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母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來母粵拼loi4 mou5;中古漢語拼音:lai)係中古漢語聲母,屬舌音,傳統上叫半舌音,係次濁聲母。呢個聲母可以接四個等嘅韻母,但二等韻好少,三等無重紐。下面係佢嘅例字。

一等 二等 三等 四等
羅la、老laux、亂luanh、落lak 斕lren、冷lrangx、犖lruk 劉liu、吕liox、淚lyih、立lip 靈leng、禮lex、練lenh、歷lek

擬音[編輯]

因爲大多數嘅漢語,來母大多發/l/,域外方音中又無邊音同閃音、顫音嘅對立,梵漢對音中,來母可以對l或者r,所以所以學界一致同意將佢擬音爲/l/。

來母各學者擬音
高本漢 李方桂 陸志韋 董同龢 李榮 王力 邵榮芬 蒲立本 周法高 鄭張尚芳 潘悟雲
l l l l l l l l l l l

上古來源[編輯]

來母嘅來源比較雜,普遍認爲係來自上古音中顫音r嘅變化。喺複輔音拆分時,一啲字會產生來母路線,比如聲符「各」,佢嘅上古音擬音係klaːɡ,用「各」做聲符嘅字,有啲係走見母路線,如各、格、閣、骼等字,就係拆自上古複聲母嘅k,喺現代粵音都係讀g;另一條路線係來母綫,如路、洛、落、露,佢哋係來自上古音嘅r或l,喺現代粵音都係讀l。亦由於上古複輔音嘅拆分路線唔同,部分喺中古音係見、匣母嘅字,喺現代粵語係來母音,如檻、艦,因爲聲母「監」嘅上古音係kraːm,呢兩隻字嘅上古音係ɡraːmʔ,現代粵音走嘅就係複輔音中r嘅路線。

正因爲部分來母來自上古音嘅顫音,所以到中古,來母嘅二等字好少,而三等無重紐(亦即無B類重紐)。噉係因爲,二、三等嘅介音帶r,佢哋好多都轉化成來母本身。

喺粵語嘅演變[編輯]

來母喺粵語維持古音,對應嘅粵拼係l;有極個別字如粒,轉爲n;又有個特例係隸字,佢塞化咗,由l轉d。對聲調嘅影響係,來母字派入陽聲調。

下面係一啲例字嘅古今音對比,第一欄例字,第二欄中古音(切韻),第三欄現代粵音:

lai lip lak lix ling liengh liuk liu lik
loi4 laap6 lok6 lei5 ling4 ling6 luk6 lau4 lik6

調返轉頭,現代粵語中嘅l聲母來源自中古音嘅來母,有個別來自上古音嘅來母綫,係上古痕跡。

喺吳語嘅演變[編輯]

吳語同粵語一樣,繼續存古,對應嘅吳拼係l。

喺普通話嘅演變[編輯]

普通話同粵語一樣,繼續存古,對應嘅普拼係l。有少量嘅來母字,如弄、輦,讀成n。

喺日文嘅演變[編輯]

喺日文,來母字一律讀ら行([ɾ])。日文嘅固有詞唔會用ら行打頭,只有漢語詞、外來詞、擬聲詞會用ら行打頭。

喺韓文嘅演變[編輯]

喺韓文,來母同粵語一樣,繼續存古讀ㄹ,根據口音唔同,有讀[l]/[ɾ]/[r]。喺南韓標準音,來母打頭時唔會穩定,當佢係一、二等字時,會變鼻音ㄴ([n]),如冷嘅字音係랭,打頭時讀냉;三、四等字,會甩來母,變零聲母ㅇ,如李嘅字音讀리,打頭時讀이。

喺越南文嘅演變[編輯]

喺越南文嘅標準漢越音,來母同粵語一樣,繼續存古讀l([l]),喺古漢越語部分,來母讀r,根據口音,會有[ɻ]/[r]/[ʑ]

中古早期漢語(切韻音)聲母
表中字母爲潘悟雲擬音嘅國際音標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
脣音 p b m
舌音 t d n
ʈ ʈʰ ɖ ɳ
l
齒音 ts tsʰ dz s z
tʂʰ ʂ ʐ
tɕʰ ȵ ɕ ʑ
牙音 k g ŋ
喉音 ʔ ɦ j h 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