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修憲公投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 2010 • Flag of Turkey.svg             
2017年4月16號
選舉類型 公投
選舉制度 單一選區相對多數制

選舉統計
選民人數 58,366,647
總投票數 49,799,163
  
85.32%  

選票分佈圖
  25,157,025   支持
  23,777,091   唔支持

你支唔支持土耳其修改憲法從內閣制改做總統制同埋畀總統更多權力?
支持
  
51.41%
唔支持
  
48.59%

土耳其修憲公投響2017年4月16號舉行。將決定總統埃爾多安係唔係攞到更多權力,留任到2029年,民意調查話支持陣營稍微領先[1],之後變五五波,而響公投前,總統埃爾多安批評監察公投嘅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唔應該對呢次公投說三道四[2]

公投結果係支持以極細優勢贏出,但係土耳其修憲公投合法性受到挑戰,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正式同最高選舉委員會申請將公投結果作廢,而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就話,選民已經利用選票表達支持修憲嘅意願,敦促反對派尊重公投結果。[3]

背景[編輯]

呢次公投約五千八百萬名合資格選民要響選票到揀「支持」定「唔支持」修改憲法,由內閣制改做總統制,畀總統享有更多權力,埃爾多安重可以兩度角逐連任,揸權到2029年,今次公投對土耳其政制以至政局發展,都會帶來重要影響。僑居歐洲嘅部分土耳其人開始投咗票[1]

對於將會監察公投程序嘅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早前發表報告,話反對陣營遭到當局打壓,埃爾多安就話組織無權干涉土耳其嘅公投;又話如果有人聲稱睇不到反對陣營嘅拉票活動,應該向嗰啲冇做好拉票工作嘅陣營反映[2]

如果最終投票結果通過,十八項憲法修訂將會獲得通過,到時土耳其就會從而家嘅內閣制轉做總統制,總統變成有實權嘅職位,可以自行任命副總統同閣員,總理一職就會廢除。響新修訂嘅憲法下,埃爾多安最多可以繼續做到2029年。修憲通唔通過,將會引領土耳其走向兩個唔同嘅方向[2]

呢次公投令社會走向兩極化,支持一邊相信響總統集權下政府運作可以更有效暢順,消除國家唔穩定因素,可以避免類似2016年嘅流產政變再發生。埃爾多安曾經標籤反對修憲嘅人係同恐怖分子企響同一陣線。但反對陣營就擔心,若果修憲通過會令土耳其走向埃爾多安嘅一人獨裁統治,令土耳其嘅民主社會名存實亡[2]。因為2016年政變失敗之後,埃爾多安已經下令關閉超過一百七十間新聞機構,多個記者被捕。《無國界記者》響2016年全球新聞自由排名入面,土耳其響一百八十個國家同地區入面排第一百五十一位。遭到打壓、被迫流亡嘅土耳其新聞工作者講明,驚修憲公投一旦通過,新聞自由將會進一步挾制。有逃亡到德國嘅土耳其記者堅守天職,透過廣播同出版報章,向住響德國嘅三百萬個土耳其人,以及國內同胞,報道土耳其最新局勢,協助佢哋響公投作出正確選擇[4]

留鬍鬚熱潮[編輯]

而響公投前,當地掀起一陣「留鬍鬚熱潮」,高官紛紛模仿埃爾多安,變身「鬍鬚叔叔」。但係當地男士留鬍鬚好常見,但原來亦都係一門政治學問,有理髮師話,左派人士嘅鬍鬚要撳著嘴唇,右派人士嘅鬍鬚就要更長更幼,至於伊斯蘭保守派就會短啲同唔會遮住嘴唇,就好似埃爾多安咁。2016年7月政變失敗,埃爾多安幫內閣大洗牌之後,有人留意到唔少佢領導嘅正義與發展黨成員同政府高官統統改變形象,開始留「埃爾多安式鬍鬚」,以表忠誠,外長恰武什奧盧同司法部長博茲達都變身做「鬍鬚叔叔」,一年前過半內閣成員都冇鬍鬚,而在只有三個冇留鬍鬚,包括唯一嘅女閣員,連總統嘅保鏢都唔能夠「幸免」。有官員透露係埃爾多安敦促佢哋留鬍鬚,佢曾經響經濟部長剃鬚之後,講笑咁話開始有人唔聽佢話。呢股「鬍鬚熱潮」唔知得唔得響公投發揮作用,幫埃爾多安打贏今次選舉[1]

土耳其多個城市舉行支持修憲公投嘅集會,上街嘅大部分人都係總統埃爾多安嘅支持者[1]

到歐盟部分成員國拉票嘅外交風波[編輯]

土耳其展開修憲公投,土耳其官員四出拉票,出席集會為修憲造勢[5]。但自從2016年土耳其政變失敗,埃爾多安加強鐵碗統治之後,土耳其同歐盟關係越趨緊張[6]

德國[編輯]

德國,有投票權嘅土耳其裔公民多達一百四十萬,係德國最大嘅外國族群,二戰之後,德國為咗重建經濟,大量引入土耳其勞工,呢批選民正係安卡拉政府就新憲法公投嘅拉票對象,但係新憲法將擴大總統權力,令人擔心土耳其嘅民主開倒車[6]。兼且自從土耳其2016年政變流產,德國已經同土耳其關係變得緊張,加上擁有德國同土耳其雙重國籍嘅《世界報》記者于傑爾響土耳其被人拉咗,再令到兩國關係進一步轉差,之後默克爾重申支持言論自由嘅立場,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就話于傑爾串通庫爾德工人黨,係來自德國嘅間諜,又話佢匿響德國使領館長達成個月,期間土耳其政府曾經叫使館交人但係無功而還,譴責德國煽動恐怖活動。德國外交部就反駁,話于傑爾係間諜嘅做法荒誕,兩國外長已經通電話,同意下星期會面傾雙方嘅爭議[5]

原定響德國多個地方舉行支持修憲嘅集會,重邀請土耳其政府官員出席,其中土耳其經濟部長原定會去科隆嘅集會,而司法部長原定就會去加格瑙嘅集會,但係包括科隆加格瑙在內嘅多個地方政府,響集會舉行之前以安全為理由,取消集會。加格瑙市政府之後收到炸彈恐嚇,市政府大樓一度要疏散,市長相信恐嚇同集會有關,原定出席加格瑙集會嘅土耳其司法部長決定取消去德國訪問嘅行程,不過經濟部長嘅另一場集會就按計劃舉行[5][6]

後續[編輯]

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批評,德國地方政府先後用保安理由取消,係德國政府內部阻撓土耳其修憲,已經傳召德國駐土耳其大使抗議,表達不滿[5]。去到3月5號(禮拜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出席伊斯坦布爾嘅集會,再炮轟抨擊德國地方政府上個禮拜取消土耳其裔居民集會,阻止土耳其官員為修憲公投拉票,唔畀土耳其嘅部長為下個月新憲法公投拉票,等同納粹行徑,事件令土耳其同德國以至歐盟嘅關係進一步緊張[6]

德國總理默克爾就話,取消集會係地方政府嘅決定,否認聯邦政府從中作梗[5],同埋提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針對德國取消土耳其修憲集會嘅言論,佢罕有發表措辭強硬言論,強調無法容忍埃爾多安將納粹同目前嘅德國相提並論,指大選同修憲公投唔代表土耳其高官甚至總統,有足夠理據將納粹同現代德國作出比較,批評埃爾多安言論唔恰當。佢又指自己作為德國總理更無法作出評論,因為任何有關納粹嘅比較只會令人諗起苦難,揚言唔會容許呢類比較,響納粹受害者傷口上灑鹽,呼籲土耳其高官唔好再發表類似言論[7]。而德國總理默克爾所屬嘅基督教民主聯盟,形容埃爾多安嘅行為就好似任性嘅𡃁仔,要求埃爾多安道歉,德國司法部長亦批評佢講法古怪、可恥同荒謬[6]

不過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響幾個鐘頭之後再以納粹回應默克爾,強調土耳其內閣冇指名道姓話任何一個德國人係納粹主義者,只係認為德國部分地方政府唔畀佢哋同僑民發表演說嘅做法同納粹掌權時期相似,更講到德國、荷蘭同奧地利等地相繼禁止土耳其官員就修憲公投向土裔僑民拉票,情況同二戰前嘅歐洲相似。而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就試圖緩和緊張局勢,強調雙方都應停止就事件再作公開回應,又促請德國解除禁制,等佢哋向僑民拉票[7]

不過分析話歐洲特別係德國,喺解決難民潮同安全問題上,仍需依賴土耳其囓合作,雙方關係未至於太僵[6]

荷蘭[編輯]

除咗德國,荷蘭亦尋求阻止土耳其外長響當地舉行集會[6]

恰武什奧盧原定3月11號到鹿特丹出席集會,呼籲當地土耳其僑民投票支持實行總統。荷蘭政府早就講明唔歡迎恰武什奧盧到訪,恰武什奧盧出發前警告如果荷蘭唔准佢入境,將會對荷蘭實施嚴厲制裁,不過荷蘭仍然以擔心佢到訪會對公共秩序同安全構成風險做理由,拒絕佢嘅飛機降落,之後再禁止一個土耳其部長進入駐鹿特丹領使館,令兩國外交風波升級[8]

後續[編輯]

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搭嘅飛機被荷蘭當局拒絕降落之後,就即刻返翻伊斯坦布爾,恰武什奧盧批評荷蘭政府唔准佢降落係一宗醜聞,絕對唔能夠接受,並講明會令荷蘭得到應有嘅回應,重召見荷蘭駐當地大使館臨時代辦提交外交照會,就荷蘭拒絕土耳其官員入境提出抗議,重批評埋荷蘭警方響鹿特丹抗議入面對示威者使用暴力唔恰當。跟住土耳其家庭與社會政策部長卡亞響恰武什奧盧專機被拒絕降落之後,就馬上由德國嘅陸路入境荷蘭,但係車隊響邊境就被警方截停,佢其後透過社交網站話自己係被人拒絕入去土耳其駐鹿特丹領事館。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響一個集會上面批評荷蘭唔識外交,斥責對方係納粹餘孽法西斯分子,又話即管睇吓荷蘭嘅飛機以後點飛去土耳其,暗示會採取行動報復。有消息話,土耳其已經關閉荷蘭駐當地大使館同領事館[9][8]

荷蘭首相呂特又重申,土耳其官員到荷蘭做政治宣傳並唔妥當,但強調荷蘭會盡辦法令土耳其保持良好關係。至於荷蘭駐土耳其嘅大使館同領事館,同埋荷蘭外交官員嘅官邸有消息話基於安全理由,已經被土耳其當局關閉[8]

土耳其外交部其後發聲明話,希望正響到休假嘅荷蘭駐土耳其大使唔好返安卡拉一段時間。另外荷蘭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同土耳其駐鹿特丹領事館,分別有示威聲援土耳其,話荷蘭政府嘅決定犯咗嚴重錯誤,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禮拜一就接受電視訪問再次炮轟荷蘭,威脅會對荷蘭實施制裁,令到對方為事件負責。之後土耳其副總理庫爾圖爾穆什同內閣官員開會之後宣布向荷蘭實施一系列制裁,包括禁止正響到休假嘅駐土耳其大使入境,又會禁止荷蘭外交官員搭嘅班機進入土耳其,並中止兩國政府部長級或以上官員會議同往來又批評荷蘭拒絕土耳其官員入境做法違反國際法,政府會建議國會取消同荷蘭嘅友好協定,期望呢一連串制裁措施能令到荷蘭糾正錯誤。總統埃爾多安又威脅講明會就兩個部長被拒入境荷蘭同出席土耳其僑民支持修憲集會入稟歐洲人權法院[8][9]

荷蘭首相呂特表明荷蘭係一個強國,唔會響土耳其政府威脅之下談判[9],令兩國關係陷入近四百年以來的最低潮[10]

土耳其同荷蘭嘅外交衝突持續升溫,兩國領袖咁多日以來多次隔空對罵,響安卡拉同支持者發表演講話,指荷蘭人響1995年波斯尼亞種族大屠殺入面顯示出來嘅性格係腐敗墮落,佢所指係當年被派往波斯尼亞斯雷布雷尼察負責維和任務嘅一隊士兵,佢哋無法阻止塞爾維亞族軍隊屠殺超過七千個男性話係負責維護當地和平嘅荷蘭軍隊失職,當中入面有唔少人係兒童,令屠殺前啱啱被列做安全區域嘅斯雷布雷尼察變成人間地獄,被視為二戰後歐洲最嚴重嘅大屠殺事件[11],同埋繼續大力批評荷蘭同其他歐洲國家針對土耳其,話土耳其恐懼症同伊斯蘭恐懼症正在歐洲蔓延.整個歐洲已浸沒響惶恐之中[12]

荷蘭首相呂特就話埃爾多安嘅言論完全係扭曲歷史,認為對方嘅言論歇斯底里,完全唔可以接受[11]

德國總理默克爾就曾經話過全力支持荷蘭團結一致,又批評埃爾多安將荷蘭人同「納粹餘孽」相提並論唔可以接受。埃爾多安就批評德國總理默克爾喺事件入面支持荷蘭,猶如反對土耳其修憲嘅人係變相支持恐怖主義。而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促請所有成員國,包括土耳其同荷蘭互相尊重,冷靜、慎重處理問題。至於歐盟就要求土耳其避免發表過激言論同採取導致局勢更緊張嘅行動[9]。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話,鹿特丹曾經被納粹德軍摧殘,而家嘅市長響北非摩洛哥出世,認為如果有人批評鹿特丹係法西斯主義城市,係完全脫離現實[12]

奧地利[編輯]

奧地利總理科安主張歐盟全面禁止土耳其官員出席當地嘅政治集會,甚至中止土耳其加入歐盟嘅談判[6]

丹麥[編輯]

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原定響3月20號訪問丹麥。丹麥首相拉斯穆森話,鑑於土耳其同荷蘭關係緊張,已經要求押後訪問日期[13]

民意調查[編輯]

選前民意調查話,大約有百分之五十一到五十二嘅人支持修憲,稍微領先反對陣營,但係重有百分之八嘅人未決定投票取向[1]

結果爭議[編輯]

土耳其修憲公投通過之後,國內仍然就公投結果的合法性爭議不斷,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18號正式同最高選舉委會員提出要求將公投結果作廢。佢哋批評,選舉委員會「搬龍門」,最後一刻改變規定,將冇官方印章嘅選票當做有效票,有偏袒政府一邊嘅嫌疑,誓言會循所有法律途徑,挑戰公投結果。亦有幾百個唔滿意公投結果嘅民眾到最高選舉委員會總部提交請願信,要求撤回公投結果。而響首都安卡拉同最大城市伊斯坦布爾亦有民眾繼續上街示威,反對公投結果[3]

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在執政正義與發展黨會議上面講,話選民嘅意願已經透過自由選舉反映出來;又話公投已經結束,任何針對公投嘅謠言同抹黑都只會係徒勞無功,敦促反對派尊重人民意願,接受公投結果[3]

而早前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造土耳其公投唔符合國際標準,歐盟敦促安卡拉政府就公投展開公開透明嘅調查[3]

後續[編輯]

對於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揚言會就恢復死刑舉行公投,歐盟話咁做會影響讓土耳其加入歐盟嘅談判[3]

分析[編輯]

土耳其修憲公投通過之後會進一步深化土耳其同歐盟之間嘅政治同文化差異,令土耳其加入歐盟嘅前景更唔明朗[3]

[編輯]

  1. 1.0 1.1 1.2 1.3 1.4 (繁體中文)土耳其修憲公投周日舉行now新聞,2017年4月13號。
  2. 2.0 2.1 2.2 2.3 (繁體中文)土耳其周日修憲公投 支持反對勢均力敵now新聞,2017年4月15號。
  3. 3.0 3.1 3.2 3.3 3.4 3.5 (繁體中文)土耳其反對黨正式要求作廢公投now新聞,2017年4月19號。
  4. (繁體中文)土耳其記者流亡德國繼續報道now新聞,2017年4月13號。
  5. 5.0 5.1 5.2 5.3 5.4 (繁體中文)德國取消土耳其修憲造勢集會now新聞,2017年3月4號。
  6.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繁體中文)埃爾多安轟德國行徑如同納粹now新聞,2017年03月06號。
  7. 7.0 7.1 (繁體中文)默克爾指將德國與納粹比較言論不可接受now新聞,2017年03月10號。
  8. 8.0 8.1 8.2 8.3 (繁體中文)荷蘭拒讓土外長專機降落出席集會now新聞,2017年03月12號。
  9. 9.0 9.1 9.2 9.3 (繁體中文)土宣布將禁止荷蘭駐土大使入境now新聞,2017年03月14號。
  10. (繁體中文)土荷外交風波 埃爾多安稱入稟歐洲人權法院now新聞,2017年03月14號。
  11. 11.0 11.1 (繁體中文)土耳其指荷蘭需為波斯尼亞大屠殺負責now新聞,2017年03月15號。
  12. 12.0 12.1 (繁體中文)埃爾多安稱土耳其恐懼症於歐洲蔓延now新聞,2017年03月16號。
  13. (繁體中文)埃爾多安稱納粹主義仍於西方存在now新聞,2017年03月13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