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政變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由中山艦事件跳轉過來)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1926年嘅蔣中正
黃埔軍校

廣州政變中華民國一次政變,事發廣州,時為民國十五年,即一九二六年丙寅年。政變由蔣中正發起,以中山艦事件為高潮,反制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左派,時為三月二十號,所以又叫三二〇事件三月二十日廣州定亂。蔣中正喺政變後聲望日隆,係北伐前噹。是次政變正值省港大罷工中期,清理左派後,罷工漸趨平靜,到十月結束。

背景[編輯]

中華民國領袖孫文死後,容共嘅汪兆銘,做咗中國國民黨阿頭,堅持聯俄容共政策。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中國國民黨部分資深黨,開西山會議,反對容共。蘇聯顧問季山嘉原本同蔣中正合作,後尾蘇聯企圖赤化中國,兩者關係急速惡化。因此,季山嘉竭力拉攏容共嘅汪兆銘,企圖聯手推翻蔣中正嘅中華民國政府。當時廣州政府阿頭係汪兆銘。

政變[編輯]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號,海軍局代局長兼中山艦長,歐陽琳出走香港,汪兆銘任李之龍代行。李氏身兼中國共產黨員同中國國民黨員,亦係蔣中正黃埔軍校學生。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號,黃埔軍校管理科交通股長,兼駐省辦事處主任歐陽鐘,以蔣中正名義傳令,要派兩軍艦出海,到黃埔救援遇勢外國輪船。李之龍派中山、寶璧兩艦出海。軍艦到咗黃埔後,同中國國民黨左派鄧演達請示,而鄧氏回答唔知。三月十九號下晝,蘇俄使團想參觀中山艦,李之龍電話請示蔣中正,調中山艦返廣州。因爲蔣中正根本無傳令,就疑心有問題。

蔣中正聽到傳言,以爲汪兆銘對佢不利,用中山艦綁佢去蘇俄,正思索要逃走定政變。三月廿號,蔣中正打算走去汕頭,半路決定政變,折返廣州,下令全城戒嚴,是為廣州政變。蔣係怕中共同蘇俄顧問季山嘉搞兵變。歐陽格陳肇英奉蔣中正之命,佔領中山艦,並喺李之龍屋企逮捕李之龍,同時包圍蘇俄顧問同共產黨機關,喺第一軍同黃埔軍校裏便,扣留周恩來等中共黨員,嚴密監視鄧演達。中山艦長換歐陽格。

蔣中正話只係針對個別人,聯俄容共政策無變。「西山會議派」發電報畀蔣中正,話「以迅速手段,勘定叛亂,忠勇明敏,功在黨國。」但蔣中正立刻回電自己只係「唯革命是從」,反對「西山會議派」。不過呢次咁搞,第一次國共合作就有陰影,係一年後,四一二政變嘅伏筆。政變之後,汪兆銘憤而出國,而蔣中正在喺國內聲望日強;而中國共產黨則試圖推翻國民政府,都畀蘇聯代表制止,事後中國共產黨指責陳獨秀見蔣中正退讓。

事後[編輯]

廣州政府主席委員汪兆銘,畀學生軍受禁喺二沙頭頤養園,得佢老婆陳璧君可以出入[1]。因為汪兆銘潛暱,當時廣州政府羣龍無首,亂到七彩,政務無人負責。留省委員只得五人,即李福林朱培德譚延闓蔣介石伍朝樞。李福林向來唔出席。朱培德去西江佈防,而譚延闓去北江。淨低蔣伍二人。而政變後滇軍喺廣州西南有異動,而左右派係難分,各軍都備戰對壘[2]

三月廿七號,蔣介石坐永豐艦,即係中山艦,去汕頭,行踪神祕。蔣走後廣州就更加亂。廣州得伍朝樞、宋子文陳公博等人。佢哋日日開緊急會議,至閉翳係無錢。政府後無蘇俄接濟,開支難頂。因此就唔停度橋,好似同銀行,中央銀紙十萬元按五萬元,抽租捐,發國庫劵逼各界買[2]。重有搞煙酒公賣局藥酒公賣局,貼印花稅[3]。而煤油專賣就搞唔掂,皆因各火油公司抵制,無油供應[4]。另外又諗過開賭,畀賭商番攤[5]

真相不明[編輯]

海內外學者,對箇中內幕存疑。

  1. 有人認為係,蔣中正平息中國共產黨叛亂,或是汪兆銘同中國共產黨,企圖用中山艦綁架蔣中正去蘇聯[6]
  2. 有人認為係,蔣中正故意畀中山艦調動,又矢口否認,借口打擊中國共產黨
  3. 有人認為係,西山會議派有關係密切嘅孫文主義學會成員歐陽格,即歐陽鐘嘅叔父,等人,故意向李之龍假傳蔣中正指令,離間中國國民黨同中國共產黨。

[編輯]

  1. "汪兆銘有被禁頤養園說". 香港工商日報. 1926-04-01. 
  2. 2.0 2.1 "廣州政變後之亂象". 香港工商日報. 1926-04-01. 
  3. "藥酒又要歸政府專賣". 香港工商日報. 1926-04-01. 
  4. "政府壟繼煤油政策失敗". 香港工商日報. 1926-04-01. 
  5. "廣州又擬實行開賭耶". 香港工商日報. 1926-04-01. 
  6. 一寸河山一寸血 第三集 卓越傳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