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儒學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嶺南儒學粵拼:Ling5 naam4 jyu4 hok6)係指喺嶺南一帶發源,主要由粵人搞起嘅儒學流派[1]

主要學派[編輯]

菊坡學派[編輯]

內文: 菊坡學派

[2]

嶺南學派[編輯]

陳獻章嘅畫像
內文: 嶺南學派

嶺南學派(粵拼:Ling5 naam4 hok6 paai3[3]可以講得上係嶺南哲學入面最有代表性嘅一個流派。佢係一班嶺南出身嘅文人響 15 世紀嗰陣開嘅一個宋明理學流派,佢嘅代表人物係廣東新會出身嘅哲學家陳獻章(外號叫白沙先生)。佢寫嘅哲學文家陣好詳細咁樣收錄咗喺《陳獻章集》入面。喺呢啲文入面,陳獻章表達咗佢嘅思想,佢主要係主張「自得」同「以心為主」。陳獻章係咁講:「子之所得者有如此,則天地之始,吾之始也,而吾之道無所增;天地之終,吾之終也,而吾之道無所損。天地之大,且不我逃,而我不增損,則舉天地間物既歸于我,而不足增損于我矣。」佢認為只要人一確立咗自己嘅主體性,就可以唔理外在嘅控制而同天地和諧共存,甚至乎係去控制返天地轉頭,而天地萬物亦都係要有人嘅主體性先至會有自己嘅價值同意義。呢種算係幾有個人主義味道嘅思想,而呢種傾向亦都反映到喺嶺南學派嘅其他方面-佢哋重主張人要獨立思考,叫人應該多啲去挑戰固有嘅諗法,反對人云亦云,好似係陳獻章又曾經咁樣講:「學貴知疑,小疑則小進,大疑則大進,疑者覺悟之機也。」意思係求學問最寶貴嘅嘢係要學識去質疑,越識得質疑就越會有進步。總體嚟講,呢個學派係借咗儒家嘅人本精神,但係又會好似道教咁樣睇重講人同自然之間嘅關係,甚至可以話係有啲畀西人嗰種睇重問問題嘅諗嘢方式影響咗。

甘泉學派[編輯]

湛若水嘅畫像
內文: 甘泉學派

陳獻章嘅徒弟湛若水(外號湛甘泉)後嚟重攞佢師父嗰套思想去創立咗一個新嘅甘泉學派(粵拼:Gam1 cyun4 hok6 paai3)。湛若水佢喺唔少方面同意佢師父嘅諗法,但係覺得佢師父嘅某啲主張太似禪宗佛教(好似係陳獻章鍾意用靜坐嚟修養咁),而且佢對其他嘅學派(尤其係陽明學派)重有自己嘅一套批判。甘泉學派嘅一個重要特點,就係努力咁想將自己同孔孟大宋理學嘅派系聯埋一齊。例如湛若水就咁樣諗:「白沙(陳獻章)先生之學,追濂、洛、關、閩之軌,以入孔、孟、禹、湯、文、武、舜、堯之大道,「孔門所謂中庸,即吾之所謂天理」。佢將自己嘅心學學說由陳獻章一直數到上去孔子同孟子嗰度。湛甘泉嘅弟子洪垣認為:「堯、舜開心學之源,曰人心道心。夫子曰:其心三月不違仁。謂仁與良知、天理,非心不可。然心者,實天理良知之管攝也。」佢將「天理」同「良知」收歸於「心」,並且同視為孔子嘅「仁學」。湛甘泉二傳弟子許孚遠就話:「孔子之學,自虞廷精一執中而來,其大旨在為仁」,為仁在「克己」,「非禮勿視、聽、言、動,此孔門學脈也」。呢度嘅「克己為仁」,就係湛甘泉弟子、佢老師唐樞所講嘅「討真心」。以後馮從吾又由義理之性、氣質之性、理等方面進行儒佛之辨,亦都有呢一層含義。

睇埋[編輯]

其他嶺南哲學流派[編輯]

[編輯]

  1. 江門以白沙文化為核心 打造「嶺南儒學名城」
  2. 曾凡亮. (2009). 菊坡精舍与东塾学派. 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 社会科学版, 30(2), 35-43.
  3. 陈献章. (1987). 陈献章集. 卷二与张延实主事六十九则, 165-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