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孔子
Konfuzius-1770.jpg
姓名原文 孔子、孔夫子
出生日 公元前551年 Edit this on Wikidata
出生地 曲阜 Edit this on Wikidata
本名 孔丘
死亡日 公元前479年 Edit this on Wikidata
死亡地  Edit this on Wikidata
國籍  Edit this on Wikidata
通曉 上古漢語 Edit this on Wikidata
信奉 儒家 Edit this on Wikidata
職業 哲學家先生 Edit this on Wikidata
仔女 孔鯉 Edit this on Wikidata
阿爸 Shu-liang He Edit this on Wikidata
阿媽 Yan Zhengzai Edit this on Wikidata
兄弟姊妹 Meng Pi Edit this on Wikidata

先師孔子行教像,係唐朝畫家吳道子所畫
北京孔廟嘅孔子像
孔子嘅墳頭,上面寫住:「大成至聖文宣王」

孔子粵拼hung2 zi2前551年9月28號前479年4月11號),[1],字仲尼,係生於中國春秋末期嘅思想家教育家。佢係人,卽家下山東曲阜。佢嘅學說後世人稱爲儒家,係儒家創始人。喺漢代起,中華文化就以儒家爲經緯。孔子同儒家思想,深遠影響古代中國,同埋朝鮮等周圍嘅國。後世尊稱孔子爲萬世師表

二百年後戰國時,儒家出咗另一要人孟子。孔孟並爲人稱頌。孔子爲大成至聖,至聖,而孟子則爲亞聖,僅次其後。而儒家中,有所謂孔曰成仁,孟曰取義。

生平[編輯]

孔子祖籍喺今日山東境。祖先爲殷商當地貴族,同殷商都係子姓。周國滅殷商,分封魯國,由姬姓所領。孔氏世代爲大夫,但到咗佢嗰代,家族式微。孔子阿爸係叔梁紇,好老先至生咗孔子。三歲嗰陣叔梁紇過咗身,孔子就一直跟住阿媽生活。

孔子後生嗰陣曾經做過官,主要係管理倉庫,生活鬼咁艱難。佢就喺呢個時候發憤讀書,三十歲左右就開始收徒。相傳佢有弟子三千個。

卅五歲嗰陣,孔子走到齊國,本來齊王睇起佢,但冇封佢做宰相。孔子就返番魯國講學。其後孔子又俾魯國起用,曾經同齊國齊景公會於夾谷,成功攞番魯國嘅汶陽。之但係孔子同魯國國君不時有意見,於是周遊列國十四年,之但係都冇受到重用。

到咗七十歲孔子俾魯國請返去,但一樣冇受到重用。孔子就喺呢段時間整理典籍。五年後孔子逝世。

思想[編輯]

孔子生於東周春秋時代,當時周國王權,都唔係咁控制到諸候,周公所立嘅封建,都漸爲崚夷,各國開始擴張,增城廓,互有攻伐,此原爲封建所不容。之不過,雖有戰事,但戰事仍然守周禮,出師要有名,出於道德,未壞到無所不用其極,謹止貴族間嘅車戰,無後尾戰國咁慘烈,波及平民。然而,大夫亦唔受禮約束。故此,孔子仍有希望,可以勸國君人臣,回復到舊時守各字名份,按禮做事。

孔子言論,由弟子記入《論語》,編集成書。裏面全係零散對答。而當中以講最多。論語有六十六處講仁,但無一處解釋一樣。儒學目的係修行到聖人一樣。而對人性本善定本惡,都各有主張。如孟子主張性本善,而荀子主張性本惡。孔子並無特提及人性本善定本惡,但明示要時時警惕自己,以防不仁,隱含性本惡之意。孔子極重禮,主張無論點唔願,都要守禮。

名句[編輯]

學而時習之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學而》:“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悅)乎?’”王肅注:“誦習以時,學無廢業,所以為悅。”王釋“學”與“習”為一義,似專指誦讀。但孔子教人學“六藝”,包括禮、樂、射、禦、書、數,“誦習”僅是“一端”(見劉寶楠《論語正義》)。皇侃疏“時習”說:“凡學有三時。”一指年歲,二指季節,三指晨夕。近人蔣伯潛認為“學是知新,習是溫故”(《十三經概論》)。

敏於事而慎於言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學而》:“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又《論語·裏仁》:“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義相同。意為做事勤奮敏捷,說話卻謹慎。朱熹注:“敏於事者,勉其所不足。慎於言者,不敢盡其所有餘也。”(《論語集注》)又釋:“事難行,故要敏;言易出,故要謹。”(《朱子語類》卷第二十二)另外在《荀子·子道》、《韓詩外傳》、《說苑·雜言》等篇都有孔子語子路“慎言不嘩”的記載。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為政》:“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罔”,迷惘。鄭玄注:罔,猶罔罔無知貌。“殆”有兩義:一為危殆,疑不能定。一為疲殆,精神疲怠無所得。當從前解。此句可與“溫故而知新”章合參。近人楊樹達注:“溫故而不能知新者,學而不思也,不溫故而欲知新者,思而不學也。”(《論語疏證》)孔子首倡學思並重,對孔門弟子有很深影響。如子夏言博學近思,《中庸》言博學慎思,都認為學思不可偏廢。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為政》“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鄭玄注:“不知可者,言不可行也”。孔安國注:“言人而不信,其餘終無可”。朱熹說:“人面無真實誠心,則所言皆妄。”(《朱子語類》卷二四)近人蔣伯潛區分信有二義:“說話必須真實;說了話必須能踐言。”(《語譯廣解》)孔子及後儒極重信,“言忠信,行篤敬”(《論語·衛靈公》)是孔門的處世原則。

訥於言而敏於行

孔子名言。語出《論語·裏仁》:“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包鹹注:“訥,遲鈍也。言欲遲而行欲疾。”朱熹引謝良佐注曰:“放言易,故欲訥;力行難,故欲敏。”《論語》中尚有許多同義之句:“慎言其餘,則寡悔”(《為政》)、“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裏仁》)、“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憲問》)等,均可反映孔子一以貫之之重行慎言思想。參見“敏於事而慎於言”。

參考[編輯]

  1. 孔子嘅姓「子」並唔係「孔子」嘅「子」。孔子先祖係商朝貴族,而「子」乃商國姓。古代「姓」和「氏」係兩個唔同嘅概念,請參閱呢篇文章家世同生平章節同埋姓氏一文。

出面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