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史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導覽 跳去搵嘢

香港有文字可以追到東漢李鄭屋古墓,裏面刻有『大吉蕃禺』同『大治曆』呢幾隻吉利字句。而考古發現重可以追到史前舊石器時代。不過香港地方有好多字記低,都係十九世紀中,香港開埠之後嘅事。有信史嘅考古發現,多數係由唐朝開始。

香港考古發現散布響全香港,顯示唔同時代香港都係人活躍嘅地方。

史前[編輯]

石器時代香港水位時有高低,原因冰河時期水儲響裏面,海平面會降,令到成個香港一帶都變成,原本嘅海變成河谷平原。離開冰河時期海平面又會升返高,海水湧返入來。

舊石器時代[編輯]

地理變化[編輯]

靠地質分析,75000年前,係最後一個冰河時期,其中一段最凍嘅時間,海平面比家下低成77米,企嶺下海變成平地。之後28000年前最暖嗰陣,香港有啲低地畀水浸住。之後25000年前再轉返凍,去到18000到17000年前就最凍,海平面比家下低120米到130米,成個香港大鵬灣都變晒地。

黃地峒[編輯]

香港近企嶺下海黃地峒呢個山,近海一邊發現有舊石器時代石塘,重有6000件呢個時代嘅石器。個地方係2003年無意中發現[1],2004年11月到12月先開始發掘[2]。搵到嘅石器估計係39000同35000年前,不過未有定論,相信係舊石器時代晚期。呢個時間估計,企嶺下海應該係個河谷,呢個時代嘅人就住響赤門海峽大鵬灣。家下都未有其他發現[3]

黃地峒個遺址,據初步考訂,係整石器工場。石器之多係中國各地少見。石器種類同東南亞發現嘅類似,初步引證到智人係由非洲一路搬過來東亞。智人由非洲經東南亞入今日中國地方,而非經中亞入來,而黃地峒就響正擴散路綫之上[4]。個遺址可能一直用到新石器時代中期。時間來講係相當長。

新石器時代[編輯]

華南文化到目前都所知有限,只係知道有別於北面嘅文化。響香港一帶,新石器時代水平面初初比家下低成100米,之後慢慢上升。原本平地都浸返晒,變成家下山多平地少。呢個時期嘅人,就要面對一路咁變嘅環境[5]

香港新石器時代文物相當豐富,1931年起就一直有新發現。1931年史戈菲(Walter Schofield)響赤鱲角搵到呢個時代嘅石錛。1950年代,香港大學考古隊分別響大嶼山、赤鱲角同埋南丫島掘到陶器、亦都有石造同青銅造嘅捕魚架生、兵器等等。

1990年代同2000年代,香港有唔少大型工程,喺開工之前都會做搶救發掘。1997年6月到11月,響馬灣東灣仔北,搵到成廿座新石器時代晚期,到青銅時代早期嘅墓。15座有人骨,當中7座人骨重好完整。研究過之後,呢啲人係亞洲蒙古人種,有熱帶地區人種特徵。1999年蠔涌,2001年10月到2002年9月掃管笏同埋西貢沙下,都搵到新石器時代同青銅時代遺物遺蹟。

香港有八處特殊石刻,上面有一啲特別嘅圖案,相信係呢個時代嘅產物。時代大概同北方商代相若。學者估係係先民祈求風平浪靜有關。呢八處分佈響東龍島滘西洲蒲台島黃竹坑長洲大嶼山石壁香港島大浪灣同埋西貢龍蝦灣。另外大嶼山汾流杯澳(貝澳)、南丫島洪聖爺灣,都有呢個時代嘅石環。

青銅時代[編輯]

長洲上便嘅石刻

青銅器約響公元前1500年左近出現,呢個係史前時代最後階段。雖則嗰陣無大量咁用青銅器,不過都搵到箭鏃同埋呢類青銅兵器,而架生就有魚鈎空銎斧。赤鱲角過路灣,大嶼山東灣沙螺灣,重有南丫島大灣沙埔村,都搵到石範,即係做青銅器嘅模,證明香港係有鑄造青銅器。

除咗青銅器之後,有唔少陶器。圖案都承襲新器時代花式,有繩紋,有幾何印紋,不過孖F夔紋就係呢個時期先有。呢陣時,可以高溫燒陶,所以就有種接近結晶嘅硬陶[5]

1930年代香港有考古發現,同鄰近廣東地方文化有關。時期約莫公元前6世紀到公元前3世紀,即係中國北方戰國時代[6]。喺香港以北,東江流域嘅博羅,推斷有古國,香港古文化遺蹟,亦可能同佢有好密關係。

信史[編輯]

秦國同南越國[編輯]

秦國嬴政公元前218年發兵打嶺南,並且響今日廣州處起蕃禺城,立南海郡。香港地近蕃禺城,應該在蕃禺之下。係香港有人管治嘅開端。

公元前203年趙陀成立南越國,香港一樣係響蕃禺之下,佢治下開始有鹽官[7]。香港一帶可能有鹽田,不過香港境內直至今日都未有南越國考古發現。

[編輯]

李鄭屋古墓

公元前111年,大漢元鼎六年,武帝劉徹滅咗南越國,香港就歸漢管,呢個時候係南海郡番禺縣。李鄭屋古墓就搵到【大吉蕃禺】四個字墓磚,證明香港係番禺治下。建安八年,公元二零三年,皇帝劉協時立交州,南海郡都歸佢管。

呢個時番禺鹽官亦都響呢家下香港同深圳一帶管鹽場。不過鹽場係咪響香港境內,就未有進一步證據。之不過,近年學者( 例如饒宗頤,呂沛銘)硏究,李鄭屋古墓墓主係個鹽官。

旺角通菜街豉油街交界亦曾經掘到呢個時代嘅釜片。竹篙灣有漢時陶片,可以係當時聚落之一。后海灣鰲磡石因為自石器時代以來,係海上交通要道,所以亦都掘到當時嘅青瓷器。

另外喺沙頭角谷埔、上水華山、西貢滘西洲,荃灣柴灣角街都出土過兩漢時期嘅文物。[未記出處或冇根據]

香港1990年代到2000年代都有做搶救發掘,大嶼山白芒、西貢滘西洲、馬灣東灣仔同掃管笏都搵到完好層次嘅大漢遺物。遺物有陶器、瓷器、鐵器同大量銅錢。證明大漢有唔少人來到香港。

香港一帶主要經濟產物係鹽,根據舊寶安縣範圍考古發現,制鹽可以追返去新石器時代。屯門湧浪就唔少遺蹟遺物。去到漢時鹽已經有官府發牢盆呢種架生畀鹽戶煮鹽[8]

不過由漢之後,唐之前一段時間,就重未有乜重大嘅考古發現[5]

吳國[編輯]

三國時代,吳國初期香港一帶重係南海郡下,不過孫權黃武中(222年到229年之間)就開東官郡。香港同埋深圳就係東官郡下。呢一帶鹽場,亦都叫做東官場。孫皓甘露二年,即係266年,東官郡置司鹽都尉,專管呢個場。鹽官就駐當時郡治,即係響今日南頭,同香港只係后海灣之隔。

晉國[編輯]

到之後晉國吞埋吳國,統一全地,不過留低嘅史書就無講香港一帶係點。雖然後尾晉北面因為五胡亂華搞到立立亂,無咗半壁江山,不過南方就無受影響。司馬衍咸和六年,即係331年,古書有講立東官郡,郡有寶安縣,香港一帶自然響佢之下。399年到402年,孫恩反,最後敗亡,呢班人就推佢妹夫盧循做阿頭。元興二年,即403年,盧循帶埋成班人由長江口坐船來番禺,重打入城,驅逐剌史吳隱,叫自己做平南將軍,晉朝廷迫住封佢做征虜將軍、廣州刺史、平越中郎將。盧循重派佢姐夫徐道覆同自己人佔據始興(家下廣東韶關南)同埋其他地方。係咁,香港一帶就響盧循手上。410年,盧循有十萬軍,成千艘十二丈高大船北上打晉,不過佢錯失機會,打輸咗,想返轉頭,不過呢個時候,番禺又畀晉軍霸返,411年打極都打唔入,最後搞到自殺。不過佢舊部就住大奚山(家下叫大嶼山)同附近嘅島海邊山窿[9]。至到司馬德宗義熙年間,即係405年至418年,響寶安縣起東官城,好可以就響411年或者之後。

旺角通菜街豉油街交界亦曾經掘到呢個時代嘅陶罐

宋、齊、梁、陳四國[編輯]

公元420年,劉裕帝讓位畀佢,立宋國,香港一帶都係東官郡寶安縣。不過同年亦都寶安男相/國,係人哋封地。傳說元嘉五年(428年)之後,杯渡禪師就係坐杯咁樣嘅船,呢個時候來到家下嘅青山,響山上立寺,叫做杯渡寺。因為咁,青山亦都叫過做杯渡山。479年,蕭道成迫宋帝讓位畀佢,立齊國,香港一帶如舊。502年,蕭衍迫齊帝讓位畀佢,立梁國,如舊。507年東官郡變做東莞郡,香港就變成歸東莞郡寶安縣下。557年,梁帝讓位畀陳霸先,咁陳霸先就立陳國,都係一樣係東莞郡寶安縣。陳蒨天嘉元年,即係560年,陳蒨封到仲舉做寶安縣侯,食邑五百戶。

大隋[編輯]

隋朝楊堅589年滅咗陳國,初頭重保留制度。開皇十年,即係590年,精簡到兩級,將東莞郡併入去廣州,香港一帶係廣州寶安縣下。仁壽元年,601年廣州避太子楊廣個名,改做番州。楊廣大業三年,即係606年,就唔要州,將寶安縣納入去南海郡。

[編輯]

隋末羣雄並起,楊廣大業十三年,即係617年,蕭銑董景珍雷世猛起兵做反。佢哋推蕭銑做梁王。第二年,即係618年,改為叫梁帝。漢水到交趾都係佢之下。香港一帶都係佢領土。

大唐[編輯]

大唐618年取代大隋。李淵武德四年,即係621年,就派兵滅梁。大唐置廣州總管府。寶安亦係呢個府名下。

去到太宗李世民嗰陣,南頭嗰邊變成屯門鎮,軍事上香港歸呢個鎮管。而南頭城東南海路二百里,就係屯門,而香港家下青山,就係嗰時嘅屯門山。屯門因為係入廣州海路之一,所以駐重兵,以免有海寇。李隆基天寶二年,海賊吳令光作亂,海南郡守劉巨麟就係用屯門鎮兵平亂。

去到肅宗李亨至德二年,即係757年嗰陣,寶安縣又變成東莞縣,直屬廣州都督府。

唐時因為屯門係海道重地,亦係廣州府外港,入廣州府城或出海外嘅船都會停響度先。當時柳兪就有詩講,『屯門雖云高,亦映波浪沒』。而另一個詩人劉夢得有踏潮歌,『屯門積日無廻飈,滄波不歸成踏潮』。而佢西北后海灣鰲磡石發現唐宋時期陶瓷片2479片,唔少重係各省名瓷,證明呢處古代交通繁盛。

自從1930年代開始,已經發現唐時瓷窰爐遺址差唔多60幾個。其中赤鱲角深灣村窰址有13座爐同兩萬幾片青瓷。窰係平陷式圓窰。所以唐代,香港係有燒瓷工業。旺角通菜街豉油街交界亦曾經掘到呢個時代嘅窰殘件。

大漢(南漢)[編輯]

907年,朱溫,建大梁,香港一帶歸南海王劉隱管。之後佢細佬劉龑接任南海王、清海節度使。佢去到劉龑乾亨元年,即係917年,先至響廣州自立為王,先叫大越,將廣州改名興王府,918年改大越做大漢

大漢最後一個皇帝劉鋹,響香港留低幾筆記錄。大寶元年,即係958年,佢置東莞縣屯門鎮。十二年,即969年,二月十八,將屯門山封為瑞應山,重有立碑。不過呢塊碑已經不知所蹤。瑞應山北麓有軍寨,有靖海都巡同知屯門鎮事。香港大埔海一帶係出名採珠場。劉鋹重響呢度叫做媚川都。招幾千人兵採珠,人數有記二千到八千不等,呢個場後尾畀大宋趙匡胤廢咗。媚川呢個名係來自晉人陸機文賦》,『水懷珠而川媚』。媚川都雖然講大埔海,不過亦都包埋今日香港全境[10]

大宋[編輯]

970年,大宋皇帝趙匡胤潘美打大漢,最後971年,大宋開寶四年,大漢大寶十四年,劉鋹投降。香港一帶變成大宋國土,係廣州都督府,東莞縣之下。開寶五年(972年),東莞縣併入增城縣。六年(973年),東莞縣又分返出來。

佛堂門

因為香港一帶海運發達,九龍灣海有唔少船來往停泊,熟水性嘅福建人來到九龍一帶開村。九龍大磡蒲岡村(1940年代畀人日本人拆走加大啟德機場,家下黃大仙警署一帶),村民個林氏族譜講,大中祥符元年成申(1008年),原藉福建莆田,以艚運為業嘅林松堅、林栢堅響佛堂門遇險,浮到去南佛堂山崖甩難。佢哋子孫有經商致富,響九龍彭蒲圍定居,之後搬到大磡窩蒲岡。考古發掘有唔少磁器響呢一帶搵到,好可能同海上貿易有關。羅香林講過佢嘅朋友喺黃大仙住宅內搵到大量宋代銅錢,全部響宋室南渡長江之前。證明嗰時九龍灣一帶幾有錢[10]

1125年大宋大上皇趙佶同佢個皇帝仔趙桓畀金人擄走,大宋無晒長江以北嘅領土,趙佶第九個仔趙構1127年響南京自立為宋帝,最後同金人議和。雖然北方有咁大變化,因為嶺南遠離動盪,所以唔受兵亂影響。

大宋國統治之下,北方人唔少人落來嶺南定居,到無咗北半領土,呢個趨勢就更加快。香港考古發掘到幾處宋時居所。最出名係鄧符,佢響趙佶崇寧年間(1102年—1106年)做官。後尾見錦田桂角山風景好,就定居落呢度,重開埋力瀛書齋。佢個孫鄧銑因亂時勤王有功,曾孫鄧自明娶到趙構個女。所以鄧氏子孫散布附近,鄧氏響錦田、龍躍頭屏山竹村廈村都係望族。

鹽業[編輯]

大宋時期香港都係產鹽之地。鹽甚至支撐住大宋經濟,官府靠鹽收入發鈔[8]。大奚山(今日大嶼山)有海南柵,推斷係今日大澳,九龍灣有官富場紹興年間(1131年至1162年),土著朱祐盤據大嶼山,後尾佢向官府投誠,少壯就做水軍,老弱就可以返歸。當時鹽係官府專利,鹽稅好重,官府利厚而鹽民薄,所以周圍都有鹽梟賣私鹽避稅。宋會要輯錄就有講官府會派兵鎮壓私鹽。隆興元年十一月十五日,曾經廢官富場,將佢歸入叠福場沙頭角北)。淳熙十四年(1183年五月廿九皇帝趙昚下詔,明令禁大奚山私鹽。之不過仍然禁之不絕。大嶼山嘅鹽梟同彈壓官高登(蘇登?/萬登?)聚眾反抗,響海度劫船,甚至攻擊廣州城[11][12]。1197年,慶元三年,提舉徐安國派人打呢班鹽梟;廣州經略錢之望帶兵攻入大嶼山,盡殺島民,重響東涌駐兵三百;去到1200年,慶元六年,守軍減半,移駐官富場,後尾重撤走埋。

1247年,咸淳十年甲戌六月十五日,官富場鹽官嚴益彰響佛堂門天后廟後面寫有摩崖題記,係香港現存最古老有年份嘅石刻。

末帝[編輯]

宋王臺,係炸咗聖山留低嘅一𡁫石

大宋去到1277年已經末期,正月時皇帝趙昰同佢親細佬趙昺(後尾都係皇帝),畀元軍追住來打。宋軍一路護住佢哋。由當時惠州境嘅甲子門,想經海路廣州城。當時香港屬於廣州境,亦係海路必經之路。二帝因為咁就來到香港。首先1277年丁丑年正月佢哋去梅蔚。梅蔚有學者推斷係今日大嶼山梅窩,不過亦有學唔同意,因為實在唔順路。四月,佢哋去到官富場,即係九龍東面大海灣,九龍灣。考古學家響西貢泥涌搵到宋室專用磁器,可能佢哋來到官富場之前,經過泥涌。響九龍灣亦都搵到唔少精緻宋代磁器,不過係咪同宋帝有關,就唔有實質證據。六月二帝就搬去遠少少,九龍半島古墐。古墐就係今日馬頭圍,馬頭圍以前叫做古墐圍。後人響附近留有宋王臺,有聖山。臺南有二王殿村,起上帝廟。紅磡重建嘅北帝廟就係咁來。九月,二帝又搬去到淺灣,即係今日嘅荃灣。十一月,大元劉深襲淺灣,保護二帝嘅張世傑輸咗。傳說今日荃灣北面嘅城門,就係村門抵抗劉深嘅石城。十二月佢哋又迫住去到秀山,即係珠江口虎門

元朝[編輯]

大蒙古國忽必烈進滅大宋,建立元朝。1277年劉深襲淺灣,證明呢個時候香港已落入元軍手中。1278年頭大宋撤出香港。

元朝時仍舊歸廣州東莞縣管。因為有珠鹽呢啲重要產物,所以有屯門巡檢司管理民政。唔少人南遷響香港落地生根。新界五大族之一,廖氏就係響元末由福建搬過來。而響東莞鄧氏長房鄧林之曾孫鄧季琇(號松嶺)呢一房,搬到龍躍頭開田落戶,最後趕埋彭氏出龍躍頭。

官方響大埔海同后海灣有採珠,不過開下停下。鹽場亦大為減少,連官富場都停產[13]。考古上,響赤鱲角蝦螺灣,發現到大元時期嘅鑄爐十三座,講明呢處有冶鐵工業[14]

政治方面,原本響至正元年(1354年)係一個東莞縣鹽官仔嘅何真,因為響纍次幫元朝打退土豪叛軍,去到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已經係廣東大官,手握大軍。呢個時候朱元璋勢力已經響北方好快擴展。何真亦都加強防範,收服各地土豪,重收服埋廣州,東至潮州,西至蒼悟都係佢勢力範圍。可見當時香港已經係何真勢力之下。元朝皇帝重封佢做右丞,拜為榮祿大夫。不過到咗呢個時候,元朝已經江河日下。朱元璋已經打埋廣東北面江西[15][16]

大明[編輯]

朱元璋響1368年洪武元年登基做皇帝,國號大明。佢二月派廖永忠做征南將軍,廖永忠去到福州,寫信畀何真,叫佢歸順。何真回信答應。三月廖永忠帶軍來到潮州,何真降明。就咁樣,廣東就落響大明手上。香港亦隨之歸入大明。香港仍然係廣州東莞縣地。朱元璋亦封何真做東莞伯。

大明初年,更加多人進一步南遷香港。文氏響由今深圳境入香港境,響新田落戶。文氏響大宋末年保衞宋室出名,出過文天祥呢位名臣。新田落戶嘅係三丁過繼畀文天祥嘅後人。

大明時期,香港嘅重要性都反映響海事之上。雖然香港地處邊疆,文獻有限,不過就因為海事關係,海圖第一次詳細咁畫出香港各地名。

明初[編輯]

大元時,海上運輸已經關係到一國經濟命脈,太祖朱元璋同成祖朱棣就更加重視海上貿易。永樂年間,鄭和七次下西洋。海圖上面,就有寫到大奚山。香港一帶係下西洋必經之洋。香港有唔少人係靠海為生。

朱元璋、朱棣都先後加封南海神同媽祖林默娘兩位神祗。尤其係媽祖,佢加封做天妃(之後清時加封天后)。由長江到珠江沿岸都有佢嘅廟。響廣州東莞縣,就近香港嘅赤灣天妃宮(今天后宮)。赤灣天妃宮響家下南頭半島頭,蛇口西面一個海港。何真係響赤灣度接過廖永忠,重同佢入廟拜媽。而鄭和下西洋時,響珠江口南頭一帶遇險,求天妃即顯靈轉安。佢回程時就叫人重修。因為佢咁靈,香港一帶靠海為生嘅人,都會去供奉,呢個習慣去到1950年代,因大陸政治轉變,先改去佛堂門天后廟[17]

大明睇重海防,明初洪武廿七年(1394年),廣州左衞千戶崔皓響南頭城舊城上面起東莞守御千戶所城。軍事上面,近在咫尺嘅香港就歸佢睇[18]

大明時,番舶唔係道道都泊得,東莞只可以泊虎頭門(即虎門)、屯門同埋雞棲(可能係今日九龍灣),其中兩處都喺今日香港境內[19]

中葉[編輯]

正德九年(1514年),葡萄牙(當時叫佛朗機)佔領屯門到后海灣,重棟埋石柱,刻埋國徽。佛朗機人起軍營,造火銃、設刑場。大明同佢哋多次交涉。響正德十二年七月廿八1517年8月15號),葡萄牙人(當時叫佛朗機)就同廣東官員第一次會面。最後大家傾唔埋,正德辛巳(1521年),廣東巡海遣副使汪鋐遂親自督師驅逐。佛朗機人據險抗守,以火銃轟明軍,並想佔據埋南頭城。汪鋐親臨前線,指授方略,用爛船火燒佛朗機嘅船。爛船載住枯柴同乾荻草,灌油點火,隨風飄去佛朗機船,好快就燒到對方嘅船。重搵埋好熟水性嘅人,將佛朗機嘅船鑿沉。佛朗機請過當地唐人銅銃、火藥,汪鋐請到呢班人幫手,照辦煮碗,整火銃轟返轉頭,繳埋佢大小銃二十幾支。嘉靖壬午(1522年),佛朗機人迫住棄咗部份船,坐三艘船走佬[20]

嘉靖二年(1523年)因為日本大內同細川兩幫人代表日本兩個政府,都到咗浙江寧波做貢市。因為官員貪污不公,任由兩方互鬥,爆發了寧波之亂。1529年廢除了寧波市舶司大監,禁貢市,停止對外貿易。禁止貿易因為影響民生,令好多無生計。因為貿易變成非法,亦都無官方渠道,唔少大明沿海居民出海走私,同佛朗機人、日本人,荷蘭人海上交易。呢班人做生意之時,亦坐船到處搶劫,做成倭寇之亂。

香港因為位置海邊,亦都受海禁影響,亦受倭寇所擾。所以嘉靖年間開始,為咗應付倭寇,香港一帶就加強海防。香港唔少地方都加入去海防地圖裏面。廣東海防分三路巡海備倭官軍,香港就響中路,即係東莞縣南頭城起,向東經佛堂門十字門,去到冷水角諸海澳呢個範圍。

1557年,葡萄牙人重賄官員,求得灣泊蠔鏡,即澳門。其他澳都因而作廢,包括香港境內屯門同雞棲[21]

去到嘉靖卌二年(1563年),福建巡撫譚綸、總兵戚繼光奏請恢復設置水師城寨(簡稱水寨)舊制。於是廣東潮州惠州廣州高州雷州瓊州等地設置了六個水寨。廣州境內嘅南頭寨,就東防大屋,西防廣海。嘉靖卌四年(1565年)起,南頭寨阿頭就係一名參將。香港就係南頭寨防御系統之下。響嘉靖卅一年(1552年)應檟寫嘅《蒼梧總督軍門志》,九龍個名就響海防圖之上。

嘉靖年間,南頭一帶饑民搶米暴動,鄉紳吳祚就幫手平息暴動。平息之後,吳祚等就向廣東海道副使劉穩請求響當地建縣。眾多官紳都認為當地離東莞縣治百餘里,管理好唔方便,又成日畀海寇騷擾,紛紛附議。劉穩轉告粵督,奏準立縣。萬曆元年從東莞縣劃出56里、7608戶、33971人,成立新安縣,縣治設在南頭[18]。香港自始響廣州新安縣之下,直至大清時轉為英國管治為止。

萬曆十四年到十八年(1586年到1590年),南頭水寨就搵過更高級嘅總兵擔任。南頭寨舊額大小戰船五十三載,官兵一千四百八十六人。萬曆十九年(1591年)以後,戰船重曾經去到一百一十二艘,小陸官兵及雜役曾達到二千零八人。南頭水寨另外重有六處汛地,分別係佛堂門、龍船灣、洛格、大澳、浪淘灣、浪白。每汛駐軍二百幾人。其中佛堂門同大澳就係肯定響今天香港一帶。萬曆年間海圖就更加詳細,郭棐所著《粵大記》一書,裏面《廣東沿海圖》中,就第一次寫住香港個名,赤柱、黃泥涌、尖沙嘴、葵涌、淺灣等等,重有好多香港地名都響圖上面。

天啟三年(1623年),葡萄牙人又入侵佛堂門,畀新安縣知縣帶兵同埋鄉民擊退[22]

香業[編輯]

大明時東莞盛產莞香呢香木,香港各地都有種,重遠銷各地。香港,香粉寮都係同呢種香木有關。香業直至大清年間先至沒落。

明末(南明)[編輯]

大明去到末期,李自成響大明北面江山,自立大順國,同大明交戰。崇貞十七年(1644年)甲申年,即大順永昌元年,大清順治元年,李自成打到京師。三月十九,大明皇帝朱由檢吊頸自殺。呢個時候,雖然無皇帝,大明南面半壁江山重響度,香港一帶重響大明統治之下。去到五月初三,福王朱由崧做監國,五月十五南京登基做皇帝,年號弘光元年。下一年,弘光二年(1645年),清軍打過長江,五月廿八捉咗朱由崧。大清軍無再向南打,香港一帶仍然係大明兩廣總督管。1645年,閏六月初六,唐王朱聿鍵響福州任監國,閏六月廿七做皇帝,是為隆武元年。不過呢個時侯各地已開始擁兵自重。朱聿鍵封兩廣總督丁新魁做大學士,廣東香港一帶就係歸於朱聿鍵旗下。而丁新魁重捉埋響廣西自立做皇帝朱亨嘉,封咗做平粵伯。隆武二年(1646年)江西失手,八月廿一,朱聿鍵響汀州遇到清軍而死。十月初十,桂王朱由榔響廣東肇興任監國,十月十四做皇帝,是為永曆元年。香港一帶又變成朱由榔旗下。無幾耐,十月二十因為江西贛州失手,佢哋驚到搬去廣西梧州,廣東民心大驚。十一月初二,蘇觀生同廣東布政使顧元鏡、侍郎王應華請唐王朱聿𨮁做監國,十一月初五登基做皇帝,是為紹武元年(1646年)。香港又轉到朱聿𨮁手。十二月十五,清軍入廣州,朱聿𨮁俾李成棟捉咗,吊頸自殺[23]

大清[編輯]

大清順治三年(1646年),大明紹武元年年尾,大清李成棟帶軍入由福建入廣東。十二月十五陷廣州境,香港就歸大清管。1648年,大明永曆二年四月十五,李成棟轉投大明,朱由榔返肇慶,廣東連同香港又轉返歸大明管。1649年,皇帝愛新覺羅福臨尚可喜平南王,賜佢金冊、金印。1650年,大清尚可喜、耿繼茂南下,二月打廣州,十一月初二攻入城,香港又轉返入大清,仍舊係廣州新安縣。而成個廣東就由尚可喜鎮守[23]

大清順治十八年(1661年),大明永曆十五年,大清為咗對付霸住廈門臺灣鄭成功,八月就厲行遷界令,將沿海各地居民都搬入內陸,等人唔可以接濟鄭成功。全香港各條村都響要搬嘅範圍,迫往搬入內陸,亦都有部份村民匿埋入山。十二月初二,朱由榔畀人由緬甸帶返雲南,一過境就落入清軍吳三桂手。捉咗明帝之後,大清更加集中對付鄭成功。十二月十八,清廷又頒佈嚴禁通海敕諭,乜人都好,過界一律要斬死。成個香港都荒廢晒,田無人耕,鹽場無人理。而響康熙元年(1662年)打後幾年,村民重要迫住要搬幾次,越搬越遠,而且三日內要搬走,三日後官兵連屋都燒晒,連樹都斬埋。康熙五年(1666年),新安縣因為乜無人,亦都併埋入東莞縣。香港亦都一齊併入[23]

大清遷海影響好大,影響到之後香港嘅命運。沿海田地無產,沿海省份糧食不足。鹽田荒廢,亦令到周圍缺鹽。遷民無以為生,死好多人,唔少都轉做賊。海民連海邊搵食都斬,亦都迫住變做賊。官府亦都收唔夠稅,要遞度攤分。無同外國通商,影響經濟發展,科技落後。海禁唔單止無影響鄭氏,鄭氏重可獨攬貿易,響廈門設市。因為影響實在太大,大清唔少官員好多次請求復界。

康熙十二年(1673年),平西王吳三桂叛清。守廣東嘅尚可喜一心向清廷,無加入到叛亂。但係台灣鄭經入廣東東面潮州,馬雄入廣東西面高州、雷州同廉州,廣東十郡有四郡失守。尚可喜頂唔順,疏請告老還遼東,重請朝廷派人幫手,而佢個仔尚之信響廣東。皇帝愛新覺羅玄燁就派舒恕同莽依圖來。康熙十五年(1676年)二月廿一,尚之信加入吳三桂反清,吳三桂封佢做招討大將軍,輔德公之類,趕走清軍,好多廣東廣西大官都跟住佢叛清,廣東成尚之信之下,香港自然落入佢手中。而尚之信老竇尚可喜響十月鬱病而死。不過吳三桂向尚之信索大量軍餉,尚之信唔想畀吳三桂控制,又響十二月初九去江西同向和碩簡親王乞降,皇帝就赦佢罪,要佢立功。廣東部份地方又歸返大清,不過就響尚之信之下。雖然臺灣劉國軒佔惠州,迫廣州,香港應該重響大清之下。康熙十九年(1680年),繼吳三桂位嘅吳世璠敗局已定,清廷就轉頭解決尚之信。八月廿八尚之信畀人因叛謀而被補,閏八月賜死自殺,了結咗尚之信坐擁廣東,香港一帶完全控制響清廷手[24]

臺灣平定之後,廣東巡撫王來任、廣東總督周有德請求復界。去到康熙八年(1669年)終於應承取消遷海,畀人返去海邊。而新安縣亦重新設返。後尾香港感謝王周二人功績,新界五大族響上水立報德祠,用來恭奉二公。而鄧氏亦都響錦田立周王二公祠,裏面重開周王二公書院,重十年打醮一次報答二公。香港雖然有人返來,不過已經無法回復舊觀。因為搬嗰陣,死嘅人太多,好多都返唔到來。原本響香港嘅漁農工商,亦都無乜人做得返。曾經係香港大業嘅鹽業,亦都衰落。連香業都一同末落。清廷最後鼓勵客家人搬來香港定居,開田散業,去到英國接管九龍時都重有客家人搬來開村。康熙八年,大橋墩市場亦到搬到元朗,即係家下元朗舊墟。

香港雖然有返人住,但係海盜盛行。九龍灣幾條村嘅人都曾經差唔多畀海盜殺晒。香港各村都要加強防衞自保,起晒牆,甚至有大炮。大清亦加強防守,香港各地起墪台,一來防鄭氏,二來防海賊。

康熙年間,屈大均喺佢名作《廣東新語》裏面,講到海門,新安出海有小三門屯門急水門中門(今尖沙嘴海面),鯉魚門雙筯門南佛堂門,同北佛堂門。廣東有六水寨,廣州府就設喺南頭,之下有兩信地,叫屯門同佛堂。而香港山有官富山,即今日九龍後一大片山脈[21]

大清乾隆五十五年個嗰,即係1790年,香港重係廣東省廣州府新安縣治下。

嘉慶十五年(1810年),為禍香港同新安一帶海域嘅最大嘅海賊張保仔投降[22]。雖然張保仔投降,唔少佢嘅手足都接受招安,但張保仔仍然好多部下唔受呢套,海賊仍然橫行,到香港殖民地時期都重有。張保仔以佢經驗,幫清廷打其他海賊。

嘉慶廿四年(1819年),舒懋等編好重修《新安縣志》。裏面亦都提及香港等地嘅史料。

大清與英國交接[編輯]

內文:香港殖民地史

英人喺去省城途中,會經過香港補給,成為佢睇中香港做殖民地原因。而1839年嘅鴉片戰爭,就係大清割香港畀大英嘅序幕。1841年到1997年係香港嘅殖民地時代,香港三大區分批由大清嘅新安縣九龍司,轉做英國嘅香港殖民地。

英人來香港[編輯]

英人來省城做生意,無批准係唔可以上岸,所以佢哋都會住喺船上面,或者去澳門。今日香港仔一帶,有唔少水上人,亦有本地同客家村,好似香港圍(香港村),係英人補給之處。唔少唐人都會同英人打交道。香港名人周壽臣嘅阿爺就係村民之一。所以香港呢個名就係由呢度來。

1810年代中,英使想去北河進見皇帝,總共坐四隻船去。其中兩隻船,亞嘑士地號孻也號載住譚夏士公爵同欽差人員,另外兩隻英國東印度公司緝私船,地士加佛里號同硯威士地機度號,載住頭等寶星士丹頓同書寫通事。大清嘉慶廿一年(1816年)7月10號到13號,四隻船到咗香港補給。佢哋班人當中,有個叫亞卑路嘅人,同埋啲欽差人員,喺香港島行咗個圈。亞卑路話呢香港好荒涼,得漁翁撒網同曬魚[25]

二律(義律)

1833年,因為英國畀東印度公司嘅200年對華貿易專利屆滿,英國打算畀各商人自由來中國做生意。1835年1月22號,英國帆船亞機利號船主馬當路澳門途中遇強盗擄人勒索銀五百,左副商務大臣二律求救督憲,幾經波折,唐官知道事關人命,2月26號救返啲人,喺交畀羅便臣。經過擄人呢件事,1835年11月,羅便臣同英商就決定搬去伶仃島。一來商船入黃埔,都要領牌照先可以入,伶仃係必經之路,近啲方便啲。二來伶仃島喺虎門以外,唐官理唔到。三來唔似喺澳門咁多掣肘,可以自己保護自己。所以之後,有英船都停船喺伶仃島,或者靈濤(即係大嶼山),或者香港。不過伶仃島有個唔好處,就係夏天成日打大風,好唔方便。所以,西商會議就決定春令就泊香港,商務大臣就由得佢哋[25]

道光十五年,1835年12月14號,理藩院彭夏士頓公爵撤咗商務大臣之缺,之後所有商務都交畀二律搞,做咗英廷駐省欽差。二律喺呢日呈上鄧撫憲,另加唐文千字,請求留喺省城辦公。撫憲叫佢留喺澳門,佢上奏畀皇帝愛新覺羅旻寧。道光十七年,1837年3月18號,皇帝批畀佢駐省城辦商務,但一切如舊,唔可隨便入城。因為呢時有好多海賊,二律求英廷派多兩架戰船畀佢差遺,保護英商[25]

大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英國船羣集香港同九龍尖沙嘴一帶洋面,未得清延批准,私自上岸辟地起屋來住[22]

禁鴉片[編輯]

1837年,大清皇帝下禁洋藥(即鴉片),凡係賣洋藥嘅商人都要走。9月29號,省憲督撫要二律凡洋船載洋藥都禁入口,二律答話佢呢個唔係欽差搞得掂。1837年11月,二律接到理藩院彭夏士頓文書,以後寫畀撫憲嘅信,都唔會有稟字。佢話呢件事畀撫憲知,撫憲唔開心,唔畀佢留喺省城,要佢去返去澳門[25]

1838年7月13號,英國水師提督蔑連,搭第七十四號坐駕船和立士利號,帶埋戰船亞利稼連去澳門。蔑連見二律之後,一齊去銅鑼環銅鑼灣)。二律命賣洋藥嘅船去晒銅鑼環。二律邀撫憲去睇戰船,撫憲話以後文書永絕,往來一定要寫稟字先收。咁啱帆船科路近號船主差度蔑士,轉搭第二隻船逢卑號,由港去省,經過虎門,虎門炮臺炮擊隻船。跟手官兵上船查,問有無蔑連戰船嘅英兵,問過無先畀過[25]

紥係銅鑼灣嘅蔑連,聽到之後即刻坐戰船上虎門龍吉。龍吉度有水師提督關天培,派人話二律不恭,戰船無故灣泊龍吉有違和約。龍吉就話佢來質問做乜查英船,藐視英廷,辱佢。重話東印度公司約滿,今後英船由英國皇家保護[25]

1839年3月,中國欽差林則徐通告行商洋商,賣洋藥者死,一定要交晒洋藥出來。3月21號,在省洋人唔可以去澳門,唔准書信。又由黃埔派兵去十三行。二律正去營救,交晒啲洋藥出來,立約不賣洋藥,最先畀英商去澳門,但係英商唔放心,去晒香港。有成百隻船喺香港,成為禍端[25]

九龍衝突[編輯]

道光十九年,1839年7月7號,英國船卡拿敵號同埋孟稼羅號嘅水手喺尖沙嘴上岸,因故打死鄉民林維喜。事緣水手強行同鄉民索酒鹽(另一說醉酒鬧事,另一說上岸遊行),呢件事亦都叫林維喜事件[22][25]。呢件引起在港英人議論紛紛。當時欽差林則徐要求英國商務欽差義律交出兇手,重即刻來香港。但係8月23號,義律堅持用大英刑法,喺科威利林號,查明其中兩人有上岸搞事,判佢哋返英國做苦工三個月,罰銀十五磅,另六人搞事兼殺人,罰佢哋返英國做苦工六個月,罰銀廿五磅。喺中國界內,用英國刑法,林則徐好嬲,即刻喺香山嚴示,任何人連澳門都唔畀人供糧畀英人。澳門供食畀英人嘅話,就連澳門都無得食。英船都離開澳門[25]

9月4號,英軍喺九龍山炮台附近海面突襲大清水師,大鵬營參將賴恩爵,指揮水師同官涌同尖沙嘴炮台官兵御敵,打退英人[22]。九月嗰陣英兵船和利智號船主士蔑同省督,想喺全璧上落貨。11月3號,因為要傾呢件事,廿九艘船喺全璧下,炮臺之間。雙方喺度敵視咁,唐船亦唔可以來往,英船由和利智同夏仙父兩架炮船維持住。唐人想截英船退路,用火船迫近英船。二律要所有船退到銅鑼環,商船灣舶香港。省城貿易封閉[25]

鴉片戰爭[編輯]

1840年1月14號,中國皇帝下命唔准保護英商,唔准幫佢轉貨入來。之後,英國皇家同東印度公司傾好派船打省城。6月有兵船15艘,輪船4艘,渡河小船25艘,同埋4000步兵。由頭等寶星伯麥睇住。義律要開賠償,否則開戰。而大清皇家唔肯,鴉片戰爭就咁開始[25]

因為珠江口封咗,佢哋轉去打廈門,再打焦山汀海,封寧波。因戰書無唐官送到北京。於是7月底義律發大隊北上,8月5號去到北河口,好近北京,先有人處理。祈善拖延叫佢哋去返廣東解決,林則徐因禍延他省免職,而祈善就做咗兩廣總督,諗計拖住[25]

英兵船發炮打清帆船

1841年,中朝皇帝命各省見洋船入口就炮打。1月9號,英國進軍虎門,大清各軍頂唔住英兵發炮同進攻,虎門失手。關天培請暫緩兵三日同祈善商議。立約穿鼻。1841年1月19號,立約四款:

  1. 香港地讓畀英國;
  2. 軍餉六百萬補返畀英國;
  3. 文書往來平等;
  4. 省城貿易唐正月開返。

呢四款就係後人叫嘅穿鼻草約[25]

1月25號,頭等寶星畢拉同英國官員坐英國兵船修路化號抵港,喺摩星嶺昇旗。畢拉做陸路提督,而卑林馬水師提督。商務大臣二律做總督兼全權欽差,重燃炮致賀。1月30號發文通知居民,以後香港歸英國,居民受英國保護,亦可以保留自己習俗。有乜糾紛都可以搵巡理府[25]

另一方面,中朝皇帝1月27號重未肯覆。祈善想設法補鑊,但係畀皇帝召返京問話。條約始終無着落。2月26號,英兵又再進攻虎門,攻向省城。大清數埠既失,皇帝震怒,祈善正法。楊欽差接手,但一樣搞唔掂,省城陷。5月31號,省城用50萬贖返,但割香港重未落實[25]

後尾道光卄二年九月卄四,即係1842年10月27號喺南京立和約,中朝由耆英伊乍浦代表,英延由欽差璞世爵砵甸乍)代表,先至正式將香港讓畀英國。重有准英商喺省城、厦門福州寧波上海等埠貿易。燒洋藥就再賠銀六百萬,賠累英商倒盤銀三百萬,英軍伙食費一千二百萬。呢個就係後尾叫嘅南京條約[25]

所以,英欽差頭等寶星璞世爵,就做咗港督,兼且係北京全權大臣,駐喺北京。而二律就做副,代佢喺香港做嘢。不過二律無幾耐就要返鄉下,由尊士頓頂上。佢即刻喺香港喊冷賣地,但理藩院話全璧和約未妥,唔可咁做。叫二律去省城。最後璞世爵搞掂和約,由京回港,宣佈香港係唔抽稅嘅埠, 開始有洋行幾間[25]

英國殖民地[編輯]

香港開埠時期[編輯]

大清道光廿一年辛丑歲,即係1841年,因為響第一次鴉片戰爭裏面,大清打輸畀英國,之後嗰年就迫住簽《南京條約》,將香港島割咗畀英國。英國得到個島之後,即刻響北岸大興土木,好快就初見規模。呢個時候,大清體會到英國軍事威脅。重係響新安縣嘅九龍同新界,都加強防守。

香港島[編輯]

香港島喺英人接收時有好多條村。大村有香港香港仔)、黃泥涌。細村有鶴嘴柴灣土地灣大潭(喺家下赤柱)、田灣灣仔大潭叾裙帶路黃麻角掃捍埔石澳薄扶林。港口市集村有赤柱筲箕灣石排灣。多數都係本地人村,亦都有少數客家人村,總共有田地400英畝。咁多條村,以姓周本地人嘅香港村最正,有田100英畝,7到8間屋,人口200人,當中9個係敎細路讀書。黃泥涌係姓葉嘅本地人村。赤柱有本地客家、同鶴佬組成,有八百到一千人到[26]

英國人得香港,就諗住大興土木。諗過政府所在地,有赤柱黃坭涌,住最後揀咗,近九龍嘅裙帶路,建立香港城。城後亦得名域多利城

九龍[編輯]

九龍仍喺新安縣境。因爲香港城越來越繁盛,連帶九龍亦多咗人。來自五華等地嘅客家人,搬到九龍開村。當時香港城同省城等地,需要大批石材建城,九龍諸多石山,客家人開成爲石塘,供諸四方。當中以九龍四山最出名。四山卽係牛頭角茜草灣茶果嶺鯉魚門

擴展至九龍半島時期[編輯]

北京條約
1879年,香港島同九龍半島割咗畀英國,用紅色表示。新界重喺新安縣境內。

大清響第二次又輸畀英法聯軍,1860年又簽埋《北京條約》,將香港島對面海嘅九龍半島連埋昂船洲一齊割讓畀英國。九龍半島個邊界只係用竹籬分隔,位置就係喺今日嘅界限街

擴展新界到主權移交前[編輯]

喺1898年,英國同大清簽《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大清租埋深圳河以南同附近嘅兩百幾個離島畀英國,租期係99年。之後呢塊地就叫新界,大清響協議之下,可以保留九龍寨城,可以有官駐守。

新界六日戰[編輯]

香港總督接收新界公告
內文:新界六日戰

一八九九年,當時香港總督係卜公,打算喺一八九九年四月十七號,喺大埔正式接收新界。在此之前,香港政府就同新界鄉民見面,以便接收。鄉民唔清楚接收後政策,從而憂慮,而香港政府未及時息疑,令鄉民不安。加上警察喺屏山高處度起警局,屏山鄉大族鄧氏,甚不滿此舉破鄉風水。屏山鄧族就組織武力反抗,後得廈村鄧族同錦田鄧族加入。佢哋亦請新界各約其他大族加入,其他人質疑有無必要反抗,不表支持。況且佢哋之間有猜忌,各鄉亦怕大族會乘機攻村,有啲只肯捐錢,有啲會派部份人,有啲就唔肯參加。十八鄉因爲鄰近屏山廈村,畀兩鄉迫住加入,唔係搵人洗劫佢。大埔南部嘅翕和約,縱然受威脅,堅拒參與,因此日後不能阻止警察入大埔。屏山同廈村,亦搵埋喺東莞雁田懷德嘅近族幫手。一九九八年四月十號,喺元朗太平公局做司令部。

英國當時無諗到有武力反抗,大埔只駐有少量軍警,以作接收儀式。駐守軍隊並不足够。

四月三號,大埔太坑(今泰亨)文族,率先火燒場地。之不過,大埔鄉民亦向政府道歉補數。四月五號,廈村派咗六十人去大埔,不過四月六號見道咗歉,返返廈村。查實當時鄉民軍未備好晒,東莞嘅人未齊。

總督遲到一八九九年四月九號,先至發出告示,宣佈政策,經已太遲,反抗如箭在弦。

新界六日戰,由四月十四號打到四月十九號。主要戰場喺太埔、林村、八鄉。英國多次戰事失誤,人數遠少於鄉勇。相反,鄉勇戰術運用得宜,數陷英軍於險境。若非英軍武器精良,火力威猛,兼且鄉勇武器落後,否則傷員會大增。不過英軍只有少量傷員,無人陣亡,相反,有唔少鄉勇陣亡。

戰事之後,各方亦速速和解。香港政府亦無追究。四月廿一號撤軍一半,月尾完全撤走。雖然當時輔政司駱克有反對咁做,呢個係卜公決定,快啲將事丟淡。而香港政府同鄉民,亦當無件事發生過咁,好快就囘復平靜。按傳統,香港政府起用各族士紳,間接統治鄉民,就算原本東莞鄧族話要搞事,都畀本地鄉民拒絕。

因爲六日戰中,鄉勇訓練有素,香港政府懷疑係兩廣總督新安縣大清官員搞鬼。結果五月十六號佔領深圳(當時係墟),同時亦趕走九龍寨城嘅大清官員。直至英國政府敦促,軍隊十一月十三號撤返境內,但寨城從此無官駐守。

日治時期[編輯]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號,日軍由寶安攻入香港,英軍退至醉酒灣防綫。喺城門,日軍突襲成功。英軍退守香港島。日軍分三路攻港,英軍唔夠打。

十二月廿五號聖誕日,香港總督楊慕琦向日軍投降。英軍同西人,鎖入戰俘營。

日本以軍法統治。物資奇缺,日本人遺唐人囘鄉。

戰後英國殖民地[編輯]

香港重光[編輯]

一九四五年,日本無條件投降。香港由英軍接管。之後楊慕琦接手。

難民[編輯]

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九五零年,打敗中華民國軍隊,攻入廣東。無數難民,擁入香港。香港政府亦隨卽封閉邊境,立邊境禁區

一九五一年,石硤尾大火。香港政府建徙置區,安置居民。

一九六七年,中國共產黨在港支部,發動暴亂,是爲六七暴動。當時交通停頓,而商業電臺播音員林彬,遭暴徒燒死。香港人普遍反對暴亂,望香港政府恢復秩序。因不得民心,中國共產黨下令終止。

香港前途談判[編輯]

因新界租約,會於一九九七年終止。一九八二年,英國與中國談判,解決香港前途。一九八四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

玫瑰園計劃[編輯]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號,解放軍喺中國北京,屠殺示威者,引致香港人心不安。唔少人移民避禍。

香港政府實行玫瑰園計劃,大興土木去穏定人心。

中國主權及香港自治[編輯]

按一九八四年,中國同英國簽訂嘅《中英聯合聲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主權會交予中國。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號,香港主權移交,香港成為中國一特別行政區,除外交國防,全面自治。香港保有參與國際組織之權利。


[編輯]

  1. 港現舊石器制造場 嶺南或為我發源地. 原著喺2011-07-16歸檔. 喺2007-05-03搵到.
  2. (PDF). 香港考古學會. 原著 (PDF)喺2007-09-28歸檔. 喺2007-05-03搵到.
  3. 2005年度第一次正式發掘簡報(黃地峒) (PDF). 原著 (PDF)喺2007年9月28號歸檔. 喺2007年2月23號搵到.
  4. . 原著喺2007-09-27歸檔. 喺2007-05-03搵到.
  5. 5.0 5.1 5.2 . 喺2007-05-03搵到.
  6. . 原著喺2018年1月30號歸檔. 喺2010年9月4號搵到.
  7. 漢書卷二十八下地理志南郡番禺縣有注,尉佗都,有鹽官
  8. 8.0 8.1 (中文(減筆字)). 原著喺2007-09-27歸檔. 喺2007-05-05搵到.{{cite web}}: CS1 maint: unrecognized language (link)
  9. 東莞縣志卷二十九前事畧一、引嶺海見聞。
  10. 10.0 10.1 羅香林等人 (1959-06). . 中國學社. {{cite book}}: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11. . 喺2007-05-05搵到.{{cite web}}: CS1 maint: url-status (link)
  12. . 原著喺2007-02-23歸檔. 喺2007-05-05搵到.
  13. . 原著喺2007-07-05歸檔. 喺2007-05-05搵到.
  14. . 原著喺2021-03-23歸檔. 喺2007-05-05搵到.
  15. . 原著喺2007-10-14歸檔. 喺2007-05-05搵到.
  16. . 原著喺2007-10-14歸檔. 喺2007-05-05搵到.
  17. . 喺2007-05-05搵到.{{cite web}}: CS1 maint: url-status (link)
  18. 18.0 18.1 . 原著喺2007-09-22歸檔. 喺2007-05-05搵到.
  19. . 原著喺2007年12月8號歸檔. 喺2008年1月21號搵到.
  20. 《汪公遺愛祠記》於正德辛巳出師,嘉靖壬午凱旋
  21. 21.0 21.1 屈大均. .
  22. 22.0 22.1 22.2 22.3 22.4 . 原著喺2008年5月10號歸檔. 喺2007年12月4號搵到.
  23. 23.0 23.1 23.2 顧誠 (2003). .
  24. .{{cite web}}: CS1 maint: url-status (link)
  25. 25.00 25.01 25.02 25.03 25.04 25.05 25.06 25.07 25.08 25.09 25.10 25.11 25.12 25.13 25.14 25.15 25.16 陳鏸勳 (1894). .
  26. James Hayes (1984). "Hong Kong Island Before 1841" (PDF). Journal of the Hong Kong Branch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Vol. 24 (1984).

參考[編輯]

睇埋[編輯]

出面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