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都制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複都制粵拼fuk1 dou1 zai3)係種國家設置多個首都嘅制度,相對嘅概念係只設置一個首都嘅單都制。有住廣大領土嘅國家多數會噉採用。有兩個京都時稱爲兩都制loeng5 dou1 zai3)、兩京制loeng5 ging1 zai3)。

另外,複都制亦指將國家嘅首都機能分散入多個都市嘅制度。關於現代嘅複都制請參照首都#特殊情況

中央集權國家嘅複都制,皇帝常住嘅都城叫「上京」、「上都」、「京城」、「皇都」、「京師」,其他嘅都城叫「陪都」、「留都」。不過,同陪都對應嘅語句喺西洋係無嘅,呢樣係東亞先有嘅嘢,稱呼做陪都制pui4 dou1 zai3)。陪都亦係國都,皇帝搬去陪都唔係遷都,而係陪都升咗格。比如日本史中講嘅難波遷都,正確講法係天皇嘅陪都巡守同皇都昇格,同搬咗國都嘅遷都唔同[註 1]

皇帝留喺陪都時,皇帝唔喺度嘅皇都裏頭會設置國政代理,喺限制權限嘅基礎上由太子監政叫做「太子監國制」,託付畀信賴得過又有力支撐朝政嘅重臣嘅做法叫做「留守官制」。

羅馬帝國嘅複都制[編輯]

喺2世紀後半,喺羅馬帝國出現正帝副帝嘅分治,到戴克里先皇帝時代,帝國分成東西兩部,兩位正帝同兩位副帝夾埋成四帝共治。於是設置四都:尼歌美地亞(希臘文:Νικομήδεια,轉寫:Nikomedeia;即而家嘅伊茲篾,土耳其文:İzmit)、士妙雍(拉丁文:Sirmium)、米迪柯拉農(拉丁文:Mediolanum;即而家嘅米蘭)、奧古斯塔·堤里維羅隆(拉丁文:Augusta Treverorum;即而家嘅堤雅),就噉羅馬失去咗首都機能,但名義上繼續係帝國嘅首都。之後,西方正帝君士坦丁一世統一咗帝國,喺東方建立新都君士坦丁堡

395年,東帝狄奧多西一世(西帝由佢年幼嘅細仔霍諾留喺形式上擔任)死咗,大仔阿卡狄奧斯做咗東帝,設置兩個都城:東面嘅君士坦丁堡、西面嘅米迪柯拉農(之後遷都去拉文納),羅馬帝國進一步東西二分成拉丁文圈同希臘文圈。

中國嘅複都制[編輯]

中國嘅複都制開始於城邦時代嘅周朝。周朝興起於關中呢塊渭水流域嘅盆地,佢嘅東方係殷商呢個華北平原諸國嘅盟主,周滅商後,喺關中到呢個平原嘅出口度,有個洛水流域嘅要衝,就喺嗰度建設咗洛陽,作爲支配東方諸國嘅據點,之後又有作爲長安前身嘅關中嘅鎬京,佢同洛陽成爲周朝兩個據點,以此君臨天下,作爲諸侯呢班臣從城邦嘅盟主。

四大古都同兩京制[編輯]

喺中國,洛陽南京西安北京並列做中國四大古都,其中洛陽同西安係東西二都,南京同北京係南北兩京,佢哋嘅並列同兩京制喺中國嘅歷史有關,呢個涉及到中國政治格局嘅變遷。以殘唐五代爲界,喺之前嘅格局係東西競爭,之後轉爲南北競爭[1]。喺之前,關中係根本重地,因爲西北面有重點防範嘅遊牧民族,靠住函谷關可以東進去謀中原,可以西退閉關自守,所以定都西安有重大軍事意義,比如周武王東征滅商、秦始皇滅六國、漢高祖以漢中爲基地奪天下、隋唐依靠關隴集團統一中國,都係從關中出發;而洛陽地處中原,喺漢人南渡前,中原係中國嘅文化、經濟核心,憑住呢點洛陽亦攞到定都資格[1]

經歷殘唐五代十國嘅大亂,隨住漢人南渡,政治格局轉變爲南北競爭。一方面中國經濟重心轉到南方,結果發展上南北唔平衡,而另一方面南部漢人政權最大嘅威脅在於北部嘅遊牧民族,所以北京成爲爭奪焦點,漢人無咗北京會偏安南方,而遊牧民族攞到北京就可以揮鞭南下。於是定都北京有軍事用意以及均衡南北嘅意義,而南京代表住經濟勢力以及南方作爲退守基地嘅象徵[1]

中國嘅複都制經歷幾個階段:從周朝到漢朝係長安同洛陽嘅東西二都,用來控制關中、中原呢兩部分;到唐代時前期以東西二都爲主,後期轉變爲多京制,宋遼金時代流行環抱護衛嘅多京制,到明朝設南北兩京,入到南北均衡嘅時代[2]。另外,南京同北京嘅名亦係來自明代時嘅兩京制度,但喺明清時係民間俗稱,論正式名,明朝嘅南京叫應天府,北京叫順天府;清朝嘅北京叫順天府,南京叫江寧府;直到民國,南京同北京先成爲各自嘅正式名。

[編輯]

  1. 天平十六年(744年),聖武天皇離開恭仁京、行幸難波,一時之間難波定爲皇都,呢個係由陪都昇格爲皇都,而非搬咗國都。遞年天皇還幸平城京,於是難波又再變返做陪都。法制史學者瀧川政次郎指出話「喺古來嘅日本史中,叫做遷都嘅事太過多」(従来の日本史では、遷都ということが多すぎる;《京制及都城制研究》)

[編輯]

  1. 1.0 1.1 1.2 十年砍柴 (2014年4月20號). "明朝南北「兩京制」的成本與風險". 騰訊文化. 喺2017年1月24號搵到. 
  2. "從「兩京」到「五京」 中國古代如何選擇「政治副中心」?". 手機鳳凰網. 北京晚報. 2016年5月31號. 喺2017年1月24號搵到. 

參攷資料[編輯]

  • 瀧川政次郎 (1967年). 《京制並に都城制の研究》(京制及都城制研究). 法制史論叢第二冊 (用日文寫). 角川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