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愃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由思悼世子跳轉過來)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李愃
이선
王世子、追尊王、追尊皇帝
사도세자.jpg
思悼世子嘅巫俗幀畫(19世紀初作品,作者未知)
 大朝鮮國王世子
私人明細
妻妾 獻敬王后(王妃;洪鳳漢韓文홍봉한嘅女)
肅嬪林氏(後宮)
景嬪朴氏(後宮)
仔女
諡號 思悼綏德敦慶弘仁景祉章倫隆範基命彰休贊元憲誠啓祥顯熙莊獻世子(英祖)
莊宗神文桓武莊獻廣孝大王(高宗)
思悼綏德敦慶弘仁景祉章倫隆范基命彰休贊元憲誠啓祥顯熙神文桓武莊獻廣孝懿皇帝(大韓帝國)
廟號 莊宗→莊祖
皇族 全州李氏
朝鮮英祖
暎嬪李氏(生母)
貞純王后(嫡母)
出世 雍正十三年正月廿一
1735年2月13號
朝鮮漢城府昌慶宮集福軒
過世 乾隆二十七年閏五月廿一
1762年7月12號(27歲)
朝鮮漢城府昌慶宮文政殿
安葬
隆陵
學歷 成均館修學
宗教 儒教性理學

李愃(愃讀選,粵拼lei5 syun2韓文이선李愃 I Seon1735年2月13號1762年7月12號),字允寬wan5 fun1윤관允寬Yungwan),號毅齋ngai6 zaai1의재毅齋Uijae),係李氏朝鮮第21代王英祖嘅二仔(庶長子),第22代王正祖嘅親生父王,孝章世子嘅異母弟。佢嘅死喺朝鮮史中係個引起好多爭論嘅題材,喺好多藝術文學電影作品中得以再現。

李愃作爲王世子,按諡號叫莊獻世子zong1 hin3 sai3 zi2장헌세자莊獻世子Jangheon Seja)、思悼世子si1 dou6 sai3 zi2사도세자思悼世子Sado Seja),後來高宗追尊佢做國王,廟號莊宗,然後又追尊大韓帝國嘅皇帝,按廟號叫朝鮮莊祖ziu1 sin1 zong1 zou2조선장조朝鮮莊祖Joseon Jangjo)。佢係第23代王純祖嘅阿爺,第24代王憲宗嘅高祖,第25代哲宗嘅曾祖。

李愃喺佢生後一年就冊封做王世子,1749年按照御命開始代理聽政,但同老論、父王有摩擦,政治上衝突,結果1762年(英祖三十八年)落御命韞入米櫃餓死佢。死後又地位復權,安葬喺楊州拜峯山,然後佢嘅仔正祖又安葬佢近水原華城嘅顯隆園(隆陵)。正祖即位後授佢莊獻嘅尊號。正祖在位時試圖追尊佢做王,但老論一系列嘅反對令件事冇咗着落。另一方面佢嘅夫人獻敬王后喺日後嘅著書《閒中錄》陳述話佢有強迫症同精神疾病,實錄中亦有佢嘅病嘅記錄,望落至少有憂鬱症同火病噉樣嘅病,呢樣係確實嘅[註 1]。諡號同尊號係思悼綏德敦慶弘仁景祉章倫隆範基命彰休贊元憲誠啓祥顯熙莊獻世子[註 2],作爲國王嘅諡號係莊宗神文桓武莊獻廣孝大王[註 3]。大韓帝國時升格做皇帝,追尊做莊祖懿皇帝[註 4]。近世以來佢成咗巫俗嘅神,喺巫俗信仰中當神來崇拜,呢陣時嘅呼稱叫米櫃大人뒤주대감뒤주大監Dwiju daegam)。

生平[編輯]

人生初頭[編輯]

出生同世子冊封[編輯]

父王英祖

思悼世子李愃喺1735年2月13號(陰曆正月廿一)出世,係英祖大王嘅庶長子(二仔),由全義人昭裕暎嬪李氏所生,出世喺昌慶宮集福軒。雖然佢有個異母嘅阿哥孝章世子(英祖嘅大仔),但好早就過世(1728年死),由於佢係細佬嘅理由,生後1年就冊立爲王世子,攞到元子嘅正號,係朝鮮王國繼位人。佢出世時,父王英祖親自到場,見證母親暎嬪嘅出產場面。呢陣時英祖嘅年紀已經有成40歲,所以急住冊封佢做世子。

佢係英祖嘅二仔、後宮出身嘅庶子。喺佢出世100日時,就過咗畀英祖嘅正妃貞聖王后做養仔,離開咗母親暎嬪李氏,由內侍同宮女湊大成長。但係佢嘅居處係儲承殿,係王大妃宣懿王后嘅居處,而個大妃敵視佢嘅父王英祖,儲承殿嘅隔籬就係禧嬪張氏居住嘅就善堂。世子從佢哋度接受咗景宗毒殺說、同埋對老論否定嘅視覺。呢陣時儲承殿嘅宮女中,主要由韓尚宮同李尚宮帶大世子,佢哋各自分擔自身嘅角色,來訓育世子[2],自細佢就得到嚴格嘅教育。

世子時節[編輯]

李愃自細就好有天份,3歲時就讀咗《孝經》,又實踐《小學》嘅禮。另外佢又有好高嘅政治眼光[3]。10歲時佢揀咗同惠慶宮洪氏結婚,呢位正妃係做領議政嘅洪鳳漢(當時係參奉)嘅女。個女同世子成咗家禮後,洪鳳漢就及第咗科舉,洪鳳漢喺科舉及第後10年就昇進到從二品,做咗光州府尹,由此家道發達。父王英祖自身係宮女嘅仔,所以對身世有個怨恨,而佢嘅仔思悼世子亦係宮女庶出嘅仔,望到佢個樣,個心就有啲哽(ang2)住,所以一開始就有些少嫌棄。佢父王英祖自細就熱衷小學同學問,所以希望世子亦都熱衷於道理、小學同學問。但世子鍾意同李尚宮、韓尚宮一齊揸住劍同鞘來玩戰爭遊戲。年紀仲細嘅世子玩呢啲嘢係冇問題,但思悼世子又同自己阿媽暎嬪李氏玩打仗遊戲,荒廢咗小學同學問,又假告自己嘅讀書情況,假報嘅狀況日漸加深。知咗後,就令英祖非常之憤怒,親自行去儲承殿責鬧思悼世子。英祖不停噉追究李尚宮同韓尚宮,要嚴厲噉懲罰佢哋,落咗御命要趕佢哋出宮,結局李尚宮同韓尚宮受咗刑罰而死。世子鍾意同宮女玩呢件事,令英祖開始冷落世子。因爲呢件事,世子自細就對父王英祖極深噉唔信任,聽到佢咁苛酷嘅怪責,就令佢內心有咗不安同恐怖嘅陰影,對英祖驚到冇埞走咁交關,喺英祖面前粒聲唔出,唔敢講嘢。

隨住日子推移,佢唔食清心丸,就企唔掂喺英祖面前,佢喺噉嘅狀態下,要佢同英祖講啲乜嘢都好,佢都好快去到就來暈咗斷氣嘅程度。依據惠慶宮洪氏嘅《閒中錄》,呢啲係恐怖症同狂症嘅表徵。

佢從少論派嘅學者度學學問,而同掌握咗朝廷嘅老論派對立。到咗十五歲,1749年(英祖二十五年)世子作爲承命代理,開始咗代理聽政,代理英祖去處理政務。英祖認爲世子非常之唔適合,但又冇合適嘅替代品,於是唯有揀呢個世子做代理聽政。英祖雖則稱讚、激勵佢,但亦有時大聲喝佢,當時出現咗暴雪嘅天象,佢就認爲係世子造成嘅責任,世子要以此肩負起代理聽政。

1750年,惠慶宮洪氏生咗頭胎仔世孫琔。世孫琔嘅出生令矛盾一時緩和咗。王室以男子爲貴,英祖就好𡃶呢個寶貴嘅孫仔,時時來探佢,思悼世子就將佢嘅仔世孫當做擋箭牌,來避開英祖嘅發火。但係之後世孫患咗幼兒病,英祖就指責世子冇好好保養世孫,再次令世子同老豆刀鋒相對,兩個人又退返敵對嘅狀態。結果世孫琔喺生後三年就夭折咗,世子同父王嘅衝突令佢有極深嘅壓力,1752年,第二個仔李祘出產。英祖最𡃶嘅和平翁主亦喺呢個時候咁上下因難產而離世,令英祖有段時間甚至憎呢個酥蝦仔。幫手惠慶宮洪氏出產嘅暎嬪李氏亦因此畀英祖責怪。對此世子自己私底下亦幾恨嘆自己個仔。呢個仔喺日後成咗正祖。

代理聽政期間[編輯]

代理聽政[編輯]

代理聽政時節李愃落嘅令書(教旨)

1752年(英祖二十八年),喺日後做咗正祖嘅世孫出世嗰年,英祖瞓低病牀,思悼世子按父王英祖嘅命令去代理聽政。世子唔聽到老論呢一方嘅意見,而採用咗少論一部分嘅提議。少論穩健派人物李光佐關聯到李麟佐之亂,但呼訴處罰、追究佢嘅要求都畀世子拒絕咗。老論就向英祖告話世子個政治觀錯嘅。

英祖要食藥時,會攞呢樣嗰樣嘅小問題當面駁斥世子,然後唔食藥,令到世子喺出面吽吽豆豆噉企住,喐都唔敢喐。班臣下向瞓喺病牀嘅英祖勸藥,佢拒絕咗,呢一切因第二位世孫嘅誕生,而有咗和解嘅徵兆[3]。世子將英祖唔食藥嘅事歸結爲自身嘅過錯,所以冇面去勸藥,但英祖噉樣嘅叱責,任何一個都非常之傷咗佢嘅感情[3]

同英祖、老論嚴重嘅衝突及精神疾病[編輯]

送去丈人洪鳳漢嘅信(1750年)
送去丈人洪鳳漢嘅書信
送去丈人洪鳳漢嘅信
送去丈人洪鳳漢嘅信

思悼世子寫過好多信畀丈人,其中一封信度(1749年嘅信),思悼世子話:「過咗今年春天,我嘅歲數就有十五歲(虛歲),但我一次都冇參拜過明陵(肅宗嘅王陵)。」呢個表現出佢同老豆英祖有矛盾[4][5]。佢選擇咗外家洪鳳漢家門做自身嘅後援勢力來信賴。

原先啲人唔知我有鬱火嘅症勢,而今又中暑,加上王上啱啱來過,(變得過度緊張而)發燒、啲鬱症達到極度,冇法答得出好嘅意思。呢啲症狀連醫官都冇同佢講。既然卿知道對憂鬱症有效嘅藥,我就想請你幫我捉呢味藥入來,得唔得?

——(1753年或1754年某日嘅信)[5]

我有一種好深嘅病,我都講唔出,就係覺得個心好似沈咗落去噉,有種好厭惡嘅感覺。

——(1752年嘅信)[5]

家下啲藥服用咗數日,但幾時先返到正軌?

——(推定係1754年10月或11月嘅信)[5]

1754年10月或11月間寄畀洪鳳漢嘅信中,佢對自身嘅病有明顯不安。特別係噉樣嘅內容用唔同話語反覆表現咗四次:「我不過只係瞓覺、食飯,都好似係喺度荒廢、發癲。」[5]

思悼世子託付外父去搵說明國家制度同規則嘅書籍、地圖,顯示出佢對國家狀況嘅關心[5]

(寄畀我嘅)地圖已經仔細睇過,八道嘅山河就喺眼前。呢個真係好似古人講過嘅「出門口三四步都唔使,就可知數千里嘅江南」噉。冇法表示歡喜嘅感激之心,送去豹皮一張,願卿笑納。

——(1755年11月嘅信)[5]

佢寄畀外父洪鳳漢嘅信中,講過憂鬱症嘅問題[5]。例如上述嘅1752年嘅信。呢個係佢離世10年前嘅告白。呢啲信仔細記錄咗對老豆英祖嘅不滿。例如上述1749年嘅信[5]。對此有見解認爲,思悼世子參拜唔到肅宗大王嘅王陵,令世子自身覺得幾激氣。學界認爲呢樣直接表現咗同老豆嘅矛盾[5]。但洪鳳漢以及佢嘅屋企人都冇應答思悼世子嘅呢封書信。另外惠慶宮洪氏等都知思悼世子喺自身外家嘅行動,所以喺日後有一部分史學者依據呢樣發展出陰謀論。

老論大臣不斷向英祖告佢啲失手同犯錯。貞聖王后仲生存時仲有得緩和,貞聖王后死後,佢同英祖嘅衝突就更爲加劇。喺世子宮嘅官僚趙由珍(조유진)係自身阿嫂孝純賢嬪家族嘅人,冇埞請人幫嘅思悼世子通過佢去聯絡阿嫂嘅阿哥趙載浩韓文조재호 (1702년),來互通書信。趙載浩係少論行列嘅人物,做過左議政、判中樞等官位,係畀英祖當做蕩平派嘅趙文命嘅仔;因爲反對冊封貞純王后而冇咗官職,就隱退去春川,之後接受咗思悼世子嘅救助邀請而返咗漢陽。但佢援助唔到思悼世子,因爲呢件事反而令佢惹禍上身。

思悼世子對於關聯到英祖即位嘅義理同名份嘅辛壬換局有住同父王唔同嘅意見,由此亦令佢哋對立深化。呢陣時,金尚魯洪啓禧、文聖國、金漢耇金龜柱等周不時彈劾佢、批判佢,就連都係少論派嘅親妹和緩翁主亦攻擊佢,加重佢負擔(但和緩翁主誣陷思悼世子嘅證據多數未明確)。另一邊,爲咗搪塞老論,惠慶宮洪氏亦都將世子嘅消息提供畀洪鳳漢、洪麟漢哋。唔鍾意佢嘅人,如老論派同埋貞純王后金氏淑儀文氏(都係英祖嘅王妃)哋一齊向英祖讒言、誣告,陷害世子,於是英祖隨時對仔發火,所以世子同英祖關係變得更差,李愃亦因而加重咗精神病,呢樣喺《恨中錄》(惠慶宮洪氏嘅隨筆)中有記錄。世子同英祖嘅距離逐漸拉遠,世子本性就好驚父王,怨恨焦慮,之後呢啲發展成嚴重抑鬱症。

行動暴亂問題[編輯]

當病日益沉重時,佢開始有啲異常行動,如殺害宮女、帶班僧尼入宮。約喺1760年以後,佢啲行動變得難以理解。惠慶宮講:「庚辰年(1760年)以後世子究竟殺咗幾多人已經記唔清。」根據世子廢位時嘅頒教,生母暎嬪向英祖告發世子嘅暴行時,話佢殺咗內官同內人百餘名,仲加以惡刑,攞火燒佢哋屍身。世子主要鍾意殺啲下人來發洩[6]

然後啲加虐對象逐漸擴大。喺後宮就算係自己妻子嘅惠慶宮洪氏佢都會攻擊,唔單只噉,喺侍講院教世子嘅老師亦都畀佢追住襲擊。英祖飲酒時就已經疑心佢,因爲佢傾向認爲班侍講院先生夠晒專業。直到死之前,佢仲嘗試殺害生母暎嬪[6]。除此之外,佢亦試圖喺昌德宮樂善齋嘅井度自殺。亦試過逃脫去平壤[6]。世子患有一般焦慮症、強迫症、衝動調節障礙,1760年之後則患上精神分裂症。睇到幻覺。然後開始辱鬧老豆。世孫(正祖)哋來祝賀佢生日時,佢拋出句話:「我唔認我啲父母,我淨識得我啲仔。」又話自己係無論父母定仔女都唔瞭解嘅人。個人自暴自棄。

1761年正月,世子殺咗自身寵愛嘅氷愛(빙애;即景嬪朴氏)。當佢幫世子換衫時,世子嘅衣帶症發病,因而打人,氷愛不斷叩頭求饒,世子行開去後,氷愛喺呻吟中絕命[6]。守則朴氏原來係肅宗嘅繼妃仁元王后金氏嘅宮女,佢個名叫氷愛。思悼世子嘅夫人惠慶宮洪氏寫嘅《恨中錄》嘅記錄中,喺英祖三十三年(1757年)陰曆十一月十一,思悼世子喺呢日娶咗氷愛。但係按當時規矩,去搞服侍長輩嘅宮女等同於不問自取長輩啲嘢,會睇做係一種禁忌事項,所以英祖對個仔非常之憤慨,因爲佢搞嘅宮女所服侍嘅仁元王后係佢自身法統上嘅阿嫲[7]。喺佢娶氷愛呢日嘅《朝鮮王朝實錄》中,記錄話晚黑時喺班大臣入侍嘅狀態下,英祖發表話要讓位畀思悼世子,令思悼世子嚇暈[8];另一方面,喺佢毆打氷愛時,世子同氷愛生嘅王子恩全君因爲掟佢石仔,亦畀世子用刀仔所傷。然後佢將畀刀仔㓤親嘅恩全君掟落門外蓮花池[6]。貞純王后平素厭惡思悼世子,又警戒佢,嗰時佢啲側近之中有喺世子週邊目擊到世子啲瘋癲舉動。知咗後,英祖繼妃貞純王后去救低恩全君,幫佢起名叫荷葉生,意思係「荷葉呀!」噉嗌佢。英祖爲自身孫仔恩全君起字做憐哉,意思即係「真係可憐!」[6]

人生後半[編輯]

羅景彥事件[編輯]

英祖三十七年四月,世子去平安道。徐命膺同尹在謙哋對佢發起批判上訴,但丈人洪鳳漢拉埋平安監使鄭翬良(和緩翁主嘅叔仔)一齊幫手,擋住咗上奏,令英祖唔知件事。當時貞純王后嘅阿哥金龜柱啱成年,佢批評洪鳳漢同鄭翬良,因爲佢哋冇制止世子去平壤,又對英祖隱瞞,就發咗道密封上訴畀英祖,但佢收到嘅係英祖嘅叱責。件事發生5個月後,英祖先知世子去咗平壤。另外依照《恨中錄》,呢陣時東宮張床嘅地底挖出咗個空間,收埋咗支軍旗喺裏邊。

《恨中錄》指出,佢訪問平安道係不合時宜嘅,但佢訪問嘅目的同埋短時間內往返嘅方法,以及佢喺王宮地底秘密開挖、收埋武器呢啲事由,實錄同埋《恨中錄》都對此冇解釋。

1762年6月14號(英祖三十八年陰曆五月廿二),由老論派穿針引線嘅羅景彥向英祖上奏世子嘅是非,列舉咗十幾條缺點同暴行。睇過呢啲,英祖發咗大火,叱責嗰啲冇將事實話畀自己知嘅臣下。英祖將羅景彥處死刑,但亦因而對世子起咗疑惑。

1762年陰曆閏五月十三,生母暎嬪李氏向英祖告發世子嘅暴行,求佢處罰世子、保護世孫。廢世子嘅當時,英祖頒佈嘅廢世子頒教文中有生母暎嬪李氏向英祖告發嘅內容。

世子殺咗內官、內人、下人百餘名,又對佢哋屍身加以火燒嘅刑罰,佢做嘅呢啲事講都講唔清係幾咁令人唔忍心睇。佢啲刑具都從內需司呢啲地方攞,冇限度噉用。另外佢趕走長番內官,而同啲後生嘅內官別監日日夜夜噉喺度揮霍財貨享樂,又晝夜夥同班妓生、比丘尼搞啲淫亂嘅事。然後再叫啲下人韞晒佢哋做監躉。近日佢犯嘅錯仲深吓添,曾經有一次我都想稟報殿下,之但係出於母子恩情,就實在稟報唔出口。近日佢竟然喺王宮後院整咗座墳,想埋喺啲人唔夠膽敢提起嘅埞方,佢要啲下人鬆解佢嘅頭髮,擺住把鋒利嘅刀喺一邊,想做啲不測嘅事。上次我去昌德宮時,佢幾次想殺我。雖然妾身可以面對呢個災禍,可以唔顧慮自己,但妾身能夠唔考慮大王嘅玉體嗎?又點敢唔稟報呢個事實呢?

思悼世子預感到大鑊,想利用自己嘅仔世孫,同佢戴上尺碼細嘅揮項(韓服嘅防寒帽),故意扮有發冷病。呢個行爲抑或係佢嘅精神病加深而引發,但畀惠慶宮洪氏制止住。佢預想咗自身嘅死同被廢,然後世孫會過繼去做孝章世子嘅仔,因而激發情緒。依照《恨中錄》,惠慶宮搶過頂揮項帽,而佢望見專登戴嘅嘢被搶走,就話:「我會死,而你會同世孫一齊長命。」

過世[編輯]

英祖返去昌德宮,決定廢咗李愃嘅世子位,貶做庶民,要求佢自刎。自刎冇結果,英祖就落令韞佢入米櫃中,李愃喺8日後餓死(壬午士禍)。之後後悔嘅英祖盡力追佢「思悼綏德敦慶弘仁景祉章倫隆範基命彰休贊元憲誠啓祥顯熙莊獻世子」,簡稱思悼世子、莊獻世子。

佢嘅仔做咗繼位人,即朝鮮正祖。1777年正祖追尊「莊獻」個號畀佢。然後又將喺而家首爾市東大門區拜峯山嘅墓轉移去水原光武三年(1899年)即位做皇帝嘅高宗身爲義理上嘅玄孫,畀佢廟號「莊祖」同埋「神文桓武莊獻廣孝大王」,之後追贈諡號「懿皇帝」。19世紀時有傳言話莊獻世子冇精神病,而係被冤屈嘅,不過呢個講法就同佢老婆嘅回憶錄有矛盾。而且喺後來,佢嘅仔正祖落令刪咗實錄中有關佢老豆嘅記錄,所以搵唔到證據證明冤屈講法。

家族[編輯]

父母
妃嬪
身份 氏族 生死年 親人 備考
正室 獻敬王后 豐山洪氏 1735年-1815年 永豐府院君 翼靖公 洪鳳漢
韓山府夫人李氏
第14代國王宣祖仁穆王后夫妻嘅後人。第22代國王正祖嘅生母。宮號係惠慶宮。
側室 肅嬪林氏 扶安林氏 生年不詳-1773年 林枝蕃
金海金氏
第25代國王哲宗嘅曾祖母。佢係女官出身,受世子寵愛而有咗個肚,封做良媛。丈夫死後,佢畀人趕咗出宮,剝奪咗佢嘅號,直到正祖嘅命令先恢復名譽。死後,1899年(高宗三十六年)按高宗嘅命令追號爲肅嬪。
側室 景嬪朴氏 不詳 生年不詳-1762年 不詳 佢係女官,服侍世子義理上嘅阿嫲仁元王后(佢阿爺、第19代國王肅宗第三位王妃)。喺法律上,未經上面嘅人(包含埋佢服侍嘅人)許可,對佢出手係唔得嘅,由此惹嬲咗老豆英祖。當初,佢只係攞到女官身份,做守則。後來佢畀患咗精神病嘅世子毆殺。1899年按高宗嘅命令封爲貴人,1901年追號爲景嬪。
側室 守則李氏 不詳 生死年不詳 不詳 佢係服侍世子嘅宮人,起初冇名份。日後正祖畀貞烈嘅稱號佢,追贈爲守則。
王子
生母 生死年 配偶 仔女 備考
懿昭世子(李琔) 獻敬王后 1750年-1752年 早夭。
朝鮮正祖(李祘) 獻敬王后 1752年-1800年 孝懿王后金氏(本貫清風) 2仔3女 第22代國王(在位:1776年—1800年)
恩彥君(李䄄) 肅嬪林氏 1754年-1801年 常山郡夫人宋氏(本貫鎮川)
全山郡夫人李氏(本貫全州)
8仔1女 第25代國王哲宗嘅阿爺。
恩信君(李禛) 肅嬪林氏 1755年-1771年 南陽郡夫人洪氏(本貫南陽) 冇仔,有個養仔南延君李球(第16代國王仁祖嘅三仔麟坪大君嘅子孫)。南延君嘅孫係第26代國王高宗
恩全君(李禶) 景嬪朴氏 1759年-1778年 郡夫人趙氏(本貫平壤) 冇仔,有養仔,係異母兄恩彥君嘅四仔豐溪君李瑭。
王女
生母 生死年 配偶 仔女 備考
清衍郡主 獻敬王后 1754年-1821年 光恩尉金箕性(本貫光山) 2仔1女 仔女仲有另外嘅5仔1女,但都早死。
清璿郡主 獻敬王后 1756年-1802年 興恩尉鄭在和(本貫迎日) 1仔2女
清瑾翁主 景嬪朴氏 1758年-死年不詳 唐恩尉洪益惇(本貫南陽) 冇仔,收咗養仔。

世系[編輯]

登場作品[編輯]

喺英祖同正祖呢兩代名君之間,因是非而死嘅莊獻世子成爲咗喺現代嘅歷史祕聞,於是惹起咗韓國國民嘅興味,「思悼世子受刑而死」爲題材嘅戲幾多。

電影
  • 《永遠嘅帝國》(영원한 제국/永遠한 帝國;1995年)
  • 美人圖》(2008年)
  • 《逆鱗》(2014年),演員:김준황(音譯:金俊凰)
  • 思悼》(2015年),演員:劉亞仁
電視劇集
  • 《天啊天啊》(하늘아 하늘아;1988年,KBS),演員:鄭普碩
  • 朝鮮王朝五百年 閒中錄》(1988年~1989年,MBC),演員:崔秀宗
  • 王道》(1991年,KBS)
  • 《大王之道》(대왕의 길/大王의 길;1998年,MBC),演員:林湖
  • 商道》(2001年~2002年,MBC)
  • 李祘》(2007年~2008年,MBC),演員:李昌勳
  • 《正祖暗殺嘅謎:8日》(정조암살미스터리: 8일/正祖暗殺mistery: 8日;2007年,CGV),演員:趙漢俊
  • 《風嘅畫師》(바람의 화원/바람의 畵員;2008年,SBS)
  • 《成均館緋聞》(성균관 스캔들/成均館scandal;2010年,KBS)
  • 武士白東修》(2011年,SBS),演員:吳萬石
  • 《秘密之門:儀軌殺人事件》(비밀의 문: 의궤살인사건/秘密의 門: 儀軌殺人事件;2014年,SBS),演員:李帝勳
  • 《紅月》(붉은 달;2015年,KBS2)
  • 《君主—假面嘅主人》(군주 - 가면의 주인/君主 - 假面의 主人;2017年,MBC),演員:俞承豪

[編輯]

  1. 《實錄》中文言原文嘅粵文譯,僅供參攷:佢天資卓越,王上好𡃶佢。10餘歲以後,逐漸怠慢咗學問,做咗代理之後,惹咗疾病,冇咗天性。初時因爲冇乜大礙,臣民都望佢會好返。丁丑年、戊寅年以後,病嘅症勢深下添,病發作時,會殺好多宮婢同宦侍,殺人後又即刻後悔[1]
  2. 粵拼:si1 dou6 seoi1 dak1 deon1 hing3 wang4 jan4 ging2 zi2 zoeng1 leon4 lung4 faan6 gei1 ming6 zoeng1 jau1 zaan3 jyun4 hin3 sing4 kai2 coeng4 hin2 hei1 zong1 hin3 sai3 zi2;韓文諺文:사도수덕돈경홍인경지장윤융범기명창휴찬원헌성계상현희장헌세자,羅馬字:sado sudeok dongyeong hongin gyeongji jangyun yungbeom gimyeong changhyu chanwon heonseong gyesang hyeonhui jangheon seja。
  3. 粵拼:zong1 zung1 san4 man4 wun4 mou5 zong1 hin3 gwong2 haau3 daai6 wong4;韓文諺文:장종신문환무장헌광효대왕,羅馬字:jangjong sinmun hwanmu jangheon gwanghyo daewang。
  4. 皇帝諡號係莊祖思悼綏德敦慶弘仁景祉章倫隆範基命彰休贊元憲誠啓祥顯熙神文桓武莊獻廣孝懿皇帝,粵拼:zong1 zou2 si1 dou6 seoi1 dak1 deon1 hing3 wang4 jan4 ging2 zi2 zoeng1 leon4 lung4 faan6 gei1 ming6 zoeng1 jau1 zaan3 jyun4 hin3 sing4 kai2 coeng4 hin2 hei1 san4 man4 wun4 mou5 zong1 hin3 gwong2 haau3 ji3 wong4 dai3;韓文諺文:장조사도수덕돈경홍인경지장윤융범기명창휴찬원헌성계상현희신문환무장헌광효의황제,羅馬字:jangjo sado sudeok dongyeong hongin gyeongji jangyun yungbeom gimyeong changhyu chanwon heonseong gyesang hyeonhui sinmun hwanmu jangheon gwanghyo ui hwangje。

[編輯]

  1.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99卷,三十八年(1762年,清乾隆二十七年)閏五月十三日,第二則". 天資卓越, 上甚愛之。 十餘歲以後, 漸怠於學問, 自代理之後, 疾發喪性。 初不大段, 故臣民冀其克瘳矣。 自丁丑戊寅以後, 病症益甚, 當其疾作之時, 殺宮婢宦侍, 殺後輒追悔。 
  2. "사도세자 이선/思悼世子李愃". 四季.tistory.com 人物辭典. 2014年10月6號. 喺2018年3月4號搵到. 
  3. 3.0 3.1 3.2 "장헌세자(莊獻世子)". Daum百科全書. 
  4. ""울화증 약 몰래 보내주세요…"(漢諺:"鬱火症 藥 몰래 보내주세요…";粵譯:請送鬱火症嘅藥來……)". 朝鮮日報. 2007年6月15號. (原先內容喺2013年10月4號歸檔). 喺2013年10月4號搵到. 
  5.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사도세자 심경 토로' 편지 발견(漢諺:`思悼世子 心境吐露' 片紙 發見;粵譯:發現「思悼世子吐露心境」嘅信)". 朝鮮日報. 2007年6月15號. 喺2019年1月28號搵到. 
  6. 6.0 6.1 6.2 6.3 6.4 6.5 "권력은 나눌 수 없다? '영조의 비극' 외면한 편견(漢諺:權力은 나눌 수 없다? '英祖의 悲劇' 外面한 偏見;粵譯:分享唔到權力?「英祖悲劇」嘅外向偏見)". 新東亞. 2013年10月18號. 喺2019年4月7號搵到. 
  7. "세종과 소이의 러브라인, 사실상 '패륜'?(漢諺:世宗과 소이의 러브라인, 事實上 '悖倫'?;粵譯:世宗同所伊嘅愛情綫,事實上係「不倫」嘅?)". OhmyNews. 2011年10月28號. 喺2019年4月14號搵到. 
  8. 《朝鮮王朝實錄》英祖90卷,三十三年(1757年,清乾隆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一日,第四則. 是夕, 判府事兪拓基、左議政金尙魯、右議政申晩、左參贊洪鳳漢及兩司長官ㆍ儒臣, 咸待于闕中。……上乃御齋殿, 命承旨書傅位之敎, 承旨閣筆曰, ‘死不敢書’, 命諸臣追入, 更命東宮入侍, 東宮進伏……東宮退出, 下階昏窒不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