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土改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導覽 跳去搵嘢

廣東土改,係屬於土改嘅一部分,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喺廣東度嘅土地改革政治運動。1950年春根據咗中南軍政委員會嘅指示,廣東開始試行土改,由方方擔任廣東省土改委員會主任。1950年9月正式成立咗廣東省土改工作團,團長係李堅真,副團長係林美南、羅明[1]。成場運動係同原底中共指令,早過開始嘅清匪、鎮反等運動夾埋搞。

初期階段叫做土改試點,至1951年3月波及咗粵境20幾個縣[2]。而喺廣東地方當局執行中央土改嘅時候唔係太積極,而受到咗中南局高層同毛澤東多次嚴厲嘅批評,話嗰時嘅華南分局同廣東省官員係「土改右傾」、「迷失方向」、「缺乏階級分析」、「對敵人不夠狠」等。跟著由陶鑄同趙紫陽接掌土改,不單止推翻咗原本土幹部嘅「廣東特殊論」,仲發動咗「鎮反肅反」、「反地方主義」等對廣東地方嘅浩劫,實行咗「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嘅血腥路線。

結果係牽連到全粵各級地方幹部二萬幾人,唔少人被扣上「反黨分子」嘅罪名,有唔少仲家破人亡。而有幾千名幹部受到咗處分、撤職降級而蒙冤多年[3]。而新一輪土改由1952年春夏開始,幾個月時間就造成咗更大範圍嘅傷害,大批嘅粵僑亦被扣成地主、富農。呢一階段土改,導致到廣東鄉村地方唔計被鎮壓人士,自殺死亡者嘅達到一萬七千人[4]。喺「殺人定額」嘅強推下,被濫殺無辜嘅人數有估計係超過咗十萬[5]。而土改過程度,以本土派系同鄉紳等為首嘅社群抵抗,係長期存在過嘅, 顯示咗廣東嘅宗族社會仲具有較強嘅抵抗力。呢層就令到中共中央記恨,而後尾開始喺廣東推行咗好幾次嘅反地方主義運動,株連數萬人,連參與過運動嘅幹部都承認係「打擊過寬,死人太多」[6]。 跟著嘅1959至1960年間就發生咗「大躍進[a],造成咗前所未見嘅中國大饑荒

背景[編輯]

1949年10月中共建政後,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咗葉劍英做廣東省人民政府主席,方方、古大存、李章達就係副主席。兩次嘅改組,形成咗廣東籍回鄉幹部(葉劍英、古大存),同中共建政前外地來粵幹部,仲有廣東籍本土幹部(馮白駒、方方)三合一嘅「廣東派」幹部。初期就由咁格局下所率領嘅中共廣東各級組織,喺短時間內接管廣東啲城市、整頓啲市場金融、肅清反對勢力、建立埋各級中共政權等。而其中嘅鎮反、清匪反霸等,可以話係土改嘅政治預演。廣東全省範圍入邊嘅減租退押加上清匪反霸,係為中共後續搞土改創造咗條件[7][8]

鎮反運動[編輯]

據中共華南分局一份檔案嘅披露,由1949年10月到1950年10月期間,中共當局以反革命嘅罪名,累計收監咗3,437人(唔計治安案件,其中廣州市有1,263人),1,465人被處決咗(其中廣州市處決咗67人)。

而1950年10月10號,中共中共就發出咗《關於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嘅命令(俗稱「雙十指示」),要求全面貫徹返「黨」嘅「鎮壓與寬大相結合」政策。根據呢個指示華南分局、軍區結合返清剿當地各派武裝勢力嘅運動,開展咗大規模嘅「鎮反」運動。喺11月22號毛澤東就嚴詞命令咗中南局和華南分局[9]

在時局緊張的情況下,必須限期剿沒股匪,加速進行土改,發展地方武裝和堅決鎮壓反革命活動,我黨我軍方能取得主動,否則有陷入被動的危險。

喺12月2號,中共中央中南局又發電報指令返含廣東、廣西在內嘅六個省夾各市,話要配合返土改(即將展開),「肅清土匪,應付可能動盪之時局,應狠狠殺一批人,關一批人」[10]

廣東就咁再急起直追,去到1951年1月上半月前,再逮捕咗1,340人(不完全統計,其中廣州市300人),有1,308人被殺(包括軍區10、11兩月處決嘅478人,以及廣州市嘅34人,但準備處決嘅65人未計在內),而有15,322人被收監(未計「剿匪」嘅俘虜,其中廣州市322人)[9]

前端[編輯]

1950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頒佈咗《土地改革法》後,同年嘅11月2號廣東省人民政府第四十一次行政會議就通過咗《廣東土地改革實施辦法》、《廣東省土地改革中華僑土地處理辦法》、《廣東省土地改革中沙田處理辦法》等一系列嘅法令,準備開搞土改。去到1951年4月,華南分局開會,根據返中共中央嘅指示,提出咗廣東需要有一個「大規模的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提出咗由大軍、南下幹部做運動領軍嘅方針。跟著6月份就集中派出4萬幾個幹部落去廣東嘅鄉村地區,喺1500萬人嘅地區開展咗土改[11]

進程[編輯]

中共建政後嘅土改,由1950年代初開始,一九五零年中中共廣東當局就開始派工作隊去到啲鄉村度,到一九五三年夏天正式宣告咗結束,整體可以劃分出三階段:清匪反霸[b]、劃分階級成份同埋收尾嘅甄別加複查[12][13]

三縣試點[編輯]

1950年9月,華南分局根據中央啲部署同政策,整合廣東在地嘅實際,提出「全省著眼,三縣著手」嘅指導方針,向潮汕、興梅、東江三地委發出咗《關於集中揭、興、龍三縣重點試驗土改的指示》,決定首先喺揭陽、興甯、龍川三縣做土改試點,時間係由1950年10月去到1951年3月。首鋪由廣東省土委會副主任李堅真代表華南分局,帶著啲省土改工作團落去呢啲地區主持運動[14]

據潮汕度一原富裕家族嘅林姓後代憶述,鄉村度開始劃分階級成分後,喺佢哋嘅漁村度,逢係自己有地、有漁船嘅鄉民都被劃成地主,成咗「剝削階級」,被沒收咗土地同財富[15]

擴大範圍[編輯]

1950年8月李堅真到中南局參加土改會議,向中南局彙報咗葉劍英所提出嘅試點做法,中南局度冇提出唔同意見。11月華南分局根據咗葉劍英匯報畀毛澤東時候獲得嘅指示,增加咗惠陽、鶴山、曲江、寶安、遂溪、豐順、英德、普寧等八縣,再各選取一個鄉做土改試點[1]

升級加碼[編輯]

廣東派顧及本土利益而相對唔激進咁做廣東土改,收尾受到咗毛澤東嘅批評。華南分局後尾決定將土改推向全粵嘅85個縣[c],調集七成五(六萬三人倒)嘅幹部落鄉搞。喺8月25號,華南分局、廣東省人民政府、華南軍區聯合發佈咗《告廣東全省土地改革工作幹部書》,宣稱三個月嘅工作係獲得咗巨大嘅成就[16]。不過喺1951年11月,毛澤東仲係批評廣東土改進展太慢,好似「烏龜」咁。

然之後毛澤東就搵咗陶鑄趙紫陽調去廣東,主管土改工作,仲調集咗大批幹部南下廣東參加土改。1952年2月毛澤東喺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度仲當面話方方係有「土改右傾」。毛話廣東土改「迷失方向。我要打快板,方方打慢板」。陶鑄後邊係提出廣東「要大張旗鼓,雷厲風行,要數目字」。廣東土改隨後發生咗劇變,濫殺嘅情況加劇,每個鄉都被逼要定出殺地主嘅指標計畫[17]

土改覆查運動[編輯]

陶鑄來粵後以反「右傾」口號,整頓咗土改嘅幹部隊伍。一大批被話係「對地主不夠狠」,或較為公正,或被認為「歷史有問題」嘅土改幹部受到迫害或處分,有啲係開除公職,有啲係直頭殺咗。好似就中山縣度有幾十個土改幹部就被處決咗。呢陣時廣東全省約5.2%嘅土改隊隊員遭到清洗或處死[18]。而據派去高雷地委管轄嘅化縣、電白、吳川、茂名等地嘅大軍同南下幹部報告,舊曆新年期間就整隊一大輪,將三分一嘅縣委、地委幹部撤職、開除或收監審判咗[16]

結果以「整隊」為名處決、查辦嘅共計有6,515人,大部分都係南粵本土出身嘅基層幹部[2]。而跟著喺廣東搞「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嘅殘害路線,呢一波嘅運動導致廣東嘅死亡人數急劇攀升,據信導致係平均每縣都有五千人罹難[d][19]。喺急風暴雨嘅「階級鬥爭」,新組編嘅土改工作隊發動啲鄉民槍殺咗唔少一般嘅「地主」、「富農」等,而且嗰時打靶嘅叫係「階級敵人」,就唔經司法程序,區長自己一級就可以定啲處決。譬如時南海縣人民法院院長收到過各區處死案嘅匯總,都係當地自己打靶完先至送返啲資料過去。後尾當局上級發現基層打靶嘅太多,先至將處決嘅許可權收到咗縣一級嘅機關度[12]

到咗1953年4月,廣東嘅土改宣告結束。

受難嘅具體情況[編輯]

批鬥同自殺[編輯]

廣東由1949年10月被中共掌控後開始連場運動,到1951年7月15號,共統計到有6,772人自殺。其中「雙十指示」後到「八字運動」(退租退押,清匪反霸)開始時有1,908人自殺,八字運動去到7月15號就有4,397人。同八字運動有關嘅自殺有4,042單,第二多嘅係鎮反運動,係有1,007單自殺[9]

花樽黨民盟嘅元老葉篤義試過喺1950年代初帶政協嘅一個視察小組先到蘇北睇災情,跟著就去廣東視察土改,逗留咗八個月嘅時間。呢個係葉篤義第一次去鄉下,亦係第一次睇著啲農民被動員去鬥爭地主。葉係見證到唔少嘅地主被逼自殺,其中一次渠仲撞到咗一位後生積極咁打返自己嘅「地主」老竇,個場景係令葉好痛心[20][e]

時任廣東省委書記處書記嘅古大存,喺東江地區調查後報告嘅時候,提到咗當地亂打亂吊發展得好普遍,而自殺情況就好嚴重,「追挖底財」顯得好混亂。古大存又話幹部有寧左勿右嘅諗法:「打死地主100、死不了一個雇貧農,就不要緊。」[17] 1951年5-8月,全粵連打死帶自殺,共死亡4,000人左右。而全省1-8月份非正常殘廢嘅人數就仲多[21]。1951年上半年喺東江地區,土改開始幾個月時間,就鬥爭咗5,698人,其中3,642人被鎮壓,另有2,690人因絕望同恐懼而自殺[22]。其中:

  • 惠陽縣度同期自殺嘅係有199人[23]
  • 單由5-8月間[24],北江地區有614人係因為咁嘅鬥爭而自殺[25]
  • 潮汕專區同期造成咗755人自殺[26]
  • 興梅專區由5月20號到6月7號,就逼死咗202人[27]

一份對土改試點時期其中28個鄉土改情況嘅綜合統計報告顯示,28鄉共報告咗地主4400人,其中槍決咗52人、自殺或其他原因致死嘅就32人、判刑27人、逃亡42人[2]

而到咗陶鑄等接掌後加碼兼再整隊時期,跟著嘅受難範圍係擴大唔少。時華南分局社會部秘書長田星雲落鄉調查過後,喺報告嘅時候話:「由於誇大了敵情,缺乏調查研究,因而亂捕、錯捕,擴大了打擊面」。據田嘅報告計,呢陣時全粵各地監倉都變成沙甸魚罐頭,收監人數達到咗11,521,當中係有四到六成以上都係一般嘅鄉民同民眾[f]。由於在囚待遇好差兼虐囚多,夾埋羈押嘅環境惡劣,監倉度流行疫病而致好多人死亡。其中西江地區度,六個月入邊就有近五百名在囚者病亡[16]

喺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嘅土改就有1156人自殺。嗰時廣東省流行嘅口號就係:「村村流血,戶戶鬥爭。」據估計,幾十萬人俾殺害。而啲被殺嘅人,冇個屬於「罪大惡極,不殺不能平民憤」嘅人[8]。據陶鑄1952年10月20號嘅總結報告,廣東各地都發生咗自殺,死者估計達到1.6 – 1.7萬人之間[2]。此外1950 – 1953年嘅「鎮壓反革命」運動度,廣東仲有3萬名所謂嘅「土匪、惡霸、特務、反動黨團骨幹、反動會道門頭子」被殺。

酷刑[編輯]

據計運動時期喺河源度採取過嘅「非法鬥爭」,普遍使用過吊打、灌水、灌狗尿等肉刑,對劃成地主嘅人唔分級數,唔區別「反動地主」與「一般地主」,一律係強鬥,單1951年5月份喺柬埔、古雲、仙塘三個鄉自殺嘅38人度,就有14人係受過肉刑[9]

據潮汕度親歷過批鬥嘅人憶述,嗰時候被批鬥嘅幾個人都係吊起身打,以各種方式折磨逼使佢哋交出自己嘅財產。完咗之後就係全家老少三十幾人被軟禁喺自己嘅祖屋度,逼嘅屋入邊喘唔到氣。而每晚仲有幾次巡查,每次查完都會貼埋封條防人走甩。被劃為地主嘅人,迫害係會如影相隨,包括喺之後各色嘅政治運動不斷會被波及。被針對嘅人同啲家屬,隨時都會被傳喚、羞辱、折磨甚至係被強姦[15]

而喺東江惠陽縣潼湖區欣樂鄉度,當地運動開始係發明咗20種弔打人嘅方法去到逼底財。由1951年嘅5月30號到6月5號,就計有6人被打死,13人係被逼死。而到埋增城度嘅鬥爭地主,係有搞弔、打、綁、埋(埋至頸)、關5種辦法,仲報告係有用埋火刑,強逼啲農民簽字參加弔打[28]

而廣州度嘅土改,有劃為大地主嘅人自己係有七個夫人嘅,第六、第七個相對後生嘅就被托人帶落咗香港,據第七嘅夫人話,留喺廣州度嘅五個夫人,挨唔過啲折磨,最後唔係自己跳海就係吊頸死咗。鄰近嘅南海縣,裡水山腳村嘅運動親歷者回憶,啲被反復「鬥爭」都唔肯交「餘糧」嘅「地主婆」(人哋手度得幾隻金戒指),經派駐嘅土改工作隊傳授嘅「經驗」,就會將佢哋吊打、跪石仔加戴高帽,啲酷刑手段幾乎每條村都會咁做[g][13]

人身限制[編輯]

喺中山度運動時被「管制」嘅群體相當廣泛,例如嗰時候嘅八區白蕉鄉,三個行政村合計有3,000人,就有400幾人被施加咗人身限制。有啲地頭甚至連更夫、家庭婦女、蘇蝦都被限制咗自由。而限制人身嘅做法就有集體瞓覺,有啲就喺對象嘅屋企門口度寫明「全家管制,嚴禁出入」,連去下公共場所同舖頭都唔卑逗留。而中山嗰時嘅三、九、十三區嘅管制有分甲到丁四級,窮追材料,冇材料就升級,升至甲級就會被人收監甚至處決嘅可能。喺中山嘅十區有村度係有三人因為彙報度升咗級而自殺,亦有因繳槍唔出而自殺嘅人[9]

而喺高州縣嘅垌心村有林氏四兄弟,嗰時土改工作隊隊長鄧肖基為咗令屬地嘅地主富農「達標」,拎咗本《中國土地法大綱》上幾兄弟嘅屋企呃佢哋,將佢哋定成工商業兼富農,仲氹話完咗土改係唔會有分別對待嘅。土改收尾後到咗合作社時期,有幹部落去開會改口將林氏四兄弟劃作地主,從而喺隨後嘅政治運動度都受到咗針對地主富農嘅監督管制,啲仔女都冇法讀書、做工、參軍或參政,每月仲要去做七日以上冇糧出嘅勞動,仲要週時被人打、鬧、批鬥。其中嘅林煜謨、林煜訓就試過1968年以大字報嘅形式發出訴狀,結果被高州縣公安局拉咗,過咗一年再被革命委員會武裝保衛組判咗重囚十五年打上[29]

延伸嘅反地方運動[編輯]

由1951年土改時開始整肅啲廣東本土官員,去到1971年前後,合共發動咗三次針對廣東本土嘅反地方主義政治運動。歷次運動共計有3萬幾名廣東幹部受整受貶,有4000幾嘅幹部被遣送返鄉下耕田,有70幾人自殺(其中海南紅色娘子軍有60幾人),被槍決3人,至於被扣上「地方主義」整肅嘅華僑不計其數[30]

睇埋[編輯]

[編輯]

  1. 廣東嘅社群都有繼續抵抗過呢次運動,嗰時候係仲發生過退社潮。官方文件可以睇返:中共中央批转广东省委《关于退社问题的报告》,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九册 有收錄
  2. 1951年開展大規模土改嘅時候,葉劍英同華南軍區其他領導經商定,由駐廣東嘅六個軍同地方部隊度,抽調咗6800幾人排以上嘅幹部、5100幾個老兵,組成工作隊,參加埋土改。而各軍、師、團嘅主要負責人就地兼任埋中共地方黨委、政府嘅高級官員。
  3. 包括咗未分出去嘅欽廉、海南島等地。
  4. 按照返前述全粵係85縣被推土改,最大嘅死亡估算就會得出425,000人。
  5. 作者喺1995年1月時候有採訪返葉。據採訪手記,回憶返嗰時,葉係明中共明面度嘅土改政策並唔主張用暴力,渠帶領嘅視察小組應該如實同中央彙報返。但葉又心知嗰時一提反對暴力嘅話,仲會被當局話翻轉頭係「包庇地主階級」,結果最尾渠乜都冇講。土改視察嘅經驗令葉意識到,中共領導嘅運動可以係咁殘酷無情嘅。
  6. 未有計入嗰時各鄉政府、民兵、土改隊等收監嘅人數。
  7. 啲酷刑手法一路到文革度繼續使用,就係後尾廣為人熟知嘅吊飛機、跪碎石同掛牌遊街。

參考[編輯]

  1. 1.0 1.1 华南分局重要领导人方方蒙冤始末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20年4月30號,. 宋凤英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 2.0 2.1 2.2 2.3 赵紫阳土改屠杀五万广东人 李生元
  3. 彭劲秀:一再被批判为右倾的广东土改 2014-10-22  共识网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4. 《刘田夫同志在粤西区第三次土改干部扩大会上关于目前情况与工作任务的传达报告》,1952年11月8日,广东省档案馆藏,243/1/124/2-6.
  5. 赵紫阳 · 从革命到改良 (广东篇) 林雪 世界华语出版社, 2019年10月
  6. 文明邏輯裏的雜音 Iam Chong IP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Aug 2014
  7. “背靠背”政治:反霸中的革命场景生成——以皖西北临泉县为中心的考察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20年7月28號,. 满永 2011年第8期 开放时代杂志社
  8. 8.0 8.1 《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楊立(原廣東省副省長)著作
  9. 9.0 9.1 9.2 9.3 9.4 1951年广东镇反实录[失咗效嘅鏈] 叶曙明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10. 广东剿匪斗争及其经验教训 新粵史研究 Sep 5, 2019
  11. 黄埔“土改”运动纪略[失咗效嘅鏈] 李淑 广州文史
  12. 12.0 12.1 走过六十年·土地改革(上)[失咗效嘅鏈] 2011-04-27 广东政协网
  13. 13.0 13.1 走过六十年·土地改革(下) 2011-06-14 广东政协网
  14. 论广东省三县土改试点运动 肖燕明
  15. 15.0 15.1 從中共殺人運動逃出 地主家小姐的血淚記憶 溫哥華華人為歷史作證:以吾血仇鑒國殤 邪黨血債罪難償 大紀元 2017-08-05
  16. 16.0 16.1 16.2 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 中共建政初期的政治运动70周年的历史回顾(下) 由 宋永毅 編輯
  17. 17.0 17.1 1949之后:土改何以要杀人? 美国之音
  18. 广东土改村村见血----陶铸推行残暴土改政策 朱执中(美国)
  19. 方方,叶剑英,陶铸与广东土地改革 明雨茶 2007-12-14
  20. 第十三章 葉氏兄弟在新中國[失咗效嘅鏈] 勝利的困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初歲月 周傑榮 畢克偉 香港中文大學 2011
  21. 广东省土地改革委员会:《半年土改工作报告》,广东省档案馆藏档,236/1/21/50.
  22. 新中国土改背景下的地主富农问题(上)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20年7月3號,. 杨奎松 香港中文大學 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23. 中共惠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东江地区土地改革运动资料选编》,p19,另見肖燕明:《对广东土改试点运动的再认识》,《广东党史》2002年第2期
  24. 睇埋秋山良照:《中国土地改革体验记》,東京,中央公論社,1977年,p36&47
  25. 张根生:《关于北江专区农民运动情况的会报》,广东省档案馆藏档,236/1/5/8
  26. 王伟光:《关于潮汕专区农民运动情况的会报》,广东省档案馆藏档,236/1/5/31
  27. 梁嘉:《关于西江专区农民运动的会报》,广东省档案馆藏档,236/1/5/50
  28. 《华南分局摘要通报古大存同志检查东江工作报告》,1951年6月23日,《广东省土地改革运动史料汇编》,pp.314-315
  29. 两张大字报和四份判决书 陈焯 炎黄春秋(2015年合集共12期)
  30. 1956年前廣東領先香港,反地方主義後大喪元氣 - 明鏡歷史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