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陽興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濮陽興
東吳 丞相、官員、將領
264年
活躍時期 258年~264年
前任 孫綝
繼任 陸凱(左丞相)
萬彧(右丞相)
遞啲名
子元

濮陽興粵拼buk6 joeng4 hing1;?—264年),字子元zi2 jyun4),兗州陳留人(而家河南開封),係三國東吳嘅官員、將領,做過吳國丞相。

事蹟[編輯]

濮陽興嘅老豆濮陽逸喺漢末時自北方避亂江東,得到咗陸瑁嘅庇護。濮陽興少時有士人嘅名聲,喺孫權時做上虞縣令,之後做尚書左曹,以五官中郎將嘅身份出使蜀漢,返去後做會稽太守。當時琅琊王孫休住喺會稽,作爲太守嘅濮陽興同孫休交結得關係好親。

太平三年(258年)農曆十月,權臣孫綝廢咗孫亮帝位,立孫休爲帝。兩個月後,孫休誅殺咗孫綝,肅清佢啲黨羽,攞到實權,濮陽興作爲孫休嘅親信,徵召佢做太常、衞將軍,軍事、國政都畀佢參與,並且封佢做外黃侯。

永安三年(260年),都尉嚴密提議喺丹楊圍湖造田,做浦里塘。由於丹楊湖係個大湖,百官認爲圍湖造田耗費大,而且未必做得掂,所以多數人反對,得濮陽興一個話可以。於是由佢帶兵、民開墾湖田。之後呢個大工程真係耗費太大,甚至死咗好多士兵,有啲則係自殺,啲百姓非常之怨濮陽興搞件噉嘅事。

永安五年(262年)農曆十月,濮陽興升爲丞相,同樣因爲舊時恩惠而得到重用嘅仲有左將軍張布,張布負責宮政,濮陽興負責軍國大事,兩個人互爲表裏勾結,令國內人失望反感。

永安六年(263年)農曆十月,吳國交趾嘅呂興叛亂,無耐魏國攻蜀,孫休落令三路大軍攻魏來救蜀,但來唔切。濮陽興建議抽屯田嘅一萬人充軍來補充戰力。

永安七年(264年),孫休病重,知道自己唔掂,但臨終時個口講唔到嘢,於是寫字傳喚濮陽興,又叫埋個大仔孫𩅦來,佢捉住濮陽興手臂,指住孫𩅦,意思係託付個仔畀丞相。當年農曆七月孫休過世。但濮陽興無按照孫休嘅意思扶佢嘅仔上帝位,因爲當時蜀漢滅亡,交趾動亂,啲大臣覺得個君主係大人好啲。左典軍萬彧同烏程侯孫皓關係好好,於是勸掂咗濮陽興同張布,最後佢哋兩個同意唔揀孫𩅦,而揀咗孫皓做皇帝,得到朱太后同意後,就迎孫皓繼位。

孫皓繼位後,由於扶佢上位有功,加封濮陽興做侍中、青州牧。孫皓啱繼位時,表現重幾好,嘉獎官吏,撫卹百姓,開倉救濟窮人,又放生啲宮女同皇宮嘅珍禽異獸,啲人都話佢係明君。但龍椅坐穩後,孫皓就露出魯莽暴躁、迷信好酒色嘅一面,令啲人失曬望。當初扶佢坐龍椅嘅濮陽興、張布後悔嘞,而萬彧反而篤佢哋背脊,話佢哋想謀反。當年農曆十一月初一,濮陽興、張布入朝時畀孫皓捉走,判佢哋流放去廣州。之後半路畀孫皓派人處死,仲累及三族被誅。呢陣時距離佢哋擁立孫皓爲帝唔到四個月時間。

評價[編輯]

陳壽喺《三國志》度評濮陽興話:「濮陽興身爲宰相,唔諗住好好經營國家,反而做張布同謀,又聽埋萬彧啲話,最後落得誅殺嘅下場係理所當然㗎啦!」(濮陽興身居宰輔,慮不經國,協張布之邪,納萬彧之說,誅夷其宣矣。)

參攷資料[編輯]

  • 陳壽(著);裴松之(注). "吳書 — 諸葛滕二孫濮陽傳:濮陽興傳". 《三國志》. 
  • 陳壽(著);裴松之(注). "吳書 — 三嗣主傳:孫休傳". 《三國志》. 冬十月,以衛將軍濮陽興為丞相,廷尉丁密、光祿勳孟宗為左右御史大夫。休以丞相興及左將軍張布有舊恩,委之以事,布典宮省,興關軍國。……〈江表傳曰:休寢疾,口不能言,乃手書呼丞相濮陽興入,令子𩅦出拜之。休把興臂,而指𩅦以託之。〉 
  • 陳壽(著);裴松之(注). "吳書 — 三嗣主傳:孫皓傳". 《三國志》. 休薨,是時蜀初亡,而交阯攜叛,國內震懼,貪得長君。左典軍萬彧昔為烏程令,與皓相善,稱皓才識明斷,是長沙桓王之疇也,又加之好學,奉遵法度,屢言之於丞相濮陽興、左將軍張布。興、布說休妃太后朱,欲以皓為嗣。朱曰:「我寡婦人,安知社稷之慮。苟吳國無隕,宗廟有賴可矣。」於是遂迎立皓,時年二十三。……〈江表傳曰:皓初立,發優詔,恤士民,開倉稟,振貧乏,科出宮女以配無妻,禽獸擾於苑者皆放之。當時翕然稱為明主。〉皓既得志。粗暴驕盈,多忌諱,好酒色,大小失望。興、布竊悔之。或以譖皓,十一月,誅興、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