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羕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彭羕
蜀漢 官員
遞啲名
永年

彭羕(羕讀讓,粵拼paang4 joeng6;?—?),永年wing5 nin4),《三國演義》寫成字永言wing5 jin4),廣漢人(而家四川廣漢北面),係三國蜀漢嘅官員。

生平同事蹟[編輯]

彭羕佢身長八尺,容貌魁梧,生性驕傲,睇唔起每個人,只敬重同郡人秦宓中文秦宓,因爲秦宓曾經向太守許靖推舉佢[1]

劉璋喺度時,彭羕喺益州做官,職位最高不過係書佐。後來佢畀各個人講醜話,州牧劉璋聽到呢啲衰嘢,結果彭羕畀劉璋罰割鬚髮、再貶做奴隸[2]

214年,劉備入蜀,想企穩陣先再向北打張魯。彭羕想謁見劉備,於是去搵龐統。龐統唔識得彭羕,又有緊客,彭羕直接行上到龐統瞓緊嘅床[3],同龐統講:「等啲客走咗,會同先生你傾下偈。」[4]

啲客走咗後,龐統走去共彭羕坐,彭羕又想食飯先,然後先傾偈,因噉樣留低過夜,遞日又留咗成日。龐統十分之讚賞彭羕,而法正本就知佢,結果共同同劉備進舉彭羕。劉備亦都話彭羕係奇才,幾次落令畀佢去宣傳軍務,調動諸將;彭羕做嘢亦合劉備意,時日長咗,對佢嘅禮遇越好,身價越高。之後佔得成都,劉備領職益州牧,提拔彭羕做治中從事[5]

彭羕自囚徒身份,突然成爲地位高嘅人,得得戚而驕傲自得,越來越囂張過份。諸葛亮外面睇會接待彭羕,但喺心目中唔鍾意佢;多次同劉備靜雞雞講,彭羕心大志高,已經越過佢本身嘅才能。劉備信任諸葛亮,又睇真啲彭羕做嘢,慢慢冷落咗佢。後來劉備降職佢,掟佢出做江陽太守[6]

彭羕知道就來上路,個心度好唔開心,去探馬超。馬超問:「先生有過人嘅才能,主公對待先生亦好睇重,話先生可以共孔明、孝直[7]睇齊,爲何又派出外、只認授一個細郡,令大家失望呢?」彭羕答:「嗰隻老兵[8]荒唐無理,旨意佢做得成咩啊!計我話先生你喺外邊,我喺裏邊,天下重唔足以平定!」[9]

馬超啱降蜀無耐,心度經常唔穩陣,聽彭羕講呢啲嘢時大驚,於是保持沉默唔答佢。彭羕走咗,馬超將呢啲表述話曬畀人知,於是彭羕佢捉咗收監[10]

彭羕喺獄中寄信畀諸葛亮來講清楚佢嘅用意、心願同埋佢嘅懺悔反思,但噉做都無結果。最後彭羕被殺,享年37歲(虛歲)[11]

參攷資料[編輯]

註攷[編輯]

  1. 陳壽.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身長八尺,容貌甚偉。姿性驕傲,多所輕忽,惟敬同郡秦子敕,薦之於太守許靖曰:…… 
  2. 陳壽.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羕仕州,不過書佐,後又為眾人所謗毀於州牧劉璋,璋髡鉗羕為徒隸。 
  3. 古人嘅床係矮傢俬,可以瞓同坐,可以放喺會客嘅地方,同而家睡房瞓覺嘅床有啲唔同。
  4. 陳壽.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會先主入蜀,溯流北行。羕欲納說先主,乃往見龐統。統與羕非故人,又適有賓客,羕徑上統床臥,謂統曰:「須客罷當與卿善談。」 
  5. 陳壽.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統客既罷,往就羕坐,羕又先責統食,然後共語,因留信宿,至於經日。統大善之,而法正宿自知羕,遂並致之先主。先主亦以為奇,數令羕宣傳軍事,指授諸將,奉使稱意,識遇日加。成都既定,先主領益州牧,拔羕為治中從事。 
  6. 陳壽.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羕起徒步,一朝處州人之上,形色囂然,自矜得遇滋甚。諸葛亮雖外接待羕,而內不能善。屢密言先主,羕心大志廣,難可保安。先主既敬信亮,加察羕行事,意以稍疏,左遷羕為江陽太守。 
  7. 法孝直,即法正。
  8. 暗指劉備,呢個詞發洩不滿。
  9. 陳壽(著);裴松之(注).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羕聞當遠出,私情不悅,往詣馬超。超問羕曰:「卿才具秀拔,主公相待至重,謂卿當與孔明、孝直諸人齊足並驅,寧當外授小郡,失人本望乎?」羕曰:「老革荒悖,可複道邪!」〈揚雄方言曰:悈、鰓、乾、都、耇、革,老也。郭璞注曰:皆老者皮毛枯瘁之形也。臣松之以為皮去毛曰革。古者以革為兵,故語稱兵革,革猶兵也。羕罵備為老革,猶言老兵也。 〉又謂超曰:「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 
  10. 陳壽.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超羈旅歸國,常懷危懼,聞羕言大驚,默然不答。羕退,具表羕辭,於是收羕付有司。 
  11. 陳壽. "蜀書十: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 彭羕傳". 《三國志》. 羕於獄中與諸葛亮書曰:……羕竟誅死,時年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