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史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Disambig.svg
呢篇文章講嘅係介紹粵語形成到發展嘅歷史。想搵呢個語言嘅綜合資訊,睇吓「粵語」。想搵傳統嘅標準語音,睇吓「廣州話」。想搵粵語內部嘅多樣分支語,睇吓「粵語方言分片」。

粵語嘅發展史,同嶺南史係息息相關。而歷史可以追到公元前,秦國南攻百越嗰陣。據流傳史載,古粵語係楚人同埋百越人所講嘅話,由秦始皇侵略嶺南開始,中原嘅雅言就多次隨著諸夏族群嘅南遷,同百越嘅語言相互咁影響,到咗五胡亂華後,本土嘅語言發展慢慢穩定咗,到隋唐之後本土嘅語言體系經已比較完備[1]

上古到先秦時期[編輯]

睇埋:古楚語百越语同埋上古漢語

嶺南,即係五嶺之南。五嶺就係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大庾嶺嘅合稱,隔開中原同嶺南嘅一埲牆。呢一帶,上古無乜留字記載,只知到呢到係百越之地。百越其實係呢度人嘅自稱,越就係咁解,而百就係眾多咁解。有人解做水上人或者水邊住嘅人。後尾要同江東越國分開,就寫做粵。有人推斷係,佢哋係南島語系各族有關。當時百越各族,講嘅係原始侗台語。

上古陣嶺南有唔少嘅部族,畀中原啲部落叫做南蠻。而秦始皇南侵前,嶺南同其他南方地區都係楚嘅屬地,當地講啲話就有古楚語同土百越語嘅混雜特徵,學界研究過發現咗粵語同閩語、客家話入邊均保留咗大量「有音無字」嘅詞彙,係屬於壯侗語系語言度保留落來嘅詞彙嘅底層[2]。兩廣百越嘅語言仲畀中原人譏諷做 「鴂舌」,貶低做蠻夷難明嘅話[3]

嶺南易主到南越國[編輯]

秦國公元前218年開始攻打嶺南百粵之地。公元前214年,開通咗秦鑿渠(唐之後叫靈渠),打通楚地(而家嘅湖南)同粵西(而家嘅廣西)之間嘅水路,噉樣就可以較容易進入粵東(而家嘅廣東)。之後秦國搞掂咗成個嶺南,設郡置縣。歷史記載,秦國軍隊出兵之時話有50萬眾,但歷史學家估計得幾萬多啲。不過,可以肯定,搞掂嶺南秦軍死傷亦都非常之慘重,最後尾留低響南越定居嘅秦人同當地嘅越族人相比,絕對係少數。呢段時期,當時中原共同語雅言都只係少數人講嘅話。公元前206年,秦國亡,天下大亂,群雄逐鹿。公元前203年,前秦國嘅南海郡太守趙陀受托自南海郡尉任囂,擁兵自立,稱南越王,起兵統一嶺南其餘兩郡,創立咗一個獨立於中原之外嘅國家,國號南越,定都蕃禺(家下廣東廣州)。南越國陣君主推行咗和輯百越政策,任用越人,夏越通婚,越人自治,可以肯定語言依然係古越語,因爲趙陀自己都要着越人服飾先可以服衆,可以得知當時漢人太少,越人文化依然係尖主導地位。

漢朝[編輯]

元鼎四年到五年秋(公元前111~前112年),國皇帝劉徹(即係漢武帝)趁南越國內部政變,政局唔穩定,就搵籍口出兵攻打南越國。兩國激戰年幾,南越國亡,漢國吞拼咗成個嶺南。自此之後,嶺南同中原交流多咗好多,廣州成為海上絲綢之路嘅出發點,政治同經濟誘因令到呢處會集咗較多漢國人,當時期中原共同語雅言響度有咗較大嘅影響力:當地嘅部族開始學習埋雅言,除咗同外族嘅交流,連族群部落間嘅講話都受到埋雅言嘅影響,古百越语同時間都影響著南下嘅古漢語[4]。劉徹重視嶺南嘅治理,響秦鑿渠嘅南面,經營蒼梧郡廣信做統治中心。廣信響家下嘅廣西梧州同廣東封開一帶,潯江西江賀江(舊時叫封水)、桂江交匯之地,交通便利。因為有政治同經濟誘因,呢同出海,東面可以到廣東。

漢中期,好多人唔中意王莽。響王莽8到23年改國為之間(建國元年(9年)到地皇四年),唔少人亦都來到中原,陳元,同之後士變世家都呢個時間來。佢哋響度響呢度開館教人讀書。大漢國去到後漢末期,中原一帶好亂。政體上,嶺南九郡之上加一級做州,叫交州士燮(燮讀涉或薛)做咗交州太守,去除埋州刺史,佢差唔多獨立統治,自成一角。因為佢統治下好太平,所以好多中原人搬到去嶺南。經學家劉熙,就響交州開學,程秉薛綜許慈都係佢呢度嘅徒第。重有好多讀書人來到呢度,許靖許邵兩兄弟、袁沛鄧小孝徐元賢張子雲劉巴袁忠桓邵住等等。佢哋響呢度開館授徒,無形中係同中原文化同埋雅言播種,加速埋雅言嘅普及。

三國兩晉南北朝[編輯]

孫權公元210年任步騭(騭讀質)做交州剌史,帶兵入番禺,217年將交州治由廣信搬到番禺,嶺南進入三國時代[5]。士燮就歸響吳國旗下,就繼續管廣信佢個地方,直至佢死。226年燮死嗰年,吳國試過另立廣州,不過無幾耐就廢咗。因為咁,吳國之內就更加多原本中原人來到呢度。吳國名士虞翻畀孫權貶到交州,就響度著書立說,開校敎人,學生有成幾百人。交州多人用雅言,官府用雅言,以至當地百越各部族之間都用雅言。呢個雅言,就係粵語嘅基礎。雅言因為有百越各部用,亦都滲入唔少百越詞彙。264年,吳國再一次將交州一分為二,番禺係廣州治所。

唔理係廣州定交州中心地方,都係家下粵語通行嘅地方,佢哋保留咗當時雅言嘅特色,又夾埋百越各話特色,成為之後嘅粵語。到之後,五胡亂華,嶺南以北嘅話有好大變化,咁就做成今日互不相通嘅情況。

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原地區長期處於戰亂動蕩嘅狀態,好多中原人為咗逃避戰亂,舉家南逃到嶺南,成個歷程係大陸史入邊中原人南逃嘅第一次高潮,嶺南地區嘅漢族人口跟著就升得好高。其中有部分嘅移民入咗粤北定居喺始興度,新移民嘅中原漢語就同秦漢陣成形嘅古粵語進一步疊加咗影響,令到古粵語同中原漢語收窄咗距離[6]。喺呢個成長時期時期,漢語系上古漢語語首次凌駕古越語,兩者融合成爲最古老嘅上古粵語(漢語族)。有好多輕唇讀重唇嘅音,例語番禺個番就係一個例子。喺大陸南北分治咗長達270幾年入邊,中原雅言因新族主宰嘅衝擊而畀消滅咗,逃到嶺南而紮根嘅中原難民,帶來咗源於古中原嘅末代雅言,同本土嘅古楚語、古百越語共同融合咗[7],奠定咗後世粵語體系嘅語音基礎[8]

隋唐宋時期[編輯]

隋唐陣,粵語隨著嶺南地區漢族人口嘅增長、廣州附近地區原來居住嘅一部分少數民族已經被漢化、另一部分被迫遷移到廣西等地而有咗好大嘅發展。尤其係唐末五代,基本上係粵語音韻定型時期,例如非敷奉母輕唇化,莊章合流等,呢次可以話係中原漢語對粵語嘅第二次大影響,粵語基本定型成爲中古漢語。

呢一階段粵語再次進一步受隋唐時期中原漢語疊加影響[9],唔少中原嘅文人學士畀朝廷貶咗落廣東,加深傳播咗漢語嘅讀書音,喺呢個中古演化入邊,粵語嘅發音、詞彙同文法結構都演變得非常之完備,仲傳承埋更多嘅古中原雅言嘅元素[註 1]。唐宋陣嘅廣東(省城)因海上絲綢之路嘅得益而好昌旺,湧入咗好多嘅外商,單係常年聚居廣州城嘅外商就有十幾萬人,官府係指定咗啲商人居留到內城嘅蕃坊[10][11],包括有南亞裔人士、波斯人阿拉伯人等,啲商人亦將佢哋嘅語言引入到粵語度,好似係冚唪唥[註 2]邋遢巴閉呢啲,就係呢啲族裔嘅語言度引過來嘅[17]。而呢陣時原初係本土百越嘅黎族瑤族人等有部分接受咗漢化,一部分轉遷咗入山區同廣西;原居喺粵西南,即雷州半島一帶嘅俚(黎)人就大規模南渡,落腳到海南島,成為咗海南黎人嘅先祖[18]

明清時期[編輯]

呢個時候粵語基本已經有自己嘅發展軌跡,中原漢語對粵語影響有限,所反應嘅影響主要係讀書音上面(文白異讀)。

清朝中後期[編輯]

而至清朝中後期,由於清朝閉關自守,僅僅留低咗廣州同其他國家進行貿易。所以相當一部分外國人嚟到中國後掌握嘅語言,係粵語而唔係北方話;除此之外,唔少京官為咗同外國人經商,亦常常學講粵語。咁樣直接令到粵語喺晚清時期非常之流行。晚清開始,廣州話嘅兩套噝音開始合並,本來精組[ts]同知照組[tɕ]對立,後來合併一概讀精組[ts]。另外紅磡嘅[om]韻都消失,同[ɐm]合流。

近現代[編輯]

曾經有傳聞話,辛亥革命後,中華民國成立。當時喺國會內訂立國語嗰陣,要求粵語成為中國國語嘅呼聲相當之高。當時廣東籍議員掌握咗過半數議席,粵語成為國語理應唔成問題;惟獨孫中山先生考慮到中國嘅統一問題,逐一向議員遊說將漢語北方話定做國語。最後,粵語以一票之差(亦都有尐人話係三票)敗北,漢語北方話成為咗中華民國國語。不過事實上呢個只係一個傳聞,事實上蘇浙籍議員有25席,廣東籍議員只佔有4席。[19]

辛亥革命後到民國初時,廣州仲係有著極高嘅政治影響力,居住喺廣東嘅軍政高層都有唔少,粵語實際嘅使用就變得仲係好普遍,似國民黨「二大」嘅會議語言就係用粵語,大會仲為咗照顧埋粤人利益,將當次同跟著啲會議嘅重要報告同決議,都翻譯成粵語[20]

當其時嘅瞿秋白等左翼知識分子,抨擊過五四白話文係成為咗一種「新文言」,認為漢字係唔代表到普羅聲音嘅死文字,兼係反對以北京語音做標準音嘅「資產階級國語運動」。1930年瞿秋白仲去咗蘇聯,同蘇聯嘅漢學家制訂咗「拉丁化新文字」方案,「這種拼音文字拼寫的不是文言,也不只以北京一地方言為標準的『國語』,而是各大方言區的大眾口語」。之後大陸啲地方知識分子,都落力同自己地方啲語言搞拉丁化,制訂咗上海話蘇州話廣州話等新文字方案。戰後留喺香港嘅左翼文藝人響應過中共文藝「大眾化」之路,而發起咗方言文學運動,催生咗唔少嘅粵語書寫作品,好似黃谷柳嘅小說《蝦球傳》等[21]

而喺革命時期,粵語喺廣東度升格成一種革命嘅語言,粤境入邊啲唔係講粵語嘅民眾,將學習粵語睇做一種時尚同革命嘅做法[22]。甚至乎一啲場合度,係唯有講粵語嘅人先會當做係真正嘅革命者,好似喺省港大罷工陣湖南籍嘅李森(啟漢)畀揀選做罷委會幹事局局長,唔少工會就以「外江佬唔識廣州話」為由提出咗抗議[23][24]。國民革命直到去中日戰爭時期,喺廣州市一級到省級啲黨政部門,好長時間都係用粵語做公務語言嘅[23]

1949年後,粵語作為一種地方語言而受到削弱,喺中國大陸「推廣普通話」嘅運動中,粵語嘅地位大不如前。粵語不斷向緊北方話靠攏,甚至有普通話取代粵語嘅情況出現,好多年輕一代根本唔識得一啲專業名詞嘅粵語讀法。由於中央嘅政策規定,中小學甚至幼稚園都要用普通話教學,學校又唔主動開設獨立嘅粵語科目,年輕一代長期喺普通話嘅環境下成長,思考嗰時嘅思維都唔用母語反而用普通話,變成有啲細路可以講到一口流利嘅普通話,反而廣州話就唔係好識,對於廣州話未來嘅發展有好大影響。相反,響香港澳門以及其他海外華人聚居地,因為無政治干預,以及粵曲粵語流行曲、電影及電視劇等文化嘅流行於中國大陸之外,粵語有相當嘅發展。

廣東地區自從2010年爆發撐粵運動後,逐漸俾人知到咩叫粵語,重喺2015年9月喺廣州五羊小學率先推出粵語教材。甚至喺2017年推出咗廣州第一本小學粵語教材——《粵讀羊城》嘅書行入課堂。

睇埋[編輯]

[編輯]

  1. 李如龍教授嘅《方言與文化的宏觀研究》話咗:「中古之塞擦音聲母的分化,鼻音韵尾的合流,塞音韵尾的弱化和脫落、濁上歸去、入派三聲這些在許多方言普遍發生的變化都被粵方言拒絕了。」
  2. 國學大師饒宗頤考證過「冚唪唥」係古代波斯語,係由拜火教教徒喺唐代陣傳入嘅。另外一啲學者就有超多唔同嘅睇法,認為係洋涇濱英語[12]蒙古語族[13]吳語官話[14],或者土著底層詞[15]、粵語本源詞[16],照各家各有各講,就有啲不可知論嘅感覺。

參考[編輯]

  1. 詹, 伯慧 (2002). 广东粤方言概要. 广州: 暨南大学出版社. p. 617. ISBN 9787810790628.
  2.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
  3. 粵語說略 張錦少 RTHK
  4. "历史专家公布研究新成果 粤语原来是古代普通话". 搜狐网. 2004-08-06.
  5. "存档副本". 原著喺2008年7月6號歸檔. 喺2008年4月3號搵到.
  6. 詹, 伯慧 (2002). 广东粤方言概要. 广州: 暨南大学出版社. p. 617. ISBN 9787810790628.
  7.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
  8. 粵語形成於古廣信——兼談粵語的文化價值和保護問題 羅康寧 中國評論學術出版社 2004年7月
  9. 试论粤语在中国语言生活中的地位 陈恩泉 暨南学报1990 第一期
  10. 广州市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闫晓青:广州是唐宋中国第一大港 广州日报 2019-12-06
  11. "唐宋時代市舶司制度". 佛教沈香林紀念中學. 喺2010-06-02搵到.
  12. 千島英一 (1996-06). "廣州話「冚唪唥[hɐm²² paːŋ²² laːŋ²²]」的來源再考". 國際粵方言研討會議. 香港.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13. 塗良軍 (1999-11). "廣州話「冚唪唥[hɐm²² paːŋ²² laːŋ²²]」詞源辨析". 全國漢語方言學會第十屆學術討論會. 桂林.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14. 文若稚 (1993). 廣州方言古語選釋 續篇. 澳門: 澳門日報出版社.
  15. 餘靄芹 (1988). "粵語研究". 語文研究 (2).
  16. 陳小明 (2001). "粵方言"冚唪唥"再探". 國際粵方言研討會.
  17. 海上丝路给广东带来了什么? 广州是西方技术入华桥头堡 2014-07-23 南方日报
  18.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
  19. 趣談:粵語是古代普通話的活化石 互聯網檔案館歸檔,歸檔日期2008年3月2號,.星島環球網
  20.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国民党第一、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史料 南京 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245.
  21. 池偉添 (2015-05). "粵語的政治" (46).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Cite journal requires |journal= (help); Check date values in: |date= (help)
  22. 广东区党、团研究史料(1921-1926)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83,257.
  23. 23.0 23.1 喻忠恩:粤语VS国语:国民党“二大”时期的广东国语运动 2017-06-08
  24. 罗声.干事局局长李森同志[A.《广东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编委会.广东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第三卷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483.

出邊網頁[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