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保仔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張保仔嘅畫像

張保仔粵拼:Zoeng1 bou2 zai2;1786年1822年),原名張保,係香港嗰頭喺 1810 年嗰陣好出名嘅海賊,喺廣東新會出世。

生平[編輯]

早年事蹟[編輯]

改「張保」呢個名係因為想佢平平安安,而粵人普遍鍾意將個「仔」擺喺名嘅尾嗰度,所以叫「張保仔」。佢本嚟係新會一個漁夫嘅仔,佢 15 歲嗰時跟佢阿爸出海捉魚,但係畀海賊鄭一捉走,後生嗰陣做咗佢嘅部屬。有傳因為鄭一係嘅,竟然鍾意咗據講幾靚仔嘅張保,而且鄭一嫂(石氏)都鍾意張保,做咗個三角家庭,亦令到張保喺海賊之間嘅地位大大咁提升。有次鄭一撞啱颱風浸死-但係有人話係畀人謀殺。鄭一死咗之後,佢老婆石氏畀班屬下擁立,續佢老夫紅旗幫做首領。當時女人地位低啲,為咗鞏固自己嘅勢力,鄭一嫂請張保仔做助手。後嚟張保因為同鄭一嫂結埋婚,從此紅旗幫所有嘅領導權交由張保繼承。

招安任官[編輯]

經過赤鱲角海戰之後,張保嘅紅旗派勢力大跌。加上兩廣總督百齡招安瓦解咗海賊之間互不侵犯嘅均勢,搞到黑旗幫、藍旗幫兩個幫一齊攻打紅旗幫。百齡委任千總周飛熊、花東苑帶檄文出海陳說[1]。喺 1810 年二月,張保仔向官府提出投降,雙方談判所以中止咗。喺四月,鄭一嫂上廣州同百齡談判,協議接受招安,並且將艦隊集合喺香山縣外海芙蓉沙。四月二十日(1810 年 5 月 22 日),百齡去芙蓉沙嗰度接受張保仔同鄭一嫂嘅投降,計到海賊婦孺 17318 人、船 226 艘、砲 1315 尊、兵器 2798 件。張保仔改名做張保,滿清政府賞畀千總頂戴,保留 30 艘船私人艦隊[2],留喺廣東水師效力。六月三十日(7 月 30 日),因為捉到西路海賊烏石二立功,賞戴藍翎,以守備超等升補[3]。1819 年四月,升授福建澎湖協水師副將[4]

張保升咗做澎湖副將之後,家眷亦都跟佢去澎湖度長住,生咗一個仔張玉麟同一個女。張玉麟後代喺澳門

遺蹟[編輯]

相傳話香港有好多同張保仔有關嘅遺蹟,喺長洲塔門南丫島舂坎角都有張保仔收埋咗啲金嘅傳說,最多人知嘅係長洲嘅張保仔洞。不過有人認為張保仔洞極之狹窄,根本埋藏唔到啲乜嘢寶物,所以張保仔洞查實只係躲避清兵追捕或者收埋火藥嘅地方。重有流傳話赤柱舂坎角嘅一間天后廟嘅神枱下面有一條畀張保仔走佬用嘅地道,但係而家已經畀人封咗。葉靈鳳喺《張保仔的傳說和真相》本書入面指出,張保仔旗下嘅海盜勢力喺全盛時期有成 300 艘戰艦,七萬幾個部眾。以張保仔嘅地位同聲勢,官兵都要忌佢幾分,張保仔冇可能亦都唔使匿喺陸地上嘅山洞,亦都冇可能將啲金銀財寶埋喺陸地度,佢認為香港故老口傳,有關張保仔藏寶嘅講法多數係傳說,而唔係事實。

除咗咁之外,據許地山教授考查,指出現今香港島西營盤係當年張保仔營寨嘅舊名。但係呢個講法就畀香港作家葉靈鳳否定,指出西營盤呢個名,純係指開埠初期駐紮喺港島西區一帶嘅英軍軍營。喺港島歌賦山山腰,有張保仔舊時據守海島、用青磚同蠻石鑲砌而成嘅塹壕遺蹟。

最後,一條喺港島太平山山腰嘅古道,亦都畀人改名做「張保仔古道」,但係查實根本冇人知佢係咪真係同張保仔有啦掕。

流行文化[編輯]

日日都穿過維多利亞港嘅一艘運載旅客嘅三桅帆船就係以「張保仔」命名。

樂在棋中社會企業有限公司自從 2012 年起出版咗一系列以張保仔藏寶做主題嘅桌上遊戲同繪本故事,包括《張保仔傳說》、《張保仔傳說 2 藏寶香港》桌上遊戲、同埋《張保仔傳說》繪本故事書等。

影視作品[編輯]

電影[編輯]

首播/首映年份 影視作品 扮張保仔嘅男演員 播映電視台/製作單位
1973年 大海盜 狄 龍 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1994年 張保仔 李元霸 百代影業公司
2014年 神秘寶藏 黃子華 博納影業集團

電視劇[編輯]

首播/首映年份 影視作品 扮張保仔嘅男演員 播映電視台/製作單位
1988年 張保仔 黃元申 亞洲電視
2015年 張保仔 洪永城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睇埋[編輯]

[編輯]

  1. 《香山鄉土志》卷三·兵事錄·張保之亂:「四月,賊張保、鄭石氏、蕭雞爛等歸正。總督百齡親蒞香山撫之。是時,張保等久居洋面,人眾艱食,鹵潮蝕船,不能修葺,因有歸順志。地方大吏,以兵力不能制,亦遣官諭之,而未信也。湖南人周飛熊者,流寓澳門,與保有舊,請於制府,奉檄往說,保等意決,約會舟邑城南大涌村前面,制府為信,許之。樊封《南海百詠詩》注云:十四年十月,有白旗幫盜首郭學顯來歸,厚撫之;而紅旗幫張保、黑旗幫麥有金縱橫海面如故。齡募有力略者往覘賊,有蜀人周飛熊,花東苑者應募。二人往來海上幾半載,始得見張保,陳說萬端,而鄭一嫂始決計降,約總督於芙蓉沙會面。」
  2. 安東尼·羅伯特著、梁敏玲譯,〈國家、社區與廣東省鎮壓海盜的行動,1809-1810〉,載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譯組編,《清史譯叢(第十輯)》(濟南,齊魯書社,2011年4月),171頁。
  3. 《大清仁宗睿皇帝實錄》卷二百三十一,嘉慶十五年六月壬子:「諭內閣:百齡奏,生擒積年巨寇烏石二等首夥各犯並幫匪帶船投誠及盜首東海霸等悉數乞降海洋肅清一摺。……此次兵船在儋州洋面追及烏石二等匪船,童鎮升、黃飛鵬等即揮令連環攻擊,經首民張保認定烏石二坐船、奮勇逼攏、首先跳過將該逆生擒,副將洪鰲、署都司胡佐朝、委員花東苑、周飛熊等將盜首烏石三及賊目鄭耀章等擒獲。……粵洋著名大股盜匪除投首外均已悉數殲除,全省洋面一律蕩平,允宜特沛殊恩,用昭懋賞。張百齡,著加太子少保銜,賞戴雙眼花翎,給予二等輕車都尉世職;童鎮升,著賞戴花翎,給予雲騎尉世職;韓崶、黃飛鵬,著賞戴花翎,交部議敘;隨同辦事之道員溫承志,著賞給按察使銜並賞戴花翎;朱爾賡額,著賞戴花翎,交部議敘。藩司曾燠、臬司陳若霖,亦著交部議敘;孫全謀,著賞戴花翎,以游擊超升;副將洪鰲、署都司胡佐朝,俱賞戴花翎,交部議敘;委員花東苑、周飛熊,俱著賞戴藍翎,交部議敘;千總頂帶張保,著賞戴花翎,以守備超升。並著將此次在事出力官弁查明分別等次保奏。」
  4. 江南道監察御史林則徐,嘉慶二十五年二月癸丑〈副將張保不宜駐守澎湖並請限制投誠人員品位摺〉:「江南道監察御史林則徐跪奏,為投誠出身之水師副將駐守海外要地,恐屬非宜……臣查現任該協副將張保,即係廣東投誠之張保仔,從前在洋為匪,伙眾至一萬七千餘人之多,鎮將大員屢被戕害。……旋即疊次超升,於上年四月間補授福建澎湖協副將。距悔罪乞降之始未屆十年,而在營遷轉之階已躋二品,從此升任之速,未有過於此者。」載《林則徐全集》(福州:海峽文藝出版社,2002年)。《大清仁宗睿皇帝實錄》卷三百六十七,嘉慶二十五年二月癸丑:「諭軍機大臣等:福建澎湖協水師副將,前經該省以張保題升。張保系由海盜投誠之人,澎湖孤懸海外,地方險要,副將統轄舟師責任綦重,張保在彼究屬非宜。國家立賢無方,如桂涵、羅思舉皆由鄉勇出身,用至總兵,均能稱職,該二員本系良民,由軍功洊擢,所屬將弁兵丁無不翕服。若張保系盜賊出身,從前聚眾至一萬七千餘人之多,戕害生靈無算,恐其舊性未馴。且朕聞該員常食鴉片煙、不知禮節、諸多任性,所屬舟師亦不能約束,時有賭博姦淫訛詐逼嚇之事,若在任日久,恐所屬備弁心懷不服、別生枝節。著董教增接奉此旨,即密行訪查,張保在任有何恣縱劣跡,即他無確據,其服食鴉片煙已屬有玷官箴,一面以商辦公事為名,先將該員調至省城再行具摺劾參。將此諭令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