鈴木明出版《南京大屠殺之虛幻》一書中首次指出「百人斬」為虛構。此後喺日本,關於「百人斬」係否屬實成為爭論嘅話題。2005年,參同百人斬嘅兩名日軍軍官向井敏明同野田毅嘅3名遺屬向東京地方法院控告《東京日日新聞》於1937年11至12月間嘅報道失實,同《朝日新聞》於1971年出版嘅《中國之旅》一書中所提同關於兩名軍人嘅「百人斬」競賽失實並損害其名譽,向該兩出版社索償3600萬日元。東京地方法院審判長土肥章大於2005年8月23號裁定報道屬實並非捏造,駁回賠償請求。撰寫《中國之旅》嘅前《朝日新聞》記者本多勝一在判決後指「『百人斬競賽』真實性無容置疑,原告意圖否定整個南京大屠殺以至對中國發動侵略。不過喺訴訟過程中找到新嘅事實同資料,卻進一步肯定呢個史實。」[1]
  • 衆議員石原慎太郎1990年在接受採訪時話:「人地話日本人在那裏(指南京)搞咗一次大屠殺,但那唔係真嘅。佢係中國人編造嘅故事。呢個故事破壞咗日本嘅形象,佢全部都係起到講大話」。
  • 新力公司董事長盛田昭夫、自民黨國會議員石原慎太郎等人撰寫嘅《日本可以說「不」》、《日本還要說「不」》、《日本堅決說「不」》三本書中話道:「無啦啦挑起戰爭嘅好戰日本人,製造南京大屠殺嘅殘暴嘅日本人,呢d就係人地對日本人嘅兩個誤解,都係‘敲打日本’嘅兩個根由,我地必須採取措施消除佢。」
  • 戰時日軍大佐、二戰後日本法務大臣永野茂門,1994年接受《每日新聞》採訪時話:「(在日軍進入南京後)無耐,我就到咗南京」,「我覺得南京大屠殺同其他事情係編造出黎嘅謊言」。
  • 戰時特別高等警察課(特高課)課長、二戰後法務大臣、文部大臣、日本國土廳首腦奧野誠亮1988年春否認南京大屠殺,「東京審判無效」,要從輿論上「再審東京審判」,遭到日本國內外輿論抨擊,當年5月被迫辭職。
  • 1986年9月,日本文部大臣藤尾正行宣稱南京暴行唔係戰爭罪行而「僅僅係戰爭嘅一部分」,仲話1910年日本對朝鮮嘅吞併係朝鮮心甘情願地成為殖民地,發言當日被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免職。
  • 1977年,日本文部省在一個標準歷史書中把二戰中嘅日本給戰爭對方造成嘅傷亡、日本嘅戰爭暴行,同強行將中國同朝鮮犯人送往日本勞動營嘅內容刪去,只留下咗一啲美國轟炸東京嘅照片、一幅廣島廢墟嘅照片同一份日本戰爭死亡人數嘅統計表。
  • 1965年,日本歷史學家家永三郎起訴日本教科書審查部門大幅刪改掩飾日軍在南京大屠殺同整個侵華戰爭中嘅暴行描寫,遭到日本右翼勢力嘅在家門口嘅圍堵騷擾。1970年,東京地區法院法官杉本良吉裁決,教科書審查唔得超出糾正事實同印刷錯誤嘅範圍,家永勝訴,右翼極端分子向律師、法官同家永本人威脅要暗殺佢哋。

有關影視作品[編輯]

(以出品年代順序排列)

  • 《屠城血证》
  • 《一寸河山一寸血》:台灣製作的抗日戰爭紀錄片
  • 《棲霞寺1937》
  • 《東京審判》(2006年,高群書導演,編劇,劉松仁、曾江主演)
  • 南京》又名《被遺忘的1937》或《南京浩劫》:中、英、美共同投資。

參考資料[編輯]

  • Chang, Iris. 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 New York : BasicBooks, 1997, ISBN 0-465-06835-9.
  • 中文版:《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美)張純如著 孫英春等譯,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 ISBN 7-5060-1052-6

參閱[編輯]

出面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