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小輪加價騷亂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由天星小輪加價事件跳轉過來)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蘇守忠嘅白字黑背心外套

天星小輪加價騷亂香港騷亂,時爲一九六六年四月。嗰年香港政府批准天星小輪加價五仙,引來輿論反對,葉錫恩帶頭收集簽名請願信。後蘇守忠喺香港島天星碼頭絕食,十人加入。差人拉咗蘇守忠,其他絕食者喺九龍彌敦道抗議,引來二千之眾。最後變九龍兩晚騷亂。

當其時香港總督戴麟趾,呢次加價風暴,令佢民望一度受挫。

當時社會[編輯]

一九四五年八月香港重光,其時只淨六十萬人口。二年幾,一九四七年尾,已升致一百八十萬人。香港國共內戰之時,收納大批中國難民。一九六一年再升到三百一十萬。到一九六六年四月,人口去到三百七十幾萬。

難民來得太急太多,不少身無長物,香港政府未能大幅改善生活,社會不安,引起一九五七年雙十暴動。社會不公,二十世紀五十到六十年,政府貪污變得嚴重,連香港總督都大爲頭痛。各政府官吏,尤其係差人,包庇幫會、毒販、惡霸,以致社會上罪惡橫有橫行。香港有好多細路仔出世,當時好多年青人口,十五歲以下,佔香港人口四成,尤以九龍爲最。屋宇條件惡劣,供不應求。不過當時差唔多全民就業,失業人數好低。

政府在之前已加唔少稅,如香煙稅、汽油稅,再來薪俸稅、存款稅,再來停車場加費,寄臺灣及大陸郵件加費,市民視之爲加價狂潮。當時天星小輪,仍係來往港九主要交通工具,加價大大影響市民,引來社會反對。

申請加價[編輯]

天星小輪,一九四六年四月一號定下票價,到當年已有廿年。其間只喺一九五一年八月,月票加過價,一程船費,並無變過。

一九六五年十月一號,公司向政府申請加價,中環到尖沙嘴,頭等兩毫加到兩毫半,二等維持一毫不變。

加價主要理由,成本大增,人工加咗,碼頭維皮費貴咗。一九六四年六月,公司順應政府要求,開港島到紅磡嘅渡輪,客量多咗,票價收入追唔上成本大增。而政府會一九七零年開紅磡海底隧道,前景不明。

輿論[編輯]

而輿情認爲,天星小輪過往有盈利甚豐,預見未來都有增長。而佢服務唔好,又係獨市生意,賺到笑。社會恐防加價,有損失經濟氏穏定。天星小輪一加,其他會跟住加,窮人會百上加斤。

因此社會一面倒反對加價。

請願[編輯]

反對公共交通增通票價民眾請顠書

三月廿號,葉錫恩發動人簽名請願信。四月三號,有二百個團體請願。都反對加價申請。

絕食[編輯]

蘇守忠時實齡廿七歲,講廣東話,傳聞做美術、翻譯或者失業。四月四號,佢喺港島天星碼頭閘口隧道之間,有蓋地方度絕食,時爲朝早九點鐘左右。佢受馬文輝葉錫恩所啟,會絕食到暈低或者撤銷加價。佢企喺自己帶來嘅三腳摺凳,着住黑背心外套,用白油寫上唐字英字抗議。引來大批市民圍觀,市民多表支持同慰問。

晏晝,盧景石,唐人葡人混血兒,同蘇守忠傾謁。挨晚,葉錫恩到場探望。佢話支持葉錫恩,覺得寫咗咁多信都無用,要抗議。同係挨晚,盧景石同蘇守忠,打算聽日齊齊演講。四月五號子夜過後,天星小輪收船無耐,蘇守忠亦返屋企睏覺。

四月五號,朝早報紙廣爲報導蘇守忠絕食。葉錫恩亦贊揚其行。朝早十一點早少少,蘇守忠重返碼頭,去返之前個位,再引來市民到記者。首位加入絕食,叫歐陽耀榮,十六歲,係個學生。其後有盧麒,十九歲,工廠工人。

蘇守忠提議之下,歐陽耀榮同個後生仔,坐船過九龍天星碼頭,帶黑衫示威,並喺九龍呢邊叫人簽名支持,令兩岸都有活動。

而港島呢邊,盧景石同蘇守忠,喺處齊齊演講。工廠女會計呂鳳愛加入。

晏晝三點鐘,蘇守忠移走去頭等閘口外,幾分鐘之內,有成六十到一百人聚集,塞住閘口。三點九,差人叫蘇守忠移離,如果唔移就拉人,而蘇守忠唔理。四點,差人帶走佢去中環差館。之後落案票控佢阻街,蘇守忠拒絕收票。

港督府抗議[編輯]

在港島成員卽往港督府,要求香港總督戴麟趾放人。府只許一人入,於是乎由盧景石入。但港督開會唔得閒見。九龍成員到達,打去學校搵葉錫恩求救,唔係度。但得知喺雪廠街開會,飛去等佢出來。見到葉錫恩同貝納琪

求助革新會[編輯]

遊行示威[編輯]

四月五號入黑,遊行由尖沙嘴到深水埗再折返尖沙嘴。

騷亂[編輯]

四月六號再起示威。是日示威有人趁機搞事,變成騷亂。

加價[編輯]

雖然民情洶湧,港督依然批准加價。

調查[編輯]

五月三號,香港總督委任調查騷亂原因一及經過。

之後[編輯]

由於政府平息社會不滿,成爲翌年引致六七暴動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