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組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導覽 跳去搵嘢

新九組,係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喺1992年當時為1995年香港立法局選舉所設立嘅九個新功能組別

內容[編輯]

彭定康喺1992年上任港督之後,喺當年嘅第一份施政報告推出政改方案,內容包括改變最後一屆立法局嘅組成同取消所有區議會委任議席等。根據方案,最後一屆香港立法局會大幅度增加直選議席,以及增加九個功能組別:

  1. 漁農、礦產、能源及建造界
  2. 紡織及製衣界
  3. 製造界
  4. 進出口界
  5. 批發及零售界
  6. 酒店及飲食界
  7. 運輸及通訊界
  8. 金融、保險、地產及商業服務界
  9. 公共、社會及個人服務界

立法局表決[編輯]

《1993年選舉規定(雜項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實施前四項建議嘅改革,以及《1994年立法局(選舉規定)(修訂)條例草案》實施後三項建議嘅改革,分別喺1994年2月24號同1994年6月30號喺立法局通過,[1]即使港澳辦主任魯平不停打電話去遊說立法局議員對彭定康提出嘅政改方案投反對票或棄權票[2]

彭定康提出嘅政改方案有十四項修正案。[3]李鵬飛自由黨同埋盟友試圖去修改彭定康方案以保障功能組別嘅利益,魯平動員佢嘅立法局內嘅盟友去支持李鵬飛嘅修正案,其中身兼匯豐銀行董事會成員嘅立法局議員鄭海泉因受到董事局主席浦偉士爵士嘅壓力而投票支持自由黨修正案,[4]不過自由黨嘅修正案喺1994年6月29號因為政府三名立法局官守議員投嘅反對票而以28對29票嘅一票之差被否決[5]

劉慧卿提出喺1995年立法局選舉中實施全面直選嘅修正案得到港同盟民協嘅支持,但係因為匯點四名立法局議員棄權而以20對21票嘅一票之差被否決。

結果[編輯]

同以往嘅功能組別最大嘅分別,就係新九組嘅選舉方法。任何喺1991年人口普查中報稱從事其中一個行業嘅在職人士,都會自動成為新九組其中一組嘅選民,當時嘅選舉事務委員會重選用左「在職人士多一票」作為宣傳口號。因為新九組都係一人一票產生嘅,而選民數目高達106萬,所以呢九個議席變相成咗直選議席。當時嘅北京政府認為彭定康係鑽《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嘅漏洞而大表不滿,佢因而被當時任職港澳辦主任嘅魯平鬧佢做「千古罪人」。最後,北京政府宣佈放棄「直通車」(即係原來中英政府協定最後一屆立法局會自動過渡成為第一屆特區立法會);並決定「另起爐灶」,成立預委會以及臨時立法會

  1. 漁農、礦產、能源及建造界:曾健成
  2. 紡織及製衣界:梁耀忠
  3. 製造界:李卓人
  4. 進出口界:唐英年
  5. 批發及零售界:周梁淑怡
  6. 酒店及飲食界:陳榮燦
  7. 運輸及通訊界:劉健儀
  8. 金融保險地產及商業服務界:鄭家富
  9. 公共、社會及個人服務界:黃錢其濂

影響[編輯]

1997年,特區政府研究第1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功能界別嘅時候,有一少部分人建議以新九組作為新嘅功能組別,但係政府冇採納呢個意見,並最後以現時嘅廿八個功能組別選出議員。

2000年代,喺討論香港政制改革初期,仍有一啲人士建議香港立法會嘅功能界別可以仿效呢個做法,以達致接近普選嘅效果。但係現時所有泛民主派人士要求直接將功能界別取消,所有議席最終都係直選產生。

與此同時,部份建制派人士為保留功能界別,支持增加功能界別民主成份,例如梁愛詩[6]

參考[編輯]

  1. Loh 2010, p. 183.
  2. Dimbleby 1997, p. 258-260.
  3. Dimbleby 1997, p. 254.
  4. Dimbleby 1997, p. 258-259.
  5. Chung, Sze Yuen (2001). Hong Kong's Journey to Reunification: Memoirs of Sze-yuen Chung.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p. 210.
  6. 梁愛詩倡功能組別撤公司票 撐議席值得保留 建議調整界別增選民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08年1月13號,.,《明報》,2008年1月5號

出面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