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河店之役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出河店之役粵拼ceot1 ho4 dim3 zi1 jik6 係發生喺1114年嘅戰役,位置喺而家中國黑龍江肇源,係女真人遼國嘅戰爭。呢場戰役係以少勝多嘅有名戰例,由金太祖完顏阿骨打帶住3700人嘅女真兵,擊敗約7000人到10萬人嘅遼國軍隊(《遼史》話七千人,《金史》話十萬人),經過呢場戰役,女真實力大增,成爲威脅遼國嘅勢力,奠定之後金國嘅基礎[1]。所以金國立國後,喺出河店一帶設立肇州,「肇」嘅意思係「開始、興起」,話呢個地方「肇基王績」「祖宗肇興」[2]。經過日後嘅政區演變,舊時嘅肇州劃分成三肇一區:肇州肇東肇源大同區[3]

背景[編輯]

女真嘅前身係隋唐時嘅黑水靺鞨,係個位於松嫩平原嘅漁獵氏族社會,唐末五代時開始稱爲女真,畀渤海國統治。契丹人建立遼國後,神冊三年(918年),耶律阿保機東征,遞年攻滅渤海國。遼國爲咗統治,將實力比較強嘅女真部族搬到而家遼寧遼陽以南地方,編入戶籍直接畀遼國控制,呢部分嘅女真人稱爲「熟女真」,至於留喺當地冇搬到嘅稱爲「生女真」[3]

生女真有好多個部落,其中有個大嘅叫做完顏部,11世紀中期,完顏部變強,其他部族歸附佢,11世紀末時完顏部已經統一黑龍江烏蘇里江流域咁大笪地區。12世紀時,完顏阿骨打成爲完顏部酋長,佢性格暴烈、武藝高強,佢好不滿遼國統治,想起兵反抗[3]

佢起兵反遼有條引火綫:喺佢繼承酋長之位前一年,1112年春天,當時遼國天祚帝耶律延禧去混同江(而家松花江)遊獵,當地酋長都要去朝見佢。當時阿骨打老豆病咗行唔喐,要個仔代佢去,於是阿骨打參加咗天祚帝嘅頭魚宴[註 1][3]。當時天祚帝要各個酋長喺佢面前跳舞助興,啲酋長知佢搵佢哋玩馬騮戲,但又驚佢淫威,於是都輪流出來跳舞。到阿骨打時,佢係都唔跳,重好惡噉睥住耶律延禧,耶律延禧見佢唔聽話,個心好嬲,逼佢跳舞,週圍啲酋長驚出事都勸阿骨打,但係佢就係骨頭硬淨。耶律延禧落唔到臺,當時當住眾人又唔好發作,於是頭魚宴不歡而散[3][註 2]

散場後,天祚帝對樞密使蕭奉先話,阿骨打咁唔聽話,抵殺。但係蕭奉先覺得阿骨打冇大錯,來得頭魚宴講明佢有畀面,殺咗佢會令其他酋長不滿,反而唔好,何況佢真係有野心,個部落又點會成氣候,而且阿骨打啲細佬個個武藝高強,與其殺佢,不如攏絡佢。於是天祚帝聽咗佢話[3][註 2]

阿骨打返咗去後,決心起兵反遼。第二年,佢繼承父位做酋長,又聽到當今遼主點樣疏於朝政,於是召集啲人反遼,又打造武器、建立城堡。因爲有兩個氏族唔甘心畀佢兼併,去遼國政府篤佢背脊,於是遼國當局兩次派人查佢,佢都應付過去。耶律延禧越來越怕佢,最後調集重兵,隨時應對阿骨打造反[5]。於是阿骨打決定先發制人,攻打寧江州,由於遼帝大意、防範鬆馳,結果畀阿骨打贏咗寧江州之役。攻落咗重鎭寧江州後,又攻取廖晦、淶流、混同江行宮、皇后店。接住就係出河店之戰[3]

戰役[編輯]

出河店,即係而家肇源茂興嘅勒勒營子。遼天慶四年(1114年)農曆十一月(《遼史》爲十月,《金史》爲十一月),耶律延禧任命蕭嗣先爲都統、蕭撻不也爲副都統(《金史》中都統記爲蕭糺里、副都統記爲撻不野),派三千契丹人、奚人軍隊,兩千中京禁兵、豪部,又揀出兩千各路武人,組成七千遼軍[註 3],集結喺鴨子河(而家吉林月亮泡以東、黑龍江肇源以西嘅一段嫩江,「鴨子河」係《金史》記載,《遼史》記載係混同江,即係松花江)[3][6]北岸[註 4][註 5]

阿骨打於是去打佢。當時未到鴨子河,嗰晩阿骨打瞓覺時,話好似有咩嘢搖咗佢三下頭,佢趷起身醒,話神明畀咗警示佢[1]。於是漏夜擊鼓點着火把行軍。黎明時分抵達河邊,遼兵喺度破壞江面啲冰,想阻止阿骨打過江,於是阿骨打派精兵擊退破壞江冰嘅對方,之後3700人嘅女真兵過江,上岸時,得番三分一(約1200人)嘅女真兵[註 6]。之後女真兵同遼軍喺出河店決戰,當時突然颳大風,啲塵冚住個天,靠住天時,1200人嘅女真兵擊潰咗人數多過佢哋嘅遼軍[3][註 5]

後續[編輯]

出河店之役後,遼軍潰敗,輸得幾慘。蕭奉先驚佢細佬蕭嗣先會獲罪,於是報畀耶律延禧聽話東征軍潰敗後四圍搶嘢,如果唔放過佢哋,佢哋可能會聚埋一齊變成禍患。於是蕭嗣先只係罷咗官[註 4]。於是軍中啲人就話:「打仗,死就有,功就冇;撤退,命就有,罪就冇。」結果啲人冇曬鬥志,一聽到女真兵就潰逃喇[註 7]

之後,喺斡論濼(《遼史》記爲斡粼濼,而家吉林查干泡)[3],女真兵襲擊遼軍,遼軍死傷慘重,女真獲得大筆戰利品[註 5][9]。於是阿骨打將戰利品分賜畀下屬,大開筵席來慶祝。之後啲部族歸降阿骨打,兵力充足,達過萬人[註 5]。之後嘅戰爭中,斡魯古殺咗蕭撻不也,攻取賓州、祥州、咸州[10]。之後啲部將勸阿骨打喺大年初一稱帝,阿骨打唔制,於是啲部下話,而家建成大功業,如果唔稱帝來相襯,天下人會失望。於是1115年嘅正月初一,完顏阿骨打稱帝,國號大金[11]

[編輯]

  1. 頭魚宴係當地風俗,要將當年開春最早捉到嘅魚搦去祭祖,然後擺酒開圍,作爲慶祝。天祚帝搞頭魚宴,係爲咗彰示權威、攞個彩。
  2. 2.0 2.1 《遼史》中關於呢件事嘅原文記錄,譯成粵文,僅供參考[4]:二月丁酉,到春州,喺混同江釣魚,當地千里內嘅生女真酋長,都要來朝拜。適逢頭魚宴,皇帝飲酒飮到半醉,命令各酋長逐個跳舞,唯有阿骨打話唔跳得。皇帝再三命令佢,始終唔肯。遞日,皇上密召樞密使蕭奉先,話:「尋日宴會度,阿骨打意氣雄豪,個人睇嘢唔尋常,或者可以假借邊疆有事誅殺佢,唔係,實有後患。」奉先話:「呢啲部落人唔識禮數,佢有冇大過就殺佢,恐怕傷及啲人歸順嘅心。就算有異心,又做得成咩事呢?」阿骨打嘅細佬吳乞賣、粘罕、胡舍等等試過跟從狩獵,能夠呼鹿、刺虎、搏熊。皇上開心,加官封爵。
  3. 七千人係《遼史》數字,《金史》話十萬人。由於《遼史》有講軍隊中有邊啲組成,相對可信。由於《金史》原文有啲神鬼內容,有可能爲咗歌功頌德誇大咗數字。
  4. 4.0 4.1 《遼史》原文嘅粵文翻譯,僅供參考[7]:冬(農曆)十月壬寅朔,任命守司空蕭嗣先爲東北路都統,任命靜江軍節度使蕭撻不也爲副都統,派出契丹、奚軍三千人,中京禁兵及豪部二千人,再另揀各路武勇二千幾人,任命虞侯崔公義爲都押官,任命控鶴指揮邢穎爲副都押官,將軍隊屯駐喺出河店。兩軍對壘時,女真軍偷渡混同江,偷襲遼軍。蕭嗣先嘅軍隊潰敗,走入條江度,崔公義、邢穎、耶律佛留、蕭葛十呢啲人死咗,軍中十之有七嘅人流散。蕭奉先驚佢細佬嗣先獲罪,立即表奏皇上話東征軍去到邊搶到邊,若果唔赦免佢哋來安撫人心,恐怕會聚集成禍患。皇上聽佢講,嗣先只係罷咗官啫。
  5. 5.0 5.1 5.2 5.3 《金史》原文嘅粵文翻譯,僅供參考[10]:(農曆)十一月,遼軍都統蕭糺里、副都統撻不野屯駐十萬步兵、騎兵喺鴨子河北岸。太祖去打佢。未到鴨子河,夜時,太祖啱瞓落枕,好似有嘢搖佢嘅頭三下,醒咗起身,話:「神明警示我!」立即鳴鼓舉火炬而行軍。黎明時到河,遼兵啱啱破壞冰面,揀十個壯士扳走佢哋。大軍繼續行,於是上岸。三千七百個士兵,到嘅只有三分一。之後同敵人喺出河店相遇,當時大風起,啲塵遮住個天,乘風勢打仗,遼兵潰敗。追擊到斡論濼,殺、俘虜遼軍,以及不可勝數嘅獲得車、馬、甲兵、珍奇玩物,啲戰利品賜畀官屬將士,開宴會來慰勞。
  6. 《遼史》嘅講法係,女真兵係偷襲嘅,令遼軍潰敗。由於《金史》講到啲細節、兵員數字,可能可信。
  7. 《遼史》原文嘅粵文翻譯,僅供參考[8]:各軍互相講話:「呢場仗攞命去打,死咗冇功名;反而撤退有命不但止重唔會獲罪。」於是兵士冇鬥志,望風潰逃。

[編輯]

  1. 1.0 1.1 "出河店大捷:女真3700人擊敗遼國10萬人". 中國網. 楓網. 2014年4月11號. 喺2015年10月6號搵到. 
  2. "出河店之戰". 中國百科網. 喺2015年10月6號搵到.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楊滿良、楊慧姝. "大金國的建立及「三肇」和大同的歷史由來". 人·鬼和神──中國民俗作品集(1). ACADEMIC PRESS (CORP). 第 35~40頁頁. ISBN 978-1-936040-05-6. 
  4. "卷二十七本紀第二十七 天祚皇帝一". 《遼史》. 二月丁酉,如春州,幸混同江鉤魚,界外生女直酋長在千里內者,以故事皆來朝。適遇:「頭魚宴」,酒半酣,上臨軒,命諸酋次第起舞;獨阿骨打辭以不能。諭之再三,終不從。他日,上密謂樞密使蕭奉先曰:「前日之燕,阿骨打意氣雄豪,顧視不常,可托以邊事誅之。否則,必貽後患。」奉先曰:「犥人不知禮義,無大過而殺之,恐傷向化之心。假有異志,又何能為?」其弟吳乞買、粘罕、胡舍等嘗從獵,能呼鹿,刺虎,搏熊。上喜,輒加官爵。 
  5. "本紀第二 太祖". 《金史》. 至是,復遣宗室習古乃、完顏銀術可往索阿疏。習古乃等還,具言遼主驕肆廢弛之狀。於是召官僚耆舊,以伐遼告之,使備沖要,建城堡,修戎器,以聽後命。遼統軍司聞之,使節度使捏哥來問狀,曰:「汝等有異志乎?修戰具,傷守備,將以誰禦?」太祖答之曰:「設險自守,又何問哉!」遼復遣阿息保來詰之。太祖謂之曰:「我小國也,事大國不敢廢禮。大國德澤不施,而逋逃是主,以此字小,能無望乎?若以阿疏與我,請事朝貢。茍不獲已,豈能束手受制也。」阿息保還,遼人始為備,命統軍蕭撻不野調諸軍於寧江州。 
  6. "出河店之戰". 中國百科網. 喺2015年10月6號搵到. 
  7. "卷二十七本紀第二十七 天祚皇帝一". 《遼史》. 冬十月壬寅朔,以守司空蕭嗣先為東北路都統,靜江軍節度使蕭撻不也為副,發契丹奚軍三千人,中京禁兵及土豪二千人,別選諸路武勇二千餘人,以虞候崔公義為都押官,控鶴指揮邢穎為副,引軍屯出河店。兩軍對壘,女直軍潛渡混同江,掩擊遼眾。蕭嗣先軍演,崔公義、邢穎、耶律佛留、蕭葛十等死之,其獵兔者十有七人。蕭奉先懼其弟嗣先獲罪,輒奏東征軍所至劫掠,若不肆赦,恐聚為患。上從之,嗣先但免官而己。 
  8. "卷二十七本紀第二十七 天祚皇帝一". 《遼史》. 諸軍相謂曰:「戰則有死而無功,退則有生而無罪。」故士無鬥志,望風奔潰。 
  9. "卷二十七本紀第二十七 天祚皇帝一". 《遼史》. 十一月壬辰,都統蕭敵裡等營於斡粼濼東,又為女直所襲,士卒死者甚眾。 
  10. 10.0 10.1 "本紀第二 太祖". 《金史》. 十一月,遼都統蕭糺里、副都統撻不野將步騎十萬會于鴨子河北。太祖自將擊之。未至鴨子河,既夜,太祖方就枕,若有扶其首者三,寤而起,曰:「神明警我也!」即鳴鼓舉燧而行。黎明及河,遼兵方壞凌道,選壯士十輩擊走之。大軍繼進,遂登岸。甲士三千七百,至者才三之一。俄與敵遇於出河店,會大風起,塵埃蔽天,乘風勢擊之,遼兵潰。逐至斡論濼,殺獲首虜及車馬甲兵珍玩不可勝計,遍賜官屬將士,燕犒彌日。遼人嘗言女直兵若滿萬則不可敵,至是始滿萬雲。斡魯古敗遼兵,斬其節度使撻不野。僕虺等攻賓州,拔之。兀惹雛鶻室來降。遼將赤狗兒戰於賓州,僕虺、渾黜敗之。鐵驪王回離保以所部降。吾睹補、蒲察復敗赤狗兒、蕭乙薛軍於祥州東。斡忽、急塞兩路降。斡魯古敗遼軍於咸州西,斬統軍實婁於陣。完顏婁室克咸州。 
  11. "本紀第二 太祖". 《金史》. 是月,吳乞買、撒改、辭不失率宮屬諸將勸進,願以新歲元日恭上尊號,太祖不許。阿離合懣、蒲家奴、宗翰等進曰:「今大功已建,若不稱號,無以系天下心。」太祖曰:「吾將思之。」收國元年正月壬申朔,群臣奉上尊號。是日,即皇帝位。上曰:「遼以賓鐵為號,取其堅也。賓鐵雖堅,終亦變壞,惟金不變不壞。金之色白,完顏部色尚白。」於是國號大金,改元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