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本漢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高本漢
Bernhard Karlgren.jpg
高本漢
原文名 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
出世 (1889-10-15)1889年10月15號
瑞典延雪平
1978年10月20號(1978-10-20)(89歲)
瑞典斯德哥爾摩
國籍  瑞典
職業 漢學家、語言學者

高本漢粵拼gou1 bun2 hon3瑞典文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1889年10月15號1978年10月20號),係瑞典漢學家語言學者文獻學者,係位提升咗瑞典漢學水準嘅大學者,有水準級學問。佢喺中文音韻學,特別係上古音中古音研究當中非常之有名。

生平[編輯]

16歲時佢就搞瑞典中部達拉納地方方言嘅研究,出版最初嘅學術論文,好早就嶄現學問頭角。之後1907年到1909年間,佢去瑞典烏普薩拉大學,喺約翰·倫調瑞典文Johan Lundell教授麾下專攻俄文。佢對比較音韻學有興味,作爲斯拉夫學嘅專攻學生,佢覺得歷史比較音韻學亦適用於中文,當時幾乎無人試過噉做,於是佢決意用呢個手法從事中文研究。喺瑞典無人教中文,所以佢去俄國聖彼得堡,跟住伊鳳閣俄文Иванов, Алексей Иванович (синолог)教授,用約兩個月時間學中文。之後1910~1912年間佢滯留喺中國,一方面學中文,另一方面收集中國各地24個方言,用羅馬字記低,比較、整理啲音詞,留低佢哋嘅語音學記錄。然後1912年1月,佢返去歐洲,先喺倫敦,接住留喺巴黎,到1915年喺烏普薩拉寫博士論文。呢篇論文係用法文寫嘅,之後高本漢好多著作用英文寫。

之後1939年到1959年間,佢擔任斯德哥爾摩東方博物館瑞典文Östasiatiska museet嘅館長。呢間博物館創立於1926年,高本漢嘅前任係位中國考古學、地質學大家,叫安特生,佢喺1920年代就爲中國先史時代考古學作出先驅性嘅業績,之後佢唔限喺先史時代嘅中國,廣泛嘅時代、地域都有觸及。另外高本漢長期同安特生有親密交流,佢仲接手咗佢做緊嘅東方博物館嘅年報(Bulletin MFEA,1929年開始出刊)嘅編輯。高本漢直到1970年代仲繼續做呢件事,佢自身亦有好多著作發表喺呢份年報,同埋博物館出嘅專著

1946年,高本漢發表《Legends and Cults in Ancient China》,質疑古代中國歷史敘述嘅可靠性。佢睇返寫漢代以前中國嘅論文,指出佢哋大半喺採納資料時有住根本、重大嘅瑕疵。尤其喺復原古代中國史時,無序使用各種後代文獻呢點好成問題。用多種資料可以入手豐富詳細嘅信息,但佢哋無用科學嘅手法,所以寫出來嘅嘢變成咗一種劇作。喺20世紀初頭中國亦有同樣嘅議論,高本漢自身亦認佢採納咗啲觀點[1]

業績[編輯]

高本漢開咗個頭,將近代歐洲嘅歷史語言學手法用喺中文身上,又用拉丁字母(同IPA有出入)再構漢字中古音同上古音嘅音值,呢點令佢成爲劃時代嘅研究者。佢仲指出,儘可能往回再構時,會發現人稱代名詞屈折變化。無論點,高本漢嘅目的係想從語言嘅發展、擴散中去明示中國史。以下係《中文嘅發音同聲符》(Sound and Symbol in Chinese)第一章嘅引用。

所以,就算存在其他地方嘅民族移動,都唔會顯示喺中國文化當中,結果就唔存在可以決定年代嘅外部要素,所以可以明言研究古代中國一定靠內部證據。即係,從前24世紀帝堯治世開始嘅中國傳承係可信憑嘅,就算喺古代,中國人都好擅長天文觀測。如果出咗件大事,記低咗中文記錄,呢份記錄肯定喺件事之後作出嘅。換句講,無論成立喺舊時邊個世紀,獲得好大發展嘅中國文明係同中文一齊,喺中國大地上從前2000年前開始存在至今。

此後,以中文爲對象嘅歷史語言學獲得長足進步。作爲先驅者嘅業績,佢提倡嘅音韻系統畀好多人批評。借白一平嘅話來講,「高本漢再構嘅唔係音韻體系,而係音聲。佢輕視咗音韻構造,結果佢再構嘅系統欠缺自然語言有嘅對稱性同格局性。」[2]無論點,佢革新性嘅研究係現代中文歷史語言學嘅基礎,佢嘅好多著作今日仲作爲有價值嘅嘢來做參照[3]

主要著作[編輯]

  • Études sur la phonologie chinoise》. Archives d'études orientales 15. (1915-1926).
    用比較語言學嘅方法復原中文嘅中古音。
  • Ordet och pennan i Mittens Rike》. Svenska andels förlaget. (1918).
    喺1923年出英譯本《Sound and Symbol in Chinese》。
  • Le proto-chinois, langue flexionelle》. Journal Asiatique 11-15. (1920).
    喺呢篇文章,佢主張「吾」同「我」、「汝」同「爾」嘅使用係格嘅變化,話上古漢語係種屈折語
  • Analytic Dictionary of Chinese and Sino-Japanese》. Paul Geuthner. (1923).
    一部可以便利檢索中古音、北京音、廣東音嘅字典。
  • On the Authencity and Nature of the Tso Chuan》. Göteborgs Högskolas Årsskrift 32-3. (1926).
    佢認爲先秦文獻反映咗各地方言,以此來檢證《春秋左氏傳》嘅偽作說。
  • Word Families in Chinese》. 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5. (1933).
    有關詞語系統嘅研究。
  • Grammata Serica, Script and Phonetics in Chinese and Sino-Japanese》. 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12. (1940).
    呢個係部字典,根據包含金文在內嘅漢字聲符,分成各類,來記上古、中古、現代音。亦記埋上古到中古、中古到現代、中古到日本漢字音嘅變化。
  • Från Kinas språkvärld》. Bonnier. (1945).
    概說書。1949年出英譯本《The Chinese Language. An Essay on its Nature and History》。
  • Compendium of Phonetics in Ancient and Archaic Chinese》. 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26. (1954).
    有關中文上古、中古音嘅最新嘅自身學說。
  • 《Grammata Serica Recensa》.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1957).
    1940年《Grammata Serica》嘅改訂版。略稱《GSR》,西洋學者用佢來參照漢字。

[編輯]

  1. 高本漢. Compendium of Phonetics in Ancient and Archaic Chinese(古代漢語語音學綱要). 東方博物館年報, no. 26 (1954): 211-367. 
  2. 白一平 (1992年). A Handbook of Old Chinese Phonology(古漢語音韻手冊). 柏林、紐約: Mouton de Gruyter. 第 3~4頁. 
  3. 羅泰(Lothar von Falkenhausen). Review of Göran Malmqvist, "Bernhard Karlgren: Ett forskarporträtt"(馬悅然評論,「高本漢:研究肖像」). China Review International 8, no. 1 (2001):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