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瀾書院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文瀾書院粵拼man4 laan4 syu1 jyun2),係一間舊時喺廣州西關嘅書院,喺而家廣州市荔灣區下九路廣州酒家隔離嘅文瀾巷度,原係嘉慶年間富商鄉紳成立嘅清濠公所,旨在清理下西關各濠涌,亦係士紳階層議事、文會友之所,文昌廟係渠嘅附屬建築。1911年,省城各界率先喺文瀾書院宣布廣東獨立。1928年畀改造成中山戲院,共和國後變成南方玉雕廠,玉雕廠宜家剩低文瀾巷一間舖面。

[編輯]

背景[編輯]

清末嗰陣下西關河涌好多,逢雨必氾濫、淤塞,啲街坊就推舉十三行洋商潘(能敬堂)、盧(廣利)、伍(怡和)、葉(大觀)四大富家攬頭夾份去清理濠涌。跟著,士紳何太清(進士)、鍾啟韶潘如彥龔在德顏平章桂清槐同埋一啲商行巨賈,群埋四大富豪,發起成立咗清濠公所。清嘉慶十五年(1810年)更由何太清等報請廣東布政使司、布政使曾燠核准,以下九甫繡衣坊(今日下九路肉菜市場、婦女兒童百貨公司以至原南方玉雕廠一帶)大屋十二間改建成公所屋宇。呢個係文瀾書院嘅前身[1]

大屋原先係義豐洋行商人蔡昭復嘅物業。乾隆五十年(1785年),蔡因還唔到外商啲債,官府就查封大屋抵債,各洋行商人就買低渠成為咗共有物業。

清濠公所創立同年,諸巨頭再次擴建公所,改名文瀾書院,由於文瀾書院嘅成員大部分都係科舉考試嘅人,所以佢哋成日都嚟拜文昌帝嘅又喺後邊起咗間文昌廟,定落「以文會友」嘅宗旨,廣聚粵中仕子。

活動[編輯]

書院開初係由經銷洋貨大戶盧、潘、伍、葉四家按年輪值打理,後因「文風日盛」,改每年公推紳士十二人管理。所謂「文風」其實係設文會徵文,設獎金獎取錄啲書友咁。成為文瀾書院會員重有條限定:寓居西關嘅人係要稅業三十年後進庠入式,先至畀入院。不過嗰陣外洋歸來粵僑同廣州啲洋商唔少住喺西關,因此文瀾書院變埋紳商聚集嘅地方。嗰陣就好似粵省商會會長許芝軒,同時亦係文瀾書院大紳,重有易蘭生張弼士盧乃潼呢啲商賈,都成日出入書院,參與地方事務[2]

由於聚集唔少名流,「粵省科場士子,皆以入院為榮」,而「科場得意者多出身院中」。文瀾書院設立最初嘅50年間,西關一帶就有成幾十家中咗翰林進士,傳出下西關係風水寶地嘅佳話。而唔少港澳、海外歸僑同天津漢口上海啲粵幫商賈,喺下西關呢頭買落或自建物業,「以效孟母擇鄰之雅」。

文瀾書院雖有書院之名,實際上唔係升學應試嘅地頭,而係一個文會,類似城市文士沙龍咁,嗰陣得啲有生員以上功名嘅廣州士紳先至入到書院度活動。啲書友講天又講地,文瀾書院慢慢,就演變成廣州士紳介入本地管治嘅議事堂。隨著晚清紳權擴展,文瀾書院亦日益喺地方管治事務度加深咗影響[3]

地方運動[編輯]

1906年(光緒三十二年)9月清政府發出咗「預備仿行憲政」上諭,廣州啲中意搞憲政嘅新派士紳,同廣東省法政學堂啲教習,就一齊發起喺1907年(光緒三十三年)11月6號,正式喺文瀾書院成立廣東地方自治研究社,社長係舉人梁慶桂。初有社員172人,其中有士紳約佔90%[4]

1911年黃花崗起義以後,兩廣總督張鳴岐,水師提督李准等為首嘅清朝軍政當局,加強鎮壓同防範革命活動。10月25號,廣州城內紳商各團體喺文瀾書院集會,江孔殷主持咗呢次集會,討論「廣東提倡獨立,不如利用官府改良獨立」意見,通過成立改良政治總機關等決議。

後尾民軍陸續由各地抵達廣州,水師提督李准、兩廣總督張鳴岐轉軚支持革命黨人,同意獨立。11月8號,以商界團體為主嘅各界代表,喺省諮議局討論獨立問題,決定咗搵張鳴岐、龍濟光去做正、副都督,喺十一月九日宣佈獨立。後尾張鳴岐走咗佬,龍濟光亦褪軚,各界代表唯有重新開會,搵胡漢民做都督,陳炯明做副都督,直到十一月中,先至成立廣東軍政府。[1]

解散[編輯]

文瀾書院多年發展,積累唔少勢力同資產,持有過號稱廣州「酒家之冠」嘅文園酒家。1918年前後,羅崧藩入主文瀾書院,喺長達10幾年任內大肆貪污書院資產收入,1929年市工務局長程天固為推進西關清濠修路,就諗到搵大鱷羅崧藩來開刀,派出咗稽查員喺書院會友公宴帶走羅同渠嘅財務。事件驚動唔少要人,軍部同警隊偵緝隊等都想刮返羅,時粵軍要人梁鴻楷都有出面,但冇結果。程天固邀請財政局會同工務局,聯審逼使羅交出產據清算各項帳目,文瀾書院啲產業畀公開拍賣,所得資金一半畀工務局用去清河渠,一半去咗搞西關市立第二中學校[5]

遺物[編輯]

2007年陣嘅石碑。

光緒八年(1882年)文瀾書院清濠公所自立記述組織活動嘅石碑,原先安置喺恩寧路逢慶首約度。共和國後畀定為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後嘅恩寧路河涌改造後下落不明。

參考[編輯]

  1. 1.0 1.1 广州西关的文澜书院
  2. 广州西关文澜书院的绅商活动 陈曙风
  3. 广东的社会自治传统 吴钩
  4. 广东地方自治研究社成立[失咗效嘅鏈]
  5. 文澜书院:以公益而兴,因公益而亡

睇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