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昭弑君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導覽 跳去搵嘢

司馬昭弑君三國末年喺曹魏發生嘅事件,魏國皇帝曹髦想借發動兵變做低大將軍司馬昭嚟攞返權力,但喺最後反而畀司馬昭嘅親信殺害。因為喺甘露五年(260年)發生,所以又叫做甘露之變

背景[編輯]

曹髦年幼就畀司馬師擺上台做皇帝,接替畀司馬師廢咗嘅曹芳。司馬師之後喺許昌病死咗,佢嘅細佬司馬昭繼承咗父兄留落嚟嘅基業,繼續控制曹魏政權。甘露四年正月,魏地中幾次見有,大家都話好吉利。然而曹髦認為龍既唔喺,亦唔喺,反而屈喺井,唔係一個好兆頭,於是作咗首《潛龍詩》嚟表達自己嘅不滿,司馬昭知道後就好唔中意佢[1]。經過曹芳之後,皇帝身邊守衞減省,只有老弱之兵,連鎧甲都無[2]

經過[編輯]

甘露五年五月,曹髦年少尚氣盛,見到無乜守衞,就知皇帝威權都無乜淨,好嬲,唔想受廢帝之辱。佢就召侍中王沈尚書王經常侍王業三人,想討伐司馬昭。王經勸諫佢,借春秋來講,話四面都係司馬昭,守䘙依啲嘢根本無用,一旦做咗,只會更加之惡劣,隨時失國。曹髦唔聽,王沈同王業就去報告司馬昭。曹髦知道後仍然帶住幾百人去攻打司馬昭嘅屋企,中途雖然趕走咗嚟鎮壓嘅司馬伷,但結果都喺畀司馬昭嘅親信賈充指使太子舍人成濟一劍刺死[3]。曹髦死咗之後,畀求求其其咁埋葬喺洛陽西北三十里嘅湹澗之濱[4]

軼事[編輯]

  • 曹髦講咗句「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廢辱、今日當與卿自出討之。」後世人以依句講以依件事,亦化為成語,話人意圖盡露。件事唔見於《三國志》,而係見於《漢晉春秋》。
  • 東晉嘅晉明帝司馬紹喺聽完大臣王導講述司馬懿點樣發動高平陵之變同埋司馬昭弒君嘅過程之後,將面伏喺床度講道:「如果真喺似你咁樣講,晉室嘅國祚又點會長遠呢!」[5]

參考[編輯]

引用[編輯]

  1. 《漢晉春秋》:景耀二年,魏甘露四年,正月,先是魏地井中屢有龍見。是時龍仍見,咸以為吉祥。帝曰:「龍者,君德也。上不在天,下不在田,而數屈於並,非嘉兆也。乃作潛龍之詩以自諷,司馬文王見而惡之。
  2. 《漢晉春秋》:自曹芳事後,魏人省徹宿衛,無復鎧甲,諸門戎兵老弱而已。
  3. 《漢晉春秋》:曹髦見威權日去,不勝其忿。乃召侍中王沈、尚書王經、常侍王業,謂曰:「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廢辱,今日當與卿自出討之。」王經諫曰:「昔魯昭公不忍季氏,敗走失國,為天下笑。今權在其門,為日久矣。朝廷四方皆為之致死,不顧順逆之理,非一日也。且宿衛空闕,兵甲寡弱,陛下何所資用,而一旦如此,無乃欲除疾而更深之邪禍殆不測,宜見重詳。」帝不聽,乃出懷中板令投地,曰:「行之決矣!正使死,何所恨況不必死邪!」於是入白太后。沈、業奔走告文王,文王為之備。髦遂帥僮仆數百,鼓噪而出,昭弟屯騎校尉伷入,遇髦於東正車門,左右訶之,伷眾奔走。中獲軍賈充又逆髦,戰於南闕下,髦自用劍,揮眾欲退,太子舍人成濟問充曰:「事急矣,當云何?」充曰:「公畜養汝等,正為今日。今日之事,無所問也。」濟即抽戈犯躍,前刺髦,刃出於背。
  4. 《漢晉春秋》:丁卯,葬高貴鄉公於洛陽西北三十里湹澗之濱。下車數乘,不設旌旄,百姓相聚而觀之,曰:「是前日所殺天子也。」或掩麵而泣,悲不自勝。
  5. 《晉書·卷一·帝紀第一》:明帝時,王導侍坐。帝問前世所以得天下,導乃陳帝創業之始,及文帝末高貴鄉公事。明帝以面覆牀曰:「若如公言,晉祚復安得長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