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商業區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遠眺中信廣場(喺天河北商業區)

廣州商業區,呢個版係主要講成個廣州市,主要嘅核心商業區步行街呢啲嘅發展同分佈。自明清以嚟,到城市未有大改造兼大洗牌前,第十甫、太平南路、雙門底三個地頭,就一路係廣州本地市民嘅商業中心,因大量嘅傳統舖頭、批發市場同本地市民嘅認同等,而同現代新興嘅商業區有所分庭抗禮。

概覽[編輯]

至2002年,廣州度計正係都會級嘅商業功能區,有北京路天河西關東山口幾個。而係屬於區域級嘅商業功能區,就有大東門江南西等13個,仲有環市東-天河北中央商務區,同埋流花會展商務區[1]

現代嘅廣州城中心商圈系統,主要係天河越秀兩個建制區做主嘅雙核心結構。天河係20世紀90年代由政府規劃帶起嘅,一路發展到現代成咗商業(高尚商務)集中地,主要包括咗天河北珠江新城等地。而越秀(含東山)就係廣州傳統城市中心,主要嘅商業集中地,包括由北京路去到上下九(接西關)、環市東路(高尚商務)。成個嘅商業結構主體,呈現咗雙中心空間結構[2]

整體嘅通商背景[編輯]

歷史上廣州係一個以外貿而興起嘅港口城市,由秦漢時期(約前226-公元220年)開始,中國大陸嘅絲織品、瓷器、鐵器、銅錢、紙張、金銀等,就由廣州起航送到去海外,而外埠嘅珠寶、香藥、象牙、犀角等商品又由呢度輸入大陸,令廣州慢慢咁成咗世界最出名嘅貿易大港[3]。而喺歷代朝廷嘅對外(尤南洋各國)貿易度,廣州都佔咗好重要嘅位,因為同中國大陸腹地嘅聯絡相對其他貿易港,係更密切、便利嘅[4]。到咗明清時期,由於官府將廣州當成咗主要口岸,仲要搞埋一口通商,強化咗廣州嘅出入口商品集散中心地位[5]。喺16世紀中期打後,朝廷同官府系統嘅運作,更係依賴包括廣州外貿所賺嚟嘅大量美洲白銀,先至運作得正常[6]。就1700到1830年間輸入中國大陸嘅美洲白銀,單喺廣州港口,憑藉歐洲各國到廣州啲生意,大概有賺嚟9000萬鎊到1億鎊之間(折合大概4億銀元),成筆數就佔咗呢130年各外貿港輸入大陸銀元嘅五分四[7]

到咗1842年南京條約後五口通商,廣州嘅外貿中心地位,隨著上海開埠而轉移。而到咗香港變成自由港後,代替埋廣州成為咗貨物嘅集散地[8]。到咗中華民國時期,廣州對外嘅貿易受第一次世界大戰(1912~1936),中日戰爭等影響,而有好大起落,戰事需要嘅原料、食品嘅交易會相應咁擴大,而其他啲貿易品交易就會大幅咁縮減。喺1946年到解放軍打到去廣州前,由於南京政府同美國聯邦政府簽訂咗《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條約》,廣州嘅貿易地位,係一路跟著上海後尾做阿二。呢陣入口嘅西貨以製成品、消費品做主;出口貨,就主要係農副產品、礦產原料同埋半製品。出口貨值係逐年遞增且幅度好大,貨值仲一路佔咗中華民國嘅前三位。到咗1949年時,廣州外貿出超達到美金1400萬有多,而入口貿易就完全停滯咗[9]

中共建政後嘅1957~1979年間,當局喺當地搞咗新嘅國有外貿企業,用中央計劃管理控制啲貿易。到咗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時候,當局需要用到大筆嘅外匯,就由專業外貿公司壟斷嗮啲出入口貿易,將貿易嘅所得外匯冚唪唥上繳俾中央。而廣州啲外貿仲跟埋搞計劃經濟管理,照著啲「計劃」出口同收購。到1979年後,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俾廣東、福建兩省「特殊政策」同「靈活措施」,而1984年再批咗俾包括咗廣州市嘅14個沿海城市有「特殊政策」,將廣州市列做「開放、改革的綜合試驗區」。到1985年,中央批俾廣州市恢復「國民經濟計劃單列戶頭」,令到廣州市政府享有省一級嘅經濟管理權限。喺呢個由計劃經濟過渡到市場經濟嘅過程度,廣州嘅貿易市場格局,重新有返啲歷史上嘅多姿多彩[10]

商區變遷[編輯]

隋唐[編輯]

呢陣時嘅廣州港係世界著名嘅商港,商業喺城市同世界範圍都有顯赫嘅地位,城鄉商業都係咁發達,令到廣州城入邊,形成咗三大商業區。中心喺老城區,範圍由西向東,大概係依家嘅華寧里去到小北路,由北向南,就大概係依家越華路去到中山路稍南(近省財政廳[1]

宋元[編輯]

喺宋代廣州嘅經濟外貿繼續有發展,令到住落嘅人加多起身。據統計喺宋朝300年時間入邊,廣州城擴建同修繕就有10幾次。北宋慶曆四年(1045)係規模最大嘅一次,加起咗中城、東城同西城,其中個西城係為咗保護新發展商業區而擴建,規模係最大嘅,城池嘅周長係十三里有多[11]

宋代廣州嘅商業區,基本係沿水路而發展嘅。城內就係以南濠、玉帶濠沿線最繁華(依家嘅惠福路高第街濠畔街一帶)[12]。而後尾嘅西城,就喺廣州城嘅西南方(南海縣境),臨近啲深水道,外商嘅蕃舶同蕃坊就集中呢度。嗰陣嘅西城好鬼繁榮,之中以五丈幾高嘅「共榮樓」做最輝煌嘅代表。熙寧四年(1071年)主持起西城嘅經略使程師孟,仲作埋詩〈共榮樓〉讚佢話:「千門日照珍珠市,萬瓦煙生碧玉城,山海是為中國藏,梯航尤見外夷情。」

南宋後廣州城南喺沿江北岸,又跟著興起咗新嘅商業中心。官府為咗再保護,喺南宋嘉定三年(1210)由廣南東路經略使陳峴,主持喺城南外加起咗東西「雁翅城」(南城)一路去到海皮度,其中東翅係長九十丈,西翅係長五十丈[13]

[編輯]

明代嘅官府頒令,禁止啲外商同商船去廣州城做生意,喺城南嘅貿易活動,包括原先超旺盛嘅走私活動,好快就轉入低谷同消失。而西關呢陣時喺蜆子步度,設立咗市舶亭同懷遠驛,愛來接待外商。到咗嘉靖五年(1526年),西關南部開鑿咗河道,沿新河一帶好快就開咗唔少舖頭,新城濠畔街啲商戶亦紛紛搬去嗰頭發展,帶動咗西關商業嘅崛起同繁盛[5]

晚清[編輯]

分區[編輯]

清末到中華民國[編輯]

喺1909~1929年,廣州嘅工商業逐步發展,東山由於地理嘅優勢,成為咗工商界、歸僑同僑眷爭著買地起屋嘅地頭,東山、東較場舊營壘(義山)等地成為咗新興嘅居住同商業區[14]

1918年廣州市政公所建立後[15]主導拆城牆、拓闊馬路[16],大規模推動城市嘅新建設。1920到1930年代開馬路嘅同時,又起咗一大揸騎樓,好似較為西化嘅西堤大新公司城內大新公司幾個,都係用騎樓嘅建築形式去起嘅。騎樓街因此成為咗新興嘅商業區,喺嗰陣好受市民歡迎,係便利咗日常生活同買嘢。而廣州新開嘅主要集中嘅騎樓商業街,有永漢路一德路惠愛路文德路吉祥路、財政北路、大南路等20幾個路段。而尤其永漢路、惠愛路、一德路、上下九路等主要位置,據統計商戶數目就佔咗呢啲區域嘅三成人口[17]

中共建政後[編輯]

衝擊同重整[編輯]

文革時期,受埋極左思潮嘅影響,廣州嘅商業遭到咗中共建政以來嘅第二次、亦係最嚴重嘅衝擊。其中1969年4月各市屬專業公司俾當局撤銷咗,而實行咗政企合一,商業嘅正常運作受咗好大阻滯。而服務華僑嘅專供僑匯商品嘅華僑商品供應公司,亦喺1966年俾當局撤銷咗。到咗1970年,當局提出「鬧市不鬧」嘅口號,喺備戰疏散陣大批裁撤咗商業網點,或者搬嗮到城市嘅邊緣區,例如國營嘅日用品商戶就俾減少咗115個,下降18%。50幾個商戶係俾搬到去郊區同市屬從化花縣,另外仲關閉埋文昌、長壽兩個小商品市場。個人商販同集體商店一樣俾大批裁減,有大批嘅商業從業者俾下放到五七幹校或俾送到農村接受再教育[18]

商業網點俾大量裁併後,營業嘅管理跟埋國營工業模式而越來越機械化,似每日定時收檔,冇法好好服務啲市民嘅消費需要。四人幫俾當局處理咗之後,成個嘅營業管理先至開始改善,服務返啲市民顧客。而廣州未完全經濟開放前,好似早市嘅供應,就有好嚴重嘅問題,一個原因就係仲賣咁早餐嘅商戶,經已非常之少。據統計喺1970年後嘅廣州市入邊,就有60幾間飲食檔同80幾間糕點檔俾當局撤銷,廣大路口同清平路口一帶,原先食檔係超多嘅,但俾集中裁撤咗,所以根本供應唔到市民需要。同時期嘅海珠區嘅黨委副書記,就大力主導改變同重振全區食檔尤其啲夜市服務,令到區內嘅食檔延長咗服務時間、增加咗貨品花色兼提高埋品質。後期啲工礦點、居民區、交通幹線、車站、碼頭等地,都恢復設立返商業點,供應社會各種食品。據統計去到1979年初,廣州市飲食行業嘅早餐供應點由480幾個,增加到550幾個[19]

商業復甦[編輯]

1980年代到90年代初,對外界廣州市民係有流行呢個講:「唔到南方大廈,就唔算到咗廣州。」而附近嘅人民南路十三行商圈就係嗰陣啲外地客逛省城嘅中心商業區域。後期上下九、北京路相繼建立咗步行街,重新擴大咗本地同外地來客嘅商業消費選擇。而同一時間廣州城市開發嘅需求,隨著經濟重振而逐步升溫,政府嘅著眼點就係要東移開發空間,沿著環市東路跨過天河立交嘅地皮,就俾睇中咗做新開發嘅中心。1998年天河城廣場正式開業以來,天河路商圈跟著一路發展成型,千禧年後成為咗廣州嘅第一商圈[20]

規劃發展[編輯]

陳濟棠主政廣東嗰陣,大搞廣州嘅市政建設,規劃埋中心商業區,將惠愛路、上下九路同西濠口商業區,規劃做廣州嘅中心商業區,建成咗中山戲院、新華戲院、新華酒店、新亞酒店等。據話當其時嘅格局,係廣州嘅大街小巷都佈滿咗商鋪,平均係50人就有一間[21]

中共建政後1956年搞咗社會主義改造,到1958年開始大幅裁撤啲商業網點,啲專業街慢慢冇嗮商業特色。而直到1979年改革開放前,當局嘅重點方向係搞大嘅工業區,對商業區嘅發展,就得1960年代喺員村工業區嘅「員村一條街」配套工程,主要就係服務啲工友嘅[22]。到1979年後,各色商業區重新發展咗,啲層次擴大兼且多元化,主要嘅商業區分別喺市區中心同交通集散中心出現,而地區嘅中心仲有社區入邊,都有好多嘅商業中心(群)形成咗[22]

喺千禧後當局主推啲社會生產結構嘅大改變,因應生產總值同實際利用外資嘅(稅費收入)需要,目標轉去打造多個大型嘅產業中心,係以高新科技金融服務業商務投資等做主打。就咁就喺白雲天河番禺等地區,當局重點返去如白雲新城珠江新城南沙新區等主推嘅產業新中心區度,打造啲產業同附帶嘅商圈(商務配套),夾埋對粵港澳啲知識技術、人力、資金等嘅再配置同利用[23],去實現返北京中央揸莊嘅產業轉型升級工程啲目標[24][25][26]

清拆破壞[編輯]

1980年代開始政府主導嘅城市建設,當中破壞咗唔少啲商業騎樓,對城市歷史文化造成咗難以挽回嘅傷痛。似1993年12月尾開搞嘅廣州地鐵一號線,廣州模仿咗香港,引入咗發展商沿線發展地鐵物業,騎樓就成為咗地產開發嘅阻礙而被大批清拆。廣州中山路沿線一帶嘅騎樓,中山四路—中山五路嘅騎樓街就咁俾拆曬[27]

現代嘅商業分區[編輯]

  • 其他主要嘅商圈
    • 崗頂商圈
      包括著天河崗頂一带,石牌東路、天河路交界一带,華南最主要嘅數碼電子產品同配件嘅交易市場
    • 站西路同流花廣州火車站一带,服裝批發商業區
    • 海珠廣場—一德路海味兼玩具批發商業區
    • 布匹交易商業區
      河南新港西路同東曉南路一帶

參考[編輯]

  1. 1.0 1.1 廣州市商業網點發展規劃(2003-2012)主報告(下篇:背景篇) 商務部市場建設司
  2. 吴康敏, 张虹鸥, 王洋, 吴旗韬, 叶玉瑶. 广州市多类型商业中心识别与空间模式[J]. 地理科学进展, 2016, 35(8): 963-974
  3. 南方日报:广州为什么是全世界唯一千年不衰商业城市 手机新浪网 2018-02-12
  4. 全, 漢昇 (1991). 中國經濟史研究(下). 臺灣: 稻鄉出版社. ISBN 957-9405-23-9.
  5. 5.0 5.1 刘, 志伟 (2019). 贡赋体制与市场:明清社会经济史论稿. 中华书局. ASIN B0824Z94TL. ISBN 9787101136890.
  6. 陈春声 (2010). 刘志伟. "贡赋、市场与物质生活 ———试论十八世纪美洲白银输入与中国社会变迁之关系" (PDF).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第 25 卷 (第 5 期): 65-81. doi:10.13613/j.cnki.qhdz.001883.
  7. 白银进出口与明清货币制度演变 杜恂诚,李晋《中国经济史研究》(京)2017年第3期,第5-22页
  8. 他擁有本位的風象 迷寂地
  9. 廣州市志·對外貿易志 I
  10. 廣州市志·對外貿易志II
  11. 宋代广州就有八大“卫星城” 卜松竹 广州文史
  12. 历史文化因素对广州市商业业态空间的影响 - 人文地理 2005 年第4 期 总第84 期
  13. 潘, 志賢; 梁, 德華 (2019). 道貫嶺南─廣州三元宮志. 香港中文大學. p. 6. ISBN 978-988-237-180-4.
  14. 广州城市空间结构演变下的住区分布研究 曾珏霞 《城市观察》2010年第5期
  15. 广东民政历史大事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16-02-06.
  16. 广州近代城市规划历史研究[失咗效嘅鏈]
  17. 广州市城市建设档案馆, 广州市规划局; 广州建筑师学会. (2012). 五羊城脉: 1911-1949广州城市建设. 广东人民出版社. ISBN 9787218073200.
  18. 廣州市志·日用工業品商業志
  19. 中国服务业改革的起步:以广州为个案的历史考察 《广东党史与文献研究》欧阳湘 2019-07-23
  20. 从中心区购物到区域型商业崛起 广州商圈二十年演变史 广州乐居 2017-08-09
  21. [政要篇·陈济棠]“南天王”与老广州的黄金时代 广州图书馆 2006-10-23
  22. 22.0 22.1 廣州市志·商業志
  23. 《广州市加快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引领型城市的若干措施》政策解读 广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20-04-10
  24. 廣州天河 引領創新發展 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
  25. 广州白云商圈强势崛起 即将迎来区块发展黄金阶段 房天下 2020-05-20
  26. 番禺:将成广州的“浦东” - 网易房产
  27. “建设性破坏”留给老广州难以挽回的伤痛 2013-07-11 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睇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