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去內容

六七暴動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六七暴動
係一個暴動 喺Wikidata改呢個
發生喺英屬香港 喺Wikidata改呢個
原因一二三事件文化大革命 喺Wikidata改呢個
受傷嘅人數802 喺Wikidata改呢個
死咗嘅人數51 喺Wikidata改呢個
共享類 維基同享中有關Hong Kong 1967 riots嘅同享資源
座標22°16′0.12″N 114°9′0″E 喺Wikidata改呢個
六七暴動嘅位置
Map

六七暴動,左派人士美其名叫做「反英抗暴之戰」、「五月風暴」,哩場暴動由香港工委、新華社香港分社聯同香港親共意識團體喺香港發動,暴亂喺1967年5月6號開始,其後發生連串騷亂及恐怖襲擊事件,持續咗七個月至1967年12月,後嚟以年份命名事件叫做「六七暴動」。

六七暴動喺香港史上最大鑊嘅社會動亂之一,死亡人數第二多。暴動嘅主要成因喺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外延[1],同埋1966年一二·三事件澳門親共團體成功從澳葡政府奪權,仲肅清埋中國國民黨喺澳門嘅勢力,中共於是乎想將澳門發生嘅一二·三事件複製到香港,並且利用文化大革命高漲嘅極左情緒發動港共份子顛覆港英政府,而喺1940年代中國內戰同埋中共喺中國大陸執政後,一直都有大量中國居民遷居香港,中共地下黨員亦因為咁滲入香港,加上港英政府無處理好香港社會上嘅矛盾,都成為咗六七暴動嘅導火線[2]。與1966年只喺持續咗三日嘅天星小輪加價事件唔同,由於港共團體喺1967年年頭已經決定咗要仿照澳門一二·三事件喺香港發起奪權行動,配合左派媒體嘅文革宣傳將工潮同民生問題政治化,並且組成簡稱「鬥委會」嘅「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以「反帝、反殖」為名發動左派人士衝擊港府管治,所以罷工示威迅速演變為騷亂,左派團體同時以文革武鬥嘅思維鼓吹左派人士採取激烈手段鬥垮港府,7月展開街頭炸彈襲擊浪潮,亦即所謂嘅「遍地菠蘿」(意思喺周圍放炸彈,菠蘿土製炸彈喺香港嘅代稱),連串無差別嘅炸彈襲擊對普羅大眾構成咗相當嚴重嘅性命威脅[3],香港市民更從中領悟到共產黨嘅可怕,共產黨發起哩場暴動不但未能動搖港英政府嘅管治,反而促使香港市民比以前擁護殖民地政府(直到香港主權移交之前)[4],而中共同香港親共主義者就盡失民心,暴動喺同年12月基本結束,港英政府喺平息暴動後自我檢討同改善施政,1970年代香港經濟快速增長,提升咗殖民地政府嘅聲望,相反香港親共主義者喺香港主流社會一度陷入邊緣化,即使英國喺1997年將香港主權移交俾中國後,香港親共主義者依然未能擺脫六七暴動嘅負面形象,所以哩場暴動對二十世紀後期以至主權移交後嘅香港社會同埋經濟發展路向,都有著深遠嘅影響[2]

背景[編輯]

六七暴動發生喺中國大陸嘅文化大革命時期,啱啱嗰陣就係一啲造反派2全面奪權,結果令黨政機關全面癱瘓,令喺香港嘅左派無咗指導,而呢班人嘅極左思潮又去收唔到科。再加上中國內戰走佬去香港嘅難民,滲入咗國民黨同共產黨成員,哩兩派人嚟到香港後,經常發生爭執同成日搞事,又想利用基層民眾去爭奪香港嘅政局主導權,係1956年支持國民黨批人趁雙十節發起雙十暴動,係首次有中國嘅政治派系係香港生事,香港政府平息咗雙十暴動後,意識到國共勢力都係香港民間擴張勢力,要防範哩兩幫人再搞亂香港,港府並未有禁制國共兩派勢力係香港繼續活動,不過共產黨堆人唔甘心港府俾國民黨派系係香港繼續活動,所以一直企圖藉故逼港府驅逐國民黨出香港。1966年12月,澳門左派係一二·三事件成功奪權,逼使澳門政府將國民黨勢力趕出澳門,中共港澳工委同新華社香港分社嘅領導層受到好大嘅鼓舞,聲言要係香港「大幹一場」[1],香港嘅親共團體開始尋找機會以「反英抗暴」為名發起暴動,想複製澳門左派奪權的方式,除咗顛覆香港政府,更希望藉此趕絕國民黨係香港嘅勢力,使到中共勢力可獨霸香港天下,於是指示香港工聯會尋找煽動群眾發起騷亂的機會,先利用勞資糾紛發起工潮爭取注意力,再將工運政治化,繼而發起顛覆香港政府嘅暴動。

澳門一二·三事件[編輯]

一二·三事件係澳門史上一件最大鑊而且影響深遠嘅動亂。最初因為想喺氹仔擴建小學,計劃交咗畀澳門計劃繁榮委員會批,但係一路都無回應。當時氹仔有好多炮竹廠,呢啲廠好多都係由有左派背景嘅人經營,而係擴建小學呢件事又係由澳門工聯會負責同政府傾,但係因為一啲貪污問題,一直疏通唔到,最後決定夾硬起,於是澳葡政府就派差人阻止,結果變成衝突,在場嘅工人、街坊同教師都畀差佬打,有52人受傷,其中有11人重傷,同時拘捕咗14個人。

街坊派代表同警方交涉,但喺警察局啲高層唔理,於是澳門親共派發起左派示威者去澳督府揮動毛語錄同示威,11月25日新上任嘅澳督嘉樂庇履新想息事寧人,提出同親共坐低傾,但喺澳門親共派認為喺難得嘅機會發起騷亂,不但止唔派代表出席和解會,反而號召更多左派群眾去澳督府示威,守衛澳督府嘅差人阻止,喺推撞間演變成衝突,左派示威者推翻警車,差人出警棍打人,警察打人傳到成個澳門都知,好多人出嚟抗議澳門政府,又衝擊警察局,而警方就開水喉射水驅散,左派群眾就周圍搗亂,最後演變成暴動,澳門政府宣布戒嚴,期間警察開槍擊斃咗8個人。中國政府就向澳門政府施壓,澳門親共派就放消息話中共嘅紅衛兵將會進軍澳門,之後中國政府停止供水同運送糧食去澳門,葡萄牙本身無嘜政經軍實力,澳葡政府又搞唔掂呢場騷亂,最後澳門總督喺1967年1月28號簽署認罪書同賠錢畀死咗嘅左派示威者,澳門政府又被迫順應中共要求封殺嗮國民黨機構喺澳門嘅活動,連青天白日旗都禁止掛,事件算喺平息咗。經過呢單嘢後,澳門嘅共黨勢力大幅擴張,表面上澳門仍然係葡萄牙殖民地,實際上已經畀中國政府控制咗,搞到葡萄牙人無心管治,葡萄牙喺1974年康乃馨革命後決定放棄所有殖民地,立即提出將澳門交返畀中國,但喺中國政府又唔肯畀澳門回歸,葡萄牙惟有勉強幫中國睇住澳門先,因為都無心去管,搞到澳門淪為黑社會同左派當道嘅局面。

嗰時好多左派認為呢單嘢係喺毛澤東思想嘅光輝領導之下嘅一次重大勝利,香港嘅左派於是乎以澳門一二·三事件做辦,有樣學樣,搵機會發起騷亂,喺新蒲崗發生嘅香港人造塑膠花廠工潮,成為咗香港親共團體同中共地下黨發動「反英抗暴」鬥爭對抗由英國人主導嘅香港政府嘅大好機會,不過香港政府亦因為喺澳門嘅一二·三事件睇到親共派系趁機滋事嘅目的同後果,唔想好似澳門政府咁無咗個主權,港府領導層於是決定以強硬手段對待將會喺香港發生嘅一連串左派動亂。

經過[編輯]

前奏工潮[編輯]

1967年4月,中央的士公司同上海的士公司,部司機因薪金而有勞資糾紛,實行罷工。的士公司停業,將的士賣畀無份罷工嘅司機。4月11號,駛晒去樂道培僑中學側,裏面嘅親共左派師生亦有參與呢次同之後嘅暴動。4月19號,工友黎福順拎遺散費時畀左派人士打傷。呢次的士風波差唔多時間,青洲英坭廠香港塑膠花廠都有左翼工人搞大工潮。

4月6號紅磡青洲英坭公司,一個工程師被指打傷一工人,畀廿個到工人追打。廠方叫話畀人打傷嘅工人驗傷,工人唔肯。5月1號,班工人向廠方要求多項條件。下晝,另一個工程師駕貨車離廠,畀人阻住,兼且畀人掟石受傷。咁搞間廠生產有困難,廠方1967年5月4號閂廠。之後廠外有二百工人靜坐,亦有左派明星參與。

1967年5月,香港人造花廠有勞資糾紛。5月5號上晝,新蒲崗大有街分廠出貨上船嗰陣,畀親共工人制止出貨,記者影相畀人圍,要警方防暴隊保護離場。左派份子聚集膠花廠前,叫口號,引到唔少人來睇熱鬧,交通阻塞,警車來開路都畀人截車。

5月6號下晝4點,工人又結集。到場嗰陣,阻撓出貨工人指廠方總管孔標打傷佢,警方叫佢去警署報案。警方叫佢哋唔好再阻人出貨,因為咁係唔合法,而且佢哋係非法集會,要佢哋散去。不過工人繼續,同警方衝突,警方召防暴隊來拉人,廿一人被捕,工會代表前往警署亦被扣押。一人認罪輕判罰一百蚊,其餘廿名唔認罪押後審訊。呢啲後尾有8位判坐監。

5月7號,工人、工聯會代表同埋其他支持者上街集會示威。示威者仿效中國大陸文革做法,手持《毛主席語錄》,高喊中國共產黨口號。喺工廠外面貼晒大字報標語,云血債血償、造反有理等。左派工人又阻出貨,同兩名出貨工人互毆。警方施放催淚彈木彈驅散示威者,拘捕127人。

暴亂開始[編輯]

5月11號,新蒲崗塑膠花廠工潮演變成暴動,工人聚集喺新蒲崗街道外面,引來成千人聚集,同警察對峙,又用石頭玻璃樽襲擊警員。警察開槍鎮壓。暴徒到處阻塞交通,截停巴士,掟石燒車燒雜物,整爛交通標誌。當局鑑於事態嚴重,喺當晚宣佈東九龍實施宵禁,所有後備警員取消休假候命,事件中有百幾人被捕,兩人受傷。

5月12號,暴亂持續,新蒲崗對面東頭村有燒車,燒巴士,掟石。警察拉咗106人,有14人傷,警察遇襲受傷12人,喺黃大仙徒置區第26座2樓發現有一青年畀石塊重擊而死。

5月13號,新蒲崗暴動蔓延至黃大仙東頭村土瓜灣,大批群眾喺街上聚集,暴徒放火燒車,破壞交通標誌。又闖入黃大仙徙置區職員宿舍、新區辦事處同埋學校搗亂同搶掠。警方出動防暴隊鎮壓,香港空軍輔助隊派直昇機協助監視左派份子嘅暴亂,又將宵禁時間提前至傍晚6時開始。之後北京報紙稱「港英政府行為係民族迫害,鎮壓群眾係野蠻嘅法西斯暴行」,支持「香港市民上街抗暴」。呢日,左派報紙造謠,話香港斷水斷電。謠言話水電工人會罷工,會斷水斷電,結果個個爭住貯水,搶購燃料蠟燭同米糧。因為大多人開水貯水,水壓下降,部份地方無水。不過港英政府出來闢謠,話米糧食夠四個月用,亦增加水壓,謠言始破。

5月14號,親共團體需時重整旗鼓,新蒲崗只有零星暴亂。

北京支持同鬥委會成立[編輯]

5月15號北京外交部英國代辦提出抗議,提出五項要求:

  1. 即刻接受香港嘅中國工人同居民嘅要求。
  2. 停止法西斯措施。
  3. 即刻放返拉咗嘅人。
  4. 懲兇、賠償、道歉。
  5. 保證唔會再發生咁嘅事。

北京重發動北京人喺英國駐華代辦門外示威。香港左派報章報導北京支持嘅消息,由左派學校學生喺街頭向路人派發;中國銀行亦喺皇后大道中德輔道中交界嘅中環總行屋頂裝揚聲器,宣揚要喺香港發動文化大革命同埋要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嘅鬥爭。

左報《大公報》社長費彝民,左派明星傅奇石慧兩公婆,帶頭去到港督府香港裁判署示威,叫口號同貼大字報,又向港督府外牆吐口水。因為有明星坐陣,引起唔少人聚集參加同睇熱鬧,另一方面港府從澳門一二·三事件領悟到親共團體喺想藉機引發衝突,藉此煽動更多親左派嘅人士參與騷亂,因此駐守喺港督府嘅警察保持克制,避免雙方有肢體接觸繼而衝突。同一時間,左派份子亦搞咗唔少反迫害大會。

5月16號,喺北京支持下,香港親共左派宣佈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簡稱「鬥委會」,由工聯會理事長楊光出任主任。鬥委會抗議港英政府暴力鎮壓「遏制香港同胞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群眾運動」,隨即以「反英抗暴」為口號,聯合各親共團體數百人,揸住《毛主席語錄》去港督府示威遊行,又喺港督府門外張貼大字報。港督府惟有閂閘,留張檯喺大閘口接收請願信。港府重申要維持社會秩序,限制到港督府請願嘅人數,需要分批放行示威者到港督府,親共派系則繼續派人去港督府鬥爭同貼大字報,變成去港督府輪流示威,左派於是將鬥爭行動於是轉到中環花園道皇后像廣場一帶。港九各地陸續有集會示威,參加者除工人外,亦有左派學生同其他人等。

香港人造塑膠花廠為咗緩和局勢,宣布接納罷工工人復工,有百幾個工人申請復工。喺黃大仙有部分巴士線恢復行駛。

膠花廠廿名工人案喺南九龍裁判司署開審,廿名被告無出庭,畀法官下令通緝,事後呢廿位都喺病翼工會被捕入獄。司署外有千名暴徒掟石,一名警司受傷。

因為動亂,搞到物價高漲,證券交易所停市。

九龍暴亂[編輯]

1967年5月12日,九巴一架服務3號線嘅雙層巴士(AD4871)係東頭村道停泊期間俾左派暴徒縱火焚毀

5月17號油蔴地官涌旺角一帶有暴亂,暴徒放火燒車,燒郵政局,南九龍裁判司署一帶同彌敦道都有人聚眾搗亂,銀行畀人掟石。呢日警察平名38人受傷,警察拉咗46暴徒,連日總共拉咗446人,唔少人都曾經有案底。

香港大學學生會議會緊急議決同發聲明反對騷動。

5月18號,港督府繼續有大批人請願貼大字報示威,警員同守門只作戒備。

5月19號,港督府情況如舊,青洲英坭廠仍有靜坐。左派份子喺中環皇后像廣場同隔籬高等法院聚集。

5月20號,暴徒喺灣仔銅鑼灣北角搞事,但未搞到暴亂。中環中國銀行總行外面聚集好多人,對面嘅皇后像廣場同高等法院畀人破壞,雪廠街阻塞,記者畀人打。中國銀行後面嘅希爾頓酒店,畀人迫降英美國旗。一個青年喺花園道大嗌打倒左仔,畀暴徒打到重傷,撐入希爾頓酒店至畀警察帶去送院。佢哋之後得到幾多市民慰問。

港島暴亂[編輯]

5月21號,經歷九龍騷亂後,鬥委會發動示威者包圍港督府,加上之前有左派示威者毀壞港督府外牆同貼歌頌毛澤東同帶有侮辱性同歧視性嘅大字報,港府仍然保持克制,未有禁止左派份子到港督府和平示威,但為咗避免發生暴力事件,警方限制去港督府請願嘅示威者最多以21個為一組分批前往,係花園道有防暴警察戒備,左派示威者唔接受哩個安排,所以結集咗喺花園道,港督府未有再受到衝擊,但係有左派暴徒將目標轉移咗去中環商業中心區,二千幾個左派暴徒係中環同金鐘一帶擲石同周街破壞,警方於是發射催淚彈驅散。

5月22號,鬥委會發動更多暴徒去中環,中環嘅騷亂更加嚴重,暴徒同警察發生流血衝突,有警員畀人淋腐蝕液體,要跳入水池清洗。被鬥委會煽動嘅工人同埋學生,利用左派報館、中資銀行、國貨公司、左派學校等做據點,出動示威同發動襲擊,除咗襲擊警察,仲破壞公共交通設施,包括襲擊載緊客嘅巴士同電車。防暴警察到場後以催淚彈、警棍等驅散,左派暴徒就立即潛入人羣之中,利用婦孺做掩護,迅速撤回發動示威同襲擊嘅據點,令到警察疲於奔命,當局最後要喺香港島北岸實施宵禁,係香港島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首次宵禁。呢日有167人被捕。

唔單止港島,九龍都有騷動,左派暴徒又衝擊法院,南九龍裁判司署成為其中嘅目標,左派暴徒高舉毛語錄叫囂,貼大字報,警方最後要發射催淚彈驅散。

謠言同象徵式罷工[編輯]

左派暴徒係街上大肆破壞同埋推翻汽車。

5月23號,政府禁結集、唱歌同叫口號。左翼工會陸續發起罷工。首起係中華巴士左派工人罷工。呢日有謠言話香港停止供水,而港英政府就出來澄清。118人要上庭受審。

5月24號,政府搜查暴徒,港島交通陸續恢復。九龍巴士部份司機罷工,煤氣工人罷四粒鐘。而新蒲崗膠花廠終於復工。幾百華人社團登報支持港府。受呢次暴動影響,英國外交官喺上海畀紅衞兵打,而北京有人向英國代辦示威。

5月25號牛奶公司左派工人宣佈廿四小時罷工。天星碼頭罷工一粒鐘。到呢日為止有810人拉咗。市民總共捐咗200萬畀警察子弟敎育基金。左報發文威嚇警察。

5月26號,米價因謠言暴漲。港英政府發圖文,以示暴徒襲擊警察真相。

5月27號,左報大造謠。另一邊共有四百社團支持政府。

5月28號,英美軍艦停留香港水域,而英國派航空母艦堡壘號駐港,以示支持港府。

5月29號油蔴地小輪部份工人罷工三粒鐘,由於係早上六至九點繁忙時間,唔少人返唔到工,而車都大排長龍等過海。當時有人講係受左派工人威脅誘騙先至會停工。中央紗廠靜坐一粒鐘,南豐紗廠靜坐四粒鐘,另有人怠工。中共政府發文講堡壘號來港係有陰謀。 

5月30號,左報造謠港英政府暴亂殺咗二百人,電車停駛同埋無水供應。謠言引致市民搶購筒貯水。另水務局部份工人罷工兩粒鐘,但完全無影響食水。另5月23號刑事毁壞案所示,中國大陸有人滲透入香港搞事。

6月1號海事處部份工人唔滿意英官摵走佢哋前兩日嘅大字報,決定罷工。另海事處油蔴地政府船塢,有工人上晝九點開始禁錮高級官員,到下晝五點先放返,鬧事工人當中包括左派「海事署華員職工會」正副主席梁全同曾成福,佢哋收尾喺6月16號俾警察拉咗。呢日周圍都畀人貼大字報,連沙頭角警署都有,重有班人叫囂。因為天旱關係,政府宣佈每日供水八個鐘。喺澳門,商舖迫於左派勢力,義賣支持港共四日。美國領使館下令喺澳門撤僑。

6月3號,警察帶人清洗大字報。而喺澳門左派勢力之下,澳門禁咗六隻香港自由報紙入口。而香港派煽動小販罷市。

6月4號,某啲當時左派嘅銀行自行撕走大字報。

6月5號咁啱呢日六日戰爭開始,以色列消滅阿聯埃及嘅空軍,消息影響到香港嘅左右派嘅情緒。

6月6號上晝九龍倉有工人罷市半日。而左派到處貼大字報反擊警察大清洗。喺同一日太古船塢亦都發生暴動。

6月7號,以色列大敗阿聯十二國聯軍,繼續影響左右派情緒。天星小輪罷工一日,資方決定將有份罷工嘅工人停職停薪。金價經連日暴漲後回落。港府公佈存糧充足,叫市民唔好搶購。而左派分子喺九龍一間戲院非法集會。

6月8號九龍煤氣公司左派工人,貼標語煽動,想放煤氣縱火,又用鐵枝打警察,六十三人被捕。邵氏影片公司斥左報造謠,公司從無鬥委會。九龍亞皆老街水務局,三百工人罷工,局方革職處分,而食水並無影響。九龍宋皇台工務局電器機械工場部份工人罷工,滋事者被拘捕,工人徐田波喺打鬥之中受傷而死。西灣河太古船塢工人鬧事,公司宣佈停工,可復工者,個別通知。渡海小輪工會,支持港英政府,維持交通。

飛行集會[編輯]

暴動期間政府對於各種集會都好敏感,除咗實施宵禁,一見到聚埋成班人都會好緊張,就算想喺街派傳單,都會當係左仔畀警察拉返去審,拉咗返差館重好大機會會畀人毒打3,於是啲左仔將啲傳單放喺啲樂器盒、米缸之類嘅嘢入面,然後去到一啲人多嘅地方,上去大廈嘅天台,然後將啲傳單掟落街,之後極速走佬。

又有人發明咗「飛行集會」,即係每個人扮大家唔識,約咗係一個時間去到某一個地方,然後突然間一齊嗌口號同抗議,同時搵人睇住水,喺警察嚟之前極速四散,有啲似而家嘅快閃黨

宣傳戰[編輯]

左派嘅報紙、銀行、學校日日口誅筆伐,評擊港英政府嘅“暴行”,係咁組織啲人去港督府示威,港英政府為咗抗衡左派嘅宣傳攻勢,於是成立心戰小組,同左派進行宣傳戰。

封左報[編輯]

左派暴徒瘋狂到係香港電車嘅路軌上面放土製炸彈,警方接報後由駐港英軍派出軍火專家處理。

新蒲崗香港人造塑膠花廠工潮而引發嘅六七暴動,係左派團體處心積慮挑起警民衝突,然後將事件擴大。5月12日,係黃大仙新區有一個十四歲少年陳永祥俾左派暴徒掟石打中咗頭部,個少年即刻暈低咗係徙置大廈嘅走廊,頭部流血,警察到場後送咗佢入醫院,但係救唔返死咗,左派報章就立即大造文章將死因推咗係警方打死,話呢位少年係新蒲崗大有街畀防暴隊毒打致死,仲將少年受傷嘅日子改早一日變成5月11日[5],即係新蒲崗大有街發生警民衝突嘅同一日,左派報紙篡改新聞嘅目的就係要煽動親共人士群起出動參與暴動,《大公報》社評重話「根本不是執行甚麼法律,而是借題發揮,完全出自某種政治企圖,要對付中國人。」

由於有澳門一二·三事件前科,港府知道呢啲左報嘅宣傳同煽動力好大,不但鼓動左派學校學生放炸彈,同時為咗打擊民心士氣,又話港元好快變廢紙,甚至話解放軍就嚟入侵香港,於是認為有需要打擊,但係一啲比較大嘅左報,例如《文匯報》、《大公報》,因為哩兩份報紙實際上由中國共產黨控制,直接查封會激嬲中共,於是先由左派啲外圍報紙入手。

8月9號,港英政府展開行動,警方喺凌晨四點幾拘捕咗《香港夜報》社長兼《新午報》董事胡棣周,《田豐日報》社長潘懷偉同督印人陳艷娟,南昌印務公司董事長李少雄同經理翟暖暉。最後全部以《煽動條例》判咗坐三年監。

另外,《大公報》社長兼鬥委會常務委員會副主席費彝民,重有編輯李宗瀛亦被控「刊載煽動性文字」而被判罰款,而《大公報》亦喺5月6號開始奉令停刊六個月[6]

另外《新晚報》記者梁麗儀因為採訪示威而被拘捕,到法庭俾佢辯護時就宣傳毛澤東思想,最後判咗坐監。

摩星嶺集中營[編輯]

鬥委會同左派團體係香港發動街頭炸彈襲擊浪潮,左派暴徒周圍放炸彈同掟炸彈,因為當年警方未成立爆炸品處理課,所以啲炸彈都係由駐港英軍負責處理,好似哩幅照片,穿上防護衣嘅駐港英軍軍火專家係度檢視同拆除左派嘅炸彈。

港共媒體宣稱港府任意綁架左派份子,將所有「左仔」拉晒去摩星嶺一個「集中營」,又宣稱喺入面除咗不見天日,又唔畀見人之外,連去廁所都要定時定候,食嘢又夾沙,日子好苦,其中有啲拉咗入去嘅人唔認為自己有參與暴動,不過警察都拉咗佢哋入去,但喺哩個講法無人信,因為當時因為騷亂同埋放炸彈被捕嘅暴徒都嗮解上法庭受審報導,就算死咗都會開死因庭,摩星嶺扣押中心亦無可能容納到所有「左仔」,因為哩個「集中營」只喺一個海邊平房,當時被關入去嘅都喺暴動搞手,唔喺俾佢哋利用咗嘅底層工人同左校學生,而且慘無人道嘅講法亦有被關押過嘅左派人士唔認同,當年嘅中共地下黨員,六七暴動時任職水務局華人職工會理事嘅劉文成,佢喺1967年8月1號被關過入摩星嶺,佢話當時每日都有15分鐘放風時間,後來更加可以喺放風時集體活動同唱歌,洗衫、伙食同日常清潔都有人代勞,而且家屬每兩個星期可以探訪一次,仲帶咗好多水果俾大家食,劉文成形容喺「集中營」入面每日都可以食到三、四個橙[7]

傅奇同石慧去咗加拿大[編輯]

傅奇同石慧係當時係支持左派暴動嘅電影明星,哩兩個人係二戰後因為中國持續政局混亂同動亂而逃亡咗嚟香港,而且香港當時對電影創作比中國自由,佢哋得以係香港拍電影結緣而成為情侶,最後重結為夫婦,但係哩兩個人係1967年左派動亂時一齊加入鬥委會,利用影星身份親自號召左派暴徒包圍港督府,又組織左派暴徒周圍破壞。1967年7月15號,警察衝入佢哋喺又一村花圃街屋企拉咗佢哋,拉咗入摩星嶺集中營,因為哩兩個暴徒來自中國,原本想將佢哋同其他拉咗嘅左仔驅逐出境,遣返中國,但係中國唔肯收容返自己人民,喺羅湖橋搞咗成三十幾個鐘,最後港府俾哩兩個人入境,但係因為組織同參與暴動,需要入獄一年。傅奇最後喺1968年12月11號放返出嚟,而石慧就喺之後嗰日放,傅奇同石慧後來離開香港,但唔係返去中國定居,而係移民去唔係共產黨當權嘅加拿大

真假炸彈[編輯]

1967年8月15號同8月19號,香港島有兩間喺地盤嘅危險品倉庫先後俾懷疑喺左派非法份子爆竊同打劫,被盜去包括硝酸甘油炸藥在內嘅爆破工程用品,《工商晚報》喺1967年8月21號報導港府為咗防止有更多高性能炸藥落入恐怖份子手中,因此下令全香港88間持牌私營危險品倉庫將所有炸藥存貨運送到政府倉庫,由政府代為保管地盤炸藥

香港喺六七暴動期間經歷咗有史以來最嚴重嘅恐怖活動,鬥委會發動左派人士進行稱為「遍地菠蘿」嘅大規模街頭炸彈襲擊浪潮[8],暴徒除咗用煙花、炮仗嘅火藥整土製炸彈,更有左派歹徒打劫危險品倉庫,偷取威力更強嘅硝酸甘油炸藥攞嚟整炸彈,政府於是宣布禁止市民藏有煙花炮仗,亦唔俾買賣,避免裡面啲火藥繼續俾左派暴徒用嚟整炸彈,哩個就喺1967年後香港市民無得放煙花、炮仗慶祝新年嘅原因。喺1967年5月至12月間有8,074件真假炸彈被放置喺香港各區街頭或者向人群投擲[9],當中有1,167枚真炸彈[10],炸傷炸死咗好多無辜市民,當時大眾市民連日常返工返學都好驚俾左派恐怖份子掟炸彈炸死。

北角清華街炸彈事件[編輯]

8月20號下午4點幾左右,有一對年紀只有七歲同兩歲嘅姐弟喺北角清華街畀左派暴徒放嘅炸彈炸死咗,哩單慘案搞到左派團體自己神憎鬼厭[11]

林彬事件[編輯]

内文:林彬事件

沙頭角槍戰[編輯]

沙頭角槍戰又叫做「邊境衝突」,1967年6月,暴動擴大到新界,邊境嗰頭嘅沙頭角,中英街局勢緊張,中國嗰邊貼滿歌頌毛澤東同辱罵英國同港府嘅大字報[12],雖然有左派暴徒企圖配合中國嗰邊紅衛兵係沙頭角搞事,但係得唔到係香港嗰邊嘅沙頭角居民響應,即使邊境地區偶有示威發生,但尚算和平,未有爆發流血衝突。不過中國紅衛兵哩期把持咗港深邊境嘅邊防單位,有人想裡應外合搞垮香港政府[13],終於係7月8日上午,至少有百幾個中國共產黨民兵越過邊界侵入香港境內,包圍係沙頭角嘅香港警崗,再放火燒警崗,仲向香港警察開槍,被包圍係警崗嘅香港警察最初使用催淚彈嘗試驅散民兵,之後發射防暴用嘅木彈,但係中國民兵出動衝鋒槍同機關槍散射警崗,被包圍係警崗嘅香港警察惟有實彈還擊,但係寡不敵眾,只能盡量支撐到增援軍警抵達,警察總部接報後因為情況嚴重,出動裝甲車掩護救護車救援,但中國民兵向香港救援車隊開火,裝甲車同救護車都被射爆車胎,警方惟有轉交駐港英軍處理,但係用咗好多時間,軍部先出動直升機到場監察,當英軍地面部隊趕到去營救時,中國民兵已經撤回中國境內,哩次事件有五個香港警察殉職,有一個越境入侵嘅中國民兵被擊斃。哩次越境襲擊導致香港加強港深邊境嘅防守,設立大範圍嘅邊境禁區,九巴20號線(78K線嘅前身)因為哩次邊境槍戰唔入沙頭角,縮短路線到軍地,邊界亦由駐港英軍取代香港警察駐守直至1990年代初[14]

格雷事件[編輯]

内文:格雷事件

格雷(Anthony Grey)係英國路透社記者,1967年佢正喺北京採訪文化大革命,又咁啱中英兩國關係因為香港暴動而緊張,結果格雷無辜辜咁畀人拉咗,作為同英國政府講數嘅籌碼。

由於當時新華社駐香港記者薜平畀港英政府拉咗去坐監,於是北京政府就喺7月19號宣佈已經軟禁咗格雷,英國政府駐華代表向北京要求探格雷,而新華社又要求返要探坐緊監嘅左報記者,大家都唔肯讓步。

當時香港總督戴麟趾曾經打算用傅奇同石慧去交換格雷,不過中方就希望所有左報記者放監先肯放格雷。最後戴麟趾將當時刑期最長嘅大公報記者黃澤嘅刑期由1971年2月減到去1969年12月,而當黃澤喺12月2號放返出嚟之後兩日,北京亦都放返格雷。

左派學校被作為炸彈工場[編輯]

中華中學係11月27號夜晚,有學生係校內嘅實驗室同幾個暴徒一齊整炸彈,但係發生意外,有個學生被自己有份整嘅炸彈炸斷手[15],一齊整炸彈嘅左派暴徒掉低哩個受傷學生唔理,自己走咗先,警方到場後叫救護車將受傷學生送院,哩宗爆炸案導致哩間用學校做掩飾嘅炸彈工場曝光,警方係學校入面起出大批武器同炸藥,教育司署於是關閉哩間左派學校。

暴動被平息[編輯]

格雷事件平息之後,北京表明唔會提早收返香港,中英兩國恢復外交關係。原本搶奪香港政局主導權而發起嘅暴動,不但未能動搖港府嘅管治,反而導致普羅市民覺得左派極為可怕,港府係暴動中爭取到市民嘅支持,而支持哩場暴動嘅中國共產黨係香港社會嘅形象就變得極為負面,哩場暴動對於中共同香港左派都係反效果,當時嘅中國國家總理周恩來係12月中下令香港左派結束炸彈襲擊活動,香港左派遭到孤立,被利用嘅左派工人都尋求復工、轉工或者改行,簡稱「復轉改」,但好多參與暴動嘅左派工人嘅生計,都受到好大嘅影響。哩場造成近千人死傷嘅暴動係同年年底被平息,香港社會同經濟逐漸恢復。

質疑[編輯]

由於喺暴動期間,港共團體同港英政府都各自發動輿論戰爭取民心,有啲報導立場都好極端下,好似《大公報》每日都將警察稱為「殘暴隊」,放炸彈嘅左派人士就叫做「抗暴戰士」。當時亦有好多嘢未搞清楚,例如:羅湖橋事件入面,傅奇同石慧係自己唔肯走,定中國大陸唔肯接收返哩兩個中國人呢?北角清華街炸彈炸死一對姊弟,當年主流媒體同社會輿論都話喺俾「左仔」亂放炸彈害死[2],左派報紙又對哩宗震驚全港嘅慘案隻字不提,所以啲人都當左派團體默認咗放炸彈炸死咗哩兩個細路,但喺1997年香港主權被移交後,有批老左派為咗尋求平反哩場暴動忽然話炸死兩姐弟喺港英苦肉計,不過因為當年左派報紙係報導炸彈襲擊時經常用「炸得好、炸得妙」讚揚發動炸彈襲擊嘅恐怖份子,又熱烈支持左派中學嘅學生籌組學生鬥委會,左派報紙仲讚揚參與炸彈襲擊嘅學生係「抗暴小將」[16],到炸死咗細路時不但左派報紙當作無哩件慘案發生,鬥委會係事發後亦一直無否認涉事,所以屈左仔嘅指控被認為完全站唔住腳。

由於好多嘢唔清唔楚,所以令呢單嘢背後充斥住好多陰謀論,到底六七暴動係點,唔同人有唔同背景立場都有唔同見解唔同版本,個個都講到堅嘅咁,所以真係話唔埋。不過事件係好有爭議性,例如喺2001年7月,香港工會聯合會前會長楊光獲授大紫荊勳章,就又一次掀起邊個要為暴動死傷負責嘅爭議。

影響[編輯]

暴動平息之後,針對引發暴動嘅各種社會矛盾,例如政府決策機關入面華人同英國人唔平等嘅關係、貪污、警察濫權等各種問題而作出政策改善。例如針對貪污問題,喺1974年成立廉政公署,又開始肯請華人入政府決策架構,例如陸續晉升陳方安生曾蔭權許仕仁政務主任。另外由於暴動期間巴士司機罷工而令九人車變成主要交通工具,1969年政府將九人車合法化,九人車亦發展成而家喺香港嘅一種主要交通工具嘅小巴

不過,有啲人就認為事件亦阻礙咗香港民主運動進程。例如,之後嘅港督戴麟趾亦本來有意推行香港民主進程,但係喺六七暴動之後,加上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壓力之下,民選議會嘅構想並冇實現,但佢仍然推動成立一啲諮詢機構,採納市民嘅建議[17]

相關[編輯]

註解[編輯]

  • 註 1: 「菠蘿」即係自制炸彈,呢啲自制炸彈通常都係裝喺個罐頭入面,當時最好賣嘅其中一種罐頭產品係某一隻牌字嘅罐頭菠蘿,所以啲人就將呢啲自制炸彈叫做「菠蘿」
  • 註 2:
  • 註 3: 以當時計,嗰時好流行一句:「有事無事,先打三拳」,反映出當時香港警隊一直都有濫用暴力嘅問題,加上暴動期間,喺警隊眼中左仔更加係麻煩友,唔打唔得,所以當時有好多左仔畀人喺差館打死嘅事發生。

參考資料[編輯]

  1. 1.0 1.1 . . 2013-08-14. 原先內容歸檔喺2022-01-06.
  2. 2.0 2.1 2.2 重歷史、尊重事實、尊重良知-紀念67暴動50週年的現實意義. . 2017-04-23. 原著喺2022-11-13歸檔.
  3. 67 暴動 慘絕人寰的八月. . 2017-05-03. 原著喺2019-10-09歸檔. 喺2021-10-01搵到.
  4. . www.ln.edu.hk. 原著喺2023-07-01歸檔. 喺2023-07-01搵到.
  5. 梁慕嫻 (2017-07-28). . .第二〇一七年八月號號. 喺2023-02-19搵到.
  6. 港 印 刷 典 故 之 印 刷 業 法 門 (刑 事 篇 ). 原著喺2007年12月17號歸檔. 喺2007年5月31號搵到.
  7. 七暴動真相懸空50年,八大待解之謎. 端傳媒. 原先內容歸檔喺2017-10-21. 喺2023-07-01搵到.
  8. . . 原著喺2022-03-07歸檔. 喺2022-07-25搵到.
  9. 代警隊的雛型1945-1967 (PDF). 香港警務處. 原先內容歸檔 (PDF)喺2016-01-08.
  10. 料阿Sir講古——七暴動50周年. . 2017-06-02. 原先內容歸檔喺2022-11-10. 喺2022-07-25搵到.
  11. 角清華街暴徒逞兇 炸死小姊弟 當塲肚破腸流 死狀甚恐怖. . 1967-08-21. 喺2022-07-21搵到.
  12. 香港電台 網上神州50年
  13. . 港01. 喺2022-12-22搵到.
  14.  . 香港01. 喺2022-12-15搵到.
  15. 華中學學生實驗室造炸彈 學生斷臂學校被封. . 2018-03-08. 喺2022-07-11搵到.
  16.  . 眾新聞. 2017-12-07. 原著喺2021-07-03歸檔. 喺2022-12-20搵到.
  17. 英時代爲何沒有民主 -- 上報 / 評論. www.upmedia.mg. 喺2021-12-28搵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