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去內容

語言相對論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粵語:藍色嘅天。
英文:Blue sky.(藍色嘅天噉解)
某啲語言嘅使用者:綠色嘅天。

語言相對論粵拼jyu5 jin4 soeng1 deoi3 leon6),又叫pei1爾-沃夫假說,係源自廿世紀語言學嘅一個假說。語言相對論最重點嗰個諗頭係話,一隻語言嘅結構會影響佢嘅使用者用咩方式思考現實,亦即係話一個人用咩語言會影響到佢嘅思維。要留意呢個假說講緊嘅,唔淨只係話唔同語言用字句嘅習慣唔同,而係講緊語言會影響人腦嘅深層認知過程[1]

基本諗頭[編輯]

「想像一個世界,天係綠色嘅。噉唔係因為你去咗第個行星,而係因為你隻語言冇字詞可以指藍色(所以你個將天嘅藍色當咗做綠色一種)。」[2]

語言相對論嘅諗頭源自廿世紀上半,當時歐美語言學家睇勻咗好多歐洲語言以外嘅語言,見識到唔同語言喺文法上可以爭幾咁遠[註 1]。當中美國語言學家班哲文·李·沃夫喺 1956 年撰文,提到噉嘅諗法:沃夫佢主張每一隻語言嘅文法系統唔單只係用嚟表達思緒咁簡單,仲能夠形塑語言使用者嘅思緒;人喺個腦入便建立自己諗緊嘅嘢嗰陣,會跟從佢慣用嗰隻語言嘅文法嚟組織思緒;除此之外,唔同語言分辨事物嘅方法都唔同—例如有好多語言都冇字詞可以指藍色,嗰啲語言嘅使用者傾向會用「綠色」或者「黑色」嚟描述藍色嘅物品[3],噉就表示一個人隻語言點樣分辨唔同嘅事物,好大程度上主宰咗佢個腦點樣將事物分類[4]

除此之外,沃夫佢仲有提到隱密型嘅概念:根據佢呢個諗法,一隻字詞可以有一啲「冇開口講出嚟嘅文法類型」;例如喺廿一世紀初嘅英文入便,啲動詞過去式要加 -ed係一種隱密型—因為講嘢嘅人會將佢對隻字詞嘅分類(係咪過去式)明確噉講出嚟(加 -ed 尾);相比之下,英文入邊有關一個人名「係男定女」就係一個隱密型—名詞表示緊嗰個個體係男定女,唔使要隻字變樣嚟表示,但係一個用英文用得有返咁上下純熟嘅人,心入便會知隻名詞指嗰個個體係男抑或係女,能夠正確噉揀要用 heshe代名詞[5]

強弱版本[編輯]

語言相對論依個假說,可以分做兩個版本。

  • 語言相對論:根據呢個諗法,語言能夠影響思緒;呢個版本嘅語言相對論被指係太過籠統[註 2]—語言起碼會影響一個人睇咩科學節目同睇咩書,實會影響到一個人接觸到乜嘢知識,所以弱語言相對論呢個諗法,講咗等於冇講[6]
  • 語言相對論(語言決定論):根據呢個諗法,一隻語言嘅特性會「定死咗」佢嘅使用者嘅思維,令到佢嘅使用者難以思考某啲嘢;呢個諗法受到唔少科學同哲學嘅研究者反對—因為呢啲人士做嘅,正正就係諗一啲前人未諗過(所以現時語言未有字詞可以指)嘅概念。到咗廿一世紀初,語言學嘅研究者一般都唔會認真看待語言決定論。

於是就出現咗一種比較中庸嘅思想:

我哋用緊嘅語言,可以影響我哋嘅某啲認知功能,但未至於令到我哋冇能力思考某啲諗頭。

例如想像一隻語言冇字詞可以指藍色,但係佢哋依然可以形容嗰一笪藍色有幾深,亦能夠睇得出笪顏色同粵語使用者心目中嘅綠色有啲唔同[7]

實驗證據[編輯]

睇埋:心理實驗

有唔少語言學家都同心理學家合作做研究,想探究語言會點樣影響人類嘅認知

顏色研究[編輯]

睇埋:色名

語言學家指出,唔同語言對顏色嘅描述可以幾唔同。例如粵語入邊粵拼laam4)同英文入邊嘅 blueIPA/bluː/)可以當係等同,兩隻字詞都係指緊藍色。不過俄羅斯話對藍色嘅描述就好唔同,廿一世紀初嘅俄羅斯話有兩隻字詞[8]

  1. Goluboy斯拉夫字母:голубой)
  2. Siniy(斯拉夫字母:синий)

當中 1 大致可以理解做「淺藍」而 2 大致可以理解做「深藍」—留意俄羅斯話對呢兩種顏色畀咗兩隻唔同嘅字詞,唔似得粵語或者英文噉將兩隻色當做「藍」嘅變體。語言學家做咗心理實驗,搵咗一班英文嘅使用者(E 組)同埋一班俄羅斯話嘅使用者(R 組)返嚟,叫佢哋分辨唔同嘅顏色,發現 R 組能夠以更快嘅速度(反應時間)分辨淺藍同深藍,而且分起上嚟更加準[9]

方向研究[編輯]

亦有語言學家研究語言會點樣影響人腦對空間方向嘅處理。喺呢方面,一個出名嘅例子有澳洲土著辜古依密舍話:據講喺呢隻語言裡便,講親方向一定係用東南西北嘅;喺粵語、標準官話以及英文等嘅歐洲語言當中,一個人要講一件物件喺邊,會講「喺阿明前面」或者「喺阿偉嘅左手邊」(相對方位;相對一個人嘅方向)等嘅說話,但係辜古依密舍話就好唔同,傾向用東南西北(方位),即係話如果將辜古依密舍話嘅對話譯做粵語,會有類似以下噉嘅字句[10]

  • 「我見到巴士站喺我嘅西面。」
  • 「部手提電腦喺邊?喺你嘅東面呀。」
  • 「間超市喺邊?嗱,由你而家嘅位置向東行,行咗 XXX 咁遠距離,就會見到超市喺你南面。」

呀噉。噉即係話,辜古依密舍話嘅使用者要無時無刻留意住東南西北喺邊。事實亦表明,研究者一要求辜古依密舍話嘅使用者指出(例如)南面喺邊,佢哋能夠即刻準確無誤噉作答,而其他語言嘅使用者就往往要諗幾秒至答得出。由呢個例子可見,語言能夠影響一個人腦對方向嘅認知。

詞彙[編輯]

以下係文中用咗嘅重要概念或者專有名詞嘅英文名:

參考[編輯]

以下係文中引用咗嘅網頁或者學術文獻

  1. Kay, P., & Kempton, W. (1984). What is the Sapir‐Whorf hypothesis?.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86(1), 65-79.
  2. (英文) 你嘅字詞變成你嘅思緒自然期刊
  3. Alexander, Caroline (Summer 2013). "A Winelike Sea". Lapham's Quarterly. VI (3).
  4. Whorf, Benjamin Lee, 1956, Language, Thought and Realit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IT Press. Edited by John B. Carroll.
  5. Whorf, Benjamin Lee, 1956, Language, Thought and Realit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IT Press. Edited by John B. Carroll. p. 87-101.
  6. Pinker, Steven, 2007, The Stuff of Thought: Language as a Window into Human Nature, New York, NY: Viking Penguin. "five banal versions of the Whorfian hypothesis"
  7. Thierry, Guillaume, Athanasopulous, Panos, Wiggett, Alison, Dering, Benjamin, and Kuipers, Jan-Rouke, 2009, "Unconscious effects of language-specific terminology on pre-attentive color percep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6(11): 4567-4570.
  8. Paramei, G. V. (2005). Singing the Russian blues: An argument for culturally basic color terms. Cross-cultural research, 39(1), 10-38.
  9. Winawer, J., Witthoft, N., Frank, M. C., Wu, L., Wade, A. R., & Boroditsky, L. (2007). Russian blues reveal effects of language on color discrimin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4(19), 7780-7785.
  10. Haviland, J. B. (1998). Guugu Yimithirr cardinal directions. Ethos, 26(1), 25-47.

註釋[編輯]

  1. 如果想睇具體例子,可以參考吓語言類型語序所講嘅嘢。
  2. 亦冇乜可否證度

睇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