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擦鞋係一種行業,口語上又指奉承

行業[編輯]

喺以前嘅舊社會或者係現今某啲發展中國家,隨時喺街度見到一啲拎住擦鞋箱,膊頭搭住條毛巾嘅擦鞋從業員,當中以細路仔最多(所以又叫佢哋做「擦鞋仔」),只要畀少少(講緊可能只係搭程巴士嘅價錢)就可以將對擦乾淨,好多要趕住去飲或者要見客嘅,有名流紳士商行大班,亦都有普通打工嘅白領一族,當喺街度聽到有人大叫「擦鞋!擦鞋!Shine Shoe!Shine Shoe!」都樂意停低連擺上個鞋架度畀擦鞋仔擦一擦。

生財工具[編輯]

擦鞋者嘅謀生工具好簡單輕便,基本上會有一個簡陋嘅,入面裝住有幾種顏色嘅鞋油鞋蠟,重有鞋刷海綿…等嘅用具,再加上一塊抹用嚟打蠟,因為咁輕鬆方便,佢哋搵食就可以好流動,去到邊度都可以開工,尤其是喺一啲大酒店西餐廳附近,嗰度分分鐘有好多商賈大班紳士淑女出入,遇着啲闊佬手鬆鬆隨時有多啲貼士醒,到時咁多同行喺度爭生意,要第一時間搶到個闊佬客就梗係要跑得快,再講萬一俾人趕嘅時候要散水都唔使雞手鴨腳執餐懵,走鬼都快啲。

階層觀念[編輯]

一般社會嘅睇法[編輯]

話做擦鞋嘅人大多數都係細路仔,主要原因係因為擦鞋嘅時候要踎喺度烏低身咁做,要抬高先望到個客,俾人覺得好低下卑微,有返多少自尊嘅大人都唔願意咁卑躬屈膝,而且收入亦都極之微薄,只為賺多一個幾毫生活費,隨時重要走鬼走得快,所以基於細路仔唔做得啲咩太過操重勞力嘅工作,喺心理上亦唔會有咩所謂嘅情況底下,貧苦嘅家庭都會叫屋企嘅細路出去做擦鞋幫補家計;又基於以上呢種貧富懸殊同埋階級觀念底下,擦鞋行業基本上被社會視為最低層嘅行業之一,所以喺以前嘅香港,好多阿媽都會同個仔咁講:「如果你唔畀心機讀書,第時大個咗冇用就要去街邊做擦鞋仔!」,或者嚇個仔:「如果你唔聽話就唔要你,等你去街邊做擦鞋仔自生自滅!」。

《擦鞋童理論》[編輯]

關於擦鞋仔,喺股票市場入面流傳住一個所謂《擦鞋童理論》,雖然同呢個欄冇乜直接關係,但係就多少有啲階級觀念嘅影射,不妨做少少簡介。

呢個理論本身有個故仔,而佢帶出嚟嘅意思係話:若果連街邊幫人擦鞋嘅細路都問股票消息,連低下階層嘅人都一類堆咁去玩股票嘅時候,即係表示金股市場嘅氣氛已經去到全民皆股嘅過熱地步,隨時會因為呢吓嘅瘋狂而出現爆破危機,作為勸諭投資者小心嘅啟示。

衍生嘅意識形態[編輯]

基於以上原因,擦鞋亦俾人冠以等同於「托大腳」、「拍馬屁」嘅討好行為;如果有人想通過討好佢嘅上司或者其他畀到好處嘅人嚟對佢多加關照,等佢嘅事業或者生意順順利利,升官發財,總之係想得到多少着數,就會俾人話佢係「擦鞋仔」;所以做呢種行為嘅人好多時亦會招嚟其他人嘅白眼,可能基於「食唔到嘅葡萄係酸嘅」呢種唔抵得嘅心理關係,又或者對嗰個人有偏見,會覺得要出賣自己嘅尊嚴,向人卑躬屈膝嚟換取好處係好無恥嘅行為,人格方面重低下過以前舊時代從事擦鞋行業嘅人。喺今時今日,重引申出更加繪形繪聲、更尖酸刻薄嘅詞語,就係話人「舐鞋底」,呢個詞語聽上嚟比起擦人鞋更冇自尊,更不知羞恥。

諷刺嘅作品[編輯]

喺1986年,香港知名男填詞人黎彼德填咗一首名為《擦鞋仔》嘅,將擦鞋呢種意識形態生鬼咁表現喺歌詞上面,令聽嘅人會心微笑。呢隻歌係由香港著名男歌手許冠傑所主唱,作曲人係香港男作曲家倫永亮,收錄喺許冠傑嘅個人專輯【熱力之冠】入面,由新藝寶唱片有限公司發行。以下係呢首歌嘅歌詞節錄:

擦鞋仔
主唱:許冠傑
作曲︰倫永亮
填詞︰黎彼得
「係係係日夜猛吠 扮吓矮仔冇乜計
 望清楚擦嘅對象 落力擦靴講手勢
 你鬥氣全無實際 盞得你氣壞個胃
 擦擦擦搖頭擰髻 無謂計地位
 係係係日夜拜跪 事業暢通講交際
 易辦事就要虛偽 焗住要頸燈芯咁細
 有個性前程盡廢 嗰陣你喊亦無謂
 有性格豪門自閉 咪賴時運太滯
 出力擦 分分鐘都採用心理攻勢
 出力擦 分分鐘不浪費全憑造詣
 出力擦 分分鐘將樹枝變咗玉桂
 出盡力擦 求名利 償志願 望有天一朝威威」

相關嘅參考[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