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pedia talk:粵語本字表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我睇唔到wikipedia一啲廣東字[編輯]

例如個tum 字..正字同造字都睇唔到.....點算好... 有好多人都有依個問題....

安裝unifont之後重啟即可解決

廣東話正字[編輯]

~由Wikipedia:城市論壇 (政策)搬過來~(當時最後嘅修訂

起咗版Wikipedia:廣東話正字, 重未寫好,但希望有熟呢方面嘅人幫手。呢版應該會幫到大家,響廣東話用字,唔同寫法之間作取捨。HenryLi 04:50, 15 四月 2006 (UTC)

~搬動完畢~

「香港字」[編輯]

~移動自Wikipedia:城市論壇 (政策)~ (當時最後嘅修訂

粵語維基時常都有兩樣嘢要做,第一係掃除晒啲「o岩」呀、「o係」呀......呢種以英文字母 o 當做口字邊嘅字;第二係掃除晒啲香港造字,改返佢做 Unicode 。--Hello World! () 17:40, 25 March 2006 (UTC)

咁係咪要做bot呢?HenryLi 22:11, 25 March 2006 (UTC)

bot我就唔識整,或者可以早啲能夠改到個版面,響編輯框下面整呢啲字上去,用滑鼠一撳就整到個字上去--Hello World! () 03:16, 26 March 2006 (UTC)

兩樣都有用喎。 - CantoneseWiki 15:10, 26 March 2006 (UTC)

咁要改邊一版?HenryLi 12:27, 27 三月 2006 (UTC)

整個識自己 scan 嘅 bot 啦。我哋可以合力炮製個清單,列晒要改嘅情況出嚟。 - CantoneseWiki 21:00, 27 三月 2006 (UTC)

廣東話的文字應該係白話文,若要文章文雅亦可.

麻煩你打 ~~~~ 簽返個名吖唔該。:-P - CantoneseWiki 17:31, 29 三月 2006 (UTC)

~移動完畢~ --Shinjiman 02:26, 17 六月 2006 (UTC)

用字問題[編輯]

~移動自Talk:頭版~ (當時最後嘅修訂

用字問題(第一部份)[編輯]

某地方定係某地方?咁樣嘅同音選字問題,要儘快解決。--小為 08:39, 29 三月 2006 (UTC)

字係音。反而字同字意思一樣---Hello World! () 14:54, 29 三月 2006 (UTC)
同義字應該盡量容許多啲變化. -- 15:38, 29 三月 2006 (UTC)
係咪應該用「响」而唔係「響」呢? - CantoneseWiki 18:03, 29 三月 2006 (UTC)
「响」係「響」嘅簡體字--Hello World! () 05:35, 30 三月 2006 (UTC)
建議用「」字代表「喺」嘅意思,「響」字保留原義,只有於「響亮」、「響徹」等等。就好似現時被廣泛使用嘅「」字(代表「全部」、「所有」嘅意思),而「曬」只係有「曬太陽」嘅意思。「响」字係「響」字嘅簡化字,而「晒」字係「曬」字嘅簡化字。另外,建議千祈唔好用D字嚟代替「啲」字(倉頡碼:RHAI)。用字問題係最迫切需要解決嘅問題,我哋需要盡快制定一套至少所有粵語維基人都採用嘅用字表,如果唔係用字就會好亂,將來嘅修訂工作嘅工作量會多咗。--DesmondLee 16:35, 30 三月 2006 (UTC)

支持DesmondLee嘅意見,「仲」有一個用字問題︰就係個「仲」字。當「還有」、「更好」的詞語寫在粵語時,應該用「仲有」、「仲好」,因為「仲」字本來就已經有咁嘅意思。相反,唔少人用嘅「重有」、「重好」,「重」字不但冇「更」、「還」嘅比較級意思,而且仲係一個多音字(重量嘅重),會容易令人混淆。--HeiChon 17:45, 30 三月 2006 (UTC)

頭先發現又一個情況,就係「重要」一詞,意思上係「仲要」但卻寫成「重要」。呢個例子比上面那個例子錯得更嚴重呀。--HeiChon 01:36, 31 三月 2006 (UTC)
有樣野要提醒,究竟粵語維基係要通俗定要正確?俗字係「仲」,本字係「重」,「重」本來就兼有「還有」之意。唔可以一口咬恐係錯~ --Samwingkit 15:38, 3 四月 2006 (UTC)
打咗粵語一排,發覺“重zung6”真係同“重cung5”撞到嘭嘭聲,我而家都係用返“仲”,費事引起歧異。其他字我冇所謂,只要唔影響理解就得喇。--Mugi 13:19, 9 四月 2006 (UTC)

「嚮」本身有「往」意,引申為「在」都講得通。我覺得選字時應先考慮字義,因為漢字嘅表義功能重要過表音功能。我都支持用「晒」代表「全部」,但以此推論用「响」代表「在」似乎唔係咁好。雖然兩者都可以別於本字以避歧義,但「嚮」本身就含有方向位置嘅意思,只係聲調唔同唧。「仲」根本無「還」或「更」義,係的人但求就手「假借」,但「重」本身就有強調嘅含意。「重」極其量都只得兩個音,應該唔易混淆。我唔係拘泥本字,只不過漢字唔係拼音文字,亂寫同音字有損粵文發展。好似「嚟」字,根本就係「來」字,不過係文白異讀之故。時人書粵語字時每採同音字,另加「口」字偏旁以資識別。揀「口」字邊大概為左標示隻字係口語啦,但大家有無諗過有的字其實可以換個貼切的嘅部首?例如「我哋」嘅「哋」,無論「我哋」、「你哋」、「佢哋」,「哋」都係指人,點解唔用企人邊呢?「我們」嘅「們」本來無伊隻字,係北方人自鑄嘅,又唔見人用「口」字邊?應視「口」字邊為過渡,而唔係最終定案。雖則有好多字都好難搵合適嘅部首,但好似「哋」咁就明顯過唔明顯卦?當然,伊的都係娛記手筆(雖然我都明白佢地要趕稿,無時間深究),但選字影響深遠,希望大家正視,等粵文可以健康發展。--加利 21:37, 3 四月 2006 (UTC)

覺得用「嚮」字嘅「往」意引申做「喺/在」有啲牽強。用「响」字代表「喺/在」,係形聲字,合符六書造字法。我去開粵語協會個論壇,佢有篇係討論「嚟」字標準嘅問題,有興趣可以去睇吓︰http://bbs.cantonese.org.cn/topic.asp?l_id=16&t_id=1871 --DesmondLee 12:07, 4 四月 2006 (UTC)
我嘅粵語用字,一路以嚟都係參考 http://www.cantonese.org.cn/ 推薦嘅粵語正字表。嗰個表嘅參考資料包括《廣州話正音字典》、《廣州話詞字典》、《廣州方言詞典》、粵語審音配詞字庫、《說文》、朱駿聲《通訓定聲》、《廣州音字典》、《正字正確》、《妙趣廣州話》等。嗰個網有粵語字大全 http://www.cantonese.org.cn/dictionary/list.asp 同埋粵語字小字典 http://www.cantonese.org.cn/dictionary/search.asp --DesmondLee 15:54, 4 四月 2006 (UTC)

多謝DesmondLee嘅推薦。有無試過台灣教育部嘅《異體字字典》http://140.111.1.40/main.htm ?個網匯集左歷代嘅辭書韻書 ,好似《說文》、《廣韻》、《集韻》咁,條目清晰,幾方便架。我覺得問題唔在於合唔合符六書,而在於現時絕大部分粵語形聲字嘅形符都係「口」。聲符表音,形符表類,合而表義。「口」部嘅字同口部、言語、語助詞有關,如果係唔係都歸畀「口」部,只會奪去其表類功能。當然仍然表到義,但就偏離左形聲造字法嘅原意。的確有好多字都難以歸類,但有的字其實幾明顯。好似「嚟」咁,點解唔用具移動含意嘅撐艇仔呢?而聲符就建議用返「來」,一來隻字本來就係「來」,,二來「來」符令字義更清晰飽滿,三來好多形聲字嘅音符都只係音近,四來世人崇尚簡化,「黎」字太多劃喇。又好似「喺」、「响」咁,用「土」唔係最適合不過咩?「土」就有「地點」嘅意思,同義詞「在」就正正屬於「土」部。「土系」、「土向」幾醒目丫。漢字經過幾千年嘅沉澱,好多字嘅形同義早已融凝為一。伊樣係拼音文字難以企及之處,亦係漢字魅力所在。希望大家認真的造字啦,但睇怕都敵唔過「約定俗成」伊個「冠冕堂皇」嘅理由架勒。--加利 02:39, 5 四月 2006 (UTC)

唔使(駛/洗係錯嘅)客氣。我未試過台灣教育部嘅《異體字字典》,會去睇吓。除咗約定俗成呢個重要嘅理由,亦都要考慮電腦化嘅問題,唔少有歷史嘅粵語字,好似「嚟」、「喺」咁,都已經入咗Unicode嘅基本CJK字區,大部份嘅字型都顯示得到呢啲粵語字。如果貿貿然另造新字,要等Unicode機構接納新字,又可能同嘅有嘅漢字撞(「逨」、「垧」都似係嘅有漢字)。另外,你嘅粵語字都冇咗「口」字邊,係咪因為你認為有啲字唔應該用「口」字做意符?--DesmondLee 12:37, 5 四月 2006 (UTC)
加利:「影響深遠」<--唔怕;其實呢啲口字邊都可當做種 "semantic",一種標簽;將來若果共識改咗,都可用機械人轉字。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號(星期三)格林尼治 21時04分34秒。

用字問題(第二部份)[編輯]

係呀,見通街都係「駛」或「洗」真係好心悒。陳伯煇嘅《論粵方言詞本字考釋》話sai2音只係上古音遺,就好似「仔」(zai2)係「子」(zi2)嘅上古音遺咁。電腦化的確係大問題,但同嘅有嘅漢字撞我就覺得無所謂,反正箇的都係生僻字,不如賦予新義啦。「的」本來只解作箭靶中心,唔係咩結構助詞(如「我的家」嘅「的」),係北方人強加上去嘅。「的」都唔會產生歧義,何況連一般字典都搵唔到嘅生僻字?至於我嘅粵語字好多都無左「口」字邊,係呀,我覺得好多字都同口腔、口部動作、言語或語助詞無關,唔應該用「口」字做意符。同埋一列「口」字邊實在好礙眼,可惜又苦無對策,所以索性飛走佢。(雖然有的字如「咁」重用,有少少自相矛盾......其實我想用「恁」架。)至於混淆嘅問題呢,可能有啦,但我有時真係加唔落手。好似「的」(我用作「少量」,即大家嘅「啲」),你地可能覺得會同「我的家」嘅「的」混淆,但粵語有結構助詞「的」架咩?我地用ge3架嘛。見人夾雜「的」、「嘅」來用,真係無解。我地嘅「的」只係「目的」、「的確」、「的士」、「眾矢之的」等,絕對唔會係結構助詞。況且結構助詞「的」基本唔係咩中文,只係北方人產物,因種種歷史因素先升格為通語,何必要受佢影響呢?「嘅」同「的」對等,如果「嘅」係口語而要加口字邊,「的」又何嘗唔使?或者我伊番話略嫌訴諸感情啦,但希望大家唔好以口語為由矮化自己嘅母語。--加利 19:14, 5 四月 2006 (UTC)

我覺得粵語成文要普及,最重要係建於民眾基礎,而又唔好錯得太離譜,粵語字嘅選擇應該係喺本字(恁、渠、徛)同市面流通嘅俗字或錯字兩者之間,攞個平衡點。脫離民眾基礎嘅粵文好難普及同被接受咖。另一點亦可能係最重要嘅就係要易於電腦化,嘅有嘅粵語字已經因為有香港政府嘅支持,已經收錄咗喺Unicode,咁就應該加以利用,方便交流。你覺得一列「口」字邊礙眼,美觀其實係一啲相對比較主觀嘅情感,原本漢字都有唔少「口」字邊嘅字,例如︰唯、哈。我自己反而覺得一列「口」字邊嘅字幾好睇,見過有隻杯嘅設計係將勁多「魚」字邊嘅字鋪滿隻杯,都幾好睇。(美觀呢家嘢比較主觀)加利講得好,我哋唔應該矮化自己嘅母語,因為根據西方語言學嘅定義,粵語因為唔可以同其他嘅漢語「方言」互通,所以應該被視為獨立嘅語言,而唔係方言。我覺得嘅然北方人產生咗「的」呢個結構助詞,粵語人士亦都可以創造特有嘅粵語字,將粵文升格為書面語。--DesmondLee 11:47, 9 四月 2006 (UTC)
最好唔好用“的”表示“啲”,噉同現代中文書面語有衝突,“你的文章”同“你啲文章”(表示你的那些文章)喺意義上仲係有細微嘅差別。--Mugi 13:24, 9 四月 2006 (UTC)
講多句,我覺得之所以有“仲”、“嚟”呢點口語字,好可能就係因為大家需要喺文章入邊區分佢哋嘅口語音要同文讀音,呢啲常用字如果都用原字嘅話,會引起唔少麻煩,所以佢哋先會一直冇淘汰到。--Mugi 13:35, 9 四月 2006 (UTC)
終於見到有廣東人嚟幫手啦。歡迎!--DesmondLee 13:54, 9 四月 2006 (UTC)

~移動完畢~ --Shinjiman 04:12, 18 四月 2006 (UTC)

好! 新文化運動時的作者都用「底」唔用「的」作「之」解。Hillgentleman 2006年8月5日 (六) 17:41 (UTC)

鍾意/中意[編輯]

中意係正確寫法。 鍾意係錯字+口語。

係「鍾意」唔係「中意」。「鍾」字有「鍾愛」、「鍾情」之意。「中意」係解「合意」、「滿意」,唔一定代表喜歡。--DesmondLee 04:57, 17 四月 2006 (UTC)

同意。另外,「窞vs氹vs涔」使唔使、有冇噉分法,我有啲質疑。-- tonync (talk) 04:01, 18 四月 2006 (UTC)
都係依書直說。事實上家下好多人做考證,亦都有好多書出咗,日日都有人寫。有好多唔同人嘅推斷。可以嘅話,大家多寫幾家,畀多啲資料,啱唔啱,點樣用,就自行判斷啦。呢度都只係用來描述人做過嘅研究。寫法呢樣嘢,呢度無可能達得到共識。等人遇到有人咁寫,畀大家作過參考。 HenryLi 14:12, 18 四月 2006 (UTC)

我刪去了 " 係「鍾意」唔係「中意」。 " 這一句. 既然兩者都覺有解釋. 這樣否定了任何一個都太主觀

「中意」的「中」應該要讀zung3吧?121.203.38.118討論) 2014年10月6號 (一) 21:35 (UTC)beastie

我喺呢個網站搵 (https://ctext.org/post-han/zh?searchu=%E4%B8%AD%E6%84%8F&reqtype=stats), 宋明清有好多 "中意" 既出處, 但 "鍾意" 只得一個.Rtwo98 (傾偈) 2019年6月28號 (五) 07:35 (UTC)

噉/咁[編輯]

粵語維基嘅用字似乎有啲偏向於香港嘅一般習慣,例如冇分開「噉」字同「咁」字。 據知呢兩個字讀音亦有分別,「噉」音「敢」,「咁」音「禁」。 例如:「噉你有冇咁多錢先?」 --SusanLai 16:00, 24 四月 2006 (UTC)

我查過字典原本「噉」字讀「啖」,而唔係讀「敢」。究竟用「噉」字有幾大嘅依據呢?--DesmondLee 08:09, 28 四月 2006 (UTC)
「噉」嘅原意思唔係香港人常用嘅那個意思,亦唔係讀作 gam2,一尐香港人因為詞彙有限而借用此字。「噉」字的本字實爲「恁」,讀作jam2(同「任」同音),意思爲「這」、「那」等等。配上上面嘅例子:「恁你有冇咁多錢?」,直譯爲書面:「那麼…你有沒有那麼多錢?」

要留意嘅係,「恁」和「咁」意思上係有分別。「恁」通常係用在情況、情形上;「咁」通常用來輔助形容詞,如「咁多」、「咁長」。

好大問題啊...[編輯]

點解哩道有D字我部腦睇唔到嘅??--藤原はづき 02:37, 25 7月 2006 (UTC)

Wikipedia:Unicode擴展漢字。--Hello World! 09:08, 30 7月 2006 (UTC)

"靚 𡃁"[編輯]

據我所知,"靚" 原解為照鏡化妝. 借作"美麗"得唔得?Hillgentleman 2006年8月3日 (四) 09:26 (UTC)

“靚”字作美麗解,依家已經唔剩止粵語係咁用,連大陸都已經咁用,多咗個 liàng 音。--Hello World! 2006年8月5日 (六) 10:14 (UTC)
噉第八行就唔口岩.Hillgentleman 2006年8月5日 (六) 17:29 (UTC)
大家用開嘅「𡃁」字其實係錯字,但因為香港媒體因素下「𡃁」字變得普及化,「𡃁仔」本字實爲「僆仔」。(「僆」讀音似大眾講開嘅「𡃁」)「𡃁」字只係香港造字,根本無此字。

會否是由英語 lad(小伙子)併音而來? 121.203.38.118討論) 2014年10月6號 (一) 21:30 (UTC) beastie

粵語本字[編輯]

~由Wikipedia:城市論壇 (政策)搬過來~ (當時最後嘅修訂

好多人都以為粵語是「有音無字」,但其實係唔一定。我認為嘅然粵語維基百科,要用粵語來編寫,就好應該用正確的「粵語本字」,唔應該用俗字俗語或自創自造的字。為止,建議Wikipedia:粵語本字中所列舉的字為標準,規定編輯粵語維基百科時,必須使用正確的「粵語本字」。使用正確的「粵語本字」,會令到粵語維基百科更具學術性,更具發展空間及潛力。--encyclopedist (對話頁) 18:05, 15 六月 2006 (UTC)

其實呢度都討論過,係未有結論,暫時係兩樣都有。用本字固然係學術成份高,但係用咗罕見嘅字,大眾就難啲讀到。HenryLi 14:32, 16 六月 2006 (UTC)
  • 都無辦法。維基百科唔係「偽基」,如果粵語維基百科真係有心去用粵語編輯,就有好好大理由要硬性規定用正確的「粵語本字」。就好比中文維基百科不接受自創字,所以粵語維基百科都唔應該接受自創字。--encyclopedist (對話頁) 15:34, 16 六月 2006 (UTC)
現時用嘅都唔算係自創字,而係社會上有相當多人用。要推廣本字,只有響創作時寫多啲本字,畀人認識本字。寫作唔係法律,好難用禁止方式去改變習慣,最好親身示範畀人睇,點樣去寫作。好似以前人人唔識『畀』,將『畀』寫做『俾』,家下已經好多人轉咗本字『畀』。維基可以做嘅,係畀啲機制人去認識。HenryLi 05:26, 6 7月 2006 (UTC)

其實"俾"字同埋"畀"本身已經有,"俾"字通常攞嚟做譯音,而"畀"原意係"鼻","畀"字嘅假借意思係"給"(呢個係古語,而家演變為廣東話)我就認為兩個字喺廣東話都通.霹靂奪命震天傲龍,又名飛龍 13:31, 6 7月 2006 (UTC)

咁其實同"自"字一樣,畀假借已經有相當歷史,亦都唔會有當佢鼻咁用。而俾字有佢常用嘅意思,唔適合再用佢來假借。HenryLi 14:38, 6 7月 2006 (UTC)
  • 為甚麼不可以硬性規定呢?這不只是寫作習慣而已。舉例如你不可以在英文維基寫中文,不可以在中文維基寫粵語,亦不可以「寫作習慣」為申辯理由。--encyclopedist (對話頁) 08:07, 13 7月 2006 (UTC)
  • 個別用字同埋語言唔可以一齊比嘅。應該話,英文版同時允許美式串法同英式串法,法文版亦都冇規定話要用法國法文定係加拿大法文。所以,我覺得粵語維基只要制定一系列「可接受用字」,劃清邊啲肯定係錯(例如「x果道」)、邊啲算俗字但常用到可以接受(「俾嘢我」),就得。-- tonync (talk) 2006年8月16日 (三) 13:16 (UTC)
  • 不如,Henry Li 造個模板, 係每個新用戶登記時 簡要介紹一下.Hillgentleman 2006年8月24日 (四) 03:42 (UTC)

響今日刋登嘅明報度亦都有講「廣東話都有正字」。--Shinjiman 2006年8月29日 (二) 01:19 (UTC)

~搬動終了~ --Shinjiman 2007年1月5日 (五) 07:58 (UTC)

Do people want a Shortcut to here, such as WP:YUE?[編輯]

Hillgentleman 2006年9月27日 (三) 22:05 (UTC)

Done. --Shinjiman 2006年9月28日 (四) 11:47 (UTC)

最惨是我地的大陆广东,都不知道点讲。有的打都打伍出来。特别是上网。↓§Zsx 2006年10月23日 (一) 09:45 (UTC)

所以寫嗰陣,下面整咗一堆字唔易打嘅字畀人㩒。HenryLi 2006年10月23日 (一) 16:31 (UTC)

同源?[編輯]

  • 個嘅㗎 同吴语"个"同源?
it should be "忌". "叔善射忌, 又良御忌." - 《诗经·郑风·大叔于田》. 219.88.78.180 2007年8月16號 (四) 12:33 (UTC)ETernal 2007年8月16號 (四) 12:33 (UTC)
呢個「忌」字係句尾助語字罷?若果係噉,則「嘅」字應作「的」,而句尾助語當用「忌」。吳語「個」字應與「嘅(的)」一樣。與「忌」唔同。--嵐月居士 2007年8月16號 (四) 21:38 (UTC)
  • 唔妥。的嘅意思係光、 明、白、目標。。。(一箭中的);同嘅差好遠。康記[1]話:「。。。宋人書中語助皆作底。。無的字。。。」*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22點25分24秒。
  • "冚辦爛 "=吴语"亨白浪当"?----Hillgentleman 2006年11月3日 (五) 22:19 (UTC)
    • “冚辦爛”本來寫“咸不論”或“咸不攔”,唐代來自波斯語--Hello World! 2007年3月24日 (六) 08:14 (UTC)
    • 不是「咸不論」,是「咸不剌」,粤劇對白中常用「不剌」來加重其字詞意思、語調
      • Sl, 有無原文/transliteration ?---Hillgentleman | , 二千七年三月二十四號(星期六), 格林尼治標準 08點28分48秒 2007年3月24日 (六) 08:28 (UTC)
        • 助詞。1 - 用於語尾,以加強語氣。 金 董解元 《西廂記諸宮調》卷一:“怕曲兒撚到風流處,教普天下顛不剌的浪兒每許。” 元 喬吉 《兩世姻緣》第一折:“對門間壁,都有些酸辣氣味,只是俺一家兒淡不剌的。” 清 洪昇 《長生殿•彈詞》:“破不剌 馬嵬 驛舍,冷清清佛堂倒斜。” 2 - 表轉接語氣。亦作“ 不倈 ” 元 關漢卿 《拜月亭》第三折:“我怨感,我合哽咽;不剌你啼哭,你為甚迭?” 元 鄭廷玉 《後庭花》第三折:“我敢搠碎你口中牙,不剌這是你家裡説話。” 元 石德玉 《秋胡戲妻》第四折:“那佳人可承當,不倈我提籃去採桑。” 3 -亦作“ 不倈 ”。表順連上句,並加強下文語氣。 元 金仁傑 《追韓信》第三折:“今日又不曾驅兵領將排著軍陣,不剌怎消得我王這般捧轂推輪。” 元 秦簡夫 《東堂老》第一折:“不離了舞榭歌臺,不倈更那月夕花朝。” 元 無名氏 《凍蘇秦》第二折:“我若見俺那高年父和俺那大賢妻,不倈你著我説一個甚的。”
        • 王亭之《廣府話救亡》p.232 --Hello World! 2007年3月24日 (六) 12:35 (UTC)
  • 哎呀,你地咁多人嘈乜嘢。其實我見過人寫呢三個字, 冚 - 「口」字邊加個「棒」字 - 「口」字邊加個「冷」字 ,勿得咯 !!
    • 冚辦爛 唔係波斯語,係古百越語低層,壯語 haemz baengz laengz
森理世さん 2007年8月1號 (三) 07:41 (UTC)

咁/ 噉:[編輯]

我認為其實同一字,其意思同樣係「如此」,發音之别在於:名詞之前用「噉」,如「噉樣」,形容詞前用「咁」,如「咁多」。--2006年12月17日 (日) 21:44 (UTC)

唔係同一字,兩個字唔通音,唔同義。「噉」讀第二聲,主要意思係「這樣」,例如:「噉,我走先喇。」;「咁」讀第三聲,主要意思係「這麼」,例如:「唔係阿嘩,咁大整估?」--我哋越人 2006年12月31日 (日) 02:53 (UTC)
  • 其意思同樣係「如此」.
  • 「噉,我走先喇。」= 「噉樣,我走先喇。」, 樣=名詞.
  • 「唔係阿嘩,咁大整估?」- 大=形容詞.
  • 咁大整蠱 = 如此大整蠱
  • 噉樣 = 如此樣 = 如此情況--Hillgentleman | 2006年12月31日 (日) 03:03 (UTC)

我見過網上面有人提出分開gam2同gam3,但係從來冇見過佢提出相關文獻,所以質疑咁樣分法有啲咩根據。-- tonync (talk) 2007年2月23日 (五) 06:57 (UTC)

「咁/噉」嘅正字係「恁」,「嘅」嘅正字係「忌」。來源:王亭之《廣府話救亡》p.249 --Hello World! 2007年3月23日 (五) 15:37 (UTC)
留意當用作「嘅」的本字時,這裡的「忌」是尾音,不是解作「的」的意思。例如:「你都算係個好人忌。」,而「我的朋友。」不能爲「我忌朋友。」
  • 唔係丫嘩,咁大整蠱?仲有--「丫」字加個「口」字邊就最正啦!! 森理世さん 2007年8月1號 (三) 07:52 (UTC)
  • 多謝唔該。未睇曬,但其實每人都有所知有所唔知,唔可以全怪何文滙;渠提出、研究、普及呢的問題已經係大貢獻。---Hillgentleman | , 二千七年三月二十三號(星期五), 格林尼治標準 16點36分48秒

我记得《广州话正音字典》曾经提到“咁”同“噉”系两个唔同嘅字,例子同上边嘅基本一致,我觉得最好加埋落去。 Batch 2007年7月30號 (一) 15:20 (UTC)

逑/溝[編輯]

「君子好逑」--->「溝女」?[2]-----Hillgentleman | 2006年12月29日 (五) 15:50 (UTC)

根據《生活粵語本字趣談》,你講啱咗。Clpro2 2007年4月17日 (二) 08:51 (UTC)

俾/畀[編輯]

【俾】書面語:「被」,「讓」。英文:let. 「我俾佢打。」、「俾啲嘢我食。」
【畀】書面語:「給」,予。英文:to give.「我畀十蚊你。」
Source: 生活粵語本字趣譚,p67。正字正確,p106。
--WikiCantona 2007年1月2日 (二) 03:42 (UTC)

[編輯]

【瞪】字亦用於國語,唔算越語。--嵐月居士 2007年5月26號 (六) 22:04 (UTC)


[編輯]

【尐】搵唔倒 references / 一個可靠嘅來源(話佢係本字)? 有冇人可以提供?連個音都唔啱--WikiCantona 2007年6月3號 (日) 22:51 (UTC)

唔知呢個修改嘅原意係乜?--Shinjiman 2007年6月4號 (一) 03:34 (UTC)
[3]?? --Shinjiman 2007年6月8號 (五) 00:55 (UTC)
我記得有人講過「啲」應該係「滴」字,來源就唔記得--Hello World! 2007年6月17號 (日) 14:21 (UTC)
當用「滴」作「啲」的本字時,只可以作量詞使用,如「一滴滴」、「有滴」;卻不能用作所屬助詞的意思,如「我滴(東西)」
“尐”讀“dit1”時,只可同“些”忌意思。維基爾雅/尐不知可不可以同“的”忌意思呢(讀“di1”)。--Asoer 2008年9月6號(六)18:13(UTC)
又尐尐尐,睇見呢個字就炆,呢個字嘅來源唔該搜尋《「尐」字之亂》椰殼 (傾偈) 2014年6月20號 (五) 14:54 (UTC)

2019-1-16 提供: 維基 尐 https://zh-yue.wikipedia.org/wiki/%E5%B0%90

兩點意見[編輯]

  • 有一個提議。可唔可以將呢頁放響「導航」之內?事關廣府話正字,好多人唔清楚,包括我地呢處有尐人(好似在下)都係只知少少。將呢頁放響導航裏頭,就放便多啦。
  • 尚有一言。就係,有無「粵語用辭」之頁?南話同北話好多好唔同。好似自吳語而下都用「人客」,而北話就用「客人」。我提議做一個用辭表,以錄廣府話用辭。個人覺得,其重要性唔會低過「粵語正字」。

--嵐月居士 2007年7月11號 (三) 16:45 (UTC)

wikipedia:粵語本字:而家template:bulletin有連;以前登響mediawiki:sitenotice,但近排洗咗。呢版易揾啲都好,但大家認為放邊度最好?亦可攞埋響mediawiki:anonnotice
wikipedia:粵語用辭:你開版好唔好?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號(星期三)格林尼治 19時01分52秒。

維基入邊,粵語有冇必要正字?[編輯]

~由Wikipedia:城市論壇 (提議)搬過來(最後修訂)~

例如“一蚊雞”有冇必要正為“一文雞”?

好問題;呢樣嘢都傾咗好耐;請你睇下wikipedia:粵語本字。而家大家嘅做法大約係(或者滲有少少個人意見):
  • 可以用新造嘅字,因為大家睇得明,(而且新造字好少有歧義,第日若有需要亦可出機械人改返做本字);
  • 有時用本字啱意思,如「重=仲」,「畀=俾」,「㩒=撳」,我地會用 重、畀、撳;
  • 用得本字當然好,但最重要係意思清楚明確;若果寫「一文雞」,可能會有人問:「文雞係乜呀?」咁就唔多啱維基服務大衆嘅目標喇;
  • 文字其實全部都係造出來嘅,只分新舊,但舊字亦未必一定好過新字,或舊字有第啲意思,如「渠=佢」,「無=冇」,咁其實用邊個都得,正如士巴拿en:spanner=en:wrench;如果太僻太難明,例如「嘅=忌」,咁我地唔會用「忌」。
  •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號(星期日)格林尼治 23時12分27秒。

幾好傾嘅題目:
可以建議『正字』唔係政策,只係一個指引,會唔會好啲?--Shinjiman 2007年7月23號 (一) 05:43 (UTC)
~搬完~ Shinjiman 2007年12月5號 (三) 14:41 (UTC)

粵文言[編輯]

雖覺各位大概唔會支持。不過在下有個想法仲係想響處講下。就係粵文言。華夏于姬周之時,以周語為雅言,並以之為根,成就文言。自此文白相異,各地言異文同。今天下諸國以北京話為本,威壓異方言,危及華夏諸傳統語系之生氣,並漸使華夏語言文化不再多元。固各方言令傳統漢語諸系之人反感,以就今 Wikipedia 有吳語 Wiki,粵語 Wiki 等之局面。

古文言(周雅言)離今已遠,而華夏諸言之架構,與北京話相類,固造新文言,以北京話為根可也。以方言作書由來已久。如眾所周知的三國演義,就是以北方言書寫。但那是介乎於北話與文言之間。就是說,三國演義之文,非北話,亦非文言,而是北話文言。北話文言與北方言相比,較文雅,意思較濃縮,但在文雅之中,亦「本土」。對我等來說,「北話文言」非本土之語,然其架構與粵語相類,固閱讀不難,最少,比「古文言」容易得多。新文言以北京話為本,我們不可能改變。不能改變,只能影響。要影響,就不可能讓人覺得太「俗」,亦不能使外省人全然看不明。

沒錯。我是說粵語「俗」。但那是與「文言」相比。我們粵語,何不能以「新文言」(北京話變出來之語體文)為基本架構,儘量用文言之辭,而於廣府話屬文言(如「晏晝」,「佢(渠)」),又或是有本土地區文化(如「拍拖」)之處,則以廣府話書寫。如此,則外省人容易明解,而優越的粵語文言文,則會慢慢對「新文言」造成影響。如此,才能真正在「新文言」中開創承繼越語的一片新天地。這是用全「粵語文」做不到的。全粵語,外省人根本看不明,而在本土亦不可能「很光大」,仍會被視為「俗文化」。

北話能以「北話文言」成就四大名著,我們粵語也能。但不是「粵語文」,而是「粵文言」。以在下之見,這才是真正能救粵語文化之法。而我認為, wikipedia 等就是最好的實驗及研究場地。(不是說在「正‧粵語維基」。可以另開新 wiki 或是在粵語 wiki 中作出如中文維基般的「conditional 翻譯」。)當然,這是我的想法,不吐不快,所以響處一吐而已...

--嵐月居士 2007年8月16號 (四) 15:51 (UTC)

  • 我嘅意思簡單來講,其實只係話,儘量可文則文,可短則短,可粵則粵。好似「如果你唔想你所寫嘅文任人修改,又或者唔想畀其他人重新發佈」,可改為「若你唔想所寫嘅文任人改,又或唔想畀他人重新發佈」。其中「若」字同「或」字都好少響廣府話中以單字出現,而越語中亦會用「其他人」而唔係「他人」。但係響文中用「若/或/他人」,就會顯得較濃縮,較「文」,但係又唔失「本土」。「修改」響呢處則可以用「改」代替,一來較簡短,二來較粵語。又如「『尐』字係少量嘅意思」,可以改為「『尐』字係少量之意」,亦係半文半白體,有尐人講嘢亦係噉講。上面本文只係我初步嘅想法。中國人講嘢,本來就會用好多「文言」同「成語」之類,其實嗰啲粵語已算「粵文言」嘅半成品,但係如我之前所言,響書寫時仲可改下,來(<==白音「黎」)成就「粵文言」。(仍然係初步思想,只不過我想原文寫得較「虛」,寫得白尐較易明。)--嵐月居士 2007年8月16號 (四) 17:11 (UTC)
  • P P L Wong, 「可短則短」- 梗係啦,不過都要睇寫文嘅人嘅功夫。
  • 有正版文言唔用,當國語白話文來做文言?呢下都幾double thought。廣東人有講嘢夾文言嘅習慣。直接用文言。唔使理國語。
  • 你舉嘅好多用字都有爭議,就算你啱,若用「忌、尐」字,世上睇得明嘅人兩隻手都數得曬。
  • 維基百科係部百科WP:5P,唔係文化運動場。
  • 重有你剩掛住用國語申論,我睇唔出你嘅粵語功力。請你表現下。*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23點18分24秒。
  • 講多無謂,請你多寫文。最好寫多啲專業技術文。*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23點18分24秒。
我都想寫多尐,時間有限嘛。只不過覺得,如果粵語 wiki 全用粵白話,看起來真係太白,白到我都有尐覺得怪怪忌。所以先提出此一想法。有人讚同,當然好。反對,我預咗。因為連我自己都多用語體文(唔係白話文)。而且在下家陣「功力」仲未夠,講講意見可以,然真係要構思越文言,所要時間,語言根底,精力,實在超越我一人嘅所能。無人唱和,就等此文自滅,否則,此處好多人中文好過我太多,亦唔到我舉呢支旗。另外,回 Hillgentleman 前篇文,在下從來無講過自己粵語甚至中文好,我亦唔咁認為。然提出想法者,唔一定個人功力要好利害。而上面舉例,亦只係唔知點描述,所以隨手寫兩句作表達而已。無論如何,我只係順口一提,無足掛齒。--嵐月居士 2007年10月5號 (五) 19:18 (UTC)
  • 你個諗法都幾得意。不過我唔認為抗衡北京話國語係『文言』,文言響只係象牙塔裏面半死嘅話,『粵文言』可以一試,唔好話我潑冷水,現代人嘅寫嘢方法,文體、文法唔係重心,啲人明,講啲乜先重要,寫嘢民主化嘛。文化同語言相互影響嘅,文化壯大個陣,就會改變語言,睇吓呢幾十年嚟,粵語點樣由只得講、變成有得寫,香港報紙嗰種『港式中文』,國語吸入唔少嘅粵語詞、英文詞,你就略知一二,Purists are losing the wars。如果你想抗衡北京話寫文嘅霸權,可以:
  1. 幫手搞好呢個粵語維基。
  2. 響中文維基寫番啲『港式中文』(個人睇到唔少嘅中文維基係用港式中文,譯起嚟好頭痛嘅,一方面好地道,另一方面好難改成粵文)。
  3. 喺外面整個 parallel wiki site: 粵文言,開一番新局面。--WikiCantona 2007年8月17號 (五) 00:52 (UTC)
Purists are losing the wars,所以我先會有以語體文為本嘅想法。同全粵語白話相比,粵文言應該算係非常溫和,且同北京白話文較接近,翻譯中文 wiki 資料亦更容易。點都好啦,冷水我嚮寫呢篇文嗰陣就已經自己潑咗。甚至上面 hillgentleman 所言每一點,我嚮寫嗰陣時都已經全部估計過會出現。此文看過就好。如果先生和 Hillgentleman 兩位認為此文無用可割,我唔會有任何異義。--嵐月居士 2007年10月5號 (五) 19:40 (UTC)
  • 老友,質疑唔同反對;呢啲嘢好難齋講,你寫幾篇文出來,討論先至實在。*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五號(星期五)格林尼治 20點42分29秒。
  • 但我主要嘅質疑係:據我理解,你嘅建議等於用北京話文法插入粵字,咁點算粵語?(若你想用文言都算ok,因粵語都係中文,但點解要用北方話做本?) *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五號(星期五)格林尼治 20點42分29秒。
  • 維基百科係集合各三山五嶽各種人馬寫嘅百全書;各種意見都有;總之你用粵語寫乜都好,邊會有人反對?*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五號(星期五)格林尼治 20點46分32秒。
  • Pplwong, 你咁有心,咁關心文章嘅質素,請你寫篇正文喇。*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五號(星期五)格林尼治 20點46分32秒。

Pplwong兄所提之建言非常之好.但在下以為執行上甚有困難而作罷.首先,愚贊成粵文言能使粵語感覺更雅,因為書語口語者總有距離在其中.觀乎現今中英兩語,其所講所寫亦不盡相同.文字係由語言而生,再由文字提煉出文學,用優雅之文字表示對美嘅追求.然粵語處於尷尬之境地,一方面係近十年來先流行於民間(撇少數粵劇唔講),歲月歷練不足,另一方面其所書多為日常瑣事.議政,多為煽動民眾,極盡唱衰醜化冷嘲熱諷之能事,未能為務實議事之維基百科提供榜樣.尤是者,原以保存人類智慧為宗旨之維基百科忽然間成為粵文字之試驗場,同時要負起弘揚粵語文化,爭取與北方官話有同樣之語言地位之責任,實在係寸步難行,舉步維艱.是故愚認為將粵語維基推向粵文言之道路,猶如百上加斤,最終令其事業更為艱辛,更有胎死腹中之虞.粵文言執行困難原因有三.其一,大部份之維基者均未受過正規粵文言教育,與日常所講之白話相較,正當性同自信有差.其二,粵文言與文言差之甚微,何以區分,實一大之學問.愚家下所言係文言耶?係粵文言耶?各有各論.其三,不獨粵文言,連文言自身亦甚少喺日常生活中使用.如是必使本已買少見少之維基編輯數推向低谷,不利粵維基之長遠發展.然,粵文言之方向亦唔係無一可取之處.粵文言將會係粵語「文明化」之指路明燈,為粵文字提供可見之願景.畢竟,文字發展需時,不可操之過急.我哋可以由避開粵語語氣字尾開始,嘗試將更多嘅內容寫入一句子度,研究擴寫(expand)粵句嘅技巧,因為文字,尤其係學術文字,通常都比較長,內容更豐富.愚深信寫粵文字有助於我哋日常表達,減少斷句,拖句(er..)嘅出現,同埋令我哋更有效咁組織內容,更有條理咁去講嘢.--Danielairy 2007年10月21號 (日) 22:45 (UTC)


長篇大論,所指係三及第Sirius (傾偈) 2013年5月12號 (日) 11:58 (UTC)

粵文起八代之衰[編輯]

非常贊成嵐月居士粵文言之說。 而今白話文惡性歐化,思想貧乏,句式累贅,冗詞極多,實在不甚入目. 為改良中文,建議用紅樓三国等古白話,有機結合淺白文言、現代汉語同廣东話古字文法,構成香港粵文體. 廣东古本字不可太多,否則香港人都睇無明,外省人就更加無使講. 廣东俗語字(口字边為主)可免則免,費事人等話廣东話難登大雅之堂.

以下細佬所譯芬蘭劇本《賊仔難過阿婆關》序,用徂粵文體,請大家多多指教 :-)

前言

羅浩蘭係芬蘭當代至為傑出之編劇家,裴聲國際,作品不止向本土以至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瑞典、德國等地公演,而且譯成多國語言,包括英文在內。英語文學同戲劇市場外國作品極難打入,所以羅浩蘭成就特別難得。此亦可能係其劇作譯成中文之原因。羅浩蘭最成功之劇本包括《奧嘉》(賊仔難過阿婆關)、《C女皇》、同《遠方小島》。

向《賊仔難過阿婆關》之中,阿婆奧嘉(歐嘉慧)捉到闖入渠屋裏之後生竊匪,其後兩人竟成密友,而奧嘉自己親人反而離棄渠。羅浩蘭劇作反映渠能夠將笑料、悲劇同道德倫理問題共冶一爐。其典型人物又攪笑又悲情。論者稱讚羅氏對白同人物原創生動,就算寫歷史人物亦如是。《賊仔難過阿婆關》係最離奇之愛情故事,獨立出位阿婆同危險冷面後生崽惺惺相惜,生死不渝,全劇歌頌愛同美之救贖力量,肯定生命,劇力萬鈞,非常罕有。

正如翻譯理論權威歐思古指出,翻譯戲劇文本同翻譯散文好無同。文学翻譯多數注重忠於原文形式同內容;而戲劇翻譯就要随機應變。香港觀眾會覺得《賊仔難過阿婆關》之芬蘭背景好陌生疏離,但係曾焯文博士就將其中某些特殊文化事物化做普遍事物或者香港本地事物,包括人名、地名、典故、甚至粗口,令到香港粵語讀者都可以投入歐嘉慧同賊崽阿朗間話題,同原作者神交,甚至有日粵語版《賊仔難過阿婆關》在港上演,觀眾亦可以向劇場入面聽出羅浩蘭玉音。 本人非常欣賞曾博士譯作,感激渠發揚芬蘭文化不遺餘力,更加恭喜渠榮獲芬蘭文學資訊中心贊助翻譯《賊仔難過阿婆關》。


芬蘭駐義大利大使(前芬蘭駐港總領事)文保利 二零零六年六月一號於香港灣仔

曾焯文 曾焯文 2007年9月29號 (六) 05:23 (UTC)


香港粵文體


香港粵文體側重文雅,適合嚴肅情况用,譬如寫学朮論文,譯圣经或者譯彭定康本Not Quite a Diplomat等:至於現行香港粵文,多用口字边白創字,我口寫我手,就适合用于平時ICQ,八卦周刋等非正式情况.皆因所有語言,包括written Cantonese, 都有高低語域(register)之分也. 曾焯文曾焯文 2007年9月30號 (日) 10:33 (UTC)

乜斜[編輯]

「乜乜斜斜」,正音「me1 me1 ce4 ce4」,常用白音「me2 me2 ce3 ce3」或「me2 me2 ce4 ce4」,即歪歪倒倒,「不正」嘅意思。此辭大家都成日用,唔會唔知。不過嚮我識嘅人之中似乎好多人都唔知「乜」字係咁寫。「乜乜斜斜」非單屬廣府語,但似乎今日用北京語嘅人唔多用。唔知應唔應該放嚮處?

根據[粵音審音配詞字庫]「歪」字有兩個讀音,
一係[waai1],二係[me2]. 而「乜」字有五個,分別係[mat1],[me1],[me2],[me5],[ne6].
我覺得兩個都通.問題係大部分人都唔知道「歪」字可以讀[me2],所以每次都要標音;
而「乜」早就有其他意思了.我覺得wiki應該出指引講明選用邊個.
  • 應該查清楚啲字源同歴史。我想知道我嘅印象啱唔啱:千百年來,乜斜係本字,歪係近世創嘅會意字。而乜假借做 mud 亦係近世嘅。*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16點45分38秒。
  • 總之,維基百科係部百科全勝;查到邊個係正字固然好,但最緊要人睇得明。*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16點45分38秒。
  • 另外,中大嗰頁編輯過程唔明,唔知算唔算公信嘅出版物,可以 "for you information",但唔可以做根據。正路係揾返渠所據嘅文獻來討論。*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16點54分24秒。

到/倒?[編輯]

xxx係香港可以見

字嘅分別大家都知道,

但個到字有部份資料被打為

我修正左少量資料,

但bot無法分辨何時用

以我一人嘅力量無法解決,請各位幫忙

--Waisum 2007年10月7號 (日) 06:52 (UTC)

我同呀 Hillgentleman 有過討論,唔記得響邊處。Hillgentleman, do you remember? --WikiCantona 2007年10月7號 (日) 06:22 (UTC)
PS: 請記得簽名用 ~~~~ --WikiCantona 2007年10月7號 (日) 06:24 (UTC)
唔記得. *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04點41分04秒。

Category:粵語[編輯]

呢版入Category:粵語唔妥,因為category:粵語收百科內容(文章namespace),但呢版係 metadata。 * -- :-) Hillgentleman | |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號(星期四)格林尼治 04點41分04秒。

OK 我改返喇.睇黎我要好好睇返維基指引..唔係話越唔似中文就越似粵文嘅 2007年10月11號 (四) 21:39 (UTC)

「不」係「唔」嘅本字 ?[編輯]

推斷正字 造字/借字 萬國音標 粵拼 白話文 例子
m4 注:當代泉州音字彙 查「不」字。讀音為 but7,白音為 m6,注曰「即『呣』字」,與「唔」字同音。泉州音係時下大家承認最標準嘅中古漢語官話音,係閩南話二母系之一,字多有文白二讀。泉州話「不」字白讀為「呣」,以此推論,粵語之中,「唔」音亦當係「不」字白讀音。 不知道。
  • 泉州話同粵語有乜關係呢?m4 點推論到 ng 呀?唔該,寫番出處出嚟。【唔】字早喺粵謳木魚呢啲書已經用緊--WikiCantona 2007年12月7號 (五) 00:19 (UTC)
  • 泉州話同粵語嘅關係就係同屬越地,同廣府話一樣,多受越族遺音以及遺留文化影響。當「唔(音)」係代表「非/否」之意,而非「唔」呢個音時,「不」字嘅意思就同渠全然一樣。「唔」字本身,只係「音」而已。當作為中古官話代表嘅泉州話,以「唔」為「不」嘅白音,而粵語用字「唔」又不能夠擺脫用「音字」嘅標籤時(渠根本就係音字,不係可不可以擺脫標籤嘅問題),就以直接納閩南話嘅「不」字白音為己用最為合理。就算粵謳等書之中就有,可以代表作者一時找不到字,而用「音」而已。我絕對不應為我對粵語嘅能力可以接近此等書嘅作者。但係方言係白話,不係文言。方言之中,「正字/推斷正字」,長年少人深究(尤其廣府呢種偏遠地區),而且不斷同附近語言互相影響(e.g. 粵語/閩南語),並非近古幾個學者就可以全數推出來龍去脈。粵語區近鄰,同受越族影響,兼中古官話代表嘅閩南話,「不」字讀音「but7」,白音「唔」,係肯定嘅。比起直接用「音」,相形之下,以「唔」為「不」嘅白音,實在較正。嵐月居士 2008年1月21號 (一) 22:27 (UTC)
  • m4 變 ng 方面。請看看中文大學嘅粵語審音配詞字庫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 。「唔」字正音係「m4」。「ng4」係異讀字。先不論兩個音邊個係正邊個係異,「m4」最少係兩個讀音嘅其中一個。嵐月居士 2008年1月21號 (一) 22:27 (UTC)

“咁”忌本字[編輯]

“咁”忌本字係乜嘢?有無可能係“今”?Asoer 2008年9月28號 (日) 23:02 (UTC)Asoer

有書話係「恁」--WikiCantona 2008年9月29號 (一) 02:11 (UTC)

[編輯]

“靚”有“美”忌意思,但講“呢尐係leng3嘢”時,應不應該用“令”?Asoer 2008年11月24號 (一) 01:04 (UTC)

Asoer, 多謝你嘅意見。讀做「令」你有冇根據、出處或者來源? * = )< Hillgentleman||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號(星期一)格林尼治 11點04分43秒。>
Hillgentleman,只搵到呢頁,有寫“令”有“善”忌意思,且呢頁有譯“令”爲“beautiful”但我相信應該同“貴”一樣忌意思。對不住我無嘢畀你睇。Asoer 2008年11月26號 (三) 17:32 (UTC)
搵到嘢啦。據 康熙字典,「靚」無可能成為 leng3。應該係 zeng6 或 zing6, 似「青」聲。 從 "Early Postclassic Chinese" 讀 leŋ. 我相信「令」比較啱。Asoer 2009年5月5號 (二) 01:10 (UTC)
我見過有書寫靚考據為令。我想信出處係搵得到。之不過寫做靚字係習用,應該都有原因,但未見有書寫過。HenryLi討論) 2009年5月5號 (二) 05:21 (UTC)
「靚」本字爲「令」,可解作美麗。而「靚」字常被人混淆,因為「靚」亦有「妝扮」、「粉飾」之意。

「爾尐」嘢係乜[編輯]

唔好意思,呀218....朋友,提議反轉爾下[4]編輯:明白「爾尐」嘢係乜忌人,十隻手指都數得齊。* = )< Hillgentleman||二零零九年四月三號(星期五)格林尼治 17點41分28秒。>

「這些」嘅意思? 27.109.173.31討論) 2012年7月28號 (六) 16:02 (UTC)路人甲

[編輯]

This says "【說文】近也。" and 【左傳·文十七年】...又通作爾。 Therefore one has 爾雅, which this says is "【註】張晏曰:爾,近也。雅,正也。" Therefore I suspect Cantonese ni1 can be either 邇 or 爾, as 爾 has been used to mean 近 for a long time, but because 爾 substitutes for 邇, I used 邇. Also, this says the Burmese and Kachin pronunciations of 邇 is closer to Cantonese than 爾 (which is more like naŋ). This also avoids confusion with nei5 (你) if one wants to write it 爾.Asoer 2009年5月5號 (二) 00:16 (UTC)

Thank you for your original research and speculation. For research purpose, please use Wiki University where original research is encouraged. However, it is not Wikipedia that your original research should be published here. Extraordinary claim requires extraordinary proofs. Your "proof" from the ru source only suggested 爾 means "near". Nowhere in the source making claim that 邇 = 呢. Also, Nothing like "this" of "呢". Without further proof or other sources. I revised your edition on 爾 or 邇 . --WikiCantona討論) 2009年5月5號 (二) 01:40 (UTC)
Sorry about that. I don't have the resources to take it all the way right now. Perhaps someone else can. If I'm not mistaken, the existing hypotheses are that ni1 is 爾, 邇, 依, and that it isn't Chinese in origin.Asoer 2009年5月5號 (二) 02:23 (UTC)
Or, just for the sake of argument, perhaps it is a deeply ancient word shared by archaic Chinese and related languages. * = )< Hillgentleman||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號(星期二)格林尼治 17點14分13秒。> 2009年9月29號 (二) 17:14 (UTC)

[編輯]

“窟窿”係粵語同國語都通用嘅詞,“窿”唔係粵語特有嘅字,冇必要擺入去。而且嗰條拎亦冇講過話“竉”係“窿”本字,建議刪除。 --William915傾偈) 2009年5月25號 (一) 11:53 (UTC)

已經補充參考。--William915傾偈) 2009年5月25號 (一) 12:14 (UTC)
窟窿 (fat1 lung1;gwat6 lung1) [5] 係指地窿,我未聽過叫「咕籠」(goo1 lung1)做「窟窿」(fat1 lung1)。的確有「屎窟窿」。至於「咕籠」嘅「咕」本字係咪「窟」就唔清楚啦。--WikiCantona討論) 2009年5月25號 (一) 12:28 (UTC)
我懷疑【穿菇窿】係指男仔褲上面,前開個窿疴尿。男仔疴尿忽肉,係叫慈菇椗。所以衫褲有窿叫穿窿,叫唔咁解嘅人就叫穿菇窿。慈菇個形似成個器官,唔少鄉村重會有慈菇呢個吉祥圖案,意味子孫興隆。HenryLi (傾偈) 2009年9月30號 (三) 00:19 (UTC)

弊家leu1[編輯]

請問,弊家leu1忌leu1係乜嘢字?97.117.68.139討論) 2009年7月25號 (六) 05:21 (UTC)

廣州話本字考[編輯]

可以睼下。广州话本字考.pdf 下載

兩個來都係來[編輯]

來 嚟 lɐi˨˩ lai⁴ 來 我來咗喇。 蒞 嚟 lei˨˩ lei⁴ 來 我蒞咗喇。 http://www.cantoneseculture.com/page_TalkCantoneseDialect/page20071105.aspx 「來曰釐。」這「釐」音已轉讀為「嚟」。這是韻母的變讀,而且是兩度轉變。對這些轉讀只能承認,不能依古音來「正」。119.236.65.215討論) 2009年11月30號 (一) 11:03 (UTC)

可讀性[編輯]

我觉得如果全部用晒正字嘅话,可能会造成阅读上嘅困难咯。用通用嘅借字更便于阅读。 Dustinchan (傾偈) 2010年3月27號 (六) 22:29 (UTC)

「乜」眞係「物」?[編輯]

喺以下忌討論見到忌(英):

http://www.cantonese.sheik.co.uk/phorum/read.php?1,97387,page=3

Micro01 (傾偈) 2010年7月10號 (六) 18:10 (UTC)

騭=質嘅IPA[編輯]

騭=質 嘅IPA無咗,係tsɐt˥ 113.253.231.212討論) 2010年9月2號 (四) 20:14 (UTC)

哋就係代?[編輯]

曹、輩都係解多數忌尾辭,例如:汝曹、爾輩、渠輩

代忌義同曹輩相近,又同哋音相近。

可能有無? Micro01 (傾偈) 2010年12月4號 (六) 18:28 (UTC)

只差中間推斷。HenryLi (傾偈) 2010年12月6號 (一) 01:57 (UTC)
啊,代、曹、輩等等啲意思都差唔多一樣,唔係咩?76.69.68.247討論) 2010年12月11號 (六) 01:56 (UTC)

咁樣你地唔覺得好無謂咩?[編輯]

有見各位都討論緊本字同俗字ge問題,以我所知,呢個世界有樣野叫做'約定俗成',大家都認可左,廣泛使用,咁就已經算係正式字,以前ge廣東話字都係咁樣定出黎架啦,實在係冇必要用舊一代ge約定俗成黎挑戰呢一代ge約定俗成,可能遲下d字又會變樣,d人個個by曬,你都吹佢地唔脹假,係咪? 本字應該用響一d實在錯到離曬大譜或者根本冇俗字ge音好似up,用番噏做書寫就得,古字係濕字改口字旁,唔通又要用番呢個? 無啦啦用一大堆唔識讀既字(雖然音一樣),係好似好犀利好有文采,又有咩用?百科全書寫得出黎就係比人睇既,間硬要人接受番以前的寫法就好似要你讀番之乎者也,講野文謅謅,你自己都唔鍾意啦.網上交流就更加係以理解為先,所以唔用得!

Cant agree more. by the way you are only searching POSSIBLE words in the ancien litterature/dictionary which were written by people thousand miles away from us. And ignoring the influence of the neighbour tribes and their languages (thai/ zhuang/ vietnamese) wouldnt make us to know more about our language. 82.123.158.105討論) 2012年11月4號 (日) 11:58 (UTC)
唔覺無謂。喺維基百科搵本字以作記錄同參考,唔等於逼大家用。 Sirius (傾偈) 2013年5月1號 (三) 02:04 (UTC)

[編輯]

想問一吓個「佢」字,有D有口字邊,有D無口字邊,邊一個先至喺啱架?--About123 (傾偈) 2013年5月20號 (一) 11:30 (UTC)*


「佢」為假借同音字,本字為「渠」--113.252.45.107討論) 2013年8月28號 (三) 09:09 (UTC)

“點”忌本字係邊個字[編輯]

之前話係“怎”,點解而今又話係“焉”119.32.237.89討論) 2013年5月25號 (六) 11:14 (UTC)

建議[編輯]

壹、我覺得維基百科粵語版有霸權主義,首先要人以繁體字爲粵語忌標准文字,但係香港同澳門忌用語同文字無權代表粵語地區忌用語同埋文字,喺「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南海實驗高級中學」條目,我用繁體字編寫已經算係屈服,但係你等話廣東忌粵語毋係粵語,毋通粵語係你等忌?
貳、「忌」係「嘅」忌粵語本字,但係你等將渠改成「嘅」,你等就係用錯字。 叁、「老師」要寫成「教員」或者「先生」?但係據我所知,「先生」祗係臺灣忌「中華」民國政府侵佔中國時期忌全國通用語,毋系粵語特有忌用語,如果你以「中華」民國爲正統,你點解毋用「老師」?臺灣都係講「老師」忌。「櫻桃」寫成「車厘子」?「車厘子」祗係「cherry」忌譯音,根本就毋係粵語;毋系「陰莖」而係「啫啫」?啥你恁粗俗,「陰莖」係學名,毋粵語同埋普通話之分,「啫啫」你都好意思講得出口忌。
肆、另外,重有焉解你等將全部也都要改成粵語?例如校訓,如果本身毋系粵語,就毋應該夾硬將渠改成粵語,因爲爾個係專有名詞,再例如一個作品名,你係冇權將渠改成第種文字忌,如果你話臺灣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要改成「《嗰幾年,我等一齊追忌女仔》」,恁你毋會覺得有毋妥忌啥?專有名詞都可以改?恁眞光中學忌校訓「爾乃世之光」係咪要改成「你係爾個世界忌光」?港澳忌「粵語」入邊毋高中係咪「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南海實驗高級中學」就要改校名,變成「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南海實驗書院」?
伍、總之,建議維基百科將粵語版分成廣東版同港澳版,我寧願分開蒞,我毋係港澳人,我無義務學港澳人講也,亦無想學你等,我有我等自己忌壹套用語,我亦毋義務去用繁體字,我寫忌條目入邊用忌繁體字係完全按照民國末年忌用字蒞正字忌,喺好多古代文獻入邊都係用「裏」而毋用「裡」,用「着」而毋係「著」,但係你以港澳臺忌用字爲標準,用俗字,你有乜依據?毋該查下字典先蒞改我啲也。(以上用字我係以《廣州語本字》正字。)

小筆記[編輯]


錯字:「系」
「係」:正確
「喺」:在,於,所處

有分別的助語詞
「啊」:阿,牙
「呀」:亞
「吖」:丫

錯字:「拉」
「啦」
「喇」
「嗱」:拿

錯字:「甘」
「咁」

錯字:「禁」
「㩒」:@《康熙字典》
「撳」:以手按物@粵語拼音方案
均為方言字,通行地區不同而已。@香港電台新聞部網誌- 是「撳」還是「扌禁」

「令妹」「令仔」:小朋友
「靚女」「靚仔」:外表討好

有啲野上面有講就唔再多提,其實可能我睇都冇睇。 有需要就直接刪除哂所有野,反正呢道嘅感覺都幾霸道。

另外覺得大家應該搵下「自創正音原則」呢個關鍵字睇。

椰殼 (傾偈) 2014年6月20號 (五) 14:42 (UTC)

個人意見: 解決辦法[編輯]

我認同需要有可讀性, 不過我冇做過research或者調查, 吾知有幾多人睇得明某d正字, 因為睇得wiki嘅人應該都幾有求知欲。事實上語言同文字都係不停演化, 要永遠深究過去深究到無限遠好似冇乜意義。所以我提出我哋按照一個標準或者定一個時間線, 例如用<<廣韻>>為標準同可追溯時間點(只係例子, 我都知廣韻有好大爭議, 可以再討論), 可從呢個標準查證嘅就用呢個標準, 呢個標準冇嘅野就由得佢, 人哋鐘意點寫就點寫, 總之有出處就係, 真係睇吾明先投票。所有頁嘅頁首擺返份對照表(某d好特別嘅字可以喺個字到擺返reference link), 等大家睇得明之餘又學到正字(或者講係呢個字嘅歷史啦, 話明可以演化就冇話絕對正字嘅)。因為廣東話冇官方機構平定爭議(有嘅話都會好多人吾滿意), 某d名詞十種叫法都係同一樣野(吾好心邪XD), 拗都冇意思。所以都要一個解決方法可以令到個社群成長, 而且本來大家嘅堅持就係百花齊放嘅景象, 比d自由我諗應該係繼續行落去嘅好方法。

關於繁簡體我諗吾洗爭, 大家都鐘意講來源求出處, 如果大家都講得掂數用某一本典籍作為指標, 咁呢本典籍嘅字係乜就乜, 我肯定繁簡體都會包含。

再整理一次, 我嘅邏輯係搵一本典籍來做個參考指標嘅最小部份, 你可以睇成喺(一部份)咁多典藉中搵一個最小交集, 超出呢個參考指標集合嘅就要喺對照表到列明出處, 可以隨意用個表中同義/同源字。我呢個諗法吾係好嚴謹, 不過我覺得方向可以討論。

Wilsonlmh (傾偈) 2016年1月25號 (一) 20:09 (UTC)wilsonlmh

睇得出閣下對字都幾熱心。我誠心邀請閣下過去粵語維基辭典道大展拳腳。
爾道係粵語維基辭典嘅編輯凡例
關於顯示罕見字嘅問題,我喺網上攈到一個「康熙字典體」,可以顯示到好多其他字體都無嘅字。希望幫到手。【粵語文學大使殘陽孤侠支持全面中止IP用戶編輯權 2016年1月25號 (一) 20:48 (UTC)

「橋=巧」嘅出處[編輯]

而家有一條咁嘅"本字"

|巧<ref>{{cite web|url=http://unicode.org/cgi-bin/GetUnihanData.pl?codepoint=5DE7|title=巧|publisher=Unicode.org}}</ref>||橋||kiu²||{{IPA|kʰiːu˧˥}}||巧合||物恁巧呀?

幾時unicode.org 變咗本字嘅權威? 同埋果頁都無講呢個係橋嘅本字, 只係得啲拼音咁. 116.49.40.28討論) 2016年3月26號 (六) 19:06 (UTC)

搬版[編輯]

不如搬去Wikipedia:粵文本字表,加翻個Wikipedia:粵文本字做跳轉,留翻Wikipedia:粵語本字表做跳轉,粵維都改咗名做粵文維基百科啦。LC 2016年8月5號 (五) 15:15 (UTC)

關於「呢」,我補一筆資料作爲參攷,孰是孰非自己去諗[編輯]

對於「呢」話本字係「爾」,我點都唔信。呢個係侗台成份,太過明顯,對應嘅壯話係neix,其中x係表示聲調,表示第四聲,對應嘅音標係[nei42],大約同粵拼音nei1近似。對應嘅泰文係นี้(拉丁:nī̂),同泰文相似嘅老撾文則係ນີ້(拉丁亦係ni)。箇中關係明瞭不過。廣州話中有三種讀法,ni1恐怕係比較原初嘅發音,似泰文,元音裂化產生nei1,似壯話,輔音丟失就產生ji1,畀啲人寫成「依」。

另外南亞語唔知係咪亦係同源,越南文嘅này,寫成漢喃形式就係「呢」,啱好同粵文一致,又一個粵越同軌嘅範例。我一直思疑呢個詞同粵文不但同文,仲係同源,最近得知,高棉文對應嘅形式係នេះ(拉丁:nih),對應音標係[neʰ]。須知高棉文係本初好多嘅南亞語,而越南文受漢藏、侗台嘅影響太强太猛,成個形態變到認唔出,呢陣時可以求助高棉文等語種。從呢個形式來睇,我更加認爲「呢」呢個詞係粵、壯、泰、老、越、柬共享嘅詞彙,若講話係來自漢語自身,我真係唔係好信。--S7w4j9 (傾偈) 2016年10月11號 (二) 13:33 (UTC)

對考字有懷疑。之不過,基本言語,漢藏語系相同並不出奇。你字本來寫儞,而出自爾。你字n音,反而保留咗爾字古音。HenryLi (傾偈) 2016年10月14號 (五) 03:11 (UTC)
現時學界主流唔認爲侗台語係漢藏語系嘅語族,而係睇佢做獨立語系,Ethnologue偏保守,亦照樣將侗台語開除出漢藏語系;若果南亞語果真亦係同源,噉就坐實「呢」字係百越詞喇。另外我要提醒「你」字嘅「n」唔係古音,而係日母嘅痕跡,就好似喺普通話中「牛」字嘅聲母係「n」,係出於疑母嘅痕跡。若講「爾」嘅古音,越南文嘅「nhĩ」先係真正嘅古音。--S7w4j9 (傾偈) 2016年10月14號 (五) 10:21 (UTC)

啱啱搵到壯話嘅neix對應嘅壯字啱好就係「呢」,同一文化區域而各自語系唔同嘅三者(粵壯越)不約而同寫同樣嘅字,實在令人嘖嘖稱奇。--S7w4j9 (傾偈) 2016年10月14號 (五) 14:42 (UTC)

關於「睇」,我補一個語料以助思考[編輯]

關於「睇」字,我傾向認爲係百越詞,最主要係越南文當中有個同「睇」可以講一模一樣嘅詞,即係thấy,漢喃形式係「𧡊」,無論發音、意思、用法,各方面都係一樣嘅,既可以表示「見」嘅意思,亦有「認爲」嘅意思,比如粵「我睇佢係好人」,完全可以續字換成對應嘅越文「Tôi thấy anh là người tốt/碎𧡊英羅𠊛𡄰」(我睇佢係人好)。我同一位研究白語嘅朋友講過呢樣嘢(因爲研究白語,要涉及上古漢語、訓詁等中文學問,對呢樣有興趣嘅人真係非常推薦你哋去瞭解白語呢門語言,佢可以畀到非常令人驚喜嘅豐厚啓示,當然學語言多少都要啲辛苦,但佢包含嘅上古信息真係非常之令人驚喜,可以講係反方向演化出來嘅漢語),佢就話諸如「睇、喊」呢啲詞,喺漢語本身係搵唔出來源嘅,屬於來源未知嘅詞,聽我噉講,話好有可能係粵越同源嘅百越詞。

對於所謂「攷本字」,我建議各位看官睇下就算嘞,以我之見,曲解古書者不在少數,寧願做訓詁,都唔肯去學親屬語言、去搞清楚同一古語喺唔同語種嘅流變,噉又係嘅,畢竟學語言係條辛苦路,相比之下翻下書本然後話「我搵到本字喇」實在係輕鬆易過骨。但實際上真正嘅路係廣收語料,運用語言學嘅方法去對比分析,呢個就係點解語言學家要做辛苦嘅田野調查,去艱難學識某個語種,而非翻下書本字典就算數。--S7w4j9 (傾偈) 2016年10月12號 (三) 10:00 (UTC)

關於「直程/直情」[編輯]

想借粵語維基呢個平臺留一啲資料,畀有緣人見到。白話中有個詞zik6 cing4,寫嘅時候有啲人寫「直程」,有啲人寫「直情」,邊個啱呢?

我有個朋友,同我一樣係語言學同好,而佢係四邑人。佢嗰度啲話可以區分「程、情」兩個音,因爲佢哋嘅聲母唔同,而廣州話早已經將呢兩類聲母合流成一套。呢個其實就係粵語嘅平捲脷之分,可惜而家大部分口音嘅粵語都唔再分平捲脷,似廣州話噉得一套塞擦聲母。佢同我講,佢嘅四邑話度亦有呢個詞,講嘅係「直程」,唔講「直情」。大家都係粵語,無分支系,佢有分音嘅優勢,我諗呢個詞嘅粵文正寫應係「直程」。

講到平捲脷,呢度闢個謠:有啲人攻擊普通話,話普通話嘅捲脷音係「胡化」,話南方人都無呢個音,係滿蒙「胡化」咗漢語。呢個係錯嘅。捲脷音係漢語嘅傳統,甚至可以講係漢藏語言嘅傳統,中古漢音中嘅「莊初崇生」(簡稱莊組),呢一組嘅聲母就係捲脷音,而家普通話嘅捲脷音嘅字,來源於中古音中嘅知組、莊組、章組呢幾組字嘅合流,而同精組區分成平捲脷。廣州話以前亦區分,睇香港英文地名可以睇到ts同ch係兩類聲母,可以講係活化石。至於中古音嘅捲脷音點來,有興趣可以參攷藏文,睇下古典藏文係點樣演變成拉薩話,呢個可以講亦係上古到中古漢語嘅捲脷音嘅演變機制。至於滿蒙,咁啱我學緊蒙古文,接觸過滿文,老老實實噉講,滿蒙語言佢哋嘅本族語係冇捲脷音,之所以有捲脷音,都係官話傳畀佢哋嘅,佢哋本有嘅塞擦音係舌葉音,用喺本族詞彙,而官話借詞涉及到捲脷音時,佢哋有專門字母來表示捲脷音,比如蒙古文表示普通話嘅zh、ch,專門造字母「」,如ᡁᠢ
ᠫᠢᠶᠣᠤ
(zhi piyou;[tʂʅː pʰiɔ]),意思就係「支票」;ᡂᠢ(chi;[tʂʰʅː]),意思「尺」。滿文亦差唔多係噉。所以呢,唔係聽信嗰啲謠言,蝦你啲人唔識少數民族語言,蝦你啲人唔通曉中文古音。爲咗「彰顯」南方漢語而噉樣攻擊普通話,實在卑鄙。--S7w4j9 (傾偈) 2016年12月5號 (一) 11:52 (UTC)

關於鼻[編輯]

講一樣嘢,「鼻」喺韻書都係收去聲讀法,但實際上韻書冇收到入聲嘅讀法,唔知咩原因。廣州話讀鼻爲bei6,係繼承自韻書嘅讀音,但同時入聲讀法仲係有活化石嘅。象拔蚌呢個詞,拔就係鼻(bat6),所謂象拔蚌,其實就係象鼻蚌,呢個就係鼻嘅入聲活化石。另外,普通話都可以佐證鼻有過入聲讀音,普通話讀鼻爲bí,若果係據韻書應該係讀bì,佢應該係走咗入聲路線,而入派三聲,陽入派陽平,成爲而家嘅讀音。據鄭張先生嘅上古擬音,鼻嘅上古音係blids,噉呢個就可以講明問題啦,複輔音拆分時,走d綫就係入聲,走s綫就係去聲。睇咗下,南北各地漢語都出現鼻有去入兩讀嘅狀況。見知乎。--S7w4j9 (傾偈) 2017年5月21號 (日) 12:02 (UTC)

[編輯]

前幾日寫古音,查舐字嘅越南文讀音,佢有一個音讀liếm——oh my god,好明顯就係粵語嘅lem5,肯定係同源詞,新奇嘅係,粵越二語又一次用同樣嘅字去記同源嘅詞,又一次軌跡同步。都話越南音係舊版廣府話,照計呢個詞會語音塌縮,變成lim5,但估計因爲佢係底層詞,所以語音硬掙,主元音保留咗落來。

我而家學緊泰文,想一探侗台世界,探下呢位我哋嘅老表。喺一啲漢台同源詞,侗台語無粵語或越南語嘅音變,比如「十」呢個詞,泰文係sìp,因爲係濁音派入陽入,常變心,派陰入,主元音未畸變,噉粵語sap噉樣咁怪嘅音邊度來?在望眼越南文,我就覺得粵語嘅底層有可能係南亞底,一種侗台化嘅南亞底,若果唔係,點解釋到時不時出現嘅粵語同越南語嘅軌跡同步呢?何況粵語有啲底層詞同越南文同源。越南傳說上古有甌越同雒越嘅甌雒國,估計嗰陣時南亞同侗台就已經老基友(當然華夏族一開始同侗台、苗瑤、羌人都係老基友),畢竟中國史書亦講我哋呢笪地本來百越雜處,各有種姓,所以民族接觸好頻繁。所以有時唔知邊個借邊個。--S7w4j9 (傾偈) 2017年8月11號 (五) 10:33 (UTC)

@S7w4j9:惗太多喇。sap好明顯係/*ʃiəp/變來。濁音派陽入跟主元音有咩關係,客家咪係一樣sip囉..--汩汩银泉 (傾偈) 2017年12月12號 (二) 15:47 (UTC)

@汩汩银泉十嘅中古音係zjip,潘氏擬音係dʑip,注意韻系係侵A喎,換言之係強介,主元音高位,所以佢唔應該有後響元音,換言之中古漢語到嶺南語言有畸變。--S7w4j9 (傾偈) 2017年12月12號 (二) 16:07 (UTC)
@S7w4j9過渡音schwa無咩出奇啊,《中原音韻》構擬都有/*-iə-/(陸志韋、董同龢、楊耐思、李新魁、寧繼福)抑或/*-ɨ-/(薛鳳生)啊[1]。之於甩i,可能係山三四高化成i頭先(僮語亦然)、甩ə就混淆,之可能係閣下「畸變」之意指者啩。--汩汩银泉 (傾偈) 2017年12月13號 (三) 12:37 (UTC)
啊,最近明白係咩原理。就係出頂。呢啲侵韻啊、真韻啊,佢哋喺古音已經係高元音狀態,原來高元音仲有得再高化,再高化嘅結果就係懟穿咗,出頂,出頂後嘅花款各有各,比如舌尖化,似官話、《分韻》記錄嘅舊廣州話(結果又畀佢整番返來,唔識嘅人仲以爲係某種存古);而呢啲字行嘅路線係央化,就係出頂時,高元音變半元音,後面增生咗個元音來襯佢,隨後呢個元音開口變大、位置靠後,變成而今粵語嘅schwa。@汩汩银泉睇下呢個語音解釋啱唔啱學理?--S7w4j9 (傾偈) 2018年2月24號 (六) 12:23 (UTC)
@S7w4j9係邇噉嘅道理。具體來講應該係/*-i-/>{/*-iə-/或/*-ɨ-/}>/*-ə-/>/ɐ/。--汩汩银泉 (傾偈) 2018年9月4號 (二) 19:58 (UTC)

[編輯]

讀緊巴黎第五大學向柏霖喺上海復旦大學漢語上古音國際研討會發表嘅《嘉絨語與上古漢語》,佢清理出一批嘉漢同源詞,嘉絨語佢擬構咗原始嘉絨語,我發現原始嘉絨語表示「丟咗佢」係/lɐt/,呢個咪就係粵語嘅「甩」(lat1)囉,所謂咩嘢甩咗,就係嚿嘢掉咗落來。所以可以確定呢個詞係漢藏源頭嘅詞彙。--S7w4j9 (傾偈) 2017年8月18號 (五) 11:43 (UTC)

崩沙[編輯]

從朋友度收到風,Unicode即將收入「虫崩」呢隻字,UTC-02975,專登爲崩沙呢種食品而收嘅字,到時我哋可以將嗰版嘅名改入新收入嘅粵字度。

「虫崩」呢隻字喺壯話有同源詞,壯字寫做蠓,拼音mbungq,好容易睇出佢哋嘅同源關係,至於聲調喎,壯陰去對粵陰平係常見變化。聽朋友講崩沙指蝴蝶嘅詞,喺南島語有關係詞,不過我唔識南島語,所以解唔到呢個話題。反而越南文講bướm,只係韻尾轉一轉,疑似係關係詞。--S7w4j9 (傾偈) 2017年8月31號 (四) 16:22 (UTC)

咗嘅本字[編輯]

「徂」出處,睇彭志銘《正字審查》第34頁,係佢得一個噉講,搵唔到其他,彭志銘重有兩個僻字都話係咗嘅本字(未輸入到)。不過,跟《粵語審音配詞字庫》講,係得 “go, advance; to; die“ 嘅解釋,而 Chinese Text Project 亦冇咁用。所以,「徂」用嚟行文,好有原創味。

@Cedric tsan cantonais而「爾」當「呢」嘅本字嘅觀點,多年之前講過 ——「」。--WikiCantona (傾偈) 2017年10月28號 (六) 23:52 (UTC)

@WikiCantona 「徂」字我係喺《漢典》網站睇到佢話有「過去」嘅解釋,但係佢無提供義源,只係得「歲月其徂」做例子。另外,(虘且)、(豦且)兩字,我已經喺「中日韓統一表意文字擴展區B」搵徂𧇣、𧇿出來,加埋《漢典》、《國際電腦漢字及異體字知識庫》嘅參考連結,可以睇到兩個字嘅圖片。你係勿怕有部份人睇毋到「中日韓統一表意文字擴展區B」嘅字,所以用(虘且)、(豦且)合成表示?同埋,你係勿想「徂、𧇣、𧇿」三個字都寫明係「存疑」?Wavingdragon (傾偈) 2017年11月9號 (四) 15:01 (UTC)

全文必須重編[編輯]

此頁大弊有四:

1. 極依賴晚清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彭志銘、曾焯文之論實幾乎全承自此書,包括當中不少牽強附會者。

2. 全然忽略二十世紀以來各地語言學家比對鄰近語族、方音所用之同源、疑似同源詞、假借字詞。

3. 全然忽略二十世紀以來各地語言學家以嚴謹方法擬構之近、中、上古語音。

4. 全然忽略晚清時供洋人所用之廣府話字典、詞典,包括1856年衞三畏《英華分韻撮要》、1828年馬禮遜《廣東省土話字彙》。二書俱注明讀音。更甚者,忽略明末清初屈大均《廣東新語》所記用字。

四弊不去,則無異於藥石亂投矣。噉樣粗疏法,生都搞到死啦!

--vc06697 (崇禎三百九十一年六月十四日 西曆二千十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係啊,好多缺撼,所以文頭通告已經講明唔一定啱,粵維亦唔指定用呢啲字。如果證實有錯嘅字,可以刪走。翹仔 (傾偈) 2018年7月27號 (五) 15:20 (UTC)
歡迎加入泛粵字表項目,啦 -汩汩银泉 (傾偈) 2018年12月14號 (五) 19:29 (UTC)

反對實際上係錯別字嘅偽本字[編輯]

長期佔據粵語維基百科、粵語維基字典等項目嘅User:Cedric_tsan_cantonais(殘陽孤侠)回退咗我喺粵語音系條目度改正咗嘅錯別字,尤其是將「徂」字改番做「咗」字,聲稱:「粵維百科喺好耐之前已經有徂慣例:用本字定用借字由寫嘅人自己決定;純粹將本字改為借字,或者純粹將借字改為本字,都視為無建設性嘅編輯。」

但係第一,「徂」字根本唔係「咗」字嘅本字,話佢係「本字」呢個講法根本係大話,係無中生有咁屈出嚟嘅。將「徂」字當「咗」字用,只係錯別字,完全同本字無關。明明係錯別字,卻要造假講大話偽稱「本字」,霸地盤噉佔據住唔畀人改,將粵語維基當成係「錯別字生根基地」,擾亂正常語文。居然將改正錯別字嘅行為,定義做「無建設性嘅編輯」,真係指鹿為馬到極!

第二,就算一個字係後起字,或者係通假借番嚟嘅字,唔等於唔應該用,相反,文字自然噉發展,往往有其原因,用後起嘅字往往可以分化本字嘅義項,減少歧義。如果粵語維基真係用真正嘅「本字」做方針,係噉唔該唔好再寫「喜悅」,要改為「喜說」;唔好再寫「間諜」,要改為「閒諜」;唔好再寫「右」字,要改為「又」字。如果大家睇得出有咩唔合理,係噉同一道理,就唔應該用任何藉口高舉所謂「本字」。-Cangjie6 (傾偈) 2019年3月21號 (四) 07:11 (UTC)

粵語關注團體「港語學」對偽本字嘅論述:[6]。一個粵語百科或者粵語詞典,可以無視一啲著名相關團體或語言學人士嘅論述,隨便宣稱某啲錯別字做「本字」,實屬反智。Cangjie6 (傾偈) 2019年3月27號 (三) 04:26 (UTC)
  1. 馮蒸 (2016). "《中原音韻》有7個單元音音位和3個前響複元音音位說". 語言文字研究 (1): 100–109.  未知參數|sub-title=已忽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