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百合之塔事件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導覽 跳去搵嘢

姬百合之塔事件日文ひめゆりの塔事件)係1975年7月17號發生喺沖繩絲滿日本新左翼激進派針對當時日本皇太子明仁親王同太子妃美智子游擊事件。當日發生嘅白銀醫院事件喺下面都有介紹。

概述[編輯]

共有四名新左派成員針對日本皇太子夫婦實行恐怖事件,後者當時代表皇室二戰後首次訪問緊沖繩縣。事件如下:

  • 白銀醫院事件:沖繩解放同盟準備會(沖解同(準))嘅兩名成員潛入白銀醫院,從醫院向安保車輛𢫕玻璃瓶、士巴拿、石頭等造成損壞。
  • 姬百合之塔事件:廋喺洞窟(姬百合山洞)入便嘅共產主義者同盟戰旗派(西田派)撈沖解同(準)兩名成員,向太子腳底𢫕唨一隻火樽,火燒獻花台。

事件背景[編輯]

沖繩復歸後舉行嘅沖繩國際海洋博覽會度,有報導皇太子夫婦會訪問沖繩縣,參觀絲滿市座姬百合之塔並捐贈鮮花。呢個係二戰日本皇室首次訪問沖繩。昭和天皇喺戰爭結束後嘸耐即做「戰後朝聖」行遍日本全國各地,撈隨從講到「嘸阻止得到戰爭,令到國民受到呢趟災難,好抱歉。噉時,退位都可能係一種方式來履行種職責,但係都想去探、畀安慰畀啲失去親人或者啲需要幫助嘅人,鼓勵啲勞力工作嘅人,等日本得早啲得重建好。噉樣可以按照新憲法嘅精神建立人民戥皇室之間嘅關係。」

1975年初,沖繩解放聯盟準備會,倡導「沖繩人自己解放沖繩」嘅,宣稱會「不惜流血阻止皇太子上陸」,並話「彈劾大日本帝國十五年戰爭入便嘅侵略殖民主義」「彈劾日本軍隊喺沖繩戰役中嘅屠殺」與及「譴責(最高責任人)戰犯裕仁同埋佢代理人皇太子」,決定開展一個月嘅「阻止太子上陸鬥爭」。 6月18號,沖解同(準)喺摩文仁丘嘅日軍慰靈塔上使顏料寫「唔會原諒日軍暴行」、「以死阻止皇太子上陸」、「大和人躝出沖繩」、「皇太子ce2」等字樣作為「鬥爭前奏」。

沖解同(準),最終喺7月10號決定行動計畫係「喺姬百合山洞gap1伏䁓候皇太子並抌火樽、鞭炮」,沖解同派系成員知念功撈西田派成員,兩人喺11號匼入「姬百合山洞」。有講知念功係閱讀唨沖繩歷史、尤其係沖繩戰嘅記錄之後入去嘅。佢後來話:「呢個場『鬥爭』嘅目的唔係為唨殺死皇太子同太子妃,而最終目的係拉皇太子同埋王室入到『審判鬥爭』去追究『天皇制度戰爭責任』」。

回應沖繩縣知事屋良朝苗嘅意圖,沖繩縣工會理事會(沖縄県労働組合協議会),喺衹有三位高官嘅會議上決定嘸做出行動去應對「反對海洋博覽會」同「反對皇太子訪沖」嘅呼聲;駐日美軍基地勞工組成嘅全沖繩軍工會佮埋全日本自治團體工會(自治労)沖繩等工會喺海洋博覽會場附近嘅那霸市內沖繩絲滿市、沖繩南部其他地區啲埞舉行示威、各行業定時罷工、抗議工作場所集會,共有幾萬人表示「反對皇太子訪沖」。

警備[編輯]

7月17號皇太子抵達陣時,沖繩縣警察總部由3,700 名警察守衛,其中包括有約 1,000 名支援部隊來自其他縣。初初警察廳保安局警備科已經宣布從大陸派遣 5,000 名防暴警察,但三木內閣驚沖繩同大眾媒體批評「警備過剩」,同時屋良知事樂觀認為「警察話嘅會有火樽飛啲嘢係嘸會發生嘅」,警衛人數因此着大大減少[1] 。沖繩縣警察喺皇太子同太子妃來訪前對啲左翼活動人士進行唨檢查,但忽視唨有左翼活動人士抵達沖繩嘅情況,並出現唨車載收音機着盜等啲失誤。 [2]

警備部部長佐佐淳行,着警察廳派遣擔任警備責任人員嘅,喺皇太子夫婦來訪之前,堅持要確認地底洞內安全,但着沖繩縣知事同沖繩縣警察負責人反對,因為「踏入『聖域』土地會忤逆縣民感情」、因此冇執行得到[3]話,佢自著述有。

發生[編輯]

白銀醫院行動[編輯]

晏晝時分,沖繩解放同盟準備會嘅兩名活動家(川野純治等)偽裝成「病人」同「訪客」,喺絲滿市白銀醫院「入院」,從三樓嘅陽台抌玻璃樽、士巴拿、石頭等到下方經過緊嘅皇太子同太子妃嘅車輛,高喊「皇太子誃、反對天皇制」,警備車輛着損壞。兩人因現行妨害公務執行罪着捉。呶陣時試阻止犯罪嘅醫生着毆。[4]

姬百合之塔行動[編輯]

姬百合山洞嘅知念功等兩人使無線電聽住包括埋白銀醫院事件等地面資訊,透過實況中繼廣播曉知皇太子同太子妃到唨姬百合之塔喺下晝一點踏一。佢哋喺地下洞穴架好梯,挽到地上,抌唨一粒火樽到皇太子腳底。
火樽直接抌中獻花台並燒着火,但對皇太子同太子妃冇大傷害乜嚌,衹係太子妃喺警察保護下跌落地陣時受傷。知念等人捱捉,作為違反「禮拜所不敬罪」(日本刑法第188條第1款)與及「火樽處罰法」嘅現行犯。
噉時,戒備森嚴嘅沖繩縣警察着火樽嚇到,放棄任務走唨佬。之但係,一名皇宮衛隊嘅衛兵擒住個激進人士,個試圖從山洞挽出嘅,並拉住佢防止佢繼續掟樽。
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皇太子除開嗌唨陪同佢做嚮導嘅「姬百合會」會長表達關心安恙之外,仲要求有關人員毋處置啲警備負責人,啲對項事件發生感到嘸安嘅。[5]然之後,就同太子妃一起按計劃完成唨跟尾啲日程。

事件發生後[編輯]

審判[編輯]

審判嘅結果,喺「白銀醫院」兩人着判有期徒刑1年6個月,「姬百合之塔」兩人着判有期徒刑2年6個月(經高等法院確定)。

檢方喺沖繩解放同盟準備會嘅聲明、機關報、繳得嘅文件之類之中冇發現到任何表述暗示有「暗殺皇太子」嘅,考慮埋間接證據,取消丟「謀殺未遂」項控告。隻判決捉四人啲行為描述成「對民主嘅挑戰」,但冇認定有檢方項指控「對王儲夫婦造成唨危及生命嘅傷害」。

處置警備相關人員[編輯]

雖然有得到上文所述請求自皇太子毋懲罰警備相關人員,但沖縄県警察本部長加藤昌因自行削減警備、冇畀許可做事先確認喺現場而着減薪處分;警備負責人警察廳警備局警備科長佐佐淳行提交有辭呈但着拒絕接受。之後,佐佐淳行捱免去警備科科長嘅職務,轉任三重縣警察本部長。

事件後嘅皇室訪問[編輯]

皇室訪問沖繩嘅利弊引起唨爭詏,令到跟尾趟「海邦國體」國運會(42屆國民體育大會)着謹慎對待多啲。昭和天皇因病未訪問得就噉去世。之不過,喺擁有18萬幾棟柱嘅摩文仁丘度,明仁皇太子代讀唨昭和天皇嘅話語:「有感深深嘅悲傷同痛苦」。雖然有人話「呢個卒之令人釋懷得」,但喺會場嘅招待會上左翼人士缺席,表明沖繩仲係有複雜嘅情況;而集會嘅迎賓隊伍高舉有橫幅「由心祈求天皇陛下痊癒」同「衷心感謝天皇陛下嘅話語」。

其他[編輯]

  • 1977年9月28號,知念着拘留期間,發生唨達加日航劫機事件,犯罪集團要求釋放知念等9人,但知念拒絕接受。
  • 當時,當地報紙《沖繩時報》嘅記者喺姬百合之塔採訪陣時喺TBS節目中話「關注到有一個可疑人士」,演播室觀衆讚佢「獨家報導」。之但係因爲明知有「嫌疑人」但冇報警,佢就着工作室同媒體詬病。
  • 當時流行化纖連衣裙,但如果啲面料捱燃燒瓶嘅火焰燒着,啲化纖就可能會融化並透過化學灼傷而造成嚴重傷害,所以警察請求宮內廳女官長幫準備棉麻衫;而當日着嘅係麻衫。
  • 喺事件發生 35 年後,川野喺 2010 年名護市議會選舉當中得當選社民黨推薦候選人;喺投票日前,呢個事件喺部分市民當中流傳,但大多數市民並嘸知曉[6]

[編輯]

  • 知念功, 編 (1995). ひめゆりの怨念火. インパクト出版会. ISBN 4-7554-0049-X. OCLC 674777827. Text "和書" ignored (help)

[編輯]

  1. 佐佐淳行 『わが上司 後藤田正晴』 文春文庫、2002年、92頁
  2. 佐々淳行 『菊のご紋章と火炎ビン』 文藝春秋、66頁
  3. 佐佐淳行 『菊のご紋章と火炎ビン』 文藝春秋、60頁
  4. 佐々淳行 『菊のご紋章と火炎ビン』 文藝春秋、77頁
  5. 佐々淳行 『菊のご紋章と火炎ビン』 文藝春秋、84頁
  6. 皇太子ご夫妻“襲撃”元活動家が名護市市議に当選 辺野古に反米・反日グループ集結? 2/2P 産經新聞 2010年10月9日

睇埋[編輯]

出面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