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謳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粵謳[1]廣東曲藝說唱,同木魚龍舟南音板眼一齊俾人叫做粵調。粵謳起源於珠江蛋歌同鹹水歌,本來係珠江花舫、妓院妓女唱詠嘅情歌,後為岸上盲妹師娘等歌唱。

起源[編輯]

清朝招子庸道光元年(1821年)輯《粵謳》一書,收錄哩類歌曲,於是乎呢啲歌就叫做粵謳;粵越同音,所以又叫越謳。《南海縣志》招子庸傳記曰:「雖巴人下里之曲,亦饒有情韻」,又話詞中「粵東方言別字亦得所改正,不若詰屈聱牙。一時平康北里,譜入聲歌」。

其實,係佢之前,亦有文人馮詢創作粵謳,但係馮冇將自己作品出版刊印,後來做咗官之後更加將所有作品銷毀,所以冇流傳落嚟[2]

演唱者[編輯]

粵謳由師娘瞽姬所唱,出名嘅有二妹師娘、英華師娘、李銀嬌師娘等,亦有少數瞽師如盲就等唱詠,間中以琵琶、揚琴做伴奏。二妹師娘首創解心腔,英華師娘以古腔唱粵嫗聞名,而李銀嬌師娘就留有《桃花扇》一曲錄音傳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識唱粵嫗嘅師娘相繼淡出,粵嫗從此失傳。

著作[編輯]

  • 《粵謳》,招子庸
  • 《再粵謳》(1901年),香迷子輯
  • 《新粵謳解心》,珠海夢餘生(廖仲舒)著
  • 《魯逸遺著》,黃魯逸著

曲目[編輯]

  • 《解心事》,招子庸作品,有兩首:

(一) 「心各有事,總要解脫為先。心事唔安,解得就了然。苦海茫茫多數是命蹇,但向苦中尋樂便是神仙。若係愁苦到不堪,真係惡算,總好過官門地獄更重哀憐。退一步海闊天空就唔使自怨,心能自解,真正係樂境無邊。若係解到唔解得通就講過陰隙過便。唉,凡事檢點,積善心唔險,你睇遠報在來生,近報在目前。」
(二) 「心事惡解,都要解到佢分明。解字看得圓通,萬事都盡輕。心事千條就有一千樣病症。總係心中煩極講不得過人聽。大抵痴字入得症深都係情字染病。唔除痴字就係妙藥都唔靈。花柳場中最易迷卻本性,溫柔鄉裡總要自出奇兵。悟破色空方正是樂培,長迷花柳就會墜落愁城。唉,須要自醒,世間無定是楊花性,總係邊一便風來就向一便有情。」

  • 《揀心》,招子庸作品

「世間難搵一條心,得你一條心事我死亦要追尋。一面試佢真心,一面防到佢噤[3],試到果實真情正好共佢酌斟。噤噤吓噤到我哋心虛,個個都防到薄幸。就係佢真心來待我,我都要試過兩三勻。我想人客萬千,真嘅都冇一分,嗰啲真情撒散[4],重慘過大海撈針。況且你會搵真心人亦都會搵,真心人客,你話夠幾個人分。細想緣份各自相投,唔到你着緊。安一吓本分,各有來由你都切勿羨人。」

  • 《唔好死》
  • 《聽春鶯》
  • 《弔秋喜》
  • 《桃花扇》,招子庸作品

「桃花扇,寫首斷腸詞,寫到情深扇都會慘悽。命冇薄得過桃花,情冇薄得過紙。紙上桃花,薄更可知。君呀,你既寫花容,先要曉得花的意思。青春難得,莫誤花時。我想絕世風流都冇乜好持。秋風團扇,怨在深閏。寫出萬葉千花,都為情一個字。唔係你睇侯公子李香君,唔係情重,點得遇合佳期。」

  • 《心心點忿》
  • 《唔係乜靚》

「你唔係乜靚啫,做乜一見我就心傷。想必你未出世就整定銷魂今世惹我斷腸。你係前世種落呢根苗,今世正有花粉孽賬。故此我拚死去尋花,正碰着你呢朶異香。紅粉見盡萬千,唔似得你咁樣。相逢過一面,番去至少有十日思量。捨得死咯敢話死去會番生,我又同你死賬。難為我真正死咯,嗰陣你話冇乜相干,呢會俾個天上跌個落嚟,我亦唔敢去亂想。真真要見諒,莫話粒聲唔出就掉轉心腸。」

  • 《乜得咁廋》,招子庸作品

「乜得你咁瘦,實在可人憐。想必你為着多情惹恨牽。見你弱不勝衣,容貌漸變。勸你把風流兩個字睇破吓,切勿咁綣纏。相思最會把精神損。你睇癡蝶在花房,夢得咁倒顛。就係恩愛到十分亦唔好咁綣戀。須要打算,莫話只顧風流唔怕命短,問你一身能結得幾個人緣。」

  • 《真正惡做》,招子庸作品

「真正惡做,嬌呀你曉得我苦心無。日夜共你癡埋重慘過利刀。近日見你熟客推完,新客又不到。兩頭唔到岸,好似水共油撈。早知道唔共你住得埋,不若唔相與重好。免使掛腸掛肚,日夕咁心操。勸你的起心肝尋番過好佬,共你還通錢債,免使到處受上期租。河底下雖則係繁華,你見邊一個長好到老。究竟清茶淡飯都係揀過上岸至為高。況且近日火燭咁多,寮口又咁惡做,河廳差役終日係咁嗌嘈嘈。唔信你睇各間寮口部,總係見賒唔見結,白白把手皮撈。就俾你有幾個女都養齊,好似話錢債易做,恐怕一時唔就手就墮落酆都。雖則鴇母近日亦算有幾家係時運好,贖身成幾十個女,重有幾十個未開鋪。想到結局收場未必真係可保。況且百中無一個的境遇實在難遭。你最好撥埋心水揾着地步,唔怕冇路,回頭須及早,好過露面抛頭在水上蒲。」

  • 《生得咁俏》,招子庸作品

「我生得咁俏,怕冇鮮魚來上我釣。今朝挈在手,重係咁尾搖搖。呢回釣竿收起都唔要,縱不是魚水和諧都係命裡所招。我想大海茫茫魚亦不少,(你班衰佬)休要亂跳,鐵網都來了,總係一時唔上我釣啫,我就任你海上逍遙。」

  • 《結絲蘿》

「清水燈心煲白果,果然清白怕乜你心多。白紙共薄荷包俾過我,薄情如紙你話奈乜誰何。圓眼沙梨包幾個,眼底共你離開暫且放疏。絲綫共花針,你話點穿得眼過。真正係錯,總要同針合綫正結得絲蘿。」

  • 《難忍淚》,招子庸作品

「難忍淚,灑濕蓮枝。記得與君聯句在曲欄時。你睇粉牆尚有郎君字,就係共你倚欄相和那首藕花詩。今日花又復開,做乜人隔兩地。未曉你路途安否,總冇信歸期。蓮筆叫我點書呢段長恨句。愁懷寫不盡好似未斷荷絲。今日遺恨在呢處曲欄提起往事。唉,想起就氣。睇住殘荷凋謝咯,我就想到世事難為。」

  • 《點算好》

(一) 「點算好?共你相交又怕唔得到老,真情雖有,可惜實事全無。今世共你結下呢段姻緣待等來世正做,你為和尚我做齋姑。唔信你睇紅樓夢上有段鴛鴦譜,嗰個寶玉共佢無緣,所以黛玉得咁孤。佢臨死哭叫四個字,一聲唉,寶玉你好。真正無路可訴,離恨天難補。罷咯不若共你淡交如水,免至話我係薄情奴。」
(二) 「點算好,君呀你家貧親又老,八千條路咁就冇一點功勞。虧我流落呢處天涯,家信又不到。君歸南嶺,我苦住京都。長劍雖則有靈,今日未吐。新篁落籜,或者有日插天高。孫山名落朱顏槁。綠柳撩人重慘過利刀。金盡床頭清酒懶做。無物可報,珠淚穿成素。君呀,你去歸條路,替我帶得到家無。」

  • 《除卻了阿九》,葉茗生作品

「除卻了阿九,重有邊一個及得佢咁銷魂。任得你靚到鬼火咁淒涼,都要讓佢幾分。呢佢兩頰桃花,不用搽脂盪粉。石榴裙下,佈滿不二之臣。講到佢抱起琵琶,就越發唔洗問。唱到關王廟相會,佢重句句咁傾心。銷魂一曲,的是非凡品。鶯喉婉轉,真係蕩人魂。知否月不常圓花易落。紅燈夜夜,應該要早覓知心。妹呀,快活風流非長幸。你遇到個真情者,你就要格外留神。淨係替箇養母發財,非你本份。我勸你求籤拜佛,應該問番紙自身,因為年紀係會漸高,容貌會漸退,從前恩客會變作陌路之人。妹呢,你性本係咁聰明,你平日係咁謹慎,又知否黃金難買過去左既光陰,所謂樹高千丈又何須問,人無歸結,好極都係閒聞。面對個世界,你慢慢想真,喉就會噎哽。酒壺拈起,眼淚粘喉吞。總之唔得到上街呢,千日都係無倚憑。試問從良箇兩個字呀,妹呀,你想透唔曾。你知否多少痴男,為你賤視封侯印,知否情到深時會恨更深,總之花債未完都非福份,休再混,望你脫離苦海,好過我步上青雲。」

  • 《問阿桂》

已故香港典故專欄作家魯金講過,粵謳係不限字數民歌,好似同係一首《解心事》,第一首只一百二十字,第二首就有一百三十七字;所以粵謳歌者,往往透過掌握上下句嘅句法,就能別出心裁,唱得婉轉而動聽[5]

翻譯[編輯]

金文泰(1925年港督)做新界土地登記官時,好迷粵謳,譯咗啲歌做英文,係1904年出版《嶺南情歌》(Cantonese Love-Songs),係粵謳最早嘅英譯本[6]

學術研究[編輯]

有關粵謳嘅研究包括:冼玉清嘅《招子庸研究》同《粵謳與晚清政治》、許復琴《招子庸與珠江粤謳》、薛汕《粤謳》,載其所著《書曲散論》、蔡衍棻《粤謳》、區文風《木魚、龍舟、粤謳、南音等廣東民歌被吸收入粤劇音樂的歷史研究》、陳志清《南音粤謳的詞律曲韵》、陳潞《謳聖與香港的關係》、〔日本〕波多野·太郎《木魚·龍舟·南音·粤謳》、梁焙熾《南音與粤謳之硏究》、招勉之《關於粤謳及其作者的尾巴》......。[7]

[編輯]

  1. 謳音勾
  2. 龔伯洪,廣府文化的奇葩﹣﹣粵謳
  3. 聽禁切,以甜言賺人曰噤,氹字第三聲
  4. 讀珊
  5. 魯金(1994),粵曲歌壇話滄桑
  6. Ebook and Texts Archive, Canadian Libraries, Cantonese Love Songs
  7. 冼玉清先生對粵謳的研究

參考書目[編輯]

  • 魯金(1994年),《粵曲歌壇話滄桑》,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ISBN 962-04-1173-0
  • 黎鍵(2007年),《粵調.樂與曲》,懿津出版企劃公司 ISBN 978-962-8748-22-8

連出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