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六四事件
八九民運嘅一部分
250px-JUNE4-0P.jpg
由北京中央美術學院製作嘅「民主女神」塑像,係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後期嘅象徵。原件俾坦克[1]毀滅咗,喺溫哥華三藩市等城市有複製品喺公共場所豎立。
日期 1989年4月15號至1989年6月4號
地點 最早喺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天安門廣場同埋長安街等地發起,隨後相關抗議活動擴展至中國各個大都市。
目標
特徵 喺各大市民廣場上絕食、靜坐或者宣告罷工。
結果 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市開槍執行戒嚴,坦克開入天安門廣場,好多人傷亡,絶大部份係人民,重有少數軍人。
衝突方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國共產黨相關政府部門同官員
中國大陸各地大學學生
部分知識份子
工人
市民
其他海外支援民運嘅人士
指揮人士
死亡人數:估計大約有200人到6,000人左右[2][3][4][5]
受傷人數:7,000人到10,000人左右[6][7]

六四事件中國八九民主運動嘅結局,指1989年6月4號中國人民解放軍武力鎮壓北京天安門學生運動。六四事件又叫六四六四風波天安門事件,民運人士就叫六四屠殺天安門屠殺。因為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審查中國大陸網民亦詼諧噉稱之為八平方事件

八九民主運動[編輯]

內文: 八九民運

八九民主運動係1989年4月15號6月4號間同埋其後一場發生喺中國大陸嘅政治事件,以大規模嘅學生、民眾嘅遊行同埋示威運動開始,但係學生團體同政府之間喺交涉中未能達成共識同埋政治妥協,最後以政府召集軍隊武力鎮壓造成好多(具體數字唔詳細,有由幾百到千幾嘅版本)市民同學生死傷而告終。一般認為事件嘅中心係北京天安門廣場,同埋上海等好多城市都喺呢一期間進行咗表達各種政治主張嘅示威遊行。一般政治評論家認為呢次事件導致咗自1978年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嘅政治改革步伐嘅停步甚至係倒退。而事件中嘅眾多爭論時至今日都重未解決。

受中國大陸用法影響,「六四事件」一詞有時亦用來錯誤噉表示成場八九民運。

經過[編輯]

中國人民解放軍戒嚴部隊以坦克同埋裝甲車開路,由東西兩面迫近北京天安門廣場,喺西長安街,群眾阻擋軍隊前進。到咗凌晨兩點幾,軍隊已經包圍成個廣場,幾萬個學生聚喺廣場中間,同埋人民英雄紀念碑四周。到咗凌晨四點,廣場燈光突然間熄晒,軍隊廣播清場命令,學生最後撤離廣場。北京當局話戒嚴部隊到清晨五點幾完成清場。

目前對事件具體經過仍然有好多唔同講法。六四四君子之一嘅高新1991年喺《華夏文摘》第七期寫低咗佢根據自己親身經歷同埋事後同一部分當事人傾偈所得出嘅六四事件嘅經過[8],爾個版本同目前中國官方以及大部分民運團體(例如支聯會)所講嘅版本喺唔少關鍵嘅爭議事件上面有出入,但係就目前有網上流傳嘅現場錄影記錄到嘅地方來講,佢嘅描述同啲錄像無矛盾。

死亡人數[編輯]

一般認為死傷主要發生喺軍隊開去天安門途中(木樨地係其中一個發生較多死傷嘅地方);關於天安門廣場內嘅死傷,就有唔同嘅講法。柴玲6月8號嘅錄音話,「有人話同學死咗二百幾人,亦有人話成個廣場已經死咗四千幾。具體嘅數字到而家我都唔知。」中共政府發言人同軍隊嘅官員喺電視上否認6月4號天安門上死咗人。但係當時嘅北京醫院都滿晒。至今,中共政府都無公佈六四死亡人數同名單。丁子霖教授個17歲嘅仔蔣捷連喺6月3號晚被槍殺,所以開始聯繫第啲死難者家屬,收集六四死難者名單。2006年6月為止,由原本嘅155個,加到186個。

根據錄影帶同中國官方記載,戒嚴部隊開到天安門廣場時,廣場入面仍有幾千學生留守喺紀念碑附近唔肯走,被軍隊圍住,迫住解散。劉曉波被拘捕後,喺中國中央電視台話:「見唔到軍隊向廣場上嘅學生開槍」(大意)。針對柴玲嘅講法,一直喺天安門廣場留守到最後一刻嘅台灣歌手侯德健喺紀錄片《天安門》中講道:「事實重唔夠咩?點解要用大話對抗大話?」。然而,丁子霖喺尋訪死難者時發現,清場過程中軍隊曾經向廣場內學生開槍重殺死咗學生,如中國人民大學學生程仁興,喺廣場中心嘅國旗桿下被戒嚴士兵亂槍打死;北京農業大學園藝系碩士研究生戴金平,喺紀念堂附近被槍殺。不過到目前為止,未有來自可靠來源嘅錄像證實六月四號當日天安門廣場入面有屠殺行為。

據當時北京市長陳希同喺《關於制止動亂同平息反革命暴亂嘅情況報告》稱「在幾天的暴亂中」「戒嚴部隊戰士、武警戰士、公安干警負傷六千多人,死亡數十人」「有三千多名非軍人受傷,二百餘人死亡,包括三十六名大學生。」中共控制嘅新聞媒體發表過有尐解放軍官兵被憤怒嘅群眾焚燒以後嘅錄像同照片。死亡嘅軍人,後來被中央軍委授予「共和國衛士」嘅稱號,共十人,其中六人係喺長安街翠微路口轉彎時因車速過快而翻車,油箱擦地起火死亡。海外媒體嘅報導則多稱死亡人數超過一千人,戒嚴部隊死咗十幾人。多數北京市民同學生同獨立媒體對呢件事嘅報道為中國政府暴力鎮壓同屠殺和平示威嘅學生同市民,世界上都有媒體將之稱為「六四屠殺」或「天安門屠殺」。中國政府則聲稱係「英勇嘅人民解放軍取得鎮壓反革命暴亂嘅偉大勝利」(見當時《人民日報》及《解放軍報》)。

世界各地嘅情況[編輯]

八九民運引起好多國家嘅注意。

亞洲[編輯]

日本[編輯]

六月六號起,日本三和銀行、大和銀行、住友銀行、日本生命保險公司、松下電器公司、西武百貨、三越公司等駐北京、上海、西安等地嘅辦事處人員被指示回國,當日有一千一百六十三名日本人回國。

六月七號,日本首相宇野喺眾議院全體會議上話:「喺中國嘅日本人有八千三百,今日已指示佢哋撤離。」「中國嘅情況令人憂慮。唔得將槍口對準國民。」「要召見中國大使,正式轉達日本政府嘅嚴厲見解」。下晝,外務省事務次官村田約見中國駐日大使楊振亞,聲明「對於造成流血慘案嘅中國政府行為,從人道上來說係唔允許嘅。」同日,中國戒嚴部隊因向外交人員公寓開槍,三名日本使館人員住宅遭槍擊,日本駐華大使中島向中國外交部提出強烈抗議,當日有一千七百七十四名日本人離京。同日,日本官房長官鹽川宣佈「為咗徹底保護喺中國嘅日本人,已向住喺北京嘅日本人發出咗避難勸告」,重表示實施兩項政策:「一、通過紅十字會提供藥品等緊急援助;二、延長喺日本嘅中國留學人員逗留日本嘅期限」。

北美[編輯]

北美地區嘅華人喺中國領事館遊行示威,支持學生運動。

美國[編輯]

開始時,呢件事未有引起美國新聞媒體嘅關注。隨著事態嘅發展,美國媒體開始派佢地經驗豐富嘅電視新聞評論員,例如CBS 嘅 Dan Rather,ABC 嘅 Peter Jennings 等長期喺天安門,向美國觀眾隨時報道有關新聞。

六月六號,國務院新聞發言人瑪塔特懷勒喺新聞發佈會上宣佈:美國政府准許所有旅美嘅中華人民共同國國民喺佢簽證到期後繼續留喺美國,而唔改變佢嘅身份。當時大約有四萬五千〇八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出於各種唔同目的滯留喺美國。

六月七號,由於中國戒嚴部隊向外交人員公寓開槍,美國大使館下令外交人員家屬全部從北京撤離,一百二十五人離開中國。

八號,美國國務卿貝克話「中國嘅權力鬥爭正在進行,局勢極唔明朗,以致無法斷定係邊個執掌政府嘅權力」,重「呼籲所有喺中國嘅美國普通公民盡快離開嗰個國家」。同號,紐約市長郭德華宣佈中止同北京嘅姊妹城市嘅關係,重建議市政委員會命名紐約市第四十二街同第十二大街嘅交叉路口為天安門廣場。

喺以後嘅日子,美國總統布殊又公佈咗一條法令,允許喺1990年4月前到美國嘅中國公民申請美國永久居留身份證。令有啲無參加民運嘅中國公民因而獲得美國綠卡。

其他國家地區及組織嘅聲明同制裁[編輯]

波蘭弗羅茨瓦夫城嘅一座象徵呢場人民抗議事件嘅象徵性雕塑 - 被坦克壓扁嘅單車同坦克行進痕跡

六四後西方各國一致經濟制裁中國,但唔夠一年,考慮自身包括經濟利益,同中國政府妥協,1990年部分國家恢復同中國嘅接觸及正常經貿關係,1989年之前嘅軍事合作被全面中止。

六月五號,外務部發表聲明,「關注事件」,重希望「局勢不致進一步惡化而能夠和平解決」。

政府唔評論中國事態。自五號起,數以千計嘅新加坡人紛紛去中國銀行擠提

總統李登輝發表聲明:「為抗議中共用武力鎮壓大陸嘅民主運動,呼籲全世界所有愛好自由,重視人權嘅國家同人士,對中共暴行給予最嚴厲嘅譴責。」對中國大陸同胞給予一切可能嘅支援,重同中共作徹底嘅決裂。國防部喺嗰日下令「停休返防,迅速進入備戰部署」。作為支援大陸民主運動嘅特別措施,公佈咗四項措施,其中有:向放棄中國護照嘅而又喺外國嘅中國留學生同學者發放中華民國護照;向呢啲留學生同學者提供學費同生活補助。

六月五號清晨,中銀集團所屬嘅十三間分行門口排晒長龍,發生中銀集團成立以來最大嘅一次客戶擠提,當日提出款項五十億港元,創歷史新高。呢次擠提令中銀集團元氣大傷,而呢次擠提亦係自1965年廣東信託銀行倒閉及恆生銀行擠提之後最嚴重嘅擠提事件。

總督文禮治發表聲明:「喺呢個時刻,我認為適宜發表嘅談話就係,使用武力對付手無寸鐵嘅群眾係唔可以接受嘅,而且唔係一項適當嘅措施。」六月五號,喺中國銀行澳門分行同佢屬下嘅十六間支行門口,一早就排起咗長龍,發生自1950年成立以來第一次客戶擠提,當日提出款項3.3億港元。

對香港嘅影響[編輯]

對香港關係而言,由於香港對北京學生運動嘅支持,原本同中國政府同一陣線嘅民主派,喺六四事件發生後同中共分道揚鑣,香港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及作家查良鏞(筆名金庸)都好嬲咁辭去咗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嘅職務。噉亦埋下咗香港人同中國中央政府之間嘅唔信任。

六四事件引發咗港人大規模嘅移民潮。雖然1990年代初西方好多國家嘅經濟疲弱,令唔少香港人喺取得西方國家嘅護照之後又一度回到香港定居,但隨住回歸後香港經濟急轉直下,呢啲人好多又再離開香港。另一方面,呢批新移民所帶來嘅龐大現金儲備同稅收,亦為呢啲國家嘅經濟重新注入活力。加拿大澳大利亞都因為香港移民嘅資金而令經濟得以反彈,從而吸引更多來自東亞東南亞地區,好似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韓國嘅新移民。

喺六四事件發生後,香港教育界打算喺1989年6月7號發動全港師生遊行,藉以表達對六四事件嘅哀痛,後來香港教育署宣佈1989年6月7號全港學校停課一日,遊行告吹。

另一方面,當時香港民間發起咗一次超過一百萬香港巿民參與嘅支持北京學生運動嘅六四遊行,係香港開埠以來最大型嘅政治活動,自此開啟咗香港巿民參與政治嘅意識,標誌住香港公民社會嘅開始。此後每年六四週年香港都會喺維多利亞公園舉辦紀念六四遇難者嘅燭光晚會,同時出現咗許多大大小小嘅政治遊行爭取政治上嘅發聲。其中兩次最重要嘅大型遊行,分別係2003年7月1號嘅反對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同要求董建華落台嘅香港七一遊行,據主辦單位稱有50萬香港巿民參與;以及2005年12月4號爭取普選立法會同行政長官嘅政治遊行,據主辦單位稱有25萬香港巿民參與。由六四開始,乃至七一一二四等,三次政治遊行係香港政治史上嘅里程碑。

為防止香港市民「借集會來攻擊中央」,港澳工委曾多次發動屬下嘅左派公會,預先訂下維園嘅各個足球場進行活動,以圖阻撓紀念嘅進行,但都唔成功。

另一方面,由於中共喺承諾唔會對學生「秋後算帳」之後,竟然採取比「秋後算帳」更嚴厲嘅血腥鎮壓,令香港人對中共採取不信任態度嘅人亦愈來愈多,深怕今時今日嘅承諾,第日對方會反口。

平反八九民運嘅有關內容[編輯]

正如台灣嘅二二八事件,雖然發生喺好耐之前,最後都獲得平反。好多人無論係喺中國大陸,定係海外各地,都希望中國共產黨能夠平反六四。中國官方對事件嘅講法經過由「暴亂」到「動亂」最後到「風波」嘅轉變。更加中立而為外界所接受嘅講法可能係「六四事件」。大陸網絡而家封鎖咗一切關於六四嘅報導,似乎六四從來都冇發生過咁。可以睇出,中國共產黨對呢件事嘅睇法又再出現變化。

中國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喺2005年,就堅持[9]

六四以後世界各地嘅有關活動[編輯]

中國大陸,根本冇辦法設立六四網站。八九民運嘅研討,資料嘅收集,同網站嘅設置,基本上都係海外華人同埋有識之士喺度做。美國嘅公共電視台亦製作咗關於八九民運嘅紀錄片。好多以前參加民運嘅人士都已經離開咗中國。只有一啲人重繼續參加中國嘅民主運動。世界各地嘅華人地區,仍然有關於八九民運嘅會議,紀念活動。

香港[編輯]

香港每年都有紀念晚會,紀念六四死難者。

2003年,大約五萬名香港人,喺六月四號夜晚,參加支聯會主辦嘅燭光集會,悼念天安門事件十四週年,同時反對香港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表示,即使有關法例通過,集會都唔會停辦。「反對23,毋忘六四」係當年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嘅新主題。一啲以往無出席集會嘅香港人,當年都破例。群眾坐滿咗維多利亞公園五個足球場。支聯會都播放民運人士丁子霖同學運領袖王丹嘅講話。喺支聯會嘅燭光晚會開始之前,香港嘅天主教團體喺維多利亞公園嘅另一角落舉行祈禱會,有三百多人參加。祈禱會名為「民主中國」,主題係「傾聽良心嘅呼聲,舞動生命嘅熱情」。一向俾人常發言印象嘅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唔在意自己身為教區主教嘅身份,為中國大陸嘅人民祈福,並表達佢對中國民主改革嘅盼望。

2004年6月4號,估計有八萬幾人參加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嘅六四十五週年紀念晚會。係1993年以來人數最多嘅一次。上百名"自由行"嘅大陸民眾喺香港參加被中國禁止嘅"六四"紀念活動,創下歷年嘅最高紀錄。組織者話收到唔少人民幣捐款,顯然係有一啲大陸民眾參加咗呢個晚會。收到大約四千元人民幣捐款,遠比佢哋喺過去舉辦嘅六四晚會多,過去只係收到一、兩百元人民幣。自一九八九年以來,受訪者平均參加咗五點八次「六四」燭光晚會;四號晚參加集會嘅十五歲或以上市民中,29%屬於首次參加,12%每次都有參加;而回歸以來每次都有參加嘅,就佔22%。

2005年,六四事件十六週年,支聯會晚上八時喺維園舉行燭光晚會,晚會開始後冇耐,到場嘅市民坐滿四個足球場。主題係以史為鑒,平反六四。大會播放八九民運錄影片段,同時奏哀樂,稍後有獻花、燃點火炬、致悼辭同默哀一分鐘儀式。現場又有豎立「民主烈士永垂唔朽」紀念碑。由於晚上有雨,參加者唔少都舉起雨傘下,點起燭光。喺晚會開始前,有天主教團體喺維園涼亭舉行祈禱會,悼念六四。

2006年六四燭光晚會,仍然有四萬四千人參加,參加人數同往年差唔多。根據香港大學民意計劃,喺上週四所公佈嘅六四民調結果,喺六四事件過咗十七年後,仍然有百分之五十三嘅市民認為當年北京學生做法正確。有百分之五十六嘅市民,依然認為北京當局要平反八九民運。支聯會近年嘅口號係,教育新一代,接好民主棒。

2012年香港舉辦紀念六四遇難者嘅燭光晚會人數高達18萬人,係歷年最多人參與。

參考[編輯]

  1. 六四紀念館 血染的歷史--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2年2月28號]
  2. 愛德華·提波雷克(Edward Timperlake )同威廉·崔普雷二世(William C. Triplett II). zh-TW&sa=X&ei=CCvkT9XTHuz1mAWq6fiNCw&redir_esc=y#v=onepage&q&f=false Red Dragon Rising: Communist China's Military Threat to America. 美國華盛頓: Regnery Publishing. 1999年10月1日. 喺2012年2月28日查閱搵到;. ISBN 978-0895262585 (英文). 
  3. magazine/article/0,9171,970278,00.html How Many Really Died? Tiananmen Square Fatalities. 《時代》. 1990年6月4日[2012年2月28日查閱] (英文).
  4. 表一、北京十三家醫院傷亡統計. 六四檔案[2012年2月28日查閱].(繁體中文 - 香港)
  5. html/victims155.htm 六四死難者名單. 六四檔案. 2006年6月[2012年2月28日查閱].(繁體中文 - 香港)
  6. 美國國會. Sino-American relations: one year after the massacre at Tiananmen Square. 美國華盛頓: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91年[2012年2月28日查閱] (英文).
  7. 陳希同. 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1989年6月30日[2012年2月28日查閱].(大陸簡體)
  8. 高新. 「六三」之夜,誰開槍?. 華夏文摘. 1991.5, (第七期). ,另外可以睇博訊blog嘅轉載
  9. 六四不翻案,統一不能談

出面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