唆啦咪咪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唆啦咪咪讀音:sô lä mï mï),又叫做幻聽歌詞空耳歌詞,指將一首歌嘅詞嘅音用另一種(譬如中文)嘅字註出字幕。「唆啦咪咪」(訓讀「空耳」) 係日文「幻聽」,轉指將外文聽成同本國語言類似字句嘅文字遊戲 [未記出處或冇根據]

來源[編輯]

西元1954年美國作家 Sylvia Wright 所寫嘅短文 The Death of Lady Mondegreen 入邊,有下邊嘅原文:

When I was a child, my mother used to read aloud to me from Percy's Reliques. One of my favorite poems began, as I remember:
Ye Highlands and ye Lowlands,
Oh, where hae ye been?
They hae slain the Earl Amurray,
And Lady Mondegreen.

最後一句嘅原文係 And laid him on the green。細路仔聽錯咗。

日本嘅唆啦咪咪[編輯]

大多係將原本歌詞嘅音樂錄影帶 MV 加上字幕之後,以Flash嘅形式散佈,成日引起廣大嘅討論。

最有名嘅係2005年羅馬尼亞團體 O-Zone 嘅名曲《菩提樹下之戀》(Dragostea Din Tei)喺 2ch 上以「飲ま飲まイエー!」嘅唆啦咪咪版大肆流行,最後演變成艾迴唱片直接以唆啦咪咪版歌詞發行唱片。

另外德國流行曲兼舞蹈樂隊(Dschinghis Khan)嘅歌曲《Moskau》(めざせモスクワ,即係莫斯科)亦曾被為數甚多嘅 2ch 參同者唆啦咪咪化,改詞成「もすかう」。

日本亦有電視節目以唆啦咪咪為題材。「Tamori 俱樂部」有一個稱為「空耳時間」(空耳アワー)嘅環節,就收集觀眾提供嘅唆啦咪咪(一般係來自日本以外嘅歌曲),然後將唆啦咪咪嘅部份拍成影片。通常,唆啦咪咪嘅部份只係佔歌曲嘅一小部份。

臺灣嘅唆啦咪咪[編輯]

臺灣嘅唆啦咪咪,同樣亦來自世界各地嘅歌曲。比較早嘅例子,包括俄羅斯高音男歌手Витас(Vitas)嘅《歌劇2》(俄文:Опера #2),由於唆啦咪咪版本中有「打破你玻璃」、「No牙優毛巾」一句,而有「爛玻璃歌」、「優毛巾歌」等嘅別名。

其後,臺灣亦有網友投入製作唔同地方歌曲嘅唆啦咪咪。

  • 韓國電影我嘅野蠻女友片尾曲 I Believe,就被改編成唆啦咪咪「阿婆妳」。呢首歌詞唔同嘅地方,就係同時將國語同閩南語嘅語音,併入唆啦咪咪嘅版本中。[1]
  • 印度歌手達雷爾·馬哈帝(旁遮普文:ਦਲੇਰ ਮਹਿੰਦੀ)嘅歌曲,亦成為臺灣網友惡搞唆啦咪咪嘅題材。最早嘅例子有《Tunak Tunak Tan》(旁遮普文:ਤੁਣਕ ਤੁਣਕ ਤੁਣ),俾批踢踢實業坊(PTT)嘅Joke版版友ock64改編唆啦咪咪並加上字幕,上傳到 YouTube。因為《Tunak Tunak Tan》音樂錄影帶嘅內容,達雷爾·馬哈帝畀臺灣網友戲稱為印度F4

呢首唆啦咪咪嘅出現,亦帶動咗臺灣網民改編印度歌曲唆啦咪咪嘅熱潮。如印度歌手赤拉尼維因佢嘅歌曲《Goli Mar》而被惡搞成“印度米高積遜”。

香港嘅唆啦咪咪[編輯]

香港網民改編唆啦咪咪,比起臺灣來就遲啲。 [未記出處或冇根據]比較為人熟悉嘅,係從「幪面超人X」嘅泰語版改編出來嘅粵語唆啦咪咪《泰國幪面超人》。歌詞包括「馬個屁股變菊花」、「帶港幣八蚊」等。

除《泰國幪面超人》外,無綫電視劇集《強劍》主題曲泰文版亦出現粵語唆啦咪咪。

同一語言嘅唆啦咪咪[編輯]

前述嘅唆啦咪咪,都係將外國歌曲轉化為本地語言而得出嘅;不過,亦有部份唆啦咪咪,係從同一語言改編過來嘅。

參考資料[編輯]

  1. I believe (國臺語都有). 

睇埋[編輯]

出面資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