邴原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 定向搵嘢
邴原
曹魏 官員、東漢 名士
遞啲名
根矩

邴原(邴讀炳,粵拼bing2 jyun4;?—?),字根矩gan1 geoi2),北海朱虛人(而家山東昌樂),係東漢末年嘅名士,後來成爲曹魏嗰派嘅官員。啲人讚佢品性高潔,才華卓越,時人將佢同華歆管寧並稱「一龍」,其中華歆係龍頭,邴原係龍身,管寧係龍尾[1]

少年遊學[編輯]

邴原細個時屋企窮,虛歲十一歲時老豆過身,好早就做咗孤兒。當時隔籬屋係書舍,邴原行過就喊,書舍先生問:「細路仔你做乜喊?」邴原話:「貧家孤兒易傷感。讀到書嘅人必定仲有父兄,我一則羨慕佢哋唔係孤兒,二則羨慕佢哋有得書讀,個心覺得淒涼所以喊。」先生聽到邴原嘅話亦到流淚講:「你想讀書就可以來讀喇!」邴原答話:「冇錢供。」先生:「既然細路你有志向,我唔收銀來教你。」於是邴原就讀到書。淨係一個冬天時間,佢就學完《孝經》、《論語》,喺同班之中特別優異。

到佢大個咗,變成操守高尚嘅人,同管寧齊名,啲州府想招佢哋入仕都唔得。當時佢想離遠遊學,拜訪咗安丘嘅孫崧,但孫崧推辭做佢老師:「閣下鄉里嘅鄭君(鄭玄),閣下知道佢嗎?」答:「知道。」

孫崧:「鄭君學覽古今,博聞強識,鈎深致遠,實在係學者師表。閣下捨棄佢,行千里來我度,係將鄭君當做東家丘嗟[2]。閣下似乎唔知但又講『知道』,何解呢?」

邴原講:「先生番話,真可謂苦藥良針;但似乎未明達在下微趣。人各有志,所求唔同,所以有啲人登山採玉,有啲人入海採珠,點可以話登山嘅人唔知海嘅深,而入海嘅人唔知山嘅高呢?先生話在下以鄭君做東家丘,噉先生亦係以在下做西家愚夫嗟。」

於是孫崧拜謝佢,又評價佢話:「兗州、豫州嘅士人我多數都識,未有邊個及得閣下。應該贈書畀閣下嘅。」邴原尊重佢嘅意思,好難推託,於是帶住書離開。邴原認爲求師啟學,志趣高嘅人先會相通,唔係交遊過就得,所以啲書留喺屋企就遠行嘞。

邴原原本好飲得酒,自遠行之後,八九年間未飲過酒。經常一個人孭行李上路,刻苦勤勉。到陳留就拜韓子助爲師,喺穎川則以陳仲弓爲宗,到汝南則交結范孟博,喺涿郡就親近盧子幹。臨別時啲師友以爲邴原唔飲酒,用米同肉送行。邴原話:「本來好飲得酒嘅,但係會荒思廢業,所以戒甩咗。而家要遠行離別,作爲餞行可以飲一餐嘅。」於是坐一齊飲酒,耐耐唔醉。歸鄉以後還書畀孫崧,解釋佢還書意思。

孔融任下[編輯]

後來邴原畀郡召做功曹主簿,當時孔融喺郡度選任公卿之才,結果鄭玄選爲計掾,彭璆選爲計吏,邴原選爲計佐。

孔融原本好愛惜某個人,但後來呢個人令孔融失望,孔融想殺佢,啲人爲佢求情,而嗰個人亦喺度叩頭叩到流血,但孔融唔放過佢。當時只有邴原唔爲佢求情。孔融問佢:「個個人都求情,爲何閣下唔求呢?」

邴原對答:「明府(「明府」係對官府嘅敬稱)待佢本身唔薄,常言話年終應當提舉,呢個就係所謂『吾一子』。噉,衆人所受嘅恩未有喺佢之前,而今反而話要殺佢。明府愛惜就提拔,明府憎佢就害佢。我唔明,唔知明府以乜嘢愛惜,以乜嘢憎惡?」

孔融話:「呢個人出生寒門,我成就咗佢,提拔來用;而家呢個人辜負咗恩施。係善嘅就獎勵,係惡嘅就誅殺,呢個係君之道啊。舊時就有泰山太守仲遠,舉咗一個孝廉,幾個月後就殺咗啦。做人君者,呢種厚薄幾咁尋常!」

邴原對答:「仲遠舉咗個孝廉,但又殺佢,邊度有義呢?孝廉,係國家選出嘅俊材。若果提舉係啱嘅,噉殺佢就唔啱;若果殺佢係啱,噉提舉錯咗。《詩經》嘅『彼己之子,不遂其媾。』就係笑緊噉嘅事。《論語》話『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仲遠嘅惑特別嚴重。噉明府噉樣可取咩?」

孔融於是大笑講:「我係講笑嗟!」邴原又話:「君子在於佢講嘅嘢,喺身上做出,再施加影響喺人民度。言行,係君子嘅樞機。點會有想殺人而可以話當兒戲呢?」結果孔融唔知點應佢。

後來漢朝政治混亂,賄賂成風,之後又黃巾亂起,於是邴原帶屋企人入鬱洲山度避難。做咗北海相後嘅孔融喺郡度舉邴原做有道,但邴原話黃巾咁興,時勢太亂,於是走咗去遼東

遼東歲月[編輯]

據《三國志》正文記載,邴原喺遼東留咗一年,呢一年內有好多人去探佢,有數百家遊學之士,講學授課未停過。據《邴原別傳》,邴原喺遼東留咗十幾年先返鄉。

據《三國志》正文及《魏氏春秋》記錄,同佢一齊喺遼東嘅有同郡嘅劉政,佢兩個都係有勇略雄氣嘅人。遼東太守公孫度唔鍾意劉政,想殺佢,捉曬佢屋企人收監,唯有劉政走甩咗。公孫度喺各縣佈告話:「敢收埋劉政嘅人,同佢同罪。」劉政好閉翳,於是投靠邴原,投靠時話:「窮途末路嘅雀想飛入你嘅懷抱。」邴原講:「噉又點知呢個懷抱係安全入得嘅呢?」結果邴原收埋劉政個月零,撞着太史慈要返去,邴原就將劉政託付畀佢。

之後邴原去搵公孫度講:「將軍之前想殺劉政,係因爲佢會害你。而家劉政已經走咗,你嘅禍害咪剷除咗囉!」公孫度:「係啊。」邴原:「你之所以驚劉政,係因爲佢有智略。而家劉政唔喺度,亦就無所謂智略,噉仲拘留劉政嘅屋企人咩?如果唔放佢哋走,啲人會好怨你㗎。」於是公孫度放人。邴原又送水脚畀劉政屋企人,佢哋都返到鄉下。

後來,邴原因爲性格剛直,有話照講,公孫度個心唔安樂。管寧勸佢:「潛龍係以唔現身來成就其德,講嘢唔合時候,係會惹禍㗎。」因爲擔心受迫害,於是邴原離開咗遼東[3]

據《邴原別傳》,遼東多虎,唯獨邴原住嘅地方無虎患。邴原曾經行路執到錢,將佢綁喺樹枝,但之後唔見有人攞返啲錢,反而越來越多人將啲錢綁喺樹度。問啲人咩回事,啲人話嗰樖係神樹。邴原知道由於自己嘅舉動,引發咗淫祀[4],唔鍾意於是同啲人講清楚,於是啲鄉里將啲錢收起作爲社供。

後來邴原歸鄉,但喺三山度停低,因爲收到孔融嘅信,佢就又返入遼東。十幾年後先返鄉下。佢走咗幾日後,公孫度先發覺,公孫度知道想追返佢已經唔得,所以講:「邴君就係所謂嘅『雲中白鶴』,唔係啲捉雀仔嘅網可以網羅得住嘅。而且又係我自己遣散佢嘅,無再求佢返來咯。」

入仕曹操[編輯]

返到鄉下後,邴原講述禮樂,吟詠詩書,有數百門徒,其中數十個服道。當時鄭玄博學洽聞,註解典籍,所以彙集儒雅之士;邴原高遠清白,頤志澹泊,言行正直唔拘介,所以英威之士嚮往佢。當時海內人話青州有邴鄭之學。

曹操當時係司空,據《三國志》正文,邴原畀曹操闢拜做司空掾屬,據《邴原別傳》,佢畀曹操闢拜爲東閤祭酒。

據《邴原別傳》,曹操北伐三郡單于後,返到昌國,同士大夫開宴會。飲酒到開心時,曹操話:「我返來,留守鄴城嘅人必定來迎接我,今日同聽朝,個個都來齊。唔來嘅,唯獨係邴祭酒!」句話講咗無耐,邴原就來嘞。門下通報時,曹操好驚喜,搦鞋起身,行遠來迎接邴原話:「賢者實在係難測度!我話你唔會來,而你屈尊遠到,實在係飢虛之心。」呢啲話講出口,軍中士大夫探邴原嘅人有數百人。

曹操覺得呢下奇怪,問何解,當時荀文若在座,答話:「噉就唯有去問邴原喇!」曹操話:「呢個人名氣咁大,令士大夫咁傾心?」答話:「呢個係一世異人,士人中嘅精藻,閣下適宜盡禮節對佢。」曹操話「呢個本來就係我嘅諗法。」於是自此曹操對佢越來越敬重。

邴原有粒女,早死,到咗曹操愛子曹沖死時(208年),曹操諗過將佢同邴原嘅女合葬冥婚。邴原推辭話:「合葬唔合禮。我之所以畀你容納,而你之所以待我,係因爲能夠守典訓而唔變。若果聽咗你嘅命令,噉就係凡庸,噉你又係咪噉睇呢?」於是曹操聽從,改喺建安十五年(210年)時將佢升遷做丞相徵事。(據《三國志》正文及《獻帝起居注》)

後來雖然邴原做官,但病痛多,所以瞓喺屋企理唔到事,亦好少見客。當時有個人叫張範,佢嘅志行同邴原相符,所以來往密切。崔琰作爲東曹掾,喺記載度將邴原同張範並列,話「龍翰鳳翼,國之重寶」。後來曹操出外征伐,經常命令張範同邴原留喺世子曹丕身邊,要求曹丕做咩事都要諮詢下佢哋兩個,所以曹丕對佢哋行子孫禮[5]

有次曹丕開宴會,來咗百數十人賓客,曹丕提問:「主君同老豆都有病,而家有一粒藥丸,可以救到一個人,係應該救主君定係救老豆?」啲人議論紛紛,兩種答案都有人揀。而邴原在座唔參與討論。當曹丕問到佢時,邴原一下子好嬲噉講:「救老豆先!」曹丕就無再追問落去。

而據《邴原別傳》就話,曹丕調邴原做五官中郎將,當時天下英豪嚮往佢,賓客如雲。但邴原似往常噉唔係公事唔會輕舉妄動。曹操派人問佢緣由,邴原話按典制「君去不奉世子」。於是調佢做五官長史,代替咗涼茂嘅五官將長史。然後佢依然關門謝客,唔係公事就唔出門口。(《三國志》正文)

後來曹操征伐東吳時,要邴原隨行,最後邴原半途中過身。

參攷資料[編輯]

[編輯]

  1. 陳壽(著);裴松之(注). "卷十三 - 魏書:鍾繇華歆王朗傳 - 華歆傳". 《三國志》. 〈魏略曰:歆與北海邴原、管寧俱遊學,三人相善,時人號三人為「一龍」,歆為龍頭,原為龍腹,寧為龍尾。臣松之以為邴根矩之徽猷懿望,不必有愧華公,管幼安含德高蹈,又恐弗當為尾。魏略此言,未可以定其先後也。〉 
  2. 「東家丘」即係「東家孔丘」。意思指邴原冇注意到身邊就有個似孔子咁偉大嘅人。
  3. 陳壽(著);裴松之(注). "卷十一 - 魏書:袁張涼國田王邴管傳 - 管寧傳". 《三國志》. 邴原性剛直,清議以格物,度已下心不安之。寧謂原曰:「潛龍以不見成德,言非其時,皆招禍之道也。」密遣令西還。 
  4. 所謂淫祀,係指「過分嘅拜祭」。儒家認爲,神係要拜,禮要做足,但亦唔可以過分。儒家認爲,過分嘅拜祭、迷信係應該打擊嘅。
  5. 陳壽(著);裴松之(注). "卷十一 - 魏書:袁張涼國田王邴管傳 - 張範傳". 《三國志》. 太祖征伐,常令範及邴原留,與世子居守。太祖謂文帝:「舉動必諮此二人。」世子執子孫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