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獨立運動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導覽 跳去搵嘢

雲南獨立,簡稱係滇獨,指嘅係認為雲南應該由中國中央政府度脫離出嚟,建立返獨立自治嘅政治實體嘅主張同運動。喺歷史近世,雲南先係爆發過,以穆斯林打頭嘅多民系雲南人參與嘅杜文秀抗清戰爭[1],仲建立埋潘泰王國[2]。後尾受到咗日本泛亞細亞主義嘅影響,主張對清朝體制搞革命嘅人士,提出埋包括雲南獨立等主張,以規劃雲南嘅未來[3],其中大部分為清朝洋務運動後留學日本的滇籍留學生。1911年爆發辛亥革命,農曆九月初九,唐繼堯等人領導的昆明爆發重九起義。公元1911年11月1號,雲南宣佈咗建立大中華國雲南軍都督府政權,得到咗清末新政產生嘅雲南各階層士紳嘅支持。蔡鍔被推舉做軍都督,隨後雲南政府照會英法,宣告咗獨立。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成立,雲南成為咗中華民國政體入邊嘅一省。後尾嘅國共內戰時期[4][5],雲南主政人物亦有試過獨立建國,不過冇成功。

[編輯]

背景[編輯]

內文:雲南史

雲南喺珠江上游嘅大西南地方,喺東亞史上,東南亞多個族群都喺度搞過自己嘅政權,似滇國南中南詔國大理國等,有著各種輝煌嘅文明,而嚟自中原嘅王朝,仲試過多次對雲南征戰同屠殺。到咗元朝,蒙古人通過大理蒙古戰爭,將雲南正式吞併,成咗中國王朝版圖嘅一部分[6],透過行省土司管治當地[7]

經過咗元帝國梁王政權、明帝國沐氏政權、大西國,仲有吳三桂吳周嘅管治,雲南又成咗清帝國版圖嘅一部分。

杜文秀起義與潘泰國[編輯]

內文:杜文秀起義

喺清末,好似廣東等地爆發咗土客戰爭咁,雲南嘅穆斯林同非穆斯林之間,亦爆發咗大規模械鬥。喺1856年、杜文秀率領著雲南啲穆斯林,舉兵反清起義。杜軍喺攻佔咗大理後,宣佈會寬恕大理啲居民,仲將漢人同各地唔同族群,接納入軍隊範圍。

總統兵馬大元帥杜,為興師五路,收復全滇,除殘暴以安良善事:竊思滇南一省,回漢夷三教雜處,已千百年矣。出入相友,守望相助,何嘗有畛域之分?慨自滿清僭位以來,虐我人民二百年餘於茲矣。妖官偏袒為計,石羊起釁,池魚皆殃;強者逞鴟張之威,弱者無鼠竄之地。爾時百姓危若倒懸,可惡妖官猶安然高枕,置蒼生於不問,棄黎庶其如遺。甚至漢強則助漢以殺回,回強則助回以殺漢,民不聊生,人心思亂……檄文到日,凜遵勿違!此檄。
——杜文秀:《兴师檄文》。[8]

杜文秀喺雲南建立咗嘅獨立政權,史度記載嘅國名有好多個,如平南國[9]、新王国[2]等,而杜文秀嘅稱號又有西平王[10],蘇丹親王,哈吉·比比·撒來瑪[1]等。喺西方嘅視角讀,普遍係將大理嘅政權叫做「潘泰王國」:

我們已看見由倫敦出版、德國翻印的最新的地圖,被劃成一個完全和中國隔離的王國,並名之為潘泰(Panthays)王國。
——1868年法國瀾滄江探險隊領隊安鄴嘅記述。[2]

杜喺潘泰王國搞嘅國策係「三教同心」,係將雲南各族群團結埋一齊,一致咁反抗滿清政府。因此杜文秀有著多重嘅身份。喺穆斯林嘅面前仲有外交度接觸啲西方世界時,杜係叫做「蘇丹」。而喺漢人面前,佢嘅身份就係「天下兵馬大元帥」,提出咗「驅滿」、「革命滿清」、「蓄髮」嘅政治綱領[1]。喺彝族白族等其他部族面前,杜就堅持宣佈,潘泰國係繼承咗南詔國同大理國:

至若迤西,回之受職者數千,漢之受職者數萬。十八土司俱各襲職。文則劃策,武則立功。三教同心,聯為一體,縱不能遠期大成,亦可以偏安小就,效法南詔,歷年八百。揆諸時勢,差堪自信。
——杜文秀:《無煩尊駕到諭》。[11]
十九峰,開基南詔,稱王道,體帝德,不圖霸術;五百年,重建白國,因天時,據地利,更占人和。橫批:一人定國
——杜文秀元帥府入邊嘅對聯。[12]

英政府嘅介入同流產[編輯]

喺1868年,英印政府派出咗大佐斯萊登英文Edward Bosc Sladen,率領官員多人入滇探測,由八莫到達騰沖。返到英國後,佢向英國政府建議,利用杜嘅大理政權將雲南由大清度分裂出去,實現埋英國有得由緬甸(自由咁)入雲南嘅貿易方略。一啲英國政治家面對著嗰陣雲南嘅局面,亦傾向係同獨立嘅雲南做生意。斯萊登喺支持雲南獨立嘅同時,仲向英國政府提交過由佢起草嘅兩條由緬甸進入雲南嘅商路,即「八莫路線」同「老撾商道」[13]。而喺最後大清部隊消滅潘泰國嘅戰爭時期,潘泰國一名叫劉道衡嘅官員,冒認係杜文秀義子而出使英國,向英國提出全滇會效忠埋維多利亞女王,會向英國貢獻貢品包括成四箱大理石,請英軍支援滇人抗清:

古來中華規矩,每逢小邦歸順大國,名為獻土稱臣,必取小邦主山之石,以為憑據。將此石獻於大國,即如將小邦的土地人民山川城池拿到大國一般。大國將此石收下,即如將小邦的土地人民山川城池收了一般……二千餘年,小邦歸順大國必行此禮。今我大理所管之地,東至楚雄,西至騰越,南至耿馬,北至麗江,由東至西,人走十八日,由南至北,人走二十二日。今我父親將大理所管之地,歸順貴國,因取大理主山所出之楚石四箱,送到貴國,以做憑據,即如將我大理所管之土地人民山川城池,拿到貴國獻與皇上一般了。
——劉道衡:《上英皇表》。[14]

最尾英政府決定,係要維持返外交同經濟關係嘅穩定,而揀咗繼續支持清帝國,冇揀潘泰王國。1872年11月26號,大理俾清軍攻陷前,杜文秀為咗避免屠城,揀咗服用毒藥孔雀膽後著禮服自殺,再被人抬著遺體,送到去清軍大本營以示投降,但清軍背信棄義依舊屠咗大理城。1873年潘泰國正式終結咗。中國史學者範文瀾就評話,「杜文秀是中國人,竟敢出賣祖國的雲南和雲南各族居民,從他勾結英國侵略者的一天起,他不再是起義軍的代表。而是祖國和起義軍的叛賣者。1868年,他們(指英法)都派人到大理活動。法國的活動沒有結果,英國則與杜文秀建立了聯繫……給杜大批軍火,幫助建立兵工廠。在緬甸八莫專門設立了政治商務代表處。杜文秀在英國侵略者的支持下自稱撒裡曼蘇丹,改年號.造宮室,建立了一個所謂『獨立國』……1871年(杜文秀)更派他的兒子訪問英國、土耳其,準備進一步出賣祖國。」[15]

清末雲南獨立思潮[編輯]

喺19世紀到20世紀嘅時代,日本嘅明治維新收效好大,同時間又產生咗泛亞細亞主義嘅思想主張。泛亞主義者嘅主張,係日本必須喺東亞扶植自己嘅僕從國,將成個亞洲由歐洲人手入邊解放出嚟,喺亞洲建立返一個類似歐洲嘅國際體系。清末雲南有過大批學生去到日本留學,日本泛亞主義就影響到好多人,對雲南同中國(大陸民族)未來嘅預想。[16]

喺1906年10月15號,同盟會雲南支部出版嘅《雲南》雜誌,喺日本神田區出街,迅速得到咗雲南嘅紳商、學界,仲有定居喺日本緬甸越南泰國嘅滇僑全方位嘅支持,甚至連供職大清政府嘅雲南籍官僚,都好踴躍咁捐款。雜誌主要嘅內容,係探討咗雲南未來嘅發展路線,反對清朝對雲南嘅管治仲有出賣雲南嘅「主權」,同時又警惕英法嘅殖民主義,仲支持東南亞各國脫離英法殖民體系獨立。而喺探討雲南嘅未來路線度,有部分撰文係主張雲南仲有越南,應該脫離殖民體系再獨立建國,好似越南獨立人士潘佩珠,用過「巢南子」嘅筆名喺雜誌度發表:

我固事迫而圖存,彼亦困極而思奮。一旦風雷變化,南北隕篪,以越人扼法之喉,則滇人從而擠其背,以滇人掣法之肘,而越人起而壓其肩。滇人不難為獨立邦,越人亦必赫然為中興國。
——潘佩珠:《哀越吊滇》。[3]

雜誌亦經常介紹雲南嘅歷史文化,仲有物產資源,以激發雲南人嘅愛鄉熱情,有人試過主張通過開發礦業,將雲南打造成堪稱「亞洲英吉利」的「礦業國」,「工業國」:

嗟乎,一十四萬六千六百八十方英里之黃金窟,將得數輩大實業家開發之而利用之,則雲南將以富雄於東西兩半球。對於世界至富極強之六七大國,稱工業國焉。雖謂之日亞洲英吉利可也……四通八達,農工商業,技藝學術,長足進步。莊嚴美麗之新雲南,吾將跛予望之。且亞洲工業國,乃公斷居首席也……至於今日,且將讓他族重開新幕。而我一千二百萬雲南人所據有之龐然碩大之礦業國,所謂天府膏腴,子孫帝王萬世之業者,不啻遭洪水之變,沉沒於太平洋海底。而我礦業國開幕之偉人,亦遂不免為亡國民之祖宗。嗚呼痛哉。吾故為趙老人作傳,闡明其心法,列舉其事蹟,以期待我父老子弟之思想不俗者,苟有數人焉,得此心法之的傳而興起,則我礦業國建國之事業有托焉矣,我礦業國建國之偉人接踵焉矣。
——佚名:《雲南大實業家趙老人傳》。[3]

喺1908年,雲南爆發咗河口起義呂志伊楊振鴻李根源趙伸等雲南同盟會骨幹,喺東京錦輝館發起召開咗雲南獨立大會。當日有成萬人到會,大會仲受到咗國際一啲關注。清政府就即刻落柯打,開除咗呂志伊、楊振鴻、湯増壁嘅官費,仲發出咗通緝[17]。喺緬甸,雲南嘅獨立運動就由張成清做代表。張成清作為雲南人,喺緬甸學習過英、印度同景頗、傈僳、彝族等語言[18]。喺1908年,佢喺曼德勒創立咗雲南死絕會,宣告滇人應同北京政府割蓆,有近萬雲南同緬甸人參加過嗰時嘅宣告會:

今我滇人宣佈與北京政府斷絕關係,人人愛國愛鄉愛種,統一精神,實行革命……將滇緬滇川滇桂鐵路造成,滇越鐵路贖回。再俟我民智民氣民力充足,發五百萬之死絕國民兵,助安南、緬甸、印度獨立,若其不成,則我千五百萬之雲南人,同日同時同歸於盡,以免如緬、越、印度人之為牛馬奴隸,見羞世界。
——张成清:《死绝会宣言》。[19]

張成清號召以雲南獨立,帶動東南亞各國獨立嘅計畫,受到唔少人嘅歡迎,嗰時係群情激奮,聲勢浩大,上萬觀眾都為之拍爛手掌。英國駐仰光總督知咗單嘢後,好鬼驚有事變,即時落令拉人。張收到風後,即離開咗曼德勒到眉苗,但仲係畀當局追捕到咗,喺1909年8月15日被英屬緬甸當局處決[18]

中華民國初年[編輯]

內文:護國戰爭

喺民國初年,因袁世凱諗著搞返帝制,雲南省軍政府喺蔡鍔唐繼堯等嘅指揮下,宣佈過由中華帝國度獨立出嚟,後尾就爆發咗護國戰爭

國共內戰時期[編輯]

喺1948年,昆明《觀察報》[20]同《大公報[21]等報章,登出咗好幾篇文,指責幹崖土司刀京版召集啲土司開會,計劃搞一個「南詔聯邦合眾國」,「扶持白夷自主」,「邀集南甸,戶撒、盞達等司商討成立與漢人對抗的設計委員會」。早喺1942年,刀京版喺日軍攻陷騰龍時,就提出過「興夷滅漢」嘅口號。而刀嘅老竇刀安仁,去日本留學時受過日本天皇嘅接見,日本表示支持佢建立「幹崖國」。報章啲文章藉單舊事,批評啲土司係「封建統治」,話係改土歸流同勘亂唔夠徹底先會咁。呢一年嘅10月15號,刀京版通過報章否認返部分嘅指控[22][23],未否認留學啲傳聞,仲有中日戰爭時期聯日獨立嘅事幹。

喺1949年11月15號,國共內戰度國民黨軍不停咁失勢,滇系主政人物盧漢呢陣時私下搵咗位滇商友人,代表佢去美國駐昆明領事館拜會代理館務嘅副領事陸德瑾。滇商用咗盧漢代表嘅身份話,雲南省政府受到咗美國國會通過嘅軍事援助方案,仲有華府願意援助中國大陸度反共地區政權嘅鼓舞,尋求美方支持雲南宣佈獨立[24]。代表又話,美國政府如願意協助保持雲南領土嘅完整,唔受國共兩方嘅染指,省「最高當局」會願意接受美國提出嘅任何條件,包括切斷同中國政府嘅關係,接受美國外交保護同美軍進駐,同時會照美方有關軍事政治同經濟方面嘅指令[25]。為咗說服美國政府,代表再講到,雲南嘅天然物資豐富,包括鴉片,因此唔需美方嘅財政援助,即使美國政府淨系得口頭度道義支持咗雲南嘅獨立,昆明當局都會好感激咁話[26][27][28]

陸德瑾之後啦啦聲發咗電報畀國務院,請求明確嘅指示。佢表示咗同情盧漢嘅困境仲有雲南嘅獨立傾向,佢又擔心,類似美國駐瀋陽領事館人員畀中國共產黨拘捕嘅情況,會喺昆明重演,因而又向華府示警,話若斷然拒絕咗個提議,會不利雲南政情,美國駐當地領事館人員嘅安全撤離都會受影響[29][30]

一個禮拜之後,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同美參謀首長聯席會議討論後,駁回咗盧漢有關雲南獨立嘅秘密請求,美國政府認為,連當地國軍部隊都擋唔到解放軍攻勢嘅情形之下,美國對於地理位置遙遠嘅雲南,更冇可能有效咁運補軍事同其他相關物資。陸德瑾仲奉命婉轉回覆返盧漢嘅代表,喺唔方便「干涉中國內政」嘅前提下,美政府將冇法應承任何具體嘅嘢[26][31]

喺11月28號,見著重慶即將畀解放軍佔領,盧漢密使又向陸德瑾最後請求咗一次,強調任何形式嘅美援都會有用,唔一定要派兵,盧漢甚至願意先公開宣佈雲南獨立,再請求國際嘅協助同保護,佢相信呢種做法可以避免埋美國有「干預中國內政」嘅嫌疑[32]。然而美國政府都係冇應承到。美國政府因冇法承諾支持雲南獨立,間接催化咗盧漢後決定投靠共產黨,導致咗蔣介石係得返台灣最後一個有得做反共地方[29]

由於美國冇應承支持雲南嘅獨立,盧漢轉而謀求同中國共產黨搞外交談判,力求保證雲南嘅自治。中國共產黨亦通過統戰手段,籠絡滇系高層人員。盧漢嘅親信林毓棠(時財政廳長)、安恩溥(卸任民政廳長)多次暗中到香港,同中國共產黨代表密商,盧漢就提出咗以下要求:

一、保持盧在雲南的軍政地位。二、雲南的清算鬥爭從緩。三、共軍不開入雲南。四、在東北作戰向匪軍投降的雲南部隊六十軍調返雲南駐防。
卢汉[33]

最終雲南同中共方面,喺廣州達成咗「和平解放之五點協定」:

1、保持盧漢在雲南之領導地位,盧如願意出國,保證給予自由選擇。2、共軍非經請求,絕不進駐雲南。3、雲南境內現有之國軍(第八、廿六兩軍)及甫經改編之保安部隊(第九三、七四兩軍),除番號變更外,其原建制不予變更,各級部除僅增派政工人員。4、擴大省市縣政府組織,容納各民主黨派人士參與。5、省有財產(原屬雲南人民企業公司管理之黃金、白銀、鴉片及錫礦、紗廠等,約值美金三億八千余萬元),中共不予提取,仍留充地方建設經費。
《和平解放之五点协议》[33]

喺11月下旬,盧漢利用中國共產黨軍隊已迫近雲南嘅形勢,將餘建勳嘅74軍同龍澤匯嘅93軍(雲南保安團隊擴編嘅兩個軍),調防到昆明同四圍嘅地區,做好埋投共嘅準備。12月1號由落柯打成立昆明警備司令部,加強治安管理,維持社會秩序。

到12月9號下晝,張群余程萬李彌等又返到咗昆明。盧漢就即刻將張群單獨軟禁,再用張群嘅名出咗通知,請國民黨中央駐雲南啲軍事首腦,喺晚黑9點到盧漢公館開緊急會議。等人齊後,盧漢嘅警衛營長李青龍就帶著十幾個警衛,扣押嗮啲人。到咗十點正,盧漢就喺五華山雲南省政府嘅主席辦公室,宣佈「雲南起義」,投奔中國共產黨嘅陣營。1950年2月20號,陳賡宋任窮帶著中國共產黨軍隊入昆明,好快就破壞咗《和平解放之五點協議》,盧漢為此兩度自殺但冇成功。1951年,中國共產黨通過類似嘅手段,再進入埋西藏

根據中國共產黨嘅文獻披露,雲南被中國共產黨佔領前,緬甸木邦土司試過策動雲南境內各土司開會,建議成立「南詔聯邦」,文獻仲指責美國有喺背後,為木邦土司提供過支持。[34]

睇埋[編輯]

出邊網頁(中維備份)[編輯]

參考[編輯]

  1. 1.0 1.1 1.2 马诚 (2005年). 《杜文秀传》 (中文). 云南民族出版社.
  2. 2.0 2.1 2.2 马诚 (2012年). 《晚清云南剧变——杜文秀起义与大理政权的兴亡(1856-1873)》 (中文). 四川大学出版社.
  3. 3.0 3.1 3.2 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三所 (1958年). 《〈云南〉杂志选辑》 (中文). 科学出版社.
  4. "所謂「南詔聯邦合眾國」 要不是擺夷統治者的幻想﹔至少也是誇蟣蝨為太牢的宣傳" (中文). 上海大公报. 1948-10-14.
  5. 林孝庭 (2017-4-10). "胎死腹中的「雲南獨立」讓蔣介石失望透頂,從此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中文). The News Len.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6. 程映虹 (2009). "从"云南"与"中国"关系史看"中华民族"的形成". 当代中国研究 (MCS 2009 Issue 3).
  7. Bin Yang (2008年). Between Winds and Clouds─The Making of Yunnan, Second Century BCE to Twentieth Century CE (英文).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8. 马国盛 (2009年). 《大理回族史》 (中文). 云南民族出版社.
  9. 齐赫文斯基 (1974年). 《中国近代史》 (中文). 三联书店.
  10. 田怀清 (2013年). 《大理考古与白族研究》 (中文). 云南人民出版社.
  11. 杨怀中 (2012年). 《回族史散论》 (中文). 宁夏人民出版社.
  12. 《大理市文史资料 第10辑 大理名胜古迹楹联选》 (中文). 云南民族出版社. 2002年.
  13. 《云南地区对外贸易史》 (中文). 云南人民出版社. 1998年.
  14. 邱树森 (2012年). 《中国回族史》 (中文). 宁夏人民出版社.
  15. 范文澜 (1955年). 《中国近代史》上册》 (中文). 人民出版社.
  16. 周立英 (2011年). 《晚清留日学生与近代云南社会》 (中文). 云南大学出版社.
  17. 中国近代现代出版史编纂组 (1990年). 《中国近代现代出版史学术讨论会文集》 (中文). 中国书籍出版社.
  18. 18.0 18.1 腾冲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1991年). 《腾冲文史资料选辑 第3辑》 (中文).
  19. 陆复初 (1984年). 《昆明市志长编 卷8 古代之三》 (中文).
  20. "滇西土司行動呈現不穩" (中文). 观察报. 1948-9-6.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21. 引用錯誤 無效嘅<ref>標籤; 無文字提供於名為usnazhao2嘅參照
  22. "滇西土司投函昆報,指斥意圖獨立謠言" (中文). 上海前線日報. 1948-10-25.
  23. 德宏州志编委办公室 (1985年). 《德宏史志资料 第5集》 (中文). 德宏州志编委办公室.
  24. Hsiao-ting Lin (2016年). Accidental State: Chiang Kai-shek,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Making of Taiwan (中文).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5. 引用錯誤 無效嘅<ref>標籤; 無文字提供於名為luhan12嘅參照
  26. 26.0 26.1 陳筑君 (2017-3-29). "解密檔案研究出版:中華民國為什麼落地台灣,而不是雲南?" (中文). 端传媒.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27. Lutkins to Acheson, November 21, 1949, NARA, RG 84, 350/Yunnan
  28. Lutkins to Acheson, November 15, 1949, NARA, RG 84, 350/Yunnan; TUcker, ed., China Confidential, 67-68
  29. 29.0 29.1 "国民党为何选择落脚台湾——美不挺云南独立 蒋最终撤退来台" (中文). 中时电子报. 2017-6-8.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30. Lutkins to Acheson, November 21, 1949, NARA, RG 84, 350/Yunnan
  31. Acheson to Lutkins, November 22, 1949, NARA, RG 84, 350/Yunnan
  32. Lutkins to Acheson, November 28, 1949, NARA, RG 84, 350/Yunnan
  33. 33.0 33.1 "记取共匪窃夺云南的教训" (中文). 中央日报. 1983-2-20.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34. 刘格平 (1951年). 《中央民族訪問團訪問西南各民族的總结报告》 (中文). 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