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元任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趙元任

趙元任1892年11月3號1982年2月25號),字宜仲江蘇省常州府陽湖縣(今屬武進縣)人,係中國出名嘅語言學家,中國科學社創辦人之一,亦都係中國語言科學嘅始創人,稱之為漢語言學之父。佢嘅六世祖係乾隆二十六年辛巳恩科進士,「江右三大家」之一嘅趙翼。

生平[編輯]

趙元任1892年喺天津出世,1900年返到常州青果巷住。1907年入咗南京江南高等學堂預科,並學習英文德文同埋音樂,重學識多種漢語族語言同方言。1910年7月考到清政府遊美學務處招考嘅庚子賠款游美官費生。1910年8月入咗美國康乃爾大學,主修數學,選修物理同音樂,1914年大學畢業。1915年,參與發起中國科學社,同年考入哈佛大學讀研究生,修讀哲學,同時繼續選修音樂,1918年拎倒哲學博士學位。1920年8月從美國返咗中國,喺清華大學任教。[1]

1920年哲學家伯特蘭·羅素來清華參觀講學,趙元任做羅素嘅翻譯,陪羅素周遊全國各地。每到一個地方,趙元任就用當地嘅方言來翻譯。1921年6月,趙元任同做醫生嘅楊步偉結婚。1925年到1929年,被清華國學研究院請咗去做導師,係當時時稱嘅四大導師(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趙元任)當中最後生嘅一位。1932年2月到1933年10月,任清華留美學生監督處主任。從1939年開始,先後做過美國耶魯大學訪問教授(1939年~1941年)、美國哈佛燕京學社《漢英大辭典》編輯(1941年~1946年)、美國語言學會會長(1945年當選)、美國海外語言特訓班中文主任(1943年-1944年)、美國密歇根大學語言研究所教授(1946年-1947年)。從1947年起,專任美國加州大學教授,1965年退休之後,留任榮休教授直到過身。趙元任重做過康乃爾大學物理系講師、哈佛大學哲學系講師、教授、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兼語言組主任等。

1948年之後,喺國外任教嘅時候,趙元任嘅英文著作有《中國語字典》、《粵語入門》、《中國語語法之研究》、《湖北方言調查》等。50年代後期,佢曾經喺在台北作「語言問題」嘅系統演講,並結集成書,由商務印書館出版。此外,佢亦都錄製過有關語言嘅唱片,單係中國華中、華南各省方言嘅錄音唱片,就有2000幾張。1965年退休之後,佢重出版咗有《語言學跟符號系統》、《中國話的文法》、《白話讀物》等。此外重有《綠信》(green letter)五冊,記述自己的思想、感情同生活。佢重將《康熙字典》裡面嘅兩萬幾個字,「濃縮」成2000個常用字,起名做《通字方案》。佢重發明咗五度標音法。

語言天分[編輯]

1904年,趙元任父母先後過身,俾人送咗去蘇州,學識咗蘇州話。

1905年,趙元任返到常州由伯母照管,伯母喺福州住過好多年,趙元任就從姖嗰道學咗少少福州話。同年,入咗私立溪山學校,學識英文。

1907年,趙元任入咗南京江南高等學校預科讀書,跟著美國人嘉化(David John Carver)學英文,選修埋拉丁文同德文,重學識咗南京話。

喺趙元任嘅《早年自傳》裡面,有一個關於佢當年為羅素翻譯嘅故事:趙元任同羅素一行途徑杭州、南京、長沙,然後上去北京。趙元任就利用伊個機會「演習」佢啲方言,喺杭州就用杭州方言翻譯羅素嘅講詞。去湖南長沙途中,喺江永輪上面有湖南贊助人楊瑞六,趙元任喺佢道學了啲湖南方言。10月26日晚,趙元任翻譯咗羅素嘅講詞,講完之後,一個學生走上來問佢:「你係焉個縣㗎?」當時趙元任學湖南話重未夠一個星期,個學生已經以為佢是湖南人,官話講唔好,實際上佢識說官話,但係湖南話就講唔好。

作家吳組緗1930年代喺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讀書。第一堂課趙元任點名,見到吳組緗嘅鄉下是安徽涇縣。上完課之後,趙元任就搵吳組緗傾蓋,重請佢去自己屋下坐。就咁樣,吳組緗以後每日落課就去趙家食飯,趙元任就虛心咁向吳組緗求教安徽方言,完全無老師嘅架子。一個星期之後,趙元任就掌握咗吳組緗鄉下嘅方言。趙元任就係咁隨時學習研究中國語言,不恥下問、謙虛向學,成為語言大師。

趙元任一世人學識咗33種漢語族語言/方言,識講英、法、德、日、西班牙文等好多種外語。佢自己話:「喺應用文方面,英文、德文、法文無問題。至於一般用法,就日本、古希臘、拉丁、俄羅斯等文字都唔成問題。」。有人將趙元任雙耳比喻成「錄音機」。

家庭生活[編輯]

1921年6月1日,趙元任同老婆楊步偉各請咗一位朋友來食飯,食完就方拿出結婚證書請兩位客人做證人,喺極簡單嘅儀式之中結為夫婦。

趙元任好怕老婆。楊步偉曾經講過:「兩公婆嗌起上來,如果大家都咁上下有道理嘅話,我係贏硬嘅!」趙元任從來唔同老婆爭高低,祇係幽默咁回答:「與其話係怕,不如話係愛;愛有幾深,怕有幾深。

楊步偉喺花甲之年寫咗本英文自傳。自傳裏面傾到平時喺屋下焉個話事。楊步偉話:「我喺小家庭裡面有權,但係大事都重係畀我老公話事。」但係補充咗句:「祇不過大事好少,就係咁。

跟著兩公婆生活好多年嘅侄仔話:「有時佢等兩個唔多唔少也有啲拗撬,因為姑媽把聲大,性格又急啲,姑丈就順姖,唔爭啦」。

著作[編輯]

  • Chao, Yuen Ren. A Grammar of Spoken Chines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8, ISBN 0-520-00219-9.
  • 越元任:《漢語口語語法》,商務出版社,2002 (1979),ISBN 7100022568
  • 《國語新詩韻》
  • 《現代吳語的研究》
  • 《廣西瑤歌記音》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