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謙

出自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跳去導覽 跳去搵嘢
陶謙
東漢 安東將軍、徐州牧、溧陽侯
132年
194年
活躍時期 ?~194年
繼任 劉備(徐州牧)
仔女 陶商、陶應
遞啲名
恭祖

陶謙粵拼tou4 him1132年194年),字恭祖gung1 zou2,丹陽郡丹陽縣人[1]東漢末年嘅軍閥豪強。

生平[編輯]

婚後發跡[編輯]

陶謙喺細嗰陣時就死咗老豆,佢喺縣入面喺出晒名嘅遊蕩不羈,成日同其他細路仔一齊玩騎馬打仗嘅遊戲,啲細路仔都認陶謙做大佬。前蒼梧太守甘公睇到陶謙後,認為佢相貌雄偉,未來一定會有成就,於是將自己嘅女嫁畀陶謙[2]。結咭婚之後嘅陶謙一改以往浪蕩嘅個性,變到非常之好學,佢被舉為孝廉,封尚書郎,舒縣令,之後又舉為茂才,改封盧縣令。佢為官清白,轉拜幽州刺史議郎

征討西羌[編輯]

西面嘅外族成日都侵擾邊境,朝廷派征西將軍皇甫嵩出戰,皇甫嵩徵召陶謙做揚武都尉,佢哋成功打低咗西羌[3]。中平二年(185年)涼州嘅邊章同埋韓遂喺度搞搞震,朝廷派車騎將軍張溫同埋董卓出兵討伐,張溫徵召陶謙同埋孫堅幫手。期間陶謙不滿張溫嘅無能,孫堅亦都同顢頇專橫嘅董卓唔啱傾[4],最後陶謙喺酒會上面大鬧張溫,張溫一開始好嬲,但喺其他人嘅勸解下原諒陶謙,並且仲喺對陶謙好好[5]

經營徐州[編輯]

朝廷當初諗住討伐徐州嘅黃巾軍而封咗陶謙做徐州刺史。陶謙上任之後不斷招攬人才,例如佢曾經用刑罰威脅趙昱為自己效力。陶謙又任用陳登嚟負責農事,實施屯田制嚟屯積糧食。董卓討伐戰期間,河南尹朱儁號召其他州郡一齊做低董卓。陶謙派咗三千精兵,其他州郡亦都有畀朱儁少少支持,陶謙推舉朱儁做車騎將軍[6]。董卓死咗之後,佢嘅手下李傕同埋郭汜繼續控制朝廷,陶謙仲喺有派人進貢獻帝,獻帝封佢做安東將軍、徐州牧、溧陽侯[7]。之後陶謙聯合前揚州刺史周乾、琅邪相陰德、東海相劉馗、彭城相汲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應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鄭玄等人一齊推舉朱儁做太師,號召其他軍閥豪強一齊做低李傕,尊奉獻帝,但喺朱儁畀李傕徵召入朝,陶謙佢哋只好放棄[8]。初平四年(193年),陶謙一開始聯合自稱天子嘅闕宣,之後又將佢殺咗、收咗佢嘅部眾[9]

晚年失意[編輯]

初平三年(192年),陶謙為咗呼應盟友袁術而喺發干度屯兵,諗住嚇吓袁紹,點知畀曹操同袁紹一齊做低。袁術雖然喺陶謙嘅盟友,但喺一直霸住徐州嘅廣陵郡。後尾袁術嘅沛國畀陶謙搶咗,袁術又自稱自己喺徐州伯[10],雙方可能已經唔再係盟友。初平四年(193年),曹操因為老豆曹嵩喺泰山被殺而攻打陶謙,攻陷咗十幾座城,並且喺彭城打低陶謙,陶謙死咗萬幾人,搞到泗水都畀塞住咗。陶謙退守郯城,曹操由於打唔落嚟同埋食晒啲糧食而撤軍。第二年,曹操又打多陶謙一次,攻陷咗瑯琊同埋東海嘅好多縣,陶謙諗住走返鄉下丹陽。冇耐曹操因為呂布偷走咗自己嘅兗州而撤兵[11]。陶謙喺同年病死[12],死之前叫別駕麋竺搵嚟徐州幫手嘅劉備嚟做徐州牧[13]

周曰校插圖版《三國志通俗演義》入面嘅陶謙三讓徐州

屋企人[編輯]

妻子[編輯]

  • 甘氏,蒼梧郡太守甘公個女。

仔女[編輯]

  • 陶商,陶謙個仔,冇出嚟做官。
  • 陶應,陶謙個仔,冇出嚟做官。

部下[編輯]

  • 曹豹,陶謙部將。曹操攻打徐州嗰時,曹豹同理劉備喺郯東屯兵抗敵。曹豹之後俾劉備任為下邳相,同張飛駐守下邳,兩人內訌,曹豹搵人叫呂布嚟打下邳,後尾俾張飛斬殺。
  • 許耽,中郎將,統領丹陽兵。同曹豹一齊迎接呂布。
  • 趙昱,名士。俾陶謙威脅出嚟做別駕,後尾做咗廣陵太守,俾笮融殺害。
  • 王朗,治中。同趙昱一齊提議出使長安,俾獻帝封俶會稽太守,後尾因為俾孫策做低而投靠曹操。
  • 陳珪,徐州豪族,曾經做過沛相。
  • 陳登,陳珪亞仔,陶謙請嚟做典農校尉,佢種植穀物嚟減少飢荒。
  • 笮融,下邳相,佛教領袖。攞政府錢嚟起寺廟,因為頗具人望,所以陶謙忍住唔出聲,後尾走咗去江東。
  • 蕭建,瑯邪相,諗住私通呂布,俾臧霸殺咗。
  • 曹宏,陶謙親信,讒慝小人。
  • 呂由,陶謙部將,俾曹仁做低。
  • 麋竺,徐州富商。陶謙嘅別駕從事,陶謙死之後投靠劉備。
  • 麋芳,彭城相,麋竺嘅細佬,陶謙死之後同亞哥一齊投靠劉備。
  • 闕宣,自稱天子。陶謙初期附和,後尾將佢殺咗,並且收編佢嘅部眾。
  • 臧霸,同陶謙一齊做低黃巾,拜騎都尉,喺開陽屯駐。後尾幫呂布抗拒曹操,呂布死咗之後帶孫觀、孫康、尹禮、吳敦、昌豨等投靠曹操,加入曹操後仕途順遂,晚年成為魏國重臣。
  • 張闓,都尉。陶謙派張闓去迎接曹操嘅老豆曹嵩,但佢見利忘義,將曹嵩殺咗之後搶埋佢啲財物走。後尾投靠淮南嘅袁術,幫袁術搞死咗陳國相駱俊同埋陳王劉寵。
  • 呂範,被懷疑喺袁術嘅內應,逃奔孫策。
  • 吳範,會稽人,揚州從事。

參考[編輯]

引用[編輯]

  1. 《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陶謙字恭祖,丹楊人。
  2. 《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注引《吳書》:謙少孤,始以不羈聞於縣中。年十四,猶綴帛爲幡,乘竹馬而戲,邑中兒僮皆隨之。故蒼梧太守同縣甘公出遇之塗,見其容貌,異而呼之,住車與語,甚恱,因許妻以女。甘公夫人聞之,怒曰:「妾聞陶家兒敖戲無度,如何以女許之?」公曰:「彼有奇表,長必大成。」遂妻之。
  3. 《吳書》曰:會西羌寇邊,皇甫嵩爲征西將軍,表請武將。召拜謙楊武都尉,與嵩征羌,大破之。
  4. 《三國志·吳書一·破虜討逆傳》中平三年,遣司空張溫行車騎將軍,西討章等。溫表請堅與參軍事,屯長安。溫以詔書召卓,卓良久乃詣溫。溫責讓卓,卓應對不順。堅時在坐,前耳語謂溫曰:「卓不怖罪而鴟張大語,宜以召不時至,陳軍法斬之。」溫曰:「卓素著威名於隴蜀之間,今日殺之,西行無依。」堅曰:「明公親率王兵,威震天下,何賴於卓?觀卓所言,不假明公,輕上無禮,一罪也。章遂跋扈經年,當以時進討,而卓云未可,沮軍疑衆,二罪也。卓受任無功,應召稽留,而軒昂自高,三罪也。古之名將,仗鉞臨衆,未有不斷斬以示威者也。是以穰苴斬莊賈,魏絳戮楊干。今明公垂意於卓,不卽加誅,虧損威刑。於是在矣。」溫不忍發舉,乃曰:「君且還,卓將疑人。」堅因起出。
  5. 《吳書》:後邊章、韓遂爲亂,司空張溫銜命征討;又請謙爲參軍事,接遇甚厚,而謙輕其行事,心懷不服。及軍罷還,百寮高會,溫屬謙行酒,謙衆辱溫。溫怒,徙謙於邊。或說溫曰:「陶恭祖本以材略見重於公,一朝以醉飲過失,不蒙容貸,遠棄不毛,厚德不終,四方人士安所歸望!不如釋憾除恨,克復初分,於以遠聞德美。」溫然其言,乃追還謙。謙至,或又謂謙曰:「足下輕辱三公,罪自己作,今蒙釋宥,德莫厚矣;宜降志卑辭以謝之。」謙曰:「諾。」又謂溫曰:「陶恭祖今深自罪責,思在變革。謝天子禮畢,必詣公門。公宜見之,以慰其意。」時溫於宮門見謙,謙仰曰:「謙自謝朝廷,豈爲公邪?」溫曰:「恭祖癡病尚未除邪?」遂爲之置酒,待之如初。
  6. 《後漢書·卷七十一·皇甫嵩朱儁列傳》:卓後入關,留儁守洛陽,而儁與山東諸將通謀為內應。既而懼為卓所襲,乃棄官奔荊州。卓以弘農楊懿為河南尹,守洛陽。儁聞,復進兵還洛,懿走。儁以河南殘破無所資,乃東屯中牟,移書州郡,請師討卓。徐州刺史陶謙遣精兵三千,餘州郡稍有所給,謙乃上儁行車騎將軍。
  7. 《後漢書·卷七十三·劉虞公孫瓚陶謙列傳》:時董卓雖誅,而李傕、郭汜作亂關中。是時四方斷絕,謙每遣使閒行,奉貢西京。詔遷為徐州牧,加安東將軍,封溧陽侯。
  8. 《後漢書·卷七十一·皇甫嵩朱儁列傳》:及董卓被誅,傕、汜作亂,儁時猶在中牟。陶謙以儁名臣,數有戰功,可委以大事,乃與諸豪桀共推儁為太師,因移檄牧伯,同討李傕等,奉迎天子。乃奏記於儁曰:「徐州刺史陶謙、前楊州刺史周干、琅邪相陰德、東海相劉馗、彭城相汲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太山太守應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鄭玄等,敢言之行車騎將軍河南尹莫府:國家既遭董卓,重以李傕、郭汜之禍,幼主劫執,忠良殘敝,長安隔絕,不知吉凶。是以臨官尹人,搢紳有識,莫不憂懼,以為自非明哲雄霸之士,曷能克濟禍亂!自起兵已來,於茲三年,州郡轉相顧望,未有奮擊之功,而互爭私變,更相疑惑。謙等並共諮諏,議消國難。僉曰:『將軍君侯,既文且武,應運而出,凡百君子,靡不顒顒。』故相率厲,簡選精悍,堪能深入,直指咸陽,多持資糧,足支半歲,謹同心腹,委之元帥。」會李傕用太尉周忠、尚書賈詡策,征儁入朝。軍吏皆憚入關,欲應陶謙等。儁曰:「以君召臣,義不俟駕,況天子詔乎!且傕、汜小豎,樊稠庸兒,無他遠略,又埶力相敵,變難必作。吾乘其閒,大事可濟。」遂辭謙議而就傕征,復為太僕,謙等遂罷。
  9. 《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下邳闕宣自稱天子,謙初與合從寇鈔,後遂殺宣,并其衆。
  10. 《後漢書·卷七十五·劉焉袁術呂布列傳》又兼稱徐州伯。
  11. 《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興平元年,復東征,略定琅邪、東海諸縣。謙恐,欲走歸丹楊。會張邈叛迎呂布,太祖還擊布。
  12. 《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是歲,謙病死。
  13. 《三國志·蜀書二·先主傳》謙病篤,謂別駕麋竺曰:「非劉備不能安此州也。」