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去內容

賣油郎獨佔花魁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醒世恒言

賣油郎獨佔花魁》係明朝小說家馮夢龍寫嘅短篇小說,收錄咗喺《醒世恆言》小說集裏面。《賣油郎獨佔花魁》嘅故事包括兩條故事主線,一條線係才貌雙全、名噪京城,俾人叫做「花魁娘子」嘅青樓名妓莘瑤琴;一條線係老母好早死咗,三年前(十三歲嘅時候)俾佢老豆賣咗俾年老無仔繼承香火嘅朱十老,改咗名做朱重嘅賣油郎秦重。呢兩條故事主線嘅主角都係逃避靖康之難嘅底層人物,後嚟兩個人嘅命運軌跡相互重疊,從相遇到相戀,最終一齊戰勝命運、夫妻偕老,生咗兩個讀書有成嘅細路仔。呢篇小說後嚟俾人好幾次改編成唔同嘅話本小說,同埋唔同嘅劇本電影等。

故事[編輯]

莘瑤琴係喺汴梁(依家嘅開封)城郊嘅一個開六陳鋪嘅小康家庭(註:六陳鋪講嘅六陳係指米、大麥、小麥、大豆、小豆、芝麻等六種可以貯存好耐嘅糧食,有啲似香港同廣州嘅米舖)。莘瑤琴喺細個就已經好聰明伶俐,十歲就識得吟詩作賦。佢對琴棋書畫(古琴、圍棋、書法、繪畫呢四種藝術)同埋女紅(針線、紡織、刺繡、縫紉等嘅手藝、技巧),樣樣都好精通。不過喺靖康之難嘅時候,汴梁城失守,瑤琴喺走難嘅時候同家人失散咗,驚惶失措嘅莘瑤琴遇到咗一個以前嘅鄰居,呢個鄰居呃瑤琴話可以幫佢搵返佢嘅父母,瑤琴信咗佢,跟佢走,最後嚟到臨安(依家嘅杭州),鄰居將佢賣俾鴇母王九媽,淪落紅塵。王九媽見佢好有潛質,於是用心調校,改咗個藝名叫王美,又叫美娘[1]。到咗佢十五歲嘅時候,王九媽想佢接客,不過開頭嘅時候,佢只係賣藝唔賣身,後嚟王九媽想賺多啲錢,叫佢賣身,喺威逼利誘之下,莘瑤琴只好「以後有客求見,欣然相接」,因為佢又靚又叻,所以「復帳之後,賓客如市。捱三頂五,不得空閑,聲價愈重。每一晚白銀十兩,兀自你爭我奪」[1]。王美娘憑住自己嘅才藝同容貌,成為臨安名妓,喺當時嘅臨安城有「花魁娘子」嘅稱號,想叫佢陪一晚要收白銀十兩,雖然咁貴,仍然有好多慕名而來嘅達官貴人嚟幫襯佢。王美娘好想從良嫁人,但係就「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一直搵唔到合適嘅老公人選[1]

另一條主線,臨安城清波門外賣油舖嘅朱十老,三年前過繼咗一個原本叫秦重嘅少年,佢亦都係喺汴梁走難到臨安城。秦重嘅老母一早死咗,老豆因為養唔起佢,自己又無錢,所以喺佢十三歲嗰年將佢賣咗俾朱十老,秦重過繼咗俾朱十老之後,改名叫朱重。朱十老因為年紀大,又無仔女,所以將秦重(朱重)當親生仔咁養,喺舖頭嗰度學做賣油嘅生意,起初「父子」關係好好,後嚟因為朱十老患咗腰痛病,坐立不安,又做唔到粗重嘢,所以請多個叫邢權嘅夥計嚟舖頭幫手。四年幾之後,朱重到咗十七歲,仲未娶老婆。而朱十老嘅侍女,相當醜樣,叫做蘭花,已經二十幾歲,睇中咗朱重,想勾搭佢,不過朱重唔鍾意蘭花。勾搭唔到朱重,蘭花改為勾搭新夥計邢權,姣婆遇著脂粉客,兩個人一拍即合。因為佢哋覺得朱重咗住佢哋偷情,諗辦法將佢趕走,蘭花喺朱十老面前,假意話「小官人幾番調戲,好不老實」,朱十老平時同蘭花亦都有一手,有啲呷醋;另一方面,邢權將賣油舖嘅錢收起,然後同朱十老講「朱小官在外賭博,不長進,櫃裡銀子幾次短少,都是他偷去了」,起初朱十老唔信,不過大話講多幾次就有人信,朱十老最終都信咗佢哋,俾咗朱重三兩銀將佢趕走咗。

身上得三兩銀嘅佢,無本錢開舖,唔知道做乜生意好,佢見油坊老闆都識得佢,於是買咗套油擔,剩返嘅錢就用嚟去油坊買油。油坊老闆知道佢係老實人,亦都知道佢係俾人害,所以都想扶持佢。朱重努力賺錢,死慳死抵,所以好快啲生意就上咗軌道。不過佢仲好掛住老豆,心想「向來叫做朱重,誰知我是姓秦!倘或父親來尋訪之時,也沒有個因由」,於是用返秦重呢個名,為咗等老豆認得佢,佢喺油桶嗰度,一面大大隻字寫咗個「秦」字,另一面寫咗「汴梁」二個字,啲人都叫佢做「秦賣油」。

二月嘅有一日,秦重送油去昭慶寺嘅時候,啱啱見到住喺附近嘅王美娘,俾佢嘅美貌吸引住,心想「若得這等美人摟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於是更加努力讚錢,希望有十兩銀,可以去買王美娘嘅一晚春宵。老鴇嫌棄佢係賣油嘅,好幾次都推咗佢,後嚟終於等到美娘有時間見佢。不過美娘飲醉咗,但係秦重唔介意,整晚服侍醉咗嘅美娘。第二日美娘酒醒之後,覺得唔好意思,心想「難得這好人,又忠厚,又老實,又且知情識趣」,但係「可惜是市井之輩」,「若是衣冠子弟,情願委身事之」。於是佢唔單止無收秦重錢,仲加倍俾返錢佢。冇幾耐朱十老病死咗,秦重接手咗間舖。咁啱呢個時候,美娘嘅親生父母嚟到臨安搵失散咗嘅女,仲喺油舖打工。

一年之後,美娘俾福州太守嘅仔羞辱,解開咗佢嘅纏腳布,小腳赤足嘅美娘流落街頭,寸步難行,啱啱秦重經過見到,即刻幫手搵咗頂轎俾美娘,接佢返去青樓,美娘為咗回報秦重,俾佢留宿一晚,仲應承會嫁俾佢。美娘用咗自己多年儲落嚟嘅錢,幫自己贖身,嫁俾秦重,又認出喺舖頭打工嘅親生父母。後嚟秦重亦都同老豆相認咗。

結局係秦重同莘氏兩夫妻,白頭偕老,生咗兩個讀書有成嘅細路仔。

評價[編輯]

《賣油郎獨佔花魁》係屬於愛情題材嘅小說,但係佢嘅取材、主角都同當時嘅傳統愛情小說好唔同。當時嘅愛情小說都係才子佳人、帝王將相、英雄紅粉之類嘅。呢一部小說嘅男主角係街邊攤販出身嘅商人,女主角係青樓妓女。朱重對美娘嘅愛,最初係出於對佢嘅美貌,只係想摟抱美人「睡一夜」,出於性需要,想追求享樂,不過初會之時,佢對美娘嘅心態出現咗變化,從嫖客嘅性慾需求,升華到愛,亦都感動咗美娘。而美娘對秦重嘅心態亦都喺初會之後出現咗變化,從開始嘅時候,唔係太睇得起佢,然後因為佢喺美娘飲醉時嘅表現,對佢有好覺,再到秦重幫咗美娘,送美娘返屋企,然後決定嫁俾佢,主要係欣賞秦重嘅老實誠心。小說描寫嘅係市井居民嘅愛情,強調嘅係生活當中嘅人性同真情,反映咗當時嘅愛情同婚姻觀念同埋生活理想。其中嘅愛情觀帶有情慾嘅成分,甚至有側重喺點樣討女仔嘅歡心方面,亦都表現咗《三言二拍》當中對「人慾」嘅肯定,呢點同之前嘅愛情題材小說好唔同。

小說嘅男主角秦重,開始嘅時候係社會嘅最底層,同美娘嘅地位同見識都有好大嘅差距。同其他小說唔同,秦重地位提升嘅方法唔係考到功名(例如《西廂記》嘅張生、《紅梅記》嘅書生裴禹、《牡丹亭》嘅柳夢梅等),而係靠做生意賺錢,呢點同傳統嘅戲曲小說常見嘅「私定終身後花園,落難公子中狀元」模式好唔同。這表明了明朝資產階層地位的上升以及社會價值觀的轉變。從呢點可以睇出明朝資產階層地位嘅提升,社會價值觀嘅轉變,傳統嘅「重農抑商」嘅社會思想開始動搖,倫理標準同道德標準亦都喺度改變緊,反映出嗰個時期社會思想嘅特性。小商販喺角逐愛情嘅鬥爭當中成為咗勝利者,擊敗咗士族子弟,說明咗對愛情嘅渴望唔再局限喺知識分子,亦都存在喺普通市民嘅心裏面。

需要注意嘅係,馮夢龍喺描繪主角秦重嘅時候,仍然係向程朱理學之下嘅道德標準靠攏,儘量強調秦重嘅忠厚孝順、勤儉守禮,呢啲就係「存天理」。秦重對於美娘嘅愛戀係仰視式嘅,佢想同美娘度春宵,有啲似宗教咁嘅虔誠,佢努力賺錢嘅過程,有啲似一個朝聖嘅過程,呢點亦都令小說擺脫咗淪為庸俗之作嘅可能性。當佢得到同美娘度春宵嘅機會,美娘醉咗,秦重嘅表現就好似程朱理學「從心所欲而不逾矩」,達到「滅人慾」嘅「理欲合一」,達到道德同靈肉嘅平衡。

改编作品[編輯]

  • 清初話本《占花魁》
  • 高陽《花魁》

戲劇:

電視劇:

  • 《愛情寶典之賣油郎獨佔花魁》

電影:

  • 《贖妓賣油郎》

書目[編輯]

  • 馮夢龍,《醒世恆言》,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年。
  • 霍雅娟,從《賣油郎獨佔花魁》等作品看明代白話小說的市民意識,《作家·下半月》,2009年第3期
  • 吳翠芹,杜十娘與王美娘形象比較——讀《杜十娘怒沉百寶箱》與《賣油郎獨佔花魁》(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 張淑香,《從小說的角度設計看賣油郎與花魁娘子的愛情》,台北,《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叢刊——小說之部(二)》

[編輯]

  1. 1.0 1.1 1.2 世恆言/第03卷 -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zh.wikisource.org (中文). 喺2024-04-04搵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