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一副典型嘅㚻作品

粵拼gei1日文やおい(Yaoi)),即係將男性當係女性嚟淫姦[1],後來喺日本發展爲女性讀者而創作,以男男同性色情題材為賣點嘅漫畫同小說嘅俗稱。

概要[編輯]

使用漫畫動畫等原作中嘅男性角色,嚟描寫男男之間性愛關係嘅二次創作作品,呢種性愛關係就叫做「㚻」。

(やおい)嘅語源一般認為係因為作品好多時都只係由性描寫構成,從「山なし(や)、オチなし(お)、意味なし(い)」(冇高潮、冇結尾、冇意義)轉變而嚟。亦有「801」(日語轉音)同「やさい」(蔬菜)(「やおい」常掩飾寫成「や○い」,喺Fanroad雜誌上讀者興起喺其中填入「」而廣為流傳)等嘅黑話。類似概念有「耽美」嘅詞語,但喺㚻領域當中多特別指一次創作。喺歐美等地㚻都稱為「Slash」。㚻愛好者嘅女性被稱為腐女。呢些稱呼喺愛好者之間都作自貶嘅用途。

㚻作品主要採行漫畫繪畫小說等形態。由於角色喜好同人際關係嘅差異,一部作品會產生出五花八門嘅配對組合。

雖然㚻大部分描寫嘅係虛構角色之間嘅戀愛,但係都有人以真實人物(男性偶像運動員音樂家搞笑藝人等)作為角色嚟使用,通稱為「真人同人」。但因為被當事人同關係者見到可能會引發糾紛,呢種作法通常係不可取嘅。

此外,㚻會被批評係揶揄同侮辱男同志,侵害到性少數族群人權。另外採用實際人物嘅虛構性愛關係,以及包含強姦等以未成年者為對象嘅性描寫,喺法律同道德方面上可能產生問題。喺尊重言論自由嘅同時,性騷擾差别用語仇恨言論等問題都會被提出作為抨擊嘅議題。

由嚟[編輯]

一般認為㚻嘅語源出自女性動漫迷同人誌,其實早喺明朝楊時偉嘅《正韻箋》已經有記載。後來日本受到1970年代登場,描繪少年同志戀愛嘅少女漫畫家花之24年組(成員有竹宮惠子萩尾望都大島弓子山岸涼子等人),以及《宇宙戰艦大同號》等動畫風潮嘅影響,喺少女之間都掀起咗同人誌嘅風潮。呢類作品多半只有四頁上下,內容粗製濫造寫完就扔,因此啲人叫佢「冇高潮」、「冇結尾」、「冇意義」[2]。又因為內容涉及少年愛(當時稱之為「ホモ落ち」),「㚻」一詞成為1970年代少年愛嘅進化。

早期建立思想體系嘅提倡者,包括有小說家森茉莉栗本薰中島梓)等人。

喺「㚻」呢個名重未登場之前,呢類作品通常被冠上「美少年作品」、「同志漫畫」、「耽美」之類嘅稱呼。自從少年愛雜誌代表刊物《JUNE》發行以嚟,都曾經有過被叫做「JUNE系」嘅時期。無論係邊種叫法,其內容都捨棄咗現實男男同性愛性慾露骨嘅一面,成為幻想下嘅產物。

由1979年12月20日坂田靖子主編發行嘅漫畫同人社刊《らっぽり》上嘅「㚻特集」開始,[3],以坂田靖子同波津彬子佢哋提出嘅三大特徵,都就係前述冇高潮、冇結尾、冇意義,描繪男同志嘅情感互動。然而作品嘅內容並唔火辣刺激,主角兩人喺相擁之後鏡頭一轉,就切換到第二朝嘅煙草畫面,諸如此類嘅橋段,以今日嘅觀念嚟睇僅屬於軟調情色之作。

最先被稱為「㚻」嘅動漫同人誌類別係《六神合體》同《足球小將翼》。「㚻」一詞主要用喺動漫同人誌上,原創或小說同人誌嘅稱呼通常以「JUNE」為主,但唔知幾時開始亦可使用「㚻」。原本「㚻」係屬於委婉嘅圈內用語,然而近年嚟都有人懷疑呢個詞嘅語感趨於露骨,而改以「耽美」稱之。

近年嚟,啲人意識到㚻成為商業戰略嘅一環,動畫主題歌喺Oricon排行榜上相繼名列前茅,市場都正喺擴大新嘅消費群。隨住「腐女」嘅存在為人知曉,即使係喺圈外,耽美及㚻等詞彙都廣為人知。但若果係閱少女漫畫中涉及耽美及㚻題材嘅作品,可以發現就算作者本人冇惡意,㚻愛好者喺漫畫入面都成為被指責嘅對象(《鹹蛋丫頭》同《紳士同盟》中都出現咗當時嘅圈內用語)。

㚻嘅爭論[編輯]

點解會演變成㚻?[編輯]

一般嘅㚻愛好者會抱持如下理由:

  • 對角色嘅愛。
  • 無法容忍鍾意嘅角色同(自己以外嘅)女性相戀。
  • 唔想畀鍾意角色之外嘅第三者介入故事情節中。
  • 無論㚻嘅起源為何,現在就只係單純將佢視為小說(故事類型)嘅一種。

另一方面,作家同專家則持有下述論點:

  • 對女性特質嘅厭惡(厭女症):針對以往嘅少年愛作品,有唔少人指出其發生背景在於青春期少女對(既有嘅)女性特質懷抱嘅自我厭惡,想成為男性愛上另一個男人。比如唐澤俊一,就充分解釋㚻同耽美係女性對自己女性特徵厭惡而產生嘅結果。本身都創作㚻小說嘅中島梓,喺《タナトスの子供たち》當中亦做咗同樣嘅說明。而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同榮格派心理學權威河合隼雄等人都論及同樣嘅宗旨,係至今以嚟最普遍嘅講法。總而言之,咁樣嘅嫌惡感係少女本身內化咗社會貶抑女性嘅後果。
  • 異性向嘅安全擬仿:藤本由香里認為,現時嘅㚻仍然係水火不容嘅男女關係之中,一塊安心體驗情感嘅領域。透過呢個領域,女性喺情慾上得以從被凝視,居於被動嘅一方中解放。從性愛中被動嘅立場求得解脫,亦可從光臨基吧嘅女性客人上睇到其他嘅例子。
  • 性別認同障礙嘅可能性:神原史保美喺佢嘅著作《やおい幻論》中提倡嘅理論係,鐘意上㚻嘅作者同讀者既有FtM(性別認同障礙嘅一種,指一個人生理上係女性,精神上卻係男性嘅狀態),同時又係Gay(同性向或後生時嘅際遇型雙性向),而佢亦認為自己有可能係FtM-Gay。換言之,或許鐘意㚻嘅女性喺精神上係男性兼男同志,先至有辦法愛上男性(都可以話由於雙重性逆轉,一睇之下會誤以為係普通嘅異性向)。但係就算可以愛上男性,都無法以「女性身分」為對方所愛。由於精神上係男性,想以「男性身份」愛人同被愛,但呢一點卻難以喺現實世界中實現,所以佢哋就透過幻想嘅方式,將呢份希望投射喺㚻作品上。

㚻同男男同性愛[編輯]

喺傳統上㚻作品經常可以睇到下列特徵:

  1. 即使登場嘅男性角色陷入同志戀情,都會堅稱自己係異性向者。
  2. 登場人物喺性愛以外都會分攻受,扮演住擬似男女嘅固定性別角色。
  3. 經常係採用肛交。
  4. 強暴情節唔少。

喺㚻作品出現以嚟,經過好長嘅一段時間。雖然現時社會上獲得某程度嘅容許,創作者同讀者都多半可以享受呢種「虛構作品」嘅樂趣,但對於明白男同志實際面貌嘅人而言會覺得好怪異,呢啲都係不爭嘅事實。現實中嘅男同志對㚻作品同㚻愛好者感到反感同排斥。呢類作品中重有嚴重唔符合現實男同志實況嘅怪異描述。

溝口彰子指出㚻作品好明顯噉對男同志認同避而不談,男同志嘅配對不過係將男女之間嘅浪漫愛置換為男男間嘅關係,劇情充斥住強烈嘅異性向霸權恐同症[4]。不過㚻嘅型態都開始多樣化,近年嚟嘅作品唔一定符合上列嘅弊端。溝口本人亦喺2007年表示,冇講過「我唔係同志」呢種台詞嘅主角,男男情侶其中一方,同埋雙方有同志自覺嘅角色都正在增加當中[5],而㚻作品裡嘅恐同要素都逐漸減少。

近年嘅㚻作品逐漸稀釋以往背德嘅印象,同男性作品一樣,有加強要素嘅消費傾向。然而相對於男性作品明顯嘅萌屬性組合,㚻同耽美作品就更執著於配對 嘅要素。在此同時,呢類作品都產生咗貼近同志真實面貌,描寫現實男性嘅走向趨勢。

議論㚻嘅文獻[編輯]

  • 中島梓 (栗本薫) 『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不全症候群』、『タナトスの子供たち ― 過剰適応の生態学』 1998/10/文庫版 2005/05(筑摩書房)
  • 上野千鶴子 『発情装置』1998/01(筑摩書房
  • 榊原史保美 『やおい幻論 ―「やおい」から見えたもの』 1998/06(夏目書房
  • 溝口彰子「ホモフォビックなホモ、愛ゆえのレイプ、そしてクィアなレズビアン-最近のやおいテキストを分析する」『クィア・ジャパン』Vol.2 2000/04(勁草書房
  • 西村マリ 『アニパロとヤオイ(オタク学叢書)』 2001/12(太田出版
  • 永久保陽子 『やおい小説論 ― 女性のためのエロス表現』 2005/03(専修大学出版局)
  • 水間碧 『隠喩としての少年愛―女性の少年愛嗜好という現象』 2005/02(創元社
  • 熊田一雄 『“男らしさ”という病?ーポップ・カルチャーの新・男性学』2005/09(風媒社

註釋[編輯]

  1. 楊氏《正韻箋》:「律有『㚻姦』之條,㚻音雞,將男作女也。」今男淫為雞姦,誤矣。--清.袁枚《隨園隨筆》
  2. 李衣雲 (2012). 讀漫畫—讀者、漫畫家同漫畫產業. 群學. 第 119-120頁. ISBN 978-986-6525-58-2. 
  3. 該特集《らっぽり:やおい特集号》由坂田靖子波津彬子花郁悠紀子橋本多佳子磨留美樹子執筆。其內容亦再次收錄於《小說 JUNE》嘅129期(2001年3月1日發行)。
  4. 〈ホモフォビックなホモ、愛ゆえのレイプ、そしてクィアなレズビアン-最近のやおいテキストを分析する〉,《クィア・ジャパン》Vol.2
  5. 〈妄想力のポテンシャル レズビアン・フェミニスト・ジャンルとしてのヤオイ〉,《ユリイカ》2007年臨時増刊号「腐女漫画大系」

睇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