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語言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瀕危語言係指講嘅人越嚟越少,就嚟冇嘅話。

語言瀕危程度嘅鑒定[編輯]

語言學度重未有鑒定語言瀕危程度嘅統一辦法。標準有好多,例如2000年2月喺德國古龍開嘅瀕危語言學會議,會員一致通過將語言按現狀分7級:

  1. 安全嘅語言:前景好好,講嘅所有人包埋細路仔都學同用嘅話。
  2. 穩定但係受威脅嘅語言:講嘅所有人包埋細路仔都學同用嘅話,不過總體好少人用。
  3. 畀人侵蝕緊嘅語言:講嘅人中有啲人講咗第隻話,凈低啲重用緊呢門語言。
  4. 瀕危語言:用嘅人都响20歲打上,而啲細路仔就唔再學同用嘅話。
  5. 嚴重瀕危語言:用嘅人都响40歲打上,啲細路同後生唔再學同用嘅話。
  6. 就嚟冇嘅語言:得少數70歲打上嘅老人家重用,而其他人幾乎都唔講嘅話。
  7. 滅絕咗嘅語言:冇晒人講嘅話。

喺中國最典型嘅瀕危語言係滿洲話,因為滿族人响辛亥革命之後逐漸用中文,而家識滿洲話嘅就得番黑龍江省黑河市、富裕縣少數邊緣村鎮嘅七老八十同部份語言學家,更冇話識滿文喇。

有啲話,雖然有成萬人講,但係重畀人定為瀕危語言,因為佢越嚟越少後生細路哥講佢嚟作母語,例如漢語個別弱勢方言。

相比之下,喺文明邊緣嘅一啲語言,講嘅人數唔過百,但係因為所有講嘅人包埋後生同細路都重將佢作為主要乃至唯一嘅溝通語,噉呢門語言就話佢前景光明啦。

造成語言瀕危嘅緣由[編輯]

一般嚟講,瀕危語言係啲冇咗國家形態嘅少數民族嘅話或者係地區語言。

造成瀕危嘅原因有好多,有外部亦有內部。外部嘅好似講嘅人少而且唔集中、族群分化、民族融合、社會轉型呢啲。內部因素好似自身就弱勢或者冇書面化、自身嘅缺陷好似詞彙同語法滿足唔到社會複雜交流嘅需要。

喺而家嘅全球化嘅情況下,訊息全球化同唔對路嘅語言政策更加助長強勢語言興旺同弱勢語言消亡。

另外呢個亦都同母語人群對自己母語嘅忠誠度問題有啦撚,有啲地方嘅人一旦佢母語畀強勢語言威脅就會奮起反抗爭取權益,而有啲地方嘅人反而就自願放棄母語。

因為社會、歷史唔同,語言自身特點唔同,令啲語言嘅瀕危原因都唔同。

語言多樣性現狀[編輯]

全球範圍[編輯]

全球家下經已有超過750隻話冇咗,好多話得番好少嘅母語人士。聯合國估計,目前世界現存語言當中,有一半嘅話唔夠一萬人用,四分一嘅話唔夠一千人用。除非有效搶救,如果唔係一個世紀之內呢啲話(至少3000種)會冇咗。

中國[編輯]

而家中國少數民族嘅話嘅多樣性受到好大威脅。比如,塔塔爾族大概5000人,識講本族話嘅唔夠1000人;赫哲話得十幾個60歲以上嘅老人識講;阿昌族一個分支嘅人講嘅仙島話得百零人講;重有土家文、仫佬文都係瀕危語言。官方話中國有120種少數民族話,得50幾種有字,實質上得22種係實際用到佢啲字啫。冇字嘅語言,講嘅人少於萬人,凈喺老人嘅山歌、古仔中流傳,實質就嚟冇。

漢語方言中,因為1980年代之後人口流動好大,有好多話受到外來人口同強勢語言嘅衝擊,重有啲係推普過度造成本土語言衰亡,比如金華、南寧、福州、海口。

喺澳門,土生葡文(澳門土話)係瀕危語言。

喺台灣,一啲原住民嘅語言都係瀕危語言。

關於語言瀕危嘅觀點[編輯]

關於語言多樣性嘅減弱,啲人有兩派觀點。

第一種係認為語言多樣性嘅減弱帶嚟無可估計嘅損失,破壞文化生態嘅多樣性,令佢背後所承傳嘅文化冇咗載體,因此要不惜一切挽救返佢哋,理由有:

  • 呢啲就嚟冇嘅話能夠為語言學家同認知學家、哲學家提供研究人類思維嘅寶貴資料。
  • 本土語言係本土文化嘅唯一載體。
  • 語言能夠幫人理解人類歷史。

而另一種觀點認為少噉啲語言唔可惜,而且要鼓勵,因為少啲語言減少間隔,使啲人更輕鬆徹底交流,慳番翻譯成本。

復興瀕危語言[編輯]

有兩個方法,語言檔案編制同語言復興。前者係將一門語言嘅文法、詞彙、句法、民間文學用語言學嘅方式完整記低;後者係用政治、媒體、教育手段增加呢門語言嘅使用者。

語言復興可以復興瀕危語言之外,重可以令死語返生,最有名嘅例子係希伯來話嘅返生。

參考[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