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泛泰民族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關於定題[編輯]

我初時諗住定題做《壯泰民族》,對應中文版嘅《台語民族》,因爲「台」嘅粵音韻母歪咗,要避開「台」字,而Nothern Tai, Central Tai, Southwestern Tai都係台語民族(亦即成個泰語族、或者叫壯泰語族,Tai Languages),喺中國慣稱前兩者做壯,最後叫泰,所以夾埋做壯泰民族可以對應到所謂嘅台語民族。但篇文章係譯自日文嘅,日文嘅「タイ族」實質就係(泛)泰,噉範圍實質上收縮爲Southwestern Tai,我諗,呢度可能涉及到拆文章嘅問題,但唔理佢住,既然譯自日文,噉就同日文版掛鉤,就咪理中文版係咩回事喇。--S7w4j9 (傾偈) 2017年5月6號 (六) 15:41 (UTC)

關於thai來源於「大」[編輯]

我尋晚將日文維基呢條料放上畀朋友探討下,我哋諗應該係可信嘅。中文本身就有噉樣嘅用例,「太」就係派生自「大」,呢兩隻字字形好似,發音上亦聯繫緊密,啱好係濁變送氣清嘅變化。比如「太湖」,實質係「大湖」,個意思譯成英文就係the great lake。

對於台語,呢個字彙可以唔送氣,比如傣族自稱/taj51/,齊族自稱Tày,佢哋都唔送氣,緊緊係濁變清嘅變化。關於中文嘅「大」點樣喺台語演化出「自由、人」嘅意思,之後我會繼續譯日文嘅料。順帶一提,傣族嘅自稱嘅聲調係摺合到雲南話嘅,喺雲南話呢個調係上聲,所以喺普通話讀dǎi,廣州話亦可以仿照讀daai2。而審音配詞字庫定音做taai3,係因爲中國傣族原本就係叫泰族,1949年以後爲咗同泰國泰族區分(順帶講,Southwestern Tai嘅自稱從南到北,唔同方音有細微變化,泰、傣嘅區別就係一例),加咗人字邊生造咗個字,字音用摺合嘅雲南話發音,呢個就係佢嘅來頭。若果唔摺合雲南話嘅聲調,直接將傣話聲調放入普通話,傣字會係讀dài。--S7w4j9 (傾偈) 2017年5月11號 (四) 11:01 (UTC)

關於Lao(老/寮),一啲額外料[編輯]

老/寮作爲自稱,唔淨係老族人噉講,呢個詞其實泛見於成個壯泰語支嘅語言,喺泰文,佢嘅形式係เรา(RTGS轉寫:rao;音標:/raw/),意思係我哋、我、你,係用喺隨性場合嘅代詞。喺壯文,佢嘅形式係rauz,呢個係拉丁壯文,方塊壯文係「僚」,意思係「我哋」。歷史上壯人、布依人等叫過做僚人,個名就係取自呢個「我哋」,亦係一種自稱。

講樣你哋估唔到嘅嘢。粵語中有同源詞。就係「佬」,廣州話由於元音高化,aa音轉o音,做lou5,而喺廣州北郊嘅郊區話,佬讀laau5*1,噉樣你哋就可以睇得出佢同壯侗語嘅聯繫。喺粵語,呢個詞演化成代詞,中性偏貶,作爲代詞,同泰文一樣可以用喺隨性場合,比如「你哋班閪佬咁鬼衰嘅」,好隨性嘅講法。由於漢人同壯侗系越人接觸時,聽到佢哋佬佬聲(「我哋」作爲常用詞,絕對會經常聽入耳),咪將呢班人嗌做佬(十足十越南人嗌客家人做ngái噉,「𠊎」嘅空耳),久而久之,佬就變成一種稱呼借入粵語。

無論係老,定係寮,佢哋都係呢個侗台詞彙嘅形式,反映喺粵語,音路有啲唔同:老呢條綫走嘅係元音高化,即係/aw/變/ɔu/再閉口化成/ou/;寮呢條綫走嘅係介音滋生,據鄭張學說,上古漢音嘅r音喺後世會演化成介音-j-,比如家嘅上古音係kra,都晚期中古就變爲kia,同樣/raw/嘅/r/流音化成/l/時,亦都滋生咗介音,成/ljaw/,廣州話經歷咗韻腹轉移,變成/lju/嘅發音。

寮呢條綫,查咗《廣韻》,係四等韻leu,四等亦即意味佢係古一等、洪音四等,所以佢係畸變自一等韻嘅laux,以後廣州話唔再分三四等,就合成咗liu4音。

個人認爲,喺音路上,寮比老行多幾步,多咗介音滋生,然後韻腹移位,老尚且係一等高化,僚係一等變四等再同三等合流,所以相對來講,老更貼近侗台原音,所以我支持將Laos國譯做老撾,而非寮國。何況呢個同源詞喺粵語中就表現爲lou,用返lou音都係理所當然。

抄送畀CedricCantona,記得你哋就Laos要用老撾定寮國嘈過一輪,呢度提供一個語言學嘅視角畀你哋參攷。我認爲,無論係漢語定係百越語,都係粵語嘅一部分,瞭解佢哋兩個,等同瞭解自己,呢度就做個百越語嘅解說啦。--S7w4j9 (傾偈) 2017年6月8號 (四) 14:58 (UTC)

六詔同南詔[編輯]

泰國同英國方面一直有聲音話六詔、南詔係泰族嘅,但中國方面唔認,我自己都覺得佢哋應該係白族而非泰族國家。anyway,作爲一種講法可以收錄,而且唔咁強調泰族色彩,就噉提下,應該係得嘅。--S7w4j9 (傾偈) 2017年7月10號 (一) 07:43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