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於1928年6月18號至7月11號,响蘇聯莫斯科近郊兹維尼果羅德鎮「銀色别墅」秘密召開。出席大會嘅代表共142人,其中有表決權嘅正式代表84人,代表當時全國13幾萬名黨員。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中國共產黨開始走上獨立領導中國革命嘅道路。响關於中國社會性質以及革命性質、對象、動力、前途等關系革命成敗嘅重大問題上,黨內存在著認識上嘅分歧同爭論。因此,迫切需要召開一次黨嘅全國代表大會認真加以解決。由於國內當時正處喺極為嚴重嘅白色恐怖中,好難搵到一個安全嘅開會地點,加上1928年春夏間將相繼响莫斯科召開赤色職工國際第四次大會、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同少共國際第五次大會,考慮到屆時中國共產黨都將派代表出席呢幾個大會,而且中共中央亦迫切希望能夠得到共產國際嘅及時指導,遂決定中共六大响莫斯科召開。

1928年3月,共產國際來電同意中共六大响蘇聯境內召開。4月2日,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委會開會研究召開六大嘅問題,決定李維漢任弼時留守,負責中央日常工作,鄧小平為留守中央秘書長。1928年4月下旬起,瞿秋白周恩來等中央領導人同100多位參加六大嘅代表相繼分批秘密前往莫斯科。

瞿秋白代表第五屆中央委員會作《中國革命與共產黨》嘅政治報告,周恩來作咗組織報告同軍事報告,李立三作農民問題報告,向忠發作咗職工運動報告,共產國際代表布哈林作咗《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的任務》嘅報告。大會通过咗關於政治、軍事、組織、蘇維埃政權、農民、土地、職工、宣傳、民族、婦女、青年團等問題的決議,同埋經過修改嘅《中國共產黨黨章》。

六大選舉產生咗新嘅中央委員會:中央委員23人,候補中央委員13人。

中共六大係一次具有重大歷史意義嘅會議。大會認真總結咗大革命失敗以嚟嘅經驗教訓,對有關中國革命嘅一系列存在嚴重爭論嘅根本問題,作出咗基本正確嘅回答。它集中解決咗當時困擾黨嘅兩大問題:一係喺中國社會性質同革命性質問題上,指出現階段嘅中國仍然係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引起中國革命嘅基本矛盾一個亦都冇解決,現階段嘅中國革命仍然係資產階級性質嘅民主主義革命。二係喺革命形势同党嘅任務問題上,明確咗革命處於低潮,黨嘅總路線係爭取群眾,黨嘅中心工作不是千方百計咁組織暴動,而係做艱苦嘅群眾工作,積蓄力量。呢兩個重要問題嘅解決,基本上統一咗全黨思想,對克服黨內存在嘅「左」傾情緒,擺脫被動局面,實現工作嘅轉變,對中國革命嘅復興同發展,起咗積極嘅作用。

一中全會[編輯]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於1928年7月19號响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召開,出席會議嘅有中央委員12人,候補中央委員11人。參加會議嘅重有共產國際代表布哈林米夫等。,選舉蘇兆征項英周恩來向忠發瞿秋白蔡和森張國燾為中央政治局委員,關向應李立三羅登賢彭湃楊殷盧福坦徐錫根為政治局候補委員,選舉蘇兆征、向忠發、項英、周恩來、蔡和森為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委員,李立三、徐錫根同楊殷為政治局候補常委。會議選舉向忠發為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央常委主席,周恩來任秘書長兼組織部長,蘇兆征任工委書記,李立三任農委書記,張金保任婦委書記。會議選舉瞿秋白、張國燾為中共駐共產國際嘅代表

二中全會[編輯]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於1930年6月25號─30號响上海召開。超過半數嘅中央委員同候補中央委員出席會議,另有6人列席會議。

全會聽取咗關於政治、組織、農民、土地問題等方面嘅報告。會議通過咗《關於中央政治局工作報告的決議》、《政治決議案》、《組織問題決議案》、《宣傳工作決議案》、《職工運動決議案》、《告紅軍將領士兵同志書》、《關於德國及其他各國黨內右傾派別的決議》、《告柏林無產階級書》、《致在獄同志及死難同志與在獄家屬書》同埋《中國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宣言》等文件。

全會總結同檢查咗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嚟嘅工作,肯定咗六大路線嘅正確,根據黨嘅總路線同當時嘅政治局勢,確定咗以後鬥爭嘅路線同策略,提出咗加強反帝反軍閥鬥爭,繼續深入土地革命,開展游擊戰爭,擴大蘇維埃區域,建立同擴大紅軍等15政政治任務。

全會批准咗中央政治局開除王藻文中央委員同开除王仲一候補中央委員嘅決定。補選惲代英等為中央委員。

三中全會(擴大)[編輯]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擴大嘅第三次全體會議於1930年9月24號─28號响上海召開。出席會議嘅有中央委員10人,候補中央委員4人,中央審查委員同候補審查委員各1人,北方局、南方局、長江局、滿州省委、江南省委、共青團同埋全總黨團等嘅代表20人参加咗會議。

會議由瞿秋白主持。全會批評了以李立三為代表嘅「左」傾錯誤,基本上結束咗李立三「左」傾冒險主義錯誤對全黨嘅統治。會議通過咗《關於政治狀況和黨的總任務決議案》、《對於中央政治報告的決議》、《組織問題決議案》、《職工運動決議案》等,發出咗《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為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告民眾書》、《致蘇聯共產黨中央賀電》、《致德國共產黨賀電》、《告青年團書》、《告同志書》等。會議重宣讀咗《共產國際遠東局的代表給第三次全會的信》。

會議決定成立蘇區中央局,補選咗中央委員7人,候補中央委員8人,中央審查委員2人,改選咗中央政治局。改選之後嘅中央政治局有正式委員7人,候補委員7人。

四中全會(擴大)[編輯]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擴大嘅第四次全體會議於1931年1月7號响上海召開。出席會議嘅除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22人外,重有全總、海總、鐵總黨團同埋團中央等單位15人。

呢次全會係由共產國際代表米夫一手策劃嘅,有意扶植王明(陳紹禹)等人上台。會議由頭到尾都充滿着住激烈嘅鬥爭。王明响會上概述咗會前佢根據國際文件寫成嘅題為《兩條路線》(即後嚟改名做《為中共更加布爾塞維克化而鬥爭》)嘅小册子嘅觀點,指責李立三嘅錯誤係响「左」嘅詞句掩蓋下嘅「右傾機會主義」,指責三中全會對立三路線未加以絲毫嘅揭破同打擊,响主要問題上繼續住立三路線。文章提出咗一系列比李立三嘅冒險主義重要「左」嘅錯誤觀點。响米夫嘅支持下,王明等通过呢次全會取得咗响中共中央嘅領導地位,開始咗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左」傾錯誤對黨嘅第三次領導,發展咗宗派主義嘅過火鬥爭同打擊政策。

全會通过咗《中共四中全會決議案》、《中國共產黨中央四中擴大會告中國工農紅軍書》、 《中國共產黨中央四中擴大會告在獄革命戰士書》等文件。

全會撤銷咗李維漢賀昌2人嘅中央委員職務;補選韓連會王盡仁等9人為中央委員;撤銷咗瞿秋白、李維漢、李立三3人嘅政治局委員職務;改選咗中央政治局,選舉出周恩來等9人為政治局委員,毛澤東等7人為政治局候補委員,向忠發、周恩來、張國燾3人為政治局常委,向忠發任總書記。

五中全會[編輯]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於1934年1月15號─18號响江西瑞金召開。出席會議嘅有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同一啲省嘅代表。

博古主持會議,並作咗《目前的形勢與黨的任務》嘅報告,陳雲作咗《國民黨區域中的工人經濟鬥爭與工會工作》嘅報告,張聞天作咗《中國蘇維埃運動與它的任務》嘅報告。全會全面肯定咗四中全會以嚟嘅「左」傾錯誤路線,並通過咗一系列「左」傾錯誤理論同政策,使到以王明為代表嘅「左」傾冒險主義錯誤發展到咗頂點,最終導致咗中央革命根據地第五次反「圍剿」嘅失敗。

全會通過咗《中共五中全會政治決議案》、《五中全會關於白色區域中經濟鬥爭與工會工作的決議》、《五中全會給二次全蘇大會黨團的指令》,同埋《致聯共十七次代表大會電》、《致德國共產黨電》、《致在獄同志電》、《致工農紅軍電》等文件。

全會增選咗王稼祥凱豐(何克全)為中央委員,增選彭德懷楊尚昆李富春、李維漢、孔原為候補中央委員;改選咗中央政治局,毛澤東等11人為政治局委員,劉少奇等5人為政治局候補委員。全會決定設立中央書記處(又叫做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博古、張聞天、周恩來、項英為書記處書記,博古任總書記。選舉咗中央黨務委員會,李維漢任書記。

六中全會(擴大)[編輯]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擴大嘅第六次全體會議於1938年9月29號—11月6號响延安橋兒溝召開。出席會議嘅有中央政治局委員12人、中央委員5人,重有黨中央各部門同全國各地區嘅負責人38人。

1937年11月底,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共產國際執委、主席團委員同候補書記王明被派回國。由於佢唔了解中國抗戰嘅實際形势,被抗戰爆發後,蔣介石採取嘅某啲進步措施,同埋當時响實力上蔣介石較強,紅軍數量較少等現象所迷惑,再加上佢一貫具有嚴重嘅教條主義,存在住將共產國際指示神聖化嘅傾向,因此好快就陷入咗右傾投降主義嘅誤區,响理論上同實踐上畀中國嘅抗戰事業造成咗嚴重嘅損失。呢種右嘅傾向違反獨立自主原則,實際上不利於保持國共兩黨合作嘅統一戰線,黨嘅各級組織為克服呢種傾向並防止佢蔓延,進行咗必要而有效嘅鬥爭,從而將王明右傾投降主義嘅影響局限喺局部嘅範圍入面,並較快咁加以克服。為咗總結抗戰以嚟嘅經驗教訓,確定中國共產黨响抗戰新階段嘅基本方針同任務,並將全黨嘅認識統一到正確嘅思想上嚟,中國共產黨召开咗第六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會議。

會上,王稼祥傳達咗共產國際嘅指示同季米特洛夫嘅意見。毛澤東代表中央政治局作咗《論新階段》嘅政治报報告,代表中央作總結報告(《戰爭和戰略問題》同《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係總結報告中嘅兩部分);張聞天作咗《關於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與黨的組織問題》嘅報告;周恩來作咗中央代表團工作報告;朱德作咗八路軍工作報告;項英作咗新四軍工作報告;陳雲作咗青年工作報告;劉少奇作咗關於黨規黨法嘅報告。全會批准咗以毛澤東為首嘅中央政治局嘅路線,基本上克服咗抗戰初期王明嘅右傾投降主義錯誤,統一咗全黨嘅思想,從政治上、思想上同組織上為實現黨對抗日戰爭嘅領導奠定咗基礎。

全會通過咗《中共擴大的六中全會政治決議案》,《關於各級黨委暫行組織機構的決定》,《關於中央委員會工作規則與紀律的決定》,《關於各級黨部工作規則與紀律的決定》,關於召集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嘅決議,致各國共產黨、致八路軍同新四軍全體指戰員、致東北義勇軍同東北同胞電,《中共擴大的六中全會告全國同胞、國共兩黨同志書》等文件。

會議再次強調中國共產黨必須獨立自主咁領導人民進行抗日戰爭。批判咗黨內响統一戰線問題上存在嘅關門主義同投降主義兩種錯誤偏向。大會尤其批判咗「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嘅右傾投降主義主張,強調正確嘅統戰方針應該係既統一又獨立。毛澤東指出,雖然响抗戰時期民族矛盾係主要矛盾,但係階級矛盾並冇消失或减少。同時,必須睇出,冇民主、民生問題(屬於階級鬥爭嘅範圍)嘅適當解決,亦就唔能夠實行廣泛嘅人民嘅動員以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大會重申,黨應該將主要工作放响戢戰區同敵後,獨立自主咁放手組織人民抗日武裝鬥爭嘅方針。抗戰時期黨以主要力量响敵後開展獨立自主嘅游擊戰爭,建設抗日民主根據地,咁實際上係中國革命响民族戰爭嘅條件下繼續走鄉村包圍城市嘅道路。呢次全會號召全黨同志必須努力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善於將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真理同國際經驗應用於中國嘅具體環境,反對教條主義,廢止洋八股,提倡新鮮活潑嘅、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嘅中國作風同中國氣派。

全會決定撤銷長江局,設立南方局同中原局,由周恩來任南方局書記,董必武任副書記;劉少奇任中原局書記。結束咗王明對華中地區嘅錯誤領導。

响當時嘅情況下,重冇條件召開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擴大嘅六屆六中全會起咗重大嘅歷史作用。呢次全會正確咁分析咗抗日戰爭嘅形勢,規定咗黨响相持階段嘅任務,為實現黨對抗日戰爭嘅領導進行咗全面嘅戰略規劃。呢次全會基本上克服咗王明嘅右傾錯誤,再次強調中國共產黨必須獨立自主咁領導人民進行抗日戰爭,從而使全黨統一於中央正確路線嘅指導之下,推動咗各方面工作嘅發展。呢次大會重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革命相結合嘅原則,肯定咗毛澤東响全黨嘅領導地位,從而响黨嘅歷史上具有重大嘅歷史意義。

七中全會[編輯]

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第七次全體會議於1944年5月21號—1945年4月20號响延安楊家嶺召開。出席會議嘅有中央委員同候補中央委員17人,各中央局、分局同其他方面嘅負責人12人。會議選舉毛澤東、朱德、劉少奇、任弼時、周恩來5同志組成大會主席團,毛澤東為中央委員會主席同六屆七中全會主席團主席。會議期間由主席團處理黨中央嘅日常工作,政治局同書記處暫時停止行使職權。

响歷時11個月嘅會議期間,先後召開咗8次全體會議。毛澤東代表政治局作了工作報告,周恩來作咗關於重慶談判嘅情況報告。全會討論並通過咗毛澤東起草嘅《中央關於城市工作的指示》,通過咗中共七大主席團、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候選人名單同會議日程,以及準備向中共七大作嘅政治報告、軍事報告同準備提交中共七大討論嘅黨章草案。1945年4月20日全會通過咗黨嘅《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黨响歷史上嘅若干問題,特別係對以王明為代表、以教條主義為特徵嘅「左」傾錯誤作咗詳細結論;肯定咗中共六屆三中全會同其後嘅中央對於停止當時黨內存在嘅「左」傾冒險主義錯誤所起嘅積極作用;肯定咗劉少奇响白區工作嘅正確路線;指出咗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六屆五中全會嘅錯誤;高度評價了毛澤東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嘅理論同方法嚟解決中國革命問題嘅傑出貢獻,指出响全黨確立毛澤東領導地位嘅重大意義。對於1937年以後抗日戰爭時期黨內嘅若干歷史問題,全會認為「因為抗日階段尚未結束,留待將來做結論係適當嘅」。

會議確定城市工作委員會由14人組成,彭真為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