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拉斯·希渣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道格拉斯·希渣
Douglas Hyde 2.jpg
出世 1860年1月17號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愛爾蘭聖哥曼森林郡棕花堡市
1949年7月12號
Flag of Ireland.svg 愛爾蘭 都柏林
職業 愛爾蘭共和國總統
配偶 露絲・希渣

道格拉斯·希渣愛爾蘭蓋爾文Dubhghlas de hÍde萬國音標[ˈduɣläs də hiːdʑə][1]英文Douglas Hyde1860年1月17號1949年7月12號)係愛爾蘭學者,「蓋爾文同盟」嘅創辦人愛爾蘭共和國嘅第一任總統

生平

道格拉斯·希渣1860年喺聖哥曼森林郡(Ros Comáin)棕花堡市(An Caisleán Riabhach)出世老頭愛爾蘭聖公會嘅一個首席神父。受到周圍嘅朋友嘅影響,佢後生嗰陣時,已經開始對愛爾蘭嘅本土語言——愛爾蘭蓋爾文產生咗濃厚嘅興趣。希渣讀完中學之後頂住屋企人嘅壓力,無做神職人員,而係去咗都柏林三一學院求學,成為一名學者,重學識埋法文德文拉丁文希臘文同埋希伯來文

1880年左右,道格拉斯·希渣加入咗「愛爾蘭語言保育會」(Society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Irish Language)。1879到1884年間,希渣用「快樂小樹枝」(An Craoibhín Aoibhinn)伊個筆名發表咗超過100篇作品[2]。1892年,希渣幫手創辦咗《蓋爾文期刊》(愛爾蘭蓋爾文:Irisleabhar na Gaedhilge;英文:The Gaelic Journal),並且喺同一年11月發表咗《愛爾蘭民族去盎格魯化嘅必要性》(The necessity for de-anglicising the Irish nation)宣言,提倡愛爾蘭人恢復愛爾蘭嘅語言、文學以至服裝傳統[2]

1893年,道格拉斯·希渣發起成立咗「蓋爾文同盟」(愛爾蘭蓋爾文:Conradh na Gaeilge;英文:the Gaelic League),推動愛爾蘭文化、音樂、舞蹈同語言等等嘅保育同傳承。愛爾蘭獨立運動嘅好多領袖人物,包括派崔克·皮亞士德維利拉米高·哥連斯等等,都係參加咗蓋爾文同盟嘅活動之後先至投身愛爾蘭獨立運動嘅。但係,希渣自己反而唔滿意文化運動嘅政治化,並且喺1915年辭咗同盟主席伊個職務[3]

1902年,道格拉斯·希渣接受蓋爾運動協會邀請,擔任保護人。

1925年2月,道格拉斯·希渣喺一場補選裡面當選愛爾蘭自由邦上議員。但係好景不長。1925年11月,希渣參與競逐上議院全國直選議席,由於係新教徒並且支持離婚權而遭到天主教組織「天主教真理會」[暫譯](Catholic Truth Society)猛烈抨擊,最終落選。之後希渣去咗都柏林大學學院(今日嘅愛爾蘭國立大學都柏林分校)教愛爾蘭蓋爾文,佢嘅學生之一係後來先後成為檢察總長同埋總統嘅卡華·奧達利(Cearbhall Ó Dálaigh)。

1992年推出嘅C系列愛爾蘭鎊50鎊銀紙上面有道格拉斯·希渣個頭像。

1938年,時任總理德維利拉退休,道格拉斯·希渣再被人委任咗做上議員。無幾耐之後,佢就喺愛爾蘭統一黨(Fine Gael)嘅倡議之下,被各個黨派聯合推舉為愛爾蘭改制為共和國之後嘅第一任總統。原因有:

  • 時任總理德維利拉同反對黨黨領連恩·麥哥士基亞都好崇拜希渣,並且都想幫佢報1925年落選嘅一箭之仇;
  • 由於1937年新憲法無講明英國國王係唔係重係愛爾蘭嘅國家元首,各派都希望由一位各派都尊敬嘅領袖來擔任總統;
  • 喺草擬緊1937年憲法嘅時候,有輿論擔心共和國總統會淪為又一個獨裁者,所以各派希望權慾唔熏心嘅希渣來安定人心,並且證明總統唔會獨裁;
  • 各派都想用伊種方式感謝希渣同「蓋爾文同盟」對愛爾蘭蓋爾文復興嘅貢獻;
  • 各派想通過推舉一位唔係天主教徒嘅總統,來證明愛爾蘭共和國政教分離。

1938年6月26日,道格拉斯·希渣正式就任愛爾蘭共和國第一任總統,並且搬入鳳凰公園嘅總統官邸(前自由邦總督官邸)。雖然憲法規定總統可以用英文宣誓,但係希渣堅持用愛爾蘭蓋爾文宣誓。佢宣誓嘅錄音,宜家已經成為愛爾蘭蓋爾文聖哥曼森林方言僅有嘅幾段錄音之一。

雖然道格拉斯·希渣名義上係總統,但係由於缺乏政治經驗,佢喺好多問題上面都好依賴唔同助手嘅意見。最經常向希渣提供意見嘅係佢個助手,米高·麥登菲(Michael McDunphy)。

1938年11月13日,道格拉斯·希渣去達利山公園球場(Páirc Cnocán Uí Dhálaigh)睇咗一場愛爾蘭對波蘭嘅足球友誼賽。蓋爾運動協會稍後發出聲明,認為希渣違反咗蓋爾運動協會「唔准參與外國運動」嘅規定,宣佈唔再畀佢擔任協會保護人。[4]

道格拉斯・希渣喺都柏林聖柏德歷大教堂嘅紀念牌

由於健康原因,道格拉斯·希渣每日各個時候都要專門安排時間休息。1940年,希渣大面積中風,所有人都以為佢可能大限將至,甚至連國葬計劃都已經準備好,但係佢就奇蹟咁生還咗,祇係從此以後都要坐輪椅。

雖然處處受限,但係道格拉斯·希渣喺任期內都做過幾次重大決定。1944年,總理德維利拉嘅政府毫無預警咁倒咗臺,道格拉斯·希渣身為總統,需要決定舉唔舉行大選。最後希渣決定舉行大選。最後德維利拉領導嘅共和黨成功奪取多數席位,組成少數政府。此外,希渣曾經兩次利用《愛爾蘭憲法》第26條賦予嘅總統權利,喺咨詢過國務委員會之後,要求最高法院對兩部法案進行合憲性審查,包括1940年《反國家罪法案》修正案(最高法院裁定唔違憲)[5]同埋1942年《返學法案》(最高法院裁定第四章違憲)[6]。希渣喺任期內嘅最後一次政治行動,係喺1945年5月3號召見德國大使愛德華·謙培(Eduard Hempel),對阿道夫·希特勒嘅自殺表示遺憾。伊次召見直到2005年先至曝光[7]

1945年6月25日,道格拉斯·希渣決定退休,唔提名自己參選愛爾蘭總統。由於健康日益惡化,希渣無搬返去自己喺聖哥曼森林郡嘅舊屋「Ratra」,而係搬咗入鳳凰公園嘅前總督秘書府邸。

道格拉斯·希渣喺1949年7月12號晚上10點過咗身,享年89歲。身為總統,希渣身後有權享受國葬,但係當時有一個問題:由於希渣係愛爾蘭聖公會教徒,所以佢嘅葬禮要喺一間聖公會教堂(都柏林嘅聖柏德歷大教堂)舉行,但係當時天主教會禁止教徒去任何非天主教教堂出席任何儀式。當時嘅內閣成員之一,天主教徒諾毅·伯郎(Noël Brown)祇能夠企喺教堂出面等遺體離開教堂;而當時已經成為影子總理嘅德維利拉都無出席,祇係派咗共和黨資深黨員亞斯堅·仇德斯(Erskine H. Childers)代為出席。國葬之後,希渣被人移送到佢度過童年嘅聖哥曼森林郡法國公園市(愛爾蘭蓋爾文:Dún Gar;英文:Frenchpark),喺佢太太露絲·希渣(Lucy C. Kurtz)、佢大女努拉(Nuala)、佢阿媽伊麗莎白同埋佢老頭亞瑟身邊長眠。

身後紀念

名稱 所在地 註釋
希渣蓋爾文學校
(Gaelscoil de hÍde)
聖哥曼森林郡聖哥曼森林市
(Ros Comáin, Co. Ros Comáin)
2000年建校,目前大概120個學生喺道讀書。
希渣蓋爾文學校
(Gaelscoil de hÍde)
加列維郡大奧朗村
(Órán Mór, Co. Gallimhe)
1994年建立嘅全蓋爾文小學。
希渣蓋爾文學校
(Gaelscoil de hÍde)
柯奇郡平原人市
(Mainistir Fhear Maí, Co. Chorcaí)
目前全市唯一一座全蓋爾文學校,有332個小學生。
小樹枝書院
(Coláiste an Chraoibhín)
柯奇郡平原人市
(Mainistir Fhear Maí, Co. Chorcaí)
1987建立嘅中學,用道格拉斯·希渣個筆名「快樂小樹枝」做校名。目前有610個學生。校區俯瞰住希渣家族嘅祖屋。
希渣博物館
(Hyde Museum)
聖哥曼森林郡法國公園市
(Dún Gar—Frenchpark, Co. Ros Comáin)
以前係道格拉斯·希渣個老頭生前事奉嘅教堂,宜家改咗做博物館。
希渣書院
(Coláiste de hÍde)
南都柏林郡塔夫勒市
(Tamhlacht, Co. Áth Cliath Theas)
1993年建立嘅全蓋爾文中學。
希渣博士公園球場
(Páirc de hÍde)
聖哥曼森林郡聖哥曼森林市
(Ros Comáin, Co. Ros Comáin)
聖哥曼森林郡蓋爾運動協會嘅主場。容量達到30000人。1969年開放,之後舉行過好多場全國總決賽。
道格拉斯·希渣藝術館
(Douglas Hyde Gallery)
都柏林 位於都柏林大學三一學院。1978年開館,之後舉行過好多場當代藝術展覽。

參考

  1. Dubhghlas de hÍde嘅發音
  2. 2.0 2.1 Donnchadh Ó Corráin,《Douglas Hyde》,愛爾蘭國立大學柯奇分校出版社出版。
  3. Georg Grote,《Torn Between Politics and Culture: the Gaelic League, 1893–1993》,德國Waxman出版社
  4. Cormac Moore,《GAA vs Douglas Hyde》,哥連斯出版社
  5. Re Article 26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Offences Against the State (Amendment) Bill, 1940 [1940] IR 470.
  6. Re Article 26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School Attendance Bill, 1942 [1943] IR 334.
  7. Hyde (and de Valera) offered condolences on Hitler's death,《愛爾蘭獨立報》2005年12月31日

出面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