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太平清醮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長洲太平清醮飄色巡遊

長洲太平清醮(又叫包山節英文Cheung Chau Da Jiu FestivalCheung Chau Bun Festival),係香港長洲居民舉辦嘅一個太平清醮活動,喺每年農曆四月舉行,係當地最大規模嘅一個傳統宗教祭神求福習俗。長洲太平清醮有三大元素,分別係出巡、超幽及包山。

歷史[編輯]

相傳長洲太平清醮嘅舉辦,係因為清朝中期,嗰度發生瘟疫死得人多,長洲島民惶恐之下,就聚集北帝神前祈求消災解難。後尾玄天上帝指示,要延請高僧設壇拜懺,超渡水陸孤魂,奉神綏靖遊行街道,先至可以消禍。島民於是擇定喺每年農曆四月份內為建醮期,長洲人叫做「打醮」。擇日就響每年正月尾,由惠(州)潮(州)府同人喺北帝前杯卜選出籌備醮會嘅值理,再杯卜醮期。呢個做法歷年來畀島民奉行不絕,至今未嘗中斷。直至2001年,杯卜結果咁啱卜得四月初六做起醮之日,伸算至最熱鬧最受歡迎嘅神鑾會景遊行節目喺四月初八,亦為佛祖誕——新訂嘅公眾假期。島民當時即『大膽』再杯卜北帝,係咪『同意』以後嘅醮期都訂喺相同日子,令更多善信普天同慶,參拜諸神。結果北帝『欣然同意』,所以自 2001年起,一年一度長洲太平清醮嘅醮期就咁定咗落嚟[1]。另一個說法,係話呢個係長洲一年一度嘅齋醮活動[2]。有記載指,1894年香港島同離島發生瘟疫,長洲地保朱福喺汕尾、惠潮一帶請法師同戲班到長洲打醮[3]

2005年,政府將佢包裝成節慶旅遊項目,而太平清醮嘅飄色巡遊同搶包山比賽亦安排喺農曆四月初八,佛誕公眾假期,方便吸引啲人入嚟。另外,按照傳統,太平清醮嗰段時間全長洲都要守齋戒茹素,以紀念當年病逝島民。

出巡[編輯]

出巡係請駐守喺長洲嘅神靈四周巡視,以正妖邪。出巡前一日,島民會迎請全島神靈坐鎮北帝廟睇神功戲。當日重有祭鶴儀式。出巡正日,首先會舉行放生禮,再抬出神轎,由北帝廟出發,巡行至中興街天后宮再返回北帝廟。出巡期間,島民會舉辦各種活動酬神娛神,會有醒獅麒麟隊響島上街道巡遊,當中以飄色最突出。

飄色[編輯]

飄色源於「佛山秋色」,各氏族社團各自派出兩個未夠四歲嘅細路,企係特製鐵架上裝扮成古今人物或傳說神衹,穿梭大街小巷。有啲值理會重會襯呢個機會將飄色細路打扮成時事人物諷刺時弊[4]

走神[編輯]

會影巡遊最重要嘅「走神」活動,亦會喺呢個時候進行。「走神」又叫「走菩薩」,本來由各氏族社團代表抬承神像,由北社公所走返北帝廟沖喜。眾人為爭先入廟向神靈報喜,都爭先恐後奔馳疾走,氣氛刺激非常。依家因秩序緣故變成順序跑返北帝廟。

超幽[編輯]

「超幽」嘅目的係要超渡水陸孤魂。儀式響出巡正日當晚舉行,分水、陸兩祭。道士會先向亡魂讀文,然後將小包山拆毀,將平安包放係幽桌上供奉鬼神。道士會誦經正式進行超幽。誦經完畢,道士會將誦唸文表同功曹使者一齊火化,再誦科文結束印咒。最後,島民會燒大士王嚟將一眾孤魂野鬼同大士王送走[5]

包山[編輯]

宗教意義[編輯]

打醮嘅焦 點係北帝廟前三個用竹棚搭成、掛滿平安包嘅包山 。包山上蒸製而成嘅平安包,係做嚟祭祀北帝。長洲人相信搶得包山上嘅平安包,可以保𧙗一家平安,於是每逢打醮尾聲,唔少人喺祭祀完畢就爭住爬上包山搶包子,便成搶包山活動。由於島民相信搶得越高嘅包子越會為佢哋帶來安康,所以各方氏族社團,都會派出年輕力壯嘅後生仔搶包,變成類似一隊隊人爭奪包山山頂嘅包子。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形容搶包山好似攬球,又揶喻包子雖然話係供奉北帝,但結果只係畀人用腳踩[6]

唔畀搶[編輯]

1978年嘅搶包山時,座包山冧咗,傷成百人,其中28人嚴重。當時新界政務司鍾逸傑用人身安全做理由,禁止搶包山。香港政府由此禁止搶包山,改派平安包。

復辦申請[編輯]

2004年,甲申年長洲太平清醮會景巡遊籌備委員會向政府申請復辦搶包山,重向政府提交結構安全報告想游說政府,但係當時嘅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參考過屋宇署嘅分析報告之後,認為竹棚搭嘅包山未能達到安全標準,否決申請[7]

2005年,包山改用金屬支架,政府先至批准復辦。搶包山嘅形式,亦由長洲島民數以百計咁踴上包山搶包,改為攀山搶包比賽,2005年只准12人玩[8]

商業化[編輯]

動漫作品麥兜故事,內容提及將搶包山申請為亞洲運動會比賽項目,喚起香港人對搶包山嘅集體回憶。長洲鄉紳亦要求政府解除對搶包山嘅禁令。到咗2005年,政府將搶包山嘅節慶活動重新包裝做旅遊項目包山嘉年華,改咗用攀山嘅形式舉行搶包山比賽,重容許非長洲人參加。前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響電台節目講,搶包改為搶蛋糕、公仔,變成一種運動,帶畀長洲商機[9]。2005年,做消防員嘅長洲人郭嘉明用咗3分鐘,搶咗51個包,以453分成為冠軍[10]。直至2007年,佢連攞三屆搶包山比賽冠軍。

2007年,政府改用塑膠做嘅假包,代替傳統蒸嘅真平安包。每個膠包嘅成本約七文,比起真平安包嘅三個七亳半,貴差唔多成倍[11]

不過,政府將太平清醮包裝作廟會節慶旅遊項目,同埋將搶包山改成攀山比賽形式,就畀唔少人批評係「不倫不類」、「商業化」、「文化承傳欠奉」。科技大學人文學部廖迪生教授指出,節慶傳統同人類經濟活動生活方式有密切關係,響數百人以至數千人參與嘅活動裡面,表現出社會性或地區性嘅團結,所以文化風俗傳統隱含社會結構意義,而政府首創嘅搶膠包,只係保留咗活動嘅框架,同當地人、當地社會文化全無關係[12]。有論者引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報告—文化的多樣性、衡突與多元共存》(2000)指出,保護文化嘅目的係「響經濟和技術發展時,將文化同人嘅價值擺返喺中心位置」,而非物質文化遺產嘅基本特點係佢「有活生生嘅實踐者,有觀眾,也活生生咁存在於社會當中」,而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亦應該以提昇「文化尊嚴、文化自豪同文化身份」為目標。香港官員處理搶包山嘅取態,係將傳統文化承傳變成旅遊收益項目,既冇內涵,亦冇生命力,甚至連起碼嘅尊重都欠捧[13]。 長洲建醮會認為政府接手主辦嘅搶包山唔係傳統,所以不與為伍。鄉紳黃維坤話:「其實長洲居民一直要求恢復搶包山傳統,大部份島民都唔同意現時嗰種『不倫不類』嘅所謂搶包山,佢只係個爬山比賽,唔可以叫搶包山,完全冇意思。真正『搶包山』係所有大眾都有份,鍾意攞幾多個包就幾多個包。」以前最有興趣搶嘅係漁民,因為一來佢哋最需要祈福,又爬慣桅杆,所以特別擅長搶,但而家嘅攀爬運動就冇漁民參與[14]。《南華早報》社評指出,搶包嘅傳統意義係為島民帶嚟平安、健康,如果將搶包山變成競技運動,會丟曬搶包山嘅精神面貌[15]

文藝[編輯]

動漫作品麥兜故事,提到申請搶包山做亞洲運動會比賽項目,後尾重拍成動畫電影。

[編輯]

  1. http://www.cheungchaurc.com/chi/feature/Detail.asp?id=2
  2. DiscoverHongKong – 文化歷史巡禮 – 長洲太平清醮
  3. 《香港離島風物志》第268頁
  4. 《香港離島區風物志》第209頁
  5. 《香港離島區風物志》第210頁
  6. Heritage worth fighting for, Patrick Ho, SCMP, May 13 2005
  7. 結構報告遭否決今年擱置 何志平承諾 明年搶包山—大公報,2004年5月23號 B01版
  8. Crowds steam as bun fest makes a towering return, The Standard, May 16 2005
  9. Parick Ho wants bun scramble held all year to draw tourists
  10. Cheung Chau firefighter keeps tradition aliv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y 16 2005
  11. 膠包成本貴一倍,明報,2007年5月26號
  12. 遺產保育後知後覺,文匯報C08版,2007年5月17號
  13. 李少媚:搶「膠包」談文化承傳,信報P38版,2007年5月23號
  14. 真假包之謎,蘋果日報E14版,2007年5月23號
  15. Don't spoil festival with year-round bun scramble, SCMP, May 14 2005

連出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